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完整版免费试读 恒太后精彩章节完本

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完整版免费试读 恒太后精彩章节完本

时间:2020-02-15 00:13:45编辑:沐汐 作者:轻舞飞飞 人气:

《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由网络作家轻舞飞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恒太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昔小玲无奈,她刚刚已经四下看过,要不是因为真的没有办法离开,她也不会来找这个人。她算是看出来了,他虽然不会给别人做嫁衣,但也不会

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

推荐指数:10分

《倾城邪妃:皇上请自重》 第六章 藏香楼 免费试读

昔小玲无奈,她刚刚已经四下看过,要不是因为真的没有办法离开,她也不会来找这个人。她算是看出来了,他虽然不会给别人做嫁衣,但也不会让她好过。

思量间,黎墨武邪魅的脸靠了过来,“既然你不睡觉,不如我们聊聊,你猜,是谁要杀你?”

昔小玲默,或许以前她看不明白,但经过这次事情她知道,这世界上想她死的人太多了,不,应该说想昔尚王垮台的人太多了。现在她远在京城,还没有和的父王的人接头,不了解京中的情况,到底是谁想杀她,还真没想出来。

“历王有何高见?”

“要我说,不管谁要杀你,天紫皇上都是乐意的,虽然不是主谋,但没少推波助澜。据我所知,当时是有人想要鸣钟的,但鸣钟的人被人杀了?你说在这个时候,没有某人的允许,有谁敢在敬国寺撒野?”

听闻此言,昔小玲皱眉“我已经成为质子,他这样做岂不是多此一举?”

黎墨武摇头,一种你真天真的眼神看她,缓缓道“牵制只是暂时的,他的最终目的是消亡它手拿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图“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皇帝撑不了几天了,马上就要退位。他不想让新帝受朝音城的威胁,你父亲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让人害怕。”

昔小玲不语,只觉得心中一股凉气升起,渐渐蔓延全身,彻骨的冷。

黎墨武一笑,不再多说,缓缓闭上了眼睛。

恒世子在后山墨竹林遇上袭击,三皇子身受重伤,世子失踪,生死未卜。此消息一传出,皇上震怒,命人彻查。重金悬赏寻找恒世子,一时间,一股紧张的气息蔓延在神圣的敬国寺。

人人心中都明白,这次怕昔王不会善罢甘休。但让人意外的是,昔尚王传来的书信,并没有过激之言,只说小儿顽劣,竟然闯下如此大祸,如若找到,还是送回朝音城吧。

虽聊聊几句,但从中可以看出他是极度不满的。皇上捏着从朝音城来的书信,独自坐了了一夜,最终把尹公公叫了进去,然后见尹公公匆匆的走了出来,面色发白。那日皇上具体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三日之后,仍然没有昔恒少的消息,皇上率先启程,留下大皇子紫玄上继续寻找恒世子的下落,并且查出刺杀的幕后凶手。三皇子紫圆缺伤重,但却坚持不肯回宫,说他与那些人交过手,关键时刻可以帮忙。众人拗不过他,只好让他留下,并且派遣了太医为他诊治。

而这段时间昔小玲终于体会到,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而黎墨武这个比紫圆缺还无赖的人,也是同样的狡猾。

他明明就在你身边,哪里都没有去,而这间山洞里也确实没有吃的,但每次一饿的时候他就能拿出食物,最开始是糕点,后来就是各色菜肴。她几次监视他,最终没发现到底要怎么出这个洞。

威逼利诱,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入流的不入流的办法她都试过了,但这人就是油盐不进,你跟他说人话他接着,你跟他说鬼话,他比你说的还顺口。

昔小玲彻底没了言语,想着反正也应该过了五六天了,该发生的事不该发生都可以发生了,她也不着急,索Xing安心坐了下来。

这人虽然无耻,但对她还不错,不过短短几天她身上的伤基本好的差不多了。

“哎,你终于安静下来了。”黎墨武一声叹息,无奈的伸手扶额,他就没见过这样的女子。聪慧,伶俐,无所不用其极。她或许不知道,和她呆在这里这段时间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精力。

“走吧,我送你回去,不过你可想清楚,现在后悔来来得及。”

昔小玲一愣,这就同意了?难道外面已经天翻地覆了?还是说别的什么原因?

黎墨武转身,在一个地方拍了一下,墙壁上弹出一个暗格,他从中取出一件淡紫色色锦袍扔给昔小玲。“先将自己收拾一下,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弄。”

昔小玲点头,昔王府世子和郡主虽然是双胞胎,但为了掩人耳目还是不一样的。她拿过长袍,到另一边穿上,她一手抓着乌黑的长发正发愁的时候,一个物事从那边飞过来。

定眼一看,竟然是自己的紫玉冠,在不犹豫,收拾好衣冠,便开始细细化妆。不一会儿便从一个倾国倾城的少女变成翩翩少年。

“哎,你是怎么把我脸上的东西弄下来的?”她从小就跟着学易容术,用的材料是非常细腻的,而且清水是很难洗掉的,不然也不可能瞒过这么多年。

黎墨武步态悠闲的走了出来,细细打量了一眼变成昔恒少的昔小玲,剑眉一挑“南胡多奇花异草。你用的有这东西都来自南胡,你说我怎么弄下来的?”

