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最后的探丸郎》主角左雨帆吕百万完结版无弹窗

《最后的探丸郎》主角左雨帆吕百万完结版无弹窗

时间:2021-01-30 06:54:18编辑:夏宁 作者:無牙蚊子 人气:

经典小说《最后的探丸郎》由無牙蚊子所编写的军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左雨帆吕百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鬼步赶紧叫醒王强,把刚刚的事和他说了一遍,王强说:“那咱赶紧回去把。” 鬼步说:“回去也没用,钱都要罚了,还回去干什么。” 王强说:

《最后的探丸郎》 第6章 Ⅱ 免费试读

鬼步赶紧叫醒王强,把刚刚的事和他说了一遍,王强说:“那咱赶紧回去把。” 鬼步说:“回去也没用,钱都要罚了,还回去干什么。” 王强说:“要不咱找李荣那小子算账去。” 鬼步说:“算了吧,钱是小事。” 王强揉揉眼睛:“别的倒是没什么,只是说了这么多,又什么都不干,那你叫醒我干什么,我被叫醒了就睡不着的啊。” 鬼步说:“就想让你起来说说话,怕你着凉了。” 王强笑得合不拢嘴:“哎呀呀,说得跟真的一样,还怕我着凉?你是一个人玩游戏想睡觉,吕百万又戴着耳机看电视不理你,你才想着叫起我来和你吹吹牛吧。照这样看来棺材手的事情都是假的把。” 鬼步笑着说:“我像那样的人吗,还有棺材手的事可是真的啊,不信明天他早晚得叫你。” 王强说:“随便你怎么说,算了,我继续看片。” 鬼步说:“还看?饱了眼睛饿了丁丁,小心迸发颅内高潮。” 王强一脸不屑:“嘿嘿!还颅内高潮,还是顾好你自己的传奇吧。” 话说完没两分钟王强又瘫在那里睡着了,鬼步看了一眼,笑着自言自语“‘我被叫醒了就睡不着的啊’,说的跟真的一样。” 上完通宵便去学校了,课都不许上的鬼步和王强就被叫到办公室被棺材手教育了一节课,最后以一人罚三百块钱华丽收工。鬼步倒还挺精神的,王强则直接睡了一上午,还被老师叫起来骂了几次,鬼步一看不太对,上去一摸,这小子发烧了,肯定是昨天晚上通宵的时候睡觉着凉了,便赶紧带他去医务室。 鬼步说:“看你身体这么结实,怎么上个通宵就感冒了啊,没一点用,昨天说了别睡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王强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谁知道呢,哎。一来学校就睡觉估计就能好得差不多了,谁知道还被叫去办公室挨骂,讲这么多干嘛,直接罚钱不省事多了。” 鬼步说:“这还不明白,就是为了让咱们知道要是咱们不罚钱,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受到社会的唾弃,罚了钱咱堕落的灵魂就得到救赎了,这样一来他把钱放进自己的口袋就变得很有道理了,毕竟他拯救了咱们的灵魂啊。走吧,去医务室吧,去紫衣那里。” 王强说:“班主任真伟大啊,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别别,咱去外面的医院吧,省的到时候副校长那小子又说我对紫衣图谋不轨。” 到了医院,就说要打点滴,无奈只得打。 谁知道负责打点滴的小护士是个实习生,王强本身又壮壮的,扎了好几次都没扎到血管,还紧张得不行,气得王强牙痒痒。王强只是狠狠地盯着小护士看,这样小护士面红耳赤手脚发抖更扎不进去了,又扎了十多次,终于扎中了。王强狠狠地盯着小护士说:“要不是看你长得还漂亮早就揍你了。” 