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最后的探丸郎完结版章节目录无弹窗 左雨帆吕百万章节目录完本在线试读

最后的探丸郎完结版章节目录无弹窗 左雨帆吕百万章节目录完本在线试读

时间:2021-01-30 06:54:24编辑:姜辉 作者:無牙蚊子 人气:

《最后的探丸郎》作者:無牙蚊子,军事类型小说,主角:左雨帆吕百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话说鬼步和左雨帆离开台球室后则火急火燎赶到童羽墨家,但都差不多一点钟了,是童羽墨开的门,把他们挡在门外:“哎呦,还来得挺早的啊,我

《最后的探丸郎》 第5章 小球惹怒刀疤虎,大帽愤激云金刚。 免费试读

话说鬼步和左雨帆离开台球室后则火急火燎赶到童羽墨家,但都差不多一点钟了,是童羽墨开的门,把他们挡在门外:“哎呦,还来得挺早的啊,我家的晚饭还没做呢,哎呀,副校长也来了啊,可也没请你啊,你是饭卡没钱了跟出来蹭饭的吗?哟,都是体面人啊,来都来了,都不带东西的啊,二位神蹭啊。” 鬼步只是不要脸地笑笑,左雨帆早气得白眼横翻了。 这时候童羽墨的老爸也出来了:“同学串个门,带什么东西,这孩子真不会讲话。来来,赶紧进来,进门便是客,我们还没动筷呢,就等二位。” 鬼步赶紧道歉:“稽首顿首,诚惶诚恐,半路变故,没能遵时守约,还望海量。” 童羽墨的老爸叫童佑云,听这一席话,早乐得合不拢嘴,赶紧摆手:“不妨不妨,且坐且坐,墨儿,取我那好酒来,都快成年了吧,喝点酒没事吧。” 鬼步和左雨帆异口同声:“没事没事。” 童羽墨说:“你俩福气不小,我老爸亲自下厨,平常都是阿姨做,我都难得吃上一趟。” 鬼步赶紧给童伯倒酒,然后自己先干了,说:“那真是前世修来的好福分,我等还恬不知耻失约迟到,真是惭愧之至。” 童羽墨道:“既然知道惭愧,嘴上一遍一遍说着有甚用,也没见你怎么表示表示啊。” 鬼步不动声色说:“恩情甚大,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不知伯父意下如何。” 童佑云“噗”的一声,嘴里的酒差点喷了出来:“义士说笑了。” 童羽墨怒嗔道:“许许许,许你妹啊,你丫的这玩笑还开我爸身上来了。” 童佑云笑得更深了,连阿姨都笑了。 左雨帆说:“平常都是阿姨做菜,那伯母呢。” 话一问出,只见童伯不语,童羽墨怒视,而阿姨呢,则是尴尬,整个氛围都变得凝重了。 鬼步见不对劲,赶紧端起酒杯说:“童伯,来,咱继续喝,这酒带劲啊,这香味浓的啊。这菜又香又美,真有口福。” 左雨帆也赶紧拿酒杯说:“童伯,我也敬您一杯,长这么大,头一回喝这么好喝的酒,今天必须醉。” 童佑云也没有多大不高兴,说:“你们伯母啊,生下小墨就去世了,而今只剩下我和小墨了。” 鬼步见童伯也不回避,自己又好奇便也问道:“真为伯母惋惜,如今在的话必定特别和蔼可亲,‘而今只剩下我和小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童伯接着说:“小墨还一个长他十岁的哥哥,出生没多久,便被人掳走了,至今音讯全无,长到现在啊,都二十七了。” 左雨帆说:“吉人自有天相,没事的童伯,说不定什么时候啊,小墨的哥哥自己就回家了呢。” 童羽墨瞪着眼睛:“小墨小墨,小墨也是你叫的啊。” 童伯说:“小墨不得无礼。今天话语有点多了,都是家事,本不该和你们说的,来,抽烟吗,两位小兄弟。” 一人点上一支烟,话变少了,酒却一口接着一口。童羽墨和阿姨早吃好了,就剩他们三个在桌子上。鬼步见差不多了,便使了个眼色给左雨帆,左雨帆四处看看便说:“童伯啊,我现在头特别晕,我平常喜欢喝点柠檬汁醒酒,不知道您家有没有。” 