昔小玲一愣,想想也是,便不再说话,由着他带着有,见他在石壁上轻轻一点,便有一道暗门打开,心中惊奇,也不多问,跟在他后面走。

黎墨武看他一眼,轻轻一笑,不知道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这份悠闲。

昔小玲趁机让黎墨武把她放在藏香楼,二人就此分开。当藏香楼的门打开,掌柜的简单昔恒少之后,差点就老泪纵横。

掌柜姓徐,是昔王的旧部,自从昔王得了一对龙凤胎之后,他便被派在这里经营这家藏香楼,如今已经十年。这里是京城里最大的酒楼,除了这里之外,京城各种行业中都遍布着昔王府的人。

徐老激动的看着昔恒少,连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颤抖。“世子,自您住进皇宫那天,我们这些势力就已经脱离了昔王府。王爷从来都没有动用过我们,给我们发布的第一条命令就是从此听从世子和郡主的安排。”

昔恒少点头,父王深谋远虑,既然做下了隐瞒真相的事,自然就会有完全的准备,十年,已经足够了。

“好。”想了想,昔恒少问道“徐老,我失踪这段时间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我父王可是知道了?”

他一问,徐老才想起前段时间的那次刺杀,心有余悸的道“其实当时敬国寺里是有我们的人的。后来被有心人拔出了,再加上实在看守严密,所以才没能支援世子。后来见世子被一人救走,便第一时间给王爷去了消息。朝音城才没乱,但要我们秘密寻找世子,这几天所有的店铺都没有开门。哦,皇室也在寻找世子您呢。”

说到这里,徐老迟疑了一下,接着道“王爷来信,提过要把世子接回去,世子现在得以逃开京城,可是回朝音城?”

昔恒少摇头,黎墨武说的不?,老皇帝是最想昔王府倒台的,或许这就是一个试探,用来试探父王,也是在试探他。

“你想办法安排一下,然后让皇宫的凑巧遇上我。我回皇宫。至于你们,先不要妄动。”

徐老点头,想了想道“敏郡主今天回程,应该已经到城外三十里了,老朽去安排一下,世子可以随郡主的车驾回程。”

说完,从怀中怀中取出一个瓷瓶,交给昔恒少“世子,这是可以闭息的药物,你用了之后,只有我们藏香楼独门秘方才可以解开。王爷让我们安排人在世子身边,如今正好让您把药老带进去。只是今后怕是要世子受苦了。”

昔恒少聪明绝顶,自然明白徐老是什么意思。轻轻一笑。“苦怕什么,徐老尽管去办就是。”不就是被刺杀之后的后遗症么?她装就是,已经装了十年,还怕这些么?

——————————

城外三十里处,一辆围着淡粉色围帐的小巧马车在众护卫的簇拥下缓缓前行,车帘掀开,露出一张精致的俏脸。漂亮的眼睛闪动,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孟统领,我们离京城还有多久?”

闻言,走在马车前身着银色铠甲的青年男子回过头来。“回郡主,我们离京城还有三十里,估计明日就可以到皇宫了。”

车中女子点头,放下了帘子。再往前是一处山间,两边是小山坡。那个姓孟的统领命几人上前查看,确定无事之后,才带着车队继续前行。

刚到山坡之间,忽然传来马蹄声,有原极近。“停!”

孟统领一把拉住马疆,如鹰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一处山坡的顶部。

只见那里忽然窜出一匹白色的骏马,马身上血迹斑斑,背上还扎着一把匕首,马嘶鸣着奋力的向下狂奔而来,而马背上还趴着一个人。

孟统领挥手,“你们几个去山坡后,看是否有人追来。”

说话间,那马已经到了半坡上,因为跑的太快,或者说已经精疲力尽,前蹄一滑,连马带人都滚了下来。照这样看,那人怕是活不成了。

“救人啊!还愣着做什么?”

一声清脆的女声传来,孟统领回头,见敏郡主走了下来,正看着远处从马上摔下来的人,秀眉微皱。

孟泽一惊,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郡主不可,此人身份不明,而且受了重伤,万一他是贼人,郡主就危险了。”

“住口,本郡主不知道危险不危险,只知道不能见死不救,现在我命令你救人!”敏郡主小脸一沉,冷声道。

孟泽一顿,见郡主坚持,也不好违背主子的意思,飞身上前把绑在马身上的人拎了下来。刚刚离得太远没看清楚,现在才发现,原来还是个孩子。

飘身落在山坡下,伸手探向他的脉搏。见状紫钰敏走了过来,见是一个少年一愣,转头看向孟泽“孟统领,他可还有救?”

孟泽放下他的手,浓眉紧紧的皱着“好奇怪……郡主,此人脉象微弱,受了五脏六腑皆有创伤。但应该是被人处理过,没有Xing命之忧。他应该还中了一种毒,一时半刻怕是醒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