小护士也没敢顶嘴,匆匆离去,鬼步在旁边笑的半死。点滴打完睡了一觉,王强的病很快就好了,鬼步也完成了童羽墨的第一个任务,这些天风平浪静,万事皆无。 过了几天,中午放学了,鬼步便去一所房子里面,每个星期,鬼步都要和师父会面。刚进去,一套拳法就噼里啪啦打了下来,鬼步层层紧退直接退出门外。 鬼步笑道:“师父又手痒痒了?” 鬼步的师父站在门口:“这段时间是不是偷懒没练功啊。” “练着呢,吃饭的家伙怎么敢放下。”鬼步边说边往里走,“哎呦,师父,这么悠闲啊,还骗了套茶具喝起了茶。”说完就自己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师父说:“什么叫骗了,是买了。” 鬼步喝着茶说:“师父品味这么高啊,这么大老板啊,还大红袍啊,送点我呗。” 师父说:“能给你喝就不错了,别每次来这里都想顺点东西走。” 鬼步说:“师父别这样啊,师徒一场,别让大红袍伤了感情啊。” 师父一脸正气说:“别,打住,别拿感情说事,感情值几个钱。话说,你看看门外今天的太阳像不像两年前我借给你的一万块钱?” 鬼步尴尬笑着:“呵,呵呵,哎呀,刚想起来,还得回去上课呢,否则时间来不及了。” 师父一把扯住鬼步:“星期天上个屁的课,又想开溜。行了,说正事,你看看你,我都不想说你了,哪次进学堂你都得弄出点动静来,这学校可不比以前那些,你可悠着点。” 鬼步说:“知道了,我小心点就是。诶,师父,我都来了这么久了,怎么没一点动静啊,这次时间有点长啊。” 师父说:“急什么,这次关系重大,所以部署的时间就长,你放宽心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再说。” 鬼步说:“我还以为这次来会有什么先行计划呢,没想到还是等等等。” 师父说:“这还不好啊,现在的生活又悠闲又轻松,哪比以前那猪狗不如的日子。” 鬼步笑着说:“这么说现在如了?” 师父大怒:“如你个死人头!” 鬼步紧接着又说:“师父啊,你不觉得这次等这么长时间有点不大对劲么?” 师父说:“老毛病又犯了啊,执行命令而已,别问也别想那么多,想多了和知道了都没好事,这次其他的事没有,就是记得下个月和我回趟总部。” 鬼步说:“恩,好吧。” 两人无话几分钟,师父问:“没事了啊,你不走吗?” 鬼步说:“你不留我吃饭吗?” 师父叹口了气站了起来把鬼步赶到门口:“走走走,哪来的毛病,哪里有时间招呼你,我还等着你走了我好逍遥去呢。现在已经一点多,午饭我早吃了,早没你的份了,难道你还想厚颜无耻等个四五个小时来蹭我顿晚饭?你也太厚道了吧,走走走!” 鬼步被师父赶了出来,便笑嘻嘻的走了,直奔台球馆,这段时间,他们一伙人天天都在台球馆集合,然后看看去哪里玩或者哪里吃。 走了没多久师父就撞门而出,但鬼步早没了影,气急败坏自言自语:“这小子,哪里是蹭我饭,就是要等个好机会好顺走我的大红袍,这家伙,好歹给我留点啊!” 而台球室那边呢,王强和左雨帆在一起打台球,紫衣,慕容细妹在另一张桌子打,吕百万则坐在旁边小憩。这时候来了个貌似小流氓的小痞子,进来就说:“清场了清场了,我老大刀疤虎要来这里打球了,你们赶紧走。”马上走了几波人,就剩下王强他们一伙。 这个小痞子倒是没有理王强和左雨帆,径直走到慕容细妹跟前,嬉皮笑脸:“哎呦,小妹,模样不错啊,让你们走呢,怎么不走?”说完手就往慕容细妹脸上摸来。 慕容细妹本来见他进来说的话就不爽,现在还出手调戏,一个大嘴巴子甩了出去,那小痞子直接蹲坐在地上了。小痞子气急败坏想蹦起来发作,却见王强他们围了过来,也就是这个时候,刀疤虎带了一伙人进来。 刀疤虎一进来就笑:“马骝,怎么,屁股长地上去了?” 