童伯说:“柠檬汁,我家还真没人吃这个,小墨,你下楼给你同学买点柠檬汁上来。” 阿姨则赶紧说:“我去我去,让小墨好好休息休息吧。” “她一天到晚都不动,有什么好休息的。”然后童伯对着阿姨说,“让她去,多走动走动”。 童羽墨没办法,只得下楼。 左雨帆便赶紧晕倒在地,鬼步和童伯见了赶紧上前扶了起来,童伯笑着说:“准是喝醉了,赶紧休息一下吧。” 两人便扶他去客房休息,路过童羽墨的房间,鬼步掐了左雨帆一下,左雨帆便说:“这到了吧,我就想在这里睡觉,这儿挺香的。” 鬼步说:“别捣乱了,这是人家女孩子的房间,你睡什么,赶紧的,别闹啊。” 童伯先是楞了一下,有些尴尬,随后又说:“没事没事,他想睡让他睡便是。” 两人便把他扶了进去,关上了门。 童伯接着说“来鬼步,你是叫鬼步吧,我家墨儿就是这么叫的,上次见面我觉得你这年轻人还不错,省得见外就如此叫了,呵呵呵,我们到客厅去坐坐吧。” 鬼步说:“好好好,承蒙童伯厚爱了。” 童伯坐下便问:“上次见面,印象深刻,小女那也略有耳闻,想必鬼步老弟也是饱读诗书之辈吧。” 鬼步笑着说:“哪里哪里,只是些基本读物,在您面前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时候童羽墨回来了,童伯说:“那位小兄弟睡着了,这柠檬汁就先放这里吧,等他醒了在喝。” 童羽墨说:“这小子真麻烦,哪里去买什么柠檬汁,感情我还给他买来新鲜柠檬现榨?我可只买柠檬饮料啊。” 童伯说:“那也行。” 童羽墨继续嘟囔着:“没一点用,喝了几口就不行了啊。” 童羽墨转眼一看:“诶,这大白天的把我房间门关上干什么。”说罢便去推门,推不开,里面反锁了。 童羽墨看着客厅的两个人:“你们可别告诉我那小子睡我房间了。” 童伯说:“恩,那小兄弟特别困,路过你房间说挺香的,就说要进去睡觉。” 童羽墨拖长了声说:“爸,那可是您女儿的闺房啊,怎么能随便让人进去呢,要睡也去客房睡啊,不行,一定得让他出来。” 说罢便“咚咚咚”的敲起了门。左雨帆找半天没找着呢,正地毯式搜索着呢,听见痛苦女王回来了,任她怎么敲门,就是不出声。 童羽墨见半天没反应,便大叫:“左雨帆,你又不是猪,你故意的吧,这么大声音都听不见还在这里装死,你赶紧出来,否则我让你好受。” 左雨帆才不管她呢,继续蹑手蹑脚的找着,外面童羽墨叫了一会便没什么动静了,左雨帆笑了笑自言自语:“喊累了吧,就不理你,怎么样。” 这时候柜子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左雨帆伸长了手去拿,但够不着,左雨帆拼命塞了进去,这时候像地震,像海啸,像战斗机起飞的巨大噪音强行穿入耳膜,左雨帆缩手捂耳不迭,被震了个七孔流血,然后拼命抽出手来死命捂着耳朵,过了好一会声音才没了。左雨帆心中特别恐慌,这忙帮不了,七孔流血都算小事,即使五脏六腑流血都可能有得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听着痛苦女王的惊声尖叫,实在太可怕了,是无助是绝望是无尽的黑洞和痛苦的声音,再听一定会疯掉,一定会疯掉。 左雨帆赶紧艰难爬过去打开门边自言自语“我去客房睡我去客房睡”,边低头哈腰捂脸朝客房疲惫地奔去。 童羽墨“哼”了一声,便进房间去了。 外面的人倒是没什么大碍,一看童羽墨那架势,都赶紧捂住了耳朵,便都去看左雨帆。童伯说:“哎,你看小女甚是任性,真是对不住了,刘嫂,赶紧打盆水来给小兄弟抹抹,抹完上医院去,都震出血来了。” 左雨帆说:“没,没事的,童伯,抹下就,就好了,这真没什么事,我现在就是困,我,我得先睡一觉。” 鬼步看了也十分不是滋味:“不行,得去医院。” 