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三界诛仙》(主角修仙莫倩儿)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三界诛仙》(主角修仙莫倩儿)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时间:2021-04-06 13:44:24编辑:香奈儿n5 作者:时间长河 人气:

《三界诛仙》由网络作家时间长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修仙莫倩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手中拎着扫把,穿着兽皮大衣的初一,哼着东方小树所教的不知名的歌谣,时而弯着腰清扫院中

三界诛仙

推荐指数:10分

《三界诛仙》在线阅读

《三界诛仙》 第六章 李二狗子的报复 免费试读

“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

手中拎着扫把,穿着兽皮大衣的初一,哼着东方小树所教的不知名的歌谣,时而弯着腰清扫院中的垃圾,时而蹦跳着望向门口的方向,两条小辫子也不老实地来回的晃动。

身上传递着一种纯真与质朴的朝气,似乎现在的初一已经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她就是泥草房,她就是篱笆院,她就是大青石……

东方小树穿着与季节格格不入的单薄衣裳,头脸上盘旋着蒸腾的雾气与凝结的霜花,按照斗鸡眼所传授的方法在晨光中有韵律的奔跑,气息绵远悠长,一呼一吸间气龙浮现。

这也是东方小树心甘情愿为斗鸡眼钻坟头的原因之一。

“天亮了,起床了,洗漱了,吃饭了……”

东方小树站在村子中央,昂首挺胸,一脸正气地对着太阳呐喊,紧闭的双眼微微眯着。

声音宏亮,中气十足,根本不似命不久矣之人。

声音在整个唐家村中不停地回荡,像是有很多个东方小树在一起传递呐喊一样,瞬间席卷了整个唐家村,并一直向远方延伸。

然而唐家村却一如既往地的宁静,甚至全村的狗都没有兴趣回应,只有鸡舍中的公鸡像是接到了信号一样,各个表现的如同吃了CuiQing的药剂一样,斗志昂扬的对着太阳怒吼。

宁静终于被打破,此起彼伏的鸡鸣声如同传染病一样笼罩了整个唐家村。

“雄鸡一叫天下白,古人说的话还真是有道理的!”

东方小树痛快地喊了几嗓子,右手食指习惯地由下往上摩挲了一下眉心,整个人顿时显得神采奕奕,犹如捡到了指甲盖大小的碎银一样,兴奋异常,一脸的满足。

唐家村的祠堂,几个老人围坐在一处,木材堆积的火堆早已化为灰烬,未燃尽的木材业已不见丝毫的火星,似乎几个老人彻夜未眠。

“又是一个十年,算算日子,也就这几日了!”

“也不知道祖地的那位娘娘为什么定下这么如此的规矩,十五岁啊,黄金一样的年纪啊!”

“呵呵,东方娃子又开始犯病了!”

“唐兄,这个就是那个小兔崽子?据说没爹没娘……”

“话说这小兔崽子应该十五了吧,是不是……”

……

“哥,就是这个像公狗一样叫唤的野种,不但打晕了我,抢了我的匕首,还射伤了麻五和麻六!”

李二狗子站在唐家村的祠堂口,拽着他哥的袖子一脸痛恨地说道。

“唐怀仁,枉你跟二狗子那么要好,怎么尽撺掇他做坏事?坏事做成了,就算了,做不成,不丢我李大狗子的面子吗?”

一名身穿蓝衫的黑大个,大胳膊大手,长得虎背熊腰,面似锅底,好不吓人。

只见其伸出一根手指点着唐怀仁的脑门,声如洪钟地说道,而比其矮了半个头的唐怀仁涨红了脸,低着头一言不发。

“算了,你也是一巴掌打不出屁的货。趁咱爹在里面谈事,你小子带我们过去,修理修理这野种,也算是将功补过!”

李大狗子蒲扇一样的大手拍在唐怀仁的肩头,不容反驳地说道,唐怀仁立马矮了下去,差点跪倒在地。

……

“站住,天天像只公狗发情一样的叫唤,叫唤你妈啊?对了,你是野种,没***!”

唐怀仁如同一只重获新生的公鸡一样,趾高气昂地站在东方小树的面前,恶毒无比地骂道,与之前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东方小树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唐怀仁与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李二狗子,以及没有见过的黑大个,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了,自己没带弓箭。

“就是你这个野种打伤了咱家的二狗子?”

李大狗子直接将如公鸡一样的唐怀仁扒拉开,声如洪钟地问道。

“坏了,居然来这么快!不用问,瞧这模样便是附近村落中最能打,号称可以生撕熊瞎子的李大狗子,据说是药浴中最成功的一个!乌龟王八绿豆的,得想个办法糊弄过去。”

东方小树脸色阴晴不定地想道,很想与李大狗子的拳头对碰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拳头更硬一些,不过为了后面的大事,终于绝了念头,挺了挺利剑一样的腰杆,一脸正气地说道:

“人是我打得,既然找上了门,跟你们也讲不出道理,一大早上的就是晦气!给留口气,记住别打脸!”

东方小树说完毫不犹豫地往地上一趟,双手护头,一副任其宰割地样子。

“还真他娘的是一个怂货,你个没出息的玩意儿,这怂货都打不过!”

“得了,看你这怂样,打你脏了咱的手!二狗子,打两下出出气就行了,记住别打脸!”