马骝都气红了眼,赶紧爬起来说:“老大,我进来清场,这小妮子二话不说就甩了我一记耳光,打我脸就是打您的脸啊。” 刀疤虎有点不高兴了:“说的是你这个小妮子吗,敢随便动我的人?” 慕容细妹说:“我们好好的在这里打台球,又没得罪你们,也没有不付老板钱,你凭什么清场。还有你这小弟想揩我油,我为什么不打他。” 刀疤虎楞了一下,看着后面的兄弟大笑了起来:“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呵呵。凭什么让给我们?我说让就得让。马骝,他说你想揩油,是这样吗?” 马骝捂着脸说:“别听她的,我可没有。” “那你就揩个油给她看看,那个也不错,都揩。”刚才还笑着,马上眼神就变得凌厉,往后一瞥,“给我清场”。 这些人便笑嘻嘻地向紫衣和慕容细妹靠近。 紫衣拿着球杆紧张地说:“不要,你们不要过来。” 左雨帆赶紧上前,马仔一脚就把他踹地上去了。 这时候吕百万赶紧冲上前来张开双臂挡住,卯足了力气大叫一声:“住手。” 刀疤虎慢慢走近贴脸看了看:“哎呦,吕大公子也来了啊,失敬失敬啊。” 吕百万说:“我和我朋友在这玩玩球,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刀疤虎哥原谅。我们天天在这里打球,地方也是我们先占的,刀疤虎哥实在有雅兴,改天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刀疤虎心里听着高兴,心里寻思:这吕大公子话都说这份上了,也是给足了我面子,我再为难他们倒显得我小气了,何况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与吕家有什么过节,罢了吧。便说:“吕大公子客气了,只是,这让我有点为难啊。” 吕百万笑着说说:“卖小弟一个薄面,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吩咐!” 刀疤虎便爽快地说:“行,我们走!” 马骝心里难受得紧:“老大。” 刀疤虎说:“我说走。” 说完便转身走了。 马骝哪里甘心,转身要走的时候飞身踹了慕容细妹一脚,慕容细妹直接撞台球桌上晕厥了过去,头部马上开始流血。王强瞬间发起蛮力飞起脚立刻也踹翻三四个,两边的人都从外面冲了进来,混乱的打了起来。左雨帆则赶紧和两个小兄弟把慕容细妹送医院去了。可惜王强这边人太少,节节退败,直接被打出了门口来,一出来就怎么打也打不回去了。 王强倒是打得挺过瘾,但也受了点伤,坐在地上,说:“吕百万,你,你怎么样啊?” 吕百万倒是没有谁打他,但他这小身子骨也打不动别人,便说:“我没事呢,你呢,要去医院么。” 王强说:“嗨,没事,都是轻伤。咱,休息一会,再打回去,我也不管他是什么赫赫有名的刀疤虎了,欺负了咱的人,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总之,打不进去也不能让他们玩得开心。” 吕百万说:“要是鬼步在就好了,对了,今天鬼步怎么还没有来啊。” 王强抬头一看:“嘿!曹操来了!” 鬼步看一行人坐在那里,鼻青脸肿的还不少,赶紧跑了过去,问王强怎么回事。 王强把事情原委大略的叙述了一遍,还说慕容细妹都送医院了。 鬼步听完径直朝台球馆走去,王强他们都跟着。门口严严实实的被刀疤虎的人围着,鬼步三两下把他们都撂开,这气势把里面的人都逼着往后退。 这时候打球的刀疤虎放下球杆,扬起笑容说:“挺有种的啊。” 鬼步说:“谁是马骝。” 马骝看了看鬼步,又看了看刀疤虎:“我就是,怎么一” 话还没有说完,面门上就直接挨了鬼步一脚,往后便倒,便躺在了地上,嘴里都是血。