左雨帆说:“没事的,我先休息一下,喝了点酒,又被童羽墨这么一震,我脑子都大了,太困了,我先睡了。真的,你们都,都帮帮我,让我休息一下吧。” 童伯也没办法,就说:“行,那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童伯和鬼步坐下来,满怀歉意地说:“实在是对不住了,小女都是惯坏的,你看你朋友来做客,哎。” 鬼步也只好说:“不妨不妨。” 鬼步眼睛一扫:“诶,童伯,你这里还挺多东西的啊,您搞收藏的吧。” 童伯笑着说:“随便耍耍。” 鬼步看着喜欢,便说:“诶,那是什么,我能拿下来看看吗。” 童伯说:“你随便看。” 鬼步捧在手里,观看了良久,这时候童伯说:“看鬼步小兄弟的神情,想必也是懂行之人,可否简单评析一番。” 鬼步赶紧说:“不敢不敢,小可只是略懂皮毛,怎敢班门弄斧。” 童伯笑着说:“诶,何必谦虚呢,看见什么说什么便是。” 良久,鬼步便说:“这是一只青铜卧虎,却全身金黄,可见从未入土,而且保养很好,造型古朴大气,铸造工艺写实细腻,虽然是卧着,但那震哮山林的神态却跃然眼前,眼睛盯着前方,如今看来也是特别地凶狠,全身线条流畅,纹理清晰,并无繁多花样,周身却并无铭文,但年代必定久远。” 童伯大笑:“精彩,精彩,真想不到鬼步兄弟在这方面也有如此之深的造诣啊,便依鬼步兄弟只见,此乃何时之物呢。” 鬼步也笑着说:“小可愚见,童伯权当随心一听,夏商周的青铜器大多以祭祀居多,以云雷纹,饕餮纹等抽象纹饰居多,大汉以素纹居多,隋唐以后青铜器少,但更加生动华丽,三国两晋时期的纹饰便趋于简单,粗糙些,小可不才,猜想便是三国两晋时期之物,但小可愚钝,实在想不出造就此物为何意,若比虎符,太大,若说观赏,太小,若说实用,百无用处。还望童伯赐教。” 童伯的表情阴晴不定,最后还是大笑:“鬼步兄弟博览群书,才华横溢,博古通今,观察又细致入微,真是百年一遇的人才啊,真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呐。” 鬼步正欲追问,只见童伯话锋一转,又说:“你说的一点没错,这便是三国时期的物件,想必鬼步兄弟也读过三国吧。” 鬼步答:“读过。” 童伯继续说:“那便也读过水浒了。” 鬼步心想,这话题都转哪里去了,也罢,估计是不想谈那个话题了,便答:“读过”。 童伯又笑了:“都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看来你我都是个例外啊。” 鬼步笑着说:“呵呵,是啊。” 童伯继续说:“那依鬼步兄弟只见,哪本书更好看呢。” 鬼步不假思索:“我觉得是水浒吧,我读的第一本小说就是水浒了,而且看了二三十遍,非常过瘾,三国也很好看,但我更喜欢水浒,估计也有先入为主的思想在里面吧。” 童伯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又熟读三国水浒,我且问你一个问题,水浒的作者是谁。” 鬼步心中一笑:“众所周知的不都是施耐庵吗,那依童伯之见呢?” 童伯呵呵起来:“那依鬼步兄弟之见呢,也是施耐庵吗?” 鬼步说:“有施耐庵是无疑的,但小可觉得和罗贯中有很大的关系。” 童伯很高兴的笑着:“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鬼步说:“童伯且听我一席话。三国孔明水浒吴用,都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料事如神的军师,都助其主完成雄业但未完成霸业。三国刘备水浒宋江,宋江‘拱手断送水泊江山’刘备‘留下相父空名防备孔明。’而宋江刘备二人,都是以义得兄弟,以忠搞传销之大才。三国有个胡车儿日行七百里,水浒有个戴宗脚缚甲马,日行八百,夜行六百,更有马陵脚踏风火轮日行千里。