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吻定情:冷少,请深爱》主角鬼混秀眉在线试读完本

《一吻定情:冷少,请深爱》主角鬼混秀眉在线试读完本

时间:2020-03-23 10:56:06编辑:梁边妖 作者:无月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月原创的都市小说《一吻定情:冷少,请深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鬼混秀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时之间,车子被固定住。 “姑娘,我现在拉着棺材,你轻手轻脚下来,之后就立马帮我拖着!” 安心暖点头,她也照着司机师傅

一吻定情:冷少,请深爱

推荐指数:10分

《一吻定情:冷少,请深爱》 第04章 死里逃生 免费试读

一时之间,车子被固定住。 “姑娘,我现在拉着棺材,你轻手轻脚下来,之后就立马帮我拖着!” 安心暖点头,她也照着司机师傅一样,先迈出左脚,然后右脚,恰巧此刻后方再次传来闷闷轰隆声。 “不好,山体再次滑坡,快出来!”司机师傅朝着安心暖吼道,催促她快速离开。 安心暖委身头部先出了车门,双手扒着,一个箭步穿过,她逃出来。 车子失去重量,原本卡着着石块,被挤压掉落,车子朝前猛地一冲,车头挂在悬崖边上,差点掉下去! 安心暖骇然,立马跑过去帮着司机师傅拉绳子,一头是她爷爷,她拼了命去拉扯绳子。 绳索虽栓在树上,却还是不抵车子往下冲的重力,安心暖即使赶来拉住,两人死命的拉着棺材,一点一点往身后拖拽! 此刻,两人都吃力的牵拉住绳子,但明显感觉到车体还是朝着悬崖方向滑落下去。 突然间,绳索上出现一双手猛地抓住绳子! 来的男人在安心暖前面几步距离,看不清楚样子,他身影高大手臂有力气,他略带磁性的声音说到:“我喊一、二、三,一起往上拉!” 男人的力气似乎很大,在三人一起用力的情况下,最终棺材还是被艰难拉上来了。 灵车却在一瞬间,冲出去,跌落至悬崖外去了,隔了十几秒就听见山下“嘭”的一声,车子坠崖声音在崖地响起。 安心暖一个没站稳,险些一屁股跌坐在泞泥地面,不知道那人悄然已褪至她身后,背后有一双手有力伸过来扶住她腰间。 “小心!”他低头看她的眼睛,浓密睫毛下是一双深邃眼睛! 是他?那晚的陌生男人! 安心暖这时才看见,男人精致五官,眼神并没有看她,而是落入到棺材坠入悬崖位置。 他一身休闲装,身上还有背包,他来这里旅游? “谢谢你!”安心暖内心复杂,对于他刚才的帮助很感激! “你的手受伤了!”冷墨玦当天去安家吊唁的时候,就看见安心暖了,所以今天一路跟过来的。 她双手已经被勒出血痕,掌心渗出淡淡血红!他眉心一皱,有点不悦。 安心暖收起手握拳,摇摇头,立马跑过去看了爷爷棺材,还好棺材一角磕伤,里面人倒是没什么大碍,安心暖才放心下来。 刚才她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好在爷爷没事,她用手抚摸了一下棺材,然后对着同样累的蹲下来的司机师傅说道:“谢谢您,师傅。” 司机师傅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排洁白牙齿,点点头,于是说到:“你先休息一会,我去后面看看吧,趁着余震没来的时候。” 安心暖这个时候明白,光悲伤是没有用的。 于是,她起身,跟着司机师傅一起朝后面走去。后面的那个陌生男人却说到:“你的手需要包扎一下。” 说完,他就要掏出来东西给安心暖消毒,但是却被她一口拒绝了。 “谢谢你,我没事。” 说完,她眼睛看了一下身后,却看见极其惨烈的一幕。 山体滑坡带下来泥土和沙砾,还有一些绿色植被,全部都堆砌成一人多高的土堆,只能隐约看见有车的外形。 两人对视一下,都知道恐怕车里的人凶多吉少。 安心暖奔跑十几步,朝着后面第一辆车就大喊:“姑姑你们怎么样了?能听见我说话吗?” 沉默,还是沉默。 这巨大的沉默,带来的是巨大悲伤。 安心暖踉踉跄跄的奔跑到车子面前,看见的是车顶位置已经被一块巨大岩石砸出一个窟窿,塌陷下去,而她姑姑这时就坐在里面。 那种不好的预感再次出现,彻骨寒冷另她腿脚发软,脚下步伐一滞。 紧随其后的司机师傅,看见眼前如此惨烈状态,悄然别过了头,泥石流带下巨大石块砸中车子中间部位。里面人非死即伤,即使能够侥幸活下来,从天而降灌入泥浆,也足以使里面人窒息而亡,里面的人恐怕已经……? 司机师傅这时来到安心暖身边,轻声说到:“看看有没有奇迹吧!”于是,他蹲下来,用手开始扒石块,企图救援里面的人。 搬动了几下,还是有点困难,于是回头对着安心暖说到:“来,帮忙?” 