刀疤虎的人都扑了上来,鬼步带着后面的兄弟站在一起,一拳一脚任是把刀疤虎所有的人都撂翻在地。这时候刀疤虎旁边的两个打手上来,没过几招,竟也被鬼步一一撂倒在地。 刀疤虎名声是挺大,但大多数是忌惮他老爸,而他只能算小打小闹收收流氓地痞做做学校霸王,现在除了他剩下的人都倒了,而自己又只是狂澜之境,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小伙子境界比自己高出不少,疤虎有点慌。 但势气上不能输,刀疤虎故作镇定地说:“小伙子身手不赖啊,说吧,想怎么着。” 鬼步看都没看刀疤虎一眼,反而对着马骝说:“你今天有两个选择,第一,自己站过来挨我十个巴掌,第二,让你老大挨我十个巴掌。” 马骝无可奈何,既打不过人家,又不可能让老大挨,只得艰难的爬了起来。可只一个巴掌,马骝就倒了下去,咬着牙又站了起来,两个,三个,马骝嘴里脸上耳朵里都冒出血来,躺在地上,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这时候刀疤虎站了出来:“剩下的我挨吧。” 鬼步看了看刀疤虎,笑着点头:“还挺讲义气的嘛。行了,这次算了,下次收敛点,也别得罪我的人。但,如果想报仇,找我一人就可以,我叫文明,还麻烦你们多带点人。” 然后带着人向门口走去,但停在了路上,顿了一两秒,鬼步大叫:“宋老板。” 这时从未露面的台球老板出来了:“在,在。” 鬼步把钱递到他手上:“权当做赔偿。” 宋老板赶紧说:“不用不用。” 鬼步说:“拿着吧,以后我们还长来玩呢。” 说完便走了。 刀疤虎望着这一行人离开,反而笑了笑。 另一方面,学校组织了篮球比赛,鬼步就是校队的,鬼步和另外几个校友很早就组了个篮球队。 中锋是王强,虎背熊腰,手长腿硬,盖帽灌篮上篮都是一把好手,为人简单粗暴更兼义气为重,良心发现又爱帮组他人,同学们都还挺喜欢他,都叫他王胖子。 大前锋常铭升,脸庞俊俏,动作敏捷,球技还挺好,就坐在鬼步的前面。此人是班上的班干部,却也是个话痨,不管你听不听或者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他就能一节课一节课的跟你讲话,或者叫独白比较好,还喜欢讲一些他自己笑得面容扭曲,别人却没半点反应的冷笑话,而每每自习自己讲话讲累后,便开始义正言辞的说:“大家不要说话了,再这么吵我告诉班主任了。”大家都很烦他,而且他爱冒死补刀,有一次王强受了处分回到教室感叹一声“从今天开始我要重新做人”,常铭升马上接一句“感情你做了十七年的狗?”结果就是一顿暴揍。后来大家根据他的名字有了个外号,叫“短命死”。 小前锋就是鬼步,步伐因为迅猛异常便显得扑朔迷离,在球场上来去如风,球感球技都是一流,是这支队伍的队长。 得分后卫是陈默,其他班上的,三分命中率很高的,虽然叫陈默,但一点一不沉默,嘴巴也有点多,因为他对本地非常了解,又喜欢讲一些关于蛇的奇奇怪怪的故事,故人送外号“家乡蛇”。比如说跟他老爸上山取野猪夹子,结果夹子旁边只留下了一条纯白色的蛇尾巴,那时候可没有谁见过纯白色的蛇;或者挖土机施工挖出两条十多米的大蟒蛇,打死一条,跑了一条,还说跑哪哪哪个山洞去了;或者有一条蛇生活在一棵大树旁边,外面下雨,树下没半点雨等等等等。都是一些玄乎其玄的东西,很多人听了都难以相信,但再不相信又无从查证,他又讲得有模有样,而且在故事开头都会加上第一人称“我”,很多同学倒是喜欢听他讲一些这有的没的的故事。 控球后卫叫李强,这家伙可是练过真功夫的,从小就跟他老爸练习铁砂掌,大家便叫他“铁砂掌”。 还有两个替补一个叫张横,一个叫李松,什么位置都能个打,所以什么位置都不怎么样。 