三国张飞水浒李逵,都是不问军事只懂杀人,性格暴躁却又身手十分了得之人。三国吕布可以射戟,水浒花荣可以射卢俊义头盔上的红缨。三国孙权本是紫髯,小说中罗贯中又加碧眼,水浒有个紫髯伯皇甫端,也生得碧眼黄须。关羽这样的英雄人物更是不乏相似,水浒朱仝面如重枣,美髯过腹;宋江则眉如丹凤,眉似卧蚕;水浒还一位关羽的后代关胜,凤眼朝天,面如重枣,胯下赤兔马,手中偃月刀,武器一样也就罢了,连马都一样,这还不够,结局都是因马而死,关羽翻身落马被擒,关胜落马生病而死。三国沙摩柯善使蒺藜骨朵,水浒庞万春的副将雷炯,计稷的武器也是蒺藜骨朵。吕布的方天画戟,水浒有小问候吕方‘平昔最爱学吕布为人’也惯使方天画戟,赛仁贵郭盛方天画戟也使得好。张飞的丈八蛇矛,是林冲冲锋陷阵最常用的武器。” 童伯只是笑着看着听着,没说半句话,鬼步喝上一口水继续说:“三国有孔明挥泪斩马谡,水浒有宋江陈桥驿滴泪斩小卒。三国有八阵图,陆逊被困却被孔明岳父救出,水浒辽将兀颜将军的武侯八阵图却被升级军师朱武识破。像三国大名鼎鼎的赤壁之战,在水浒中也不乏身影,高太尉清剿水泊梁山时,因大多军士为北方人,不识水性,便令每三之船一排钉住,上用铺板,首尾相连,铁环锁定。宋江便在小船船舱中装芦苇干柴,柴中灌硫磺焰硝引火之物,当然三国是孔明神机妙算乘自然风烧去,水浒则玄幻点,有公孙胜作法禳风烧得高太尉大败。不仅如此,连空城计也有,而且极其相似,三国自不必说,水浒剿王庆时,王庆手下季三思,倪慑带兵三万攻打宋江城池,当时宋江大小头领攻对方的城池去了,只留下一万老弱残兵守城。圣手书生萧让立刻下令大开城门,旗幡皆掩,让一部分人在城中走动,但不许出城,自己则在楼上大摆筵席。季三思等人见了生疑。这时候放了一个炮,老兵大叫几句,就把他们全吓跑了。三国中三十六计基本都上演了,而水浒呢估计只有一计有点牵强,三国有美人计,水浒有的只能算美男计,那就是宋江征讨田虎时久攻不下,没羽箭张清便混进辽国做了驸马,也就是卧底,然后和哄骗来的妻子里应外合破了城池。还有一件蹊跷事,关羽死了,冤魂可以杀吕蒙,水浒中浪里白条张顺死了也后,也魂杀仇人方天定。” 童伯点点头且笑着说:“那依你之见,水浒还是罗贯中写的?或者施耐庵就是罗贯中?这可是学术大爆炸啊。但会不会过于牵强?” 鬼步继续说:“一处相似,偶然的可能性很大,但如此多的相似就显得太过蹊跷,那便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同一个人写的,另一种是借鉴或者合作。” 童伯说:“两本书的写作风格和词藻相差甚大,不应该是同一个人写的。” 鬼步说:“小可也非常认同,所以小可认为是借鉴。有史料记载罗贯中是施耐庵的学生,当然,首先是先有的三国演义,虽然罗贯中是学生,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先有了三国演义,施耐庵看了很喜欢,喜欢张飞,来个李逵,喜欢关羽,书中便处处是影子,喜欢诸葛亮,便有了吴用,借鉴了这些喜欢元素才能构成那个混乱年代的英雄好汉性格迥异。” 童伯疑问:“为什么是先有的三国演义而不是水浒传呢。” 鬼步答:“三国演义有三国志作为原型,有原型就不可能让张飞拿方天画戟,不可能让诸葛亮做曹操的军师,不能让蜀国最终拿到天下,这样就篡改历史了。如果先有水浒传的话三国演义就写不出来了,因为除了宋江,基本是没有原型的,而没有原型的历史人物是无法传承的,只能杜撰。” 童伯说:“施耐庵弃官回乡做了私塾先生,结实了许多农民商客,而这些人口中的故事便是水浒传的原型,而三国演义中的英雄形象,便成了水浒人物的精神投影,所以写出来的水浒人物都有血有肉,跃然纸上。