李大狗子直接就给了李二狗子一巴掌,看了一眼露出一副果然是这样表情的唐怀仁,没好气地骂道,冷哼中转身走了。

东方小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一阵狂风暴雨的击打后,李二狗子终于出了气,从东方小树的小腿处将他的匕首拽走后,如同斗胜的公鸡一样离开,居然真的没有打脸。

“呸,你个怂货,野种,别以为和唐怀书好,我就动不了你,初一早晚是二狗子的!”

唐怀仁一口唾沫吐在东方小树的衣服之上,走上前狠踢了他一脚,小声地说道,拍拍手后潇洒地离开。

东方小树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只是在心里跟自己较劲,斗鸡眼还真说对了,自己真的不敢杀人。

……

“天天喊,不招人烦吗?老头好的地方不学,偏学讨人厌的!”

初一站在泥草房的门口处,一脸严肃的将要进屋的东方小树喝止住,气鼓着腮帮,一副被偷了蛋的小母鸡架势。

“每天早晨吼上几嗓子,既能锻炼身体,还能提醒全村起床,这是做好事,知道不?斗鸡眼可是天天坚持的!小初一,咱的灵魂是高尚的,做好事从来都不求回报!”

东方小树嘴角微翘,强忍着打颤的双腿,一脸傲然的回答道,心里却告诉自己得赶快进屋,否则就要散架了。

“小,我哪里小了,好像确实没有村西头吴寡妇的大……”

双手叉腰的初一,挺起胸脯,显得道理在握的坦然,不过声音却越来越小,最终一跺脚转身进屋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过几年我的一定比吴寡妇的大,你想看我还不让你看呢!”

初一想到转身时东方小树的眼睛扫过自己的胸前时,一阵气愤接着又是一阵无可奈何,因为现实就是现实,改变不了啊。

“我家初一是大姑娘了,心眼却怎么变小了,村西头吴寡妇的事都是几年前的芝麻绿豆了,再说我也不是有意看吴寡妇洗澡的,斗鸡眼也看了,只是跑得快而已!”

东方小树如愿以偿地进屋坐下,呼哧着粗气,一脸放松的对着初一说道。

同时郁闷地发现他的饭碗旁居然没有筷子,这是最直接的报复啊,不过想起吴寡妇胸前的硕大与白花花,东方小树一阵心神荡漾。

“解释就是明显的掩饰,昨天唐婶还说你给吴寡妇送柴呢……”

……

东方小树无比的郁闷,一大早上不但挨了一顿毒打不说,早饭居然只吃到了一块肉,这还是东方小树故作可怜的惨样骗到了初一的仁慈,否则只能就着咸菜下咽了。

东方小树一脸苦瓜相地坐在热炕之上,皱着眉头陷入了思考。

正在洗碗的初一抬起头望了东方小树一眼,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从弯起的嘴角溢出。

水灵的大眼睛瞬间变幻成两轮弯月,初一抬起白嫩的左手,用手背轻轻擦了一下紧皱的鼻子,右手偷偷地从暗处拿出一块瘦肉,风驰电掣地放进小嘴里,喜滋滋的嚼着。

两条小辫子更是来回的舞动,收回视线的初一专心地对付着手中的盘子与筷子,间杂着小声的话语:“让你无事献殷勤,让你给俏寡妇挑水,你常说小胆儿哥那句话怎么说的,对,让你Chun心荡漾……”

沉思中的东方小树根本没有注意到初一的神情,更没有听到初一细若蚊蝇的话语,只是经过一番毒打蹂躏的他陷入了家乡的回忆。

那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物质文明非常发达,发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没有做不到的东西。

相反传统的文明则几乎在新生代中绝迹,现代化的气息业已将祖宗留下的东西涂抹的面目全非,最可恨的是居然将祖宗留下的信仰抛弃了。

精神世界的匮乏,导致人们的思想极度扭曲,最终造Cheng人们思想无处安家的局面。

为了摆脱思想流浪的空虚感,人们不停地发展、丰富、享受物质上带来的快感,在物质上带来的快感不断的攀升与更迭中,金钱成了主要的工具,逐渐中人们被金钱所左右、所奴役。

金钱,成了人们唯一的信仰,成为人们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更是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关键与唯一标尺。

即使罪恶滔天的魔鬼,在数不尽的金钱包装下,魔鬼亦是披着光环的天使,成为人人敬仰的对象;

再高尚、在仁慈睿智的天使,穷得一贫如洗,身无分文,光环黯淡甚至被埋没,成为人人唾弃、污蔑的对象,甚至像是丢在一角无人问津的垃圾一样,人们不但掩鼻还要绕着走。

人们心里没有信仰,才会导致金钱成为人们信奉的信仰。

这种畸形的存在是历史的一种倒退,还是一个民族发展上的返祖变异,只有时间能够知道。

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其可怕程度令人不敢想象。

一个以金钱为最重、为信仰,一个淡化血缘、淡化亲情的时代是否是人类发展的极致,是否是一切祸端的开始与根源,是否是……

“呵呵,想的深奥了,有点伤感……这变态的信仰!”

“反正我不管,我要长命百岁,我要成为有钱人,穷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乌龟王八绿豆的,再有钱有命花才是硬道理,总说白头山上有我续命的大机缘,一年了,毛都没见到!”

东方小树失神的想着,怔怔地自言自语,紧紧地握着的右手慢慢张开并抬起,揉了揉眉心。

三界诛仙

三界诛仙

作者:时间长河 类型:玄幻 状态:连载中

《三界诛仙》本书层次鲜明,情节感强,容易使读者理解,喜欢!加油,希望可以更加努力!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