学校一共有十二个队伍,什么猛虎队,飞龙队,老鸭队,金鼠队等等等等,鬼步这支队伍叫环蛇队,各个队名都是教练取的,知道还会说是篮球比赛,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看动物世界呢。冠军队伍奖励有两个,一个是镀金奖杯,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另一个是有资格供国家筛选进国家队。规则是抽签两两一组,三十分钟一场,决出六强,再决出三强,三强中的每一个队伍都要和另外两个队伍打一场,胜场高的就是冠军,如果两队胜场一样,则再打一场,得分高的就是冠军。 男同学就是多学学别人的球技,女同学大多是看帅哥的,班主任就是打气加油得班级荣誉的,所以整个球场上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 在女同学的尖叫声中,比赛已经经过了大半,很简单的环蛇队直接进了六强,然后进了三强,进了三强的分别是环蛇队,胜鼠队和飞龙队,上午的比赛全部打完。 这时候棺材手见他们几个的球队进了三强,高兴得不行,赶紧跑过来:“好小子,真行啊,我就说我的眼光不会错把,我早断言你们几个是有能力的好孩子,会是班级荣誉的坚强后盾,是学校骄傲的中坚力量,是民族强盛的国家栋梁啊,革命尚未完成,同志还需努力,你们一定行的,你们的队伍一定能拿第一的,这是证明你们自己的绝佳机会啊。加油!” 听了棺材手一席话,鬼步,王强,短命死面面相觑,都低头咬牙忍住笑,谁都知道班上就这三个人犯的事最多,现在他能捞到好处竟把平常一无是处的三个人都说成国家栋梁了。这时候鬼步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棺材手赶紧说:“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话有错还是我的眼光错了?” 鬼步只顾着笑,其他班的得分后卫陈默捂着肚子摇着手说:“没错没错,您,您说的都是大实话,而且还特别有先见之明,要是您也能做我们班主任就好了。” 大家都开心笑了起来。 这时候班狗腿李荣说:“下午还有比赛呢,我先替你们买点饮料去。”棺材手高兴的点点头,李荣就往商店跑去了。 刚买回来李荣就先递给了鬼步一瓶,还说:“上次网吧的事不好意思,勉强算是给你赔礼了。” 鬼步接过饮料边拧边说:“王胖子呢,他也有份哦。” 话刚到这里,鬼步心生疑惑,心想:这瓶盖是已经拧开的,这个狗腿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不会又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把。 这时候李荣说:“这里饮料还多呢,大家都有份。” 鬼步说:“那给我换一瓶把,这瓶的盖子打开来了,我怕不新鲜。” 李荣说:“没事的,是我拧开的,我就想你们少用点力气留着下午打球呢。” 鬼步心想:太扯犊子了把,拧饮料盖要花什么力气,肯定有鬼。 这时候王强一把把鬼步手中的饮料拿了过去,就咕咚咕咚喝了起来,鬼步赶紧一把把饮料给拍地上了。 饮料溅了王强一身,王强有些蒙了:“干嘛啊,有人给你拧瓶盖有意见,我可渴得半死,你不喝别人喝你又有意见,现在好啦,溅我一身。” 鬼步笑着说:“哈哈哈,没事,我是刚刚想到一个下午的绝佳作战计划,就激动了一下,不料就把你饮料打掉了,走王强,常铭升,陈默,李强,我请你们吃饭去,有个地方环境很好,咱们边吃边聊,渴了就先忍忍,那里有特别的东西喝。班主任,我们就先走了啊。”说完就搂着王强的肩膀要走。 