他居于江苏祝塘一带,而小说写得是山东,因为当时的条件有限,所以,小说中很多地名都是错误的,而三国演义却不能错。精彩,真是精彩,与我不谋而合,但你的观点很有说服力。但为什么又不是合作呢。” 鬼步笑着说:“童伯实在过奖了,小弟愚见疯语,只可权且一听,切莫当真,依小弟愚见,合作的成分很少,我觉得像有些人说七十回以后是罗贯中写的都有点过,水浒好汉必须死,不死就称王,称王就改写历史了,而两人写作风格颇异,语言形式又完全不同,小弟认为罗贯中先生最多最多就做了编次吧。” “精彩,真精彩啊,思维缜密,言语清晰,句句在理,字字诛心啊,可就有史料记载水浒传是施耐庵和罗贯中合编的,而且有些版本的作者直接就写了两个人,这要是罗贯中先生听了你的话非气得棺材里翻身不成”。这时候童羽墨从房间里走出来了边拍掌边说。 童伯听了见话语虽有些不当,但也不加以阻止。 鬼步继续说:“童大小姐,小可愚见,小姐何必当真,况且小可上述总总非但没有抹杀罗贯中先生的功劳,反而是在强调他在水浒成书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啊。再者说水浒是和罗贯中先生合编的也好,不是也罢,小可不过一家之言,大小姐又何必上心。反之,大小姐言之凿凿,有何高见啊?” 童羽墨心想:本来大有话说,这样还被反将一军,倒显得我强词夺理,咄咄逼人了。可这两本书自己也仅仅是看过,是喜欢,却没有多大感悟。便说:“我可没有什么高见,但有史料记载就是两位先生合作的产物。” 鬼步笑道:“这是两人合作的产物,但小可的观点是罗贯中先生并没有参与文字写作,但可以参与剧情创作,两者并没有什么矛盾的吧。” 这个时候副校长左雨帆从房间里走出来了,便笑着说:“童大小姐真是好嗓门啊,小弟早已如雷贯耳,今日造次也属罪有应得,怎么样,鬼步,差不多走吧。” 童羽墨瞥了瞥左雨帆说:“长点心吧,我那惊声尖叫可只用一成功力。” 左雨帆赶紧点头:“是!是!” 童伯说:“小兄弟可曾好些?要不留寒舍共进晚餐?” 童羽墨瞪着左雨帆:“嘿!” 左雨帆赶紧说:“没事了,没事了,好多了好多了。童伯您太客气了,谢谢您的盛情邀请和阿姨的美味佳肴,我们现在还嘴里心里都还有余香呢,晚饭就不必了,不必了。” 鬼步便也说:“是啊,太好吃了,多谢你们的热情款待。可等下我们还有点事,我们得走了。” 童伯见执意要走,也不便多留,便请来司机,自己便把他们送下楼去。 这时候只见童羽墨也跑了下来,凑近和鬼步说了两句话,便也挥手告别了。 童伯看着他们远去,便对童羽墨说:“小墨啊,什么风把你也吹下来了啊,你和他说什么悄悄话了。” 童羽墨笑着说:“我和他说‘小心路上别撞死了’。” 童伯说:“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 童羽墨大笑着说:“和您开玩笑的,没说什么呢!” 童伯说:“这两个小孩礼貌举止都很得当,很讨人喜欢,特别是叫鬼步的小孩,那观点思维学问哪里像这个年龄长得出来的,和爸爸很聊得来,爸爸很喜欢。你呢,也要对客人礼貌点,一个女孩子动不动就大叫,还把人震得不轻,多失礼,这不闹笑话嘛。” 童羽墨扁扁嘴:“哦,我知道了。爸。” 下了车,左雨帆坐在鬼步的家中,左雨帆很开心的问鬼步:“哎呦,不错啊,童羽墨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和你说悄悄话,还给你写情书,别以为做的隐蔽我就看不出来。” 鬼步苦笑:“什么情书,我答应帮她做三件事,纸条上就是第一件的内容。” 左雨帆略显失望但好奇不减:“什么内容啊。” 鬼步说:“要我今天晚上帮她玩网络游戏热血传奇玩通宵,纸条上写了账号密码。” 左雨帆大吃一惊:“不是吧,就这么简单。” 