已经有点呆愣的安心暖,眼神呆滞,徒手过去也帮忙去搬石头。 只是,一个用力过猛,手掌心被锐利的石头尖划破,一时间鲜血涌现出来,石头上多了点点梅花红艳的鲜血。 安心暖却也不管不顾,她下意识去搬动里面石块,不停的把石块搬动出来,一块一块堆砌在身边,她此刻眼睛通红,手下流血,却不管不顾的像是疯掉了一样,把石块移到旁边,仿佛只要她这样做,就能救出下面被埋的人一样。 身边的司机看了一眼,默默地没说什么,找了一根棍子,然后对她说到:“你休息一会吧,等找到了,我告诉你。” 安心暖却摇摇头,沉默不语,手中依旧机械性搬石块烂泥。她只希望这样做,内心能好受一点,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明明希望就不是很大了! 姑姑是现在唯一对她好的人了! 山坡上面还时不时的滚落一下碎石块,司机师傅也是一边动手,一边去听闻是否会有余震。 “快走!”冷墨玦一把拉住安心暖,冲着来的地方奔跑过去,安心暖被惊吓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拖行了十几米,听见轰隆隆声音再次从山顶滑下来。 石块伴随着泥石流倾泻而下,他们好不容易挖掘出来露出车子地方,却又顷刻间被泥土滑落覆盖,那种绝望感觉,从心底一下子涌现出来,安心暖一直压抑的情绪才“哇”的一声全部都哭出来。 泥石流再次下来之后,车子瞬间被吞没,眼前的样子,已经不用再说什么了。 姑姑恐怕也活不了吧?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吧? 安心暖嘶声裂肺的哭泣,而天边还有着轰隆隆的声音,仿佛是对她的嘲笑一样,命运操弄她的人生! 眼看着画面,无比凄惨! 冷墨玦想要安慰什么,却发现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显得很苍白。先是她爷爷出殡,然后遇见泥石流被掩埋!这对于一个女孩来讲,绝对是致命打击,任是谁也受不了吧? 他听见有人在拿着话筒喊:“有人吗?还有人幸存吗?我们是救援队的!” 隔着断裂崩塌的山体,那边就是救援队! 司机师傅对着安心暖说到:“终于,有人来了,有人来救我们了!” 救援队赶过来也快到傍晚了,天黑更加阻碍救援。 这些人冒着雨和山体崩塌的危险进山救援,探照灯发出来犹如白昼一样光芒,挖掘机在不停作业,两个小时之后,一条生命通道被打开了。 当安心暖和司机,还有冷墨玦再次看见这些鲜活生命时候,安心暖眼眶红红的,他们得救了。 安心暖最终由于体力不支,又加上悲痛万分,竟然一下子昏厥过去。 晕过去时候,身体恰好倒入一个人怀中,那个人带着某种熟悉的感觉。淡淡的檀香味,她觉得内心有一股暖流划过,另她慌乱的心平静下来。 送入120急救车上时候,安心暖隐约感觉到有个男人抓住自己的手,说到:“别怕!” 医院,苍白病房间。 两天之后,安心暖清醒过来。 头痛,抬一下胳膊,酸软无力,最后索性放弃。 缓慢睁开眼睛,看见满墙白色,混合着刺鼻消毒水味道。她从小最怕医院打针,于是皱皱眉,努力挣扎看着房间,是医院。 整个病房,就她一个病人。 脑袋里面一阵混乱,她记得爷爷,爷爷出殡的时候遇见山体滑坡了! 那么,其他人是不是已经……? 就在安心暖转醒之际,这时一名身穿西装陌生男人进门,对着安心暖说到:“安小姐,清醒了?” 安心暖半坐起身,然后用手揉揉眉心,她只记得发生山体滑坡,后来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只是,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她没有丝毫印象! “你是谁?”安心暖提防的看着他,她真的不记得认识这个男人? “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安心暖质问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得到的却是一阵沉默。 “你不记得了?” 他挑眉,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神中同样带着一丝质问,好像是她记错了什么。 “三天前,酒吧,你被人下药了?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冷家三少,冷墨玦! 安心暖只是摇头,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去过酒吧,也不记得什么被人下药的事情,只是脑海中一直有几个画面,就是爷爷出殡的时候,还有就是泥石流的瞬间。 其他的一些细节她都不记得了! 