棺材手说:“好好,你们去把,咱们不打没准备的仗,是该好好计划计划。” 鬼步带他们去了一个叫做翠竹楼的地方,坐下来后鬼步又拍了拍王强的肩膀:“怎么样,这里的环境不错把,哎呀,难道还生气了啊。” 王强说:“我渴着呢,你不是说有特别的东西喝嘛。” 这时候刚好服务员拿着碗筷和一个铝制水壶过来,鬼步说:“这就是了。” 王强倒出来一看,闻了闻:“豆浆啊,这有什么特别的。” 话虽这么说,嘴上可没停,咕咚咕咚就喝了好几杯:“你还别说,还挺好喝的。” 大家一开始也有点泄气,但一听好喝都喝了起来。鬼步说:“别顾着喝了,人家还等着点菜呢。” 菜点完了,见服务员要走了,王强嬉皮笑脸说:“美女,再给我们盛一壶吧。” 服务员笑了笑说:“好的。” 王强也笑着说:“谢谢了。” 短命死说:“鬼步啊,你不是说有什么好的作战计划嘛,说说看嘛。” 王强也说:“对啊对啊。” 鬼步说:“我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拉你们离开而已,并没有什么计划。” 王强说:“为什么。” 鬼步说:“那个班狗腿本来就劣迹斑斑,全班都没两个人看他顺眼,今天见他莫名其妙给咱买饮料我很生奇怪,还帮我把盖子拧开来了,我觉得他就不安好心,还说什么怕我费力影响下午的比赛,这借口实在太牵强,上次就粗心大意在网吧和他聊天被他摆了一道,所以我就想小心点。” 王强说:“然后呢。” 鬼步继续说:“咱们走的时候我偷偷瞄了一眼,见棺材手也随手去拿了一瓶饮料,却分明是用力拧开的。而他自己也边看着我们边拧开另外一瓶。” 短命死接话了:“所以给鬼步的那瓶饮料应该动了手脚,而其他的却没有,而且应该不是你们班主任指使的,因为对他没有任何好处,除非里面放了补药,所以被针对的不是我们大家,而仅仅是鬼步。” 王强吃了一惊:“所以你不是想到了什么作战计划,而是阻止我继续喝那瓶可能有问题的饮料,可我已经喝了大半,怎么办?要是是毒药怎么办,我岂不是要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我还没去过世界之窗,我还没碰过女孩子呢,我爸妈只生我一个呢,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不行,我死之前得弄死李荣那小子。不行,我还是不能死,就这样死了实在不值,鬼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陈默笑了起来:“你丫的不演能死。” 鬼步说:“不管饮料里有没有,不管有什么,安全起见,直接去医院洗胃吧。” 王强又笑了起来:“对啊,有这么好的办法怎么不早说啊。” 鬼步说:“不跟你说明白你能跟我去吗,说不定还在生气呢。” 这时候已经上了几个菜了,王强赶紧盛饭,一边说:“行,那等我塞几口饭再说,实在饿了。” 李强说:“好像洗胃不能吃饭吧。” 王强说:“管他呢,饿得不行了,我又不吃多了。” 陈默说:“对啊,五碗就够了吧。” 王强可没理他了,他可赶时间呢。 刚吃完一碗,王强就停住了,咬牙挤笑对着对面的鬼步说:“鬼哥!” 鬼步边吃边抬头:“怎么啦!” 王强缓缓说:“我,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鬼步说:“支支吾吾的干嘛,有什么你就说。” 王强说:“我怕,在这种场合,会不适合!” 大家也起哄说:“磨磨唧唧,有什么赶紧说。” 王强缓缓站起来放了一个长屁然后飞快地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还大喊:“你们慢慢吃,我去拉屎啦!” “巨臭!”“弄死他!”“抓住他!”