鬼步把纸条扔给左雨帆:“不信自己看,还简单,你去玩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左雨帆接过纸条一看赶紧说:“我可不去,棺材手发现我不在宿舍,会弄死我的,再者说,我被那童羽墨震的现在还晕呢,得赶紧睡觉康复。” 鬼步说:“不去就不去,非得找这么多借口,那咱先不说这事,我那挂坠你找了没啊。” 左雨帆说:“虽说我进去的时间不长,但我找遍了房间的各个角落,绝对不在她房间的。” 鬼步说:“那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只是去蹭了顿饭?” 左雨帆嘿嘿的笑着:“那可不止,我发现了一个密道。” 鬼步竖起了耳朵:“密道?” 左雨帆说:“对,密道,就在童羽墨的房间和我睡的那个房间的那道长长的走廊,整条十多米的走廊被挖一浅坑,里面铺满了细细的白沙,走在上面特别舒服,而墙对面便是一道长长的屏风,上面什么都没有。走廊两米左右的地方,在坑的侧底部有一个陶瓷按钮,特别精巧,藏身瓷砖的花纹当中,严丝合缝,破绽全无,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鬼步不信了:“嘿,说得还跟真的一样,仔细看都看不出来,你就看出来了?” 左雨帆嘿嘿一笑:“这不笑话嘛,我是谁,是不是,上下能知五千年,掐指定你后半生啊,咱可不是书呆子,咱的书可没白读啊。别看我被震得晕,人可清醒着,我走那条道我就知道有问题,你丫再有钱,一条过道而已,要铺这么长干什么,你真有钱去厕所的道也铺那么长啊,急死他们。你觉得呢?” 鬼步点点头:“是有点道理,然后呢?” 左雨帆说:“我觉得蹊跷,正好我被震伤,便在阿姨的搀扶下精细地走着,可什么也没发现,后来我在房里睡觉,见阿姨走了,又偷偷出来走了一趟,终于发现了那个陶瓷按钮,又在对面的上八寸的位置发现了另一个按钮。” 鬼步也很惊奇:“还一个按钮,这么谨慎?” 左雨帆说:“对啊,但我两个一起按居然没有没有打开密道的门。我怕被发现又回去睡觉,按道理说那就是开密道的方法,而且那时候我坚信有密道。” 鬼步说:“凭什么呢?” 左雨帆说:“第一,铺那么长那么厚的沙子简单看上去就是装饰,是品味,踩上去也特别的舒服,像海边一样,但我看来就是为了不让人踩着实地,第二,这么有情调这么优雅让家里的这么一条过道走出了海边的感觉,可屏风上却什么也没有,连只鸟都不画,这么长的过道却这么枯燥,明显就是让过往的人匆匆离去,以免像我这么有才华的人看出破绽。但是我却开不了门,我不服气又出去按了几下,始终没有哪里开门。” 鬼步说:“这么说就是等于放了个屁?” 左雨帆赶紧说:“什么放屁,别小看我,我还没说完呢。我沮丧的回到房间,你猜怎么着?” 鬼步笑道:“你别说你房间有一扇门开了就可以。” 左雨帆拍手大笑:“还真是这样,你说奇怪不奇怪,你说设计的精巧不精巧,你说我的道行深不深,一个暗门在这个房间,机关竟然在十多米开外,赶紧夸夸我。” 鬼步郑重其事:“这机关真是匠心独运,巧夺天工哪,而你的聪明绝学,骇俗才华当真是高,道行当真是深,再这么下去,你都有资格成为我的徒弟了。” 左雨帆抓头翻了一阵白眼:“能不能夸我的时候别带上你自己?” 鬼步笑道:“这不开玩笑嘛,那机关怎么开怎么关啊?” 左雨帆说:“五六秒后就会自动关闭,怎么开我就不知道了,因为第一次是胡乱按的,后来还想去试,出门就被阿姨看见了,阿姨见我没事就带我出来了,后来我们就走了。” 鬼步说:“这么说还是不知道开密道的方法?你怎么不使个眼色让我晚点走呢?” 左雨帆说:“我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估计面色看上去还算不错的,所以阿姨都没问我要不要再休息会儿,直接和我一起出来了,在混下去就该怀疑了。