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夜纯情:腹黑老公9块9小说免费试读无弹窗】主角帅包里

【一夜纯情:腹黑老公9块9小说免费试读无弹窗】主角帅包里

时间:2020-03-14 08:57:37编辑:凌晨2点半 作者:涂涂 人气:

完结小说《一夜纯情:腹黑老公9块9》是涂涂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帅包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许安暖朝着母女俩笑了笑,“宋阿姨,你说什么呢?我可好好的啊!昨天的衣服因为喝酒吐脏了,所以我就穿了酒店的衣服回来。”“那你原来的衣

一夜纯情:腹黑老公9块9

推荐指数:10分

《一夜纯情:腹黑老公9块9》 3 火上浇油 免费试读

许安暖朝着母女俩笑了笑,“宋阿姨,你说什么呢?我可好好的啊!昨天的衣服因为喝酒吐脏了,所以我就穿了酒店的衣服回来。” “那你原来的衣服呢?”宋思文像是咬住了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似的,“暖暖,犯错了不要紧,认错就好,我们都会原谅你的。” 许安暖做出委屈的神情,“宋阿姨,你怎么盼着我出事似的?” 许建国想到家里的矛盾,皱了皱眉。 原本还打算加一把火的宋思文看见了,赶紧住了嘴,不多说。 哼,反正一会儿事到临头,这贱丫头就算是想要反驳,也反驳不了! 这么想着,她深吸一口气,朝着许建国看过去,“老公,昨天晚上,不知道多少人夸奖我们安宁和子涛般配的呢!” 许建国默不作声,看上去似乎还有余怒,“好了,不要再说了!” 许建国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新闻,心里更是怒意四涌。 只是想到刚才大女儿和妻子的劝慰,他又将到嘴边的训斥收了回来。 看向旁边的许安宁,许建国的神色缓和了不少。 “安宁啊,你跟子涛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记得,要知道自己的本分,不要丢了我们姓许的脸!” 许安宁脸上一热,像是羞怯又像是慌张的低下头,轻声说了个“好”。 韦子涛的目光不自觉的飘向许安暖,许安宁察觉到,脸上立刻浮现一丝狰狞。 那样子,竟然生生的将她美艳的脸庞毁了几分,剩下说不出的丑陋与邪恶! 只是这会儿除了许安暖,其他人都没注意到。 许安暖看见了,却只是不屑的勾了勾嘴唇。 许安宁,既然你已经宣战了,那么我就迎战!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众人正说着话,许安宁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嘴角带着点得意的看了许安暖一眼,接着拿起手机。 许安暖微微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劲。 果然,许安宁的电话接起来不久,就听见她叫了许安暖的名字! 许安宁的声音不算小,加上本来就是刻意的夹在大家谈话的间隙说的,声音洪亮又清晰。 “你昨天看到暖暖跟男人进房间?!” 她这么一说,家里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许建国脸上有些诧异,韦子涛则是深深的震惊,而宋思文和许安宁母女,则是一脸假装的痛彻心扉! 活像她做了什么不见的人的事情似的! 许安暖想到他们两个可能还留了一手,心里不免提了起来。 “你拍了照片啊?” “好言言,你不要往外发好不好?你要是发出去,我们暖暖怎么做人啊?” “求求你了,改天我把我最喜欢的那套首饰送给你,行不行?” 许安宁一副好姐姐的样子,在那里惺惺作态。 吴言是她的好友,职业是狗仔。平时专门拍些不正经新闻,在圈子里倒是小有名气。 许安宁这么一说,其他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许安暖的身上。 许建国目光似是刀子一般丢了过来,看着许安暖,“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喝醉了在酒店睡了一晚上嘛,为什么会被拍到照片!还男人?你到底做什么去了!” 许安暖露出怯怯的样子,连连摇头,“我,我没有……” 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直接从沙发上滑下来,跪在地上。 “爸爸,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的,我哪里会做那种事情?” “说不定,说不定是姐的朋友认错人也不一定,我,我真的没有……” “照片发过来了!”就在许安暖辩解的时候,许安宁的手机又是一响。 她直接打断许安暖的解释,拿着手机就跑了过来。 那轻快的步伐,活像她是过来将许安暖手刃的! 她跑到许建国的身前,将手里的手机递出去,“爸,你看……” 许建国面色凝重的接过手机,看见上面的照片,呼吸一下就粗重起来! 青筋暴起,紧紧地攥着拳头,接着朝着许安暖看过去! 二话不说,先甩了一个巴掌上去! “逆女!” 许安暖一下被打破嘴角,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 眼泪唰的一下流下来,她也不大哭,就坐在那里,默默地流泪。 一手摸着嘴角,一脸不明所以又兀自忍耐的委屈。 许建国一顿,意识到自己刚才二话不说就动手有些莽撞了。 但是既然已经打了,他是不可能道歉的。 拧着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许安暖,“你看这都是些什么!” 许安暖这才往手机上一看,结果就看见屏幕上是自己的照片。 只是,屏幕上的自己正跟什么男人在一起,穿着暴露动作亲密。翻弄了几张,越往后尺度越大,最后一张,甚至是艳照! 许安暖心里不屑,一看就是P出来的! 然而许建国问都不问,直接就相信了。 果然是自己的好父亲! 许安暖整理了一下表情,泫然欲泣的看着许建国,“爸,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这照片是假的,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 “暖暖,做错了事情就要承认,怎么能狡辩呢?”宋思文皱眉看着许安暖,“难道你是在暗示,是宁宁诬赖你?我们是你的亲人,怎么会做这种事!” 许安暖不说话,垂下睫毛,借着刚才的姿势,靠在许建国的腿上。 许建国这个人,是个真真正正的伪君子。 没什么本事,还总是挂着一幅怜香惜玉的大男人脾气。 许安暖长得跟生母很像,安静坐在那里,低眉顺眼的时候,尤其的像。 许建国看在眼里,一下想起了亡妻的温柔小意,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连带着,对许安暖的态度也温和了不少。 “有话就说,我们是一家人,总不会冤枉你的。”许建国伸手将许安暖拉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许安暖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许建国,“爸,姐姐给我看这个,倒是让我想起前些天收到的……” 像是有些难以企口,许安暖说的磕磕巴巴。 许建国皱眉,“什么?” “前些天我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有很多的照片。收件人写的是我,但是……” 说着,她的目光忍不住的飘向许安宁,又像是被吓着了似的,赶紧收回来。 许建国脸色阴沉了几分,“去拿下来!” 许安暖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的站起身来,上楼去取下来。 许安暖一走,许安暖就跟许建国说要如何如何惩罚许安暖。 那样子活像是多么为许安暖担心,怕许建国把她往死里打,所以想要替她劝解一下。 然而说出的话,却字字句句都是在嘲讽许安暖,想要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