“要去赶紧溜着滚,还TM说出来!”“还不知当讲不当讲,我当你先人!”各种咒骂不绝于耳,而王强早笑着跑了。 谁知道鬼步也一脸难受,大喊:“王强,等等我,我也去。” 短命死笑着说:“干嘛,鬼哥,你没喝饮料啊,你闻着气味都中毒啦。” 鬼步边走边说:“没啊,我早上吃的要还没消化呢,现在心血来潮了。” 谁知道一问,这饭店压根就没有厕所,唯一有厕所的地方在几百米远的一个网吧。 这可完了,两人捂着肚子就往那边赶。 短命死一副看破真相的样子,摇头摆尾地说:“不会那饮料里有泻药吧,这可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啊。” 李强听得莫名其妙,说:“这话怎么说。” 短命死笑笑说:“如果是泻药,总比要命的毒药好吧,这样就用一个没有生命危险又万般难受至虚脱的事例惩罚了一个眼疾手快加嘴馋丧心病狂还嘴贱又不听人劝的鲁莽死胖子。” 大家听了都笑了起了,但想到一个吃了泻药的胖子,这顿饭实在是不和胃口啊。 “鬼哥,鬼哥,你慢点别走这么快,动作太大我怕出来了,我真憋不住了,我真想就在这街上拉得了。”王强一脸苦楚的说。 鬼步说:“你不赶紧把烟掐了,更憋不住。” 走了一会儿,鬼步握着拳头轻声叹气看着背后的王强:“看,看,马上到了,怎么,你不难受了,腰都直起来了,还走这么慢。” 王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我,感觉已经拉了一点裤子上了,我慢慢走吧,我怕顺裤管流出来。” 鬼步忍不住大笑:“哈哈哈,真的,不会吧,哈哈哈,我看看,我看看。” 王强说:“走,走,你走开点。” 鬼步继续笑着说:“你一高中生,你丢不丢人啊。” 王强强忍着说:“小点声,这么多人呢,你赶紧走,我慢慢来。” 鬼步说:“要我扶着你么。” 王强黑着脸说:“不用了。” 两人终于到了厕所,王强还真拉裤子上了,但进厕所把剩下的三两下就解决了,等了好一会儿鬼步。 鬼步也终于出来了,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王强赶紧问:“诶,怎么这么久啊,在拉肠子啊。” 鬼步说:“我丁丁大啊,穿裤子麻烦。” 王强一声冷笑:“切。丁丁大?有多大?” 鬼步说:“说出来你别自卑,我在农村的时候每次拉屎都要取一树杈在前面架着丁丁,否则会拖地上去,有一次拉的时候用力过猛把树杈打折了,丁丁掉下来把一正好路过半斤重的蛤蟆直接拍死了。” 王强说:“嘿,这就叫大啊,你是没见过大的。我一个人撒不了尿,每次撒尿都要一个矮子扛着。” 鬼步愣住了,缓缓地说:“你赢了!诶,你怎么拉这么快啊。” 王强说:“不拉快点,难道你还喜欢苍蝇在屁股边抢屎吃的感觉啊。” 鬼步瞟了瞟王强。说:“你,还真的拉裤子上了?” 王强说:“是啊,悲哀啊,没憋住。” 鬼步轻声说:“我也拉裤子上了。” 王强拍手大笑:“哈哈哈,不是吧,鬼哥,刚才谁笑我来着!哈哈哈哈!报应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你也这么糗啊,你不是不着急来着吗?怎么拉的啊。” 鬼步说:“小点声,我是不着急啊,但拉的太多了,冲水的时候水把屎冲我一裤子。” 王强大笑:“鬼哥,你是在给我找安慰吗,哈哈哈,人才啊。” 刚说完,王强脸色一变:“完了,可能真是泻药,又来了。” 鬼步在厕所外喊着:“我去找个澡堂买身衣服去了啊,你慢慢拉吧,估计一下午都在这。” 王强喊着:“你不等等我啊?” 鬼步说:“我下午可有比赛,你肯定去不了。你反正也不会难受,等泻药的效果没了,你裤子上的屎也差不多干了,你安心拉着吧。” 鬼步回到饭店。 陈默一见鬼步就说:“鬼哥,行啊