没事的,虽然是胡乱按的,但我也有个大概印象,是一边两下,一边三下,虽然不记得哪边两下哪边三下,但只要一试便知。” 鬼步说:“那就好,这么说来我们还得走一趟了。你真是个人才啊。” 左雨帆说:“这还用说。” 鬼步继续说:“走走走,请你吃东西去,要吃什么,随便点。” 左雨帆说:“这还差不多,但还没到饭点呢,还早着呢,不过,我想吃大螃蟹,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好吃。” 鬼步说:“没问题,走,叫上王强,慕容细妹他们,对了,吕百万咱也叫上。” 左雨帆说:“好嘞。” 桌子上王强就说:“怎么了鬼步,发国难财了,请我们吃大餐啊。” 鬼步说:“哪里有什么国难财,就想请你们吃而已,对了,晚上有没有人和我去网吧玩通宵啊。” 王强说:“通宵?我虽然很喜欢上网,但我可不想通宵,我是好学生呢。” 鬼步说:“是吗,上次也有一个人动不动就拒绝我,现在坟头的草都一米多高了。” 王强先是一愣,然后赶紧堆笑说:“哈哈哈,我是开玩笑的啊,我晚上正愁没地方睡呢,还好你想到这么一个既能睡觉又能消遣的地方,我怎么会拒绝呢,欢喜还来不及呢。哦,要不咱把细妹也叫去把,有个美女陪上网,多好。” 鬼步说:“你自己问她吧?” 这时候吕百万说话了:“我也和你去。” 鬼步笑着说:“好啊。” 王强也只有说:“那你呢,细妹。” 慕容细妹说:“我得和我男朋友商量商量。” 鬼步大吃一惊:“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慕容细妹笑了笑说:“所以没得商量啊。” 鬼步说:“好吧,这么深的套路。” 慕容细妹说:“我妈知道我和一帮男同学上通宵,非打死我不可。你今天怎么突然想上通宵啊?” 左雨帆正欲说话,见鬼步使了了个眼色,就继续低头吃螃蟹了。” 鬼步说:“没什么,就是突然很无聊罢了。” 吕百万说:“鬼步,你们下午匆匆离开,干嘛去了啊。” 鬼步便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一人喝了点酒,回家睡了会觉,到点了就去网吧通宵去了。 鬼步无奈只有帮童羽墨练级,而王强呢,看了会儿x片,玩了会儿红色警戒,便坐在那里睡着了,吕百万也爱玩热血传奇,只不过没在一个区,吕百万可是个土豪玩家。 鬼步玩到凌晨两点多,都有点想睡觉了,这时候弹出了一条QQ信息,是班长李荣发来的,李荣完全效忠与班主任,人送外号“班狗腿”,上面写到“鬼步,你在上通宵吗” 鬼步没想那么多就回了“是啊,别说你也在上啊” “是啊,我也在呢” “你在哪里呢” “我在海盗船网吧呢” 然后对面就弹过来一个视频框,鬼步继续打字“这么想我啊,一晚上不见就想看看我英俊的脸庞啊” 李荣回“打字累死了,你接下视频我有事情和你说” 鬼步虽然疑惑但也没多想就接了视频,视频里李荣对着麦克风说:“你们还有谁呢,转动摄像头我看看,我这里没伴,等下来找你们一起玩。” 鬼步就转动摄像头照了照睡觉的王强和看电视的吕百万,对着麦克风说:“就我们三个” 这个时候,鬼步傻眼了,只见这时候班主任棺材手从一旁闪了出来就站在视频里淫笑, 然后棺材手还对着麦克风说:“吕公子不是我班上的,不关我事,明天你和王强一人交三百块到我办公室来,否则我就上报年级,让你们记大过,你们别动李荣一根汗毛啊,否则统统开除。”然后就关了。
最后的探丸郎

最后的探丸郎

作者:無牙蚊子 类型:军事 状态:完结

《最后的探丸郎》此书奇葩,文笔流畅,引人入胜,值得收藏!稍有瑕疵的是章节缺失或混乱,错名错字错字较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