他此刻,眼神同样冰冷,带着不容置喙的口气说到:“看样,你真的忘了!” 这个时候,医生已经走进病房之中,他朝着冷墨玦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道:“冷少,我先给病人检查一下身体,麻烦你回避一下。” 冷墨玦看了一眼,无声转身出门,顺手带上房间的门。 此刻,他电话声音响起,说到:“凌天,调查结果怎么样了?” “安小姐一家确实是被人算计了,只是被人算计的不是别人,正是安向康!”凌天静静听着电话那头的冷少,只听见他冷冷说到:“继续。” “是。安向康在安老爷子死亡之前,就开始转移财产,并且在海外有多个账户,里面都有巨额存款。”凌天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并且,他们在泥石流发生之前的五分钟,以车轮抛锚为由停下来,避免了泥石流,就好像有预知一样……提前停下来了!” 难道,是他们提前计划好的? “安心暖姑姑呢?找到了吗?”冷墨玦问道。 “目前,都在殡仪馆中!”凌天淡淡说道。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先封锁消息,你继续去调查安向康逃到哪里去了?” 冷墨玦此刻样中划过一丝阴狠,安向康,这个名字他记住了! “是,三少!”凌天声音干脆的接受命令,顿了一下,他还是说到:“不过,安老爷子的去世……” “有人动过手脚?”冷墨玦眉心一皱,眼中露出寒光。 “洋地黄药物过量致死!”凌天简短报告。 “恩,调查一下幕后指使。”冷墨玦此刻脸上带着寒意,挂掉电话。 凌天这个时候很想知道,这个女孩和自家少爷到底是那种关系,还没看过他家少爷对哪个女人那么上心呢?他很好奇。 挂完电话,门再次被医生推开。 “她已经清醒了,刚才检查过并没有大碍,只是一些皮肉伤而已,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医生说完,冷墨玦点头。 他对冷墨玦说到:“这姑娘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啊?冷三少,从哪拐的?还不到十八吧?”他顿了一下,然后手掌朝着冷墨玦指了一下:“不对,平日里没看你对谁上过心,难不成这女孩……已经被你糟蹋了?” “啧啧,真是白菜被猪拱了呀,可惜、可惜了!” “白如烈,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你知道被猪拱了之后会是什么样下场?” 冷墨玦冷眸透出点点寒光,若是凌天此刻也在的话,看见自家主子被为数不多敢怼冷三少的人,他一定会很开心的拍手在一边看好戏吧。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们之间是哪种关系,是那种关系?” “闭嘴!”冷墨玦怒了! S市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白如烈。 此人有天才医生白如烈之称!他的名字只要是在网上一搜,无论是不是医学圈里的人,都耳熟能详。 白如烈是白家二公子,白家自从清代就在S市从事医药买卖,给人看病治病。名气也是众人皆知,很多外地的人,都会慕名赶来。 至于到了白如烈这一代,他从小就显露出了医学天分,上学时候连跳三级,十八岁就被哈佛大学医学部破格收入,原本需要五年毕业的医学专业,他也只是用了三年就毕业了。 白如烈不仅家世显赫,长相也是仪表堂堂,身材欣长,五官深邃,尤其一双眼神,点漆如墨、熠熠生辉!犹如坠落凡间的天使一般! 人称“白医天使”! 白家有个“白医堂”,位于市中心一栋繁华大楼之中,白家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医生,他却独独不愿进入自家医院,这才来到三院做了急诊医生。美名其曰,体验人间疾苦,治病救人! “除了身体没问题,其他的呢?” 冷墨玦自动忽略掉白如烈询问他跟这个女孩之间关系。 “其他的,例如丧失记忆之类的事情呢?” 冷墨玦还是小心翼翼的求证,他似乎有点害怕这个女孩真忘记什么! “哦,你说短暂失忆这件事啊。理论上来讲,遇见外伤或者是重大的事件之后,会有点记忆混乱也是正常的,但是刚才看她说话也还算正常,没有什么异常啊!看她恢复情况了!”白如烈细细分析,并且举例说明。 “庸医!”冷墨玦内心有点烦躁! 白如烈内心一口老血快要喷出,但是碍于冷墨玦的实力,又默默咽到肚子里了! 看着冷墨玦推门走入房间,他嘴角却不自觉上扬起来,他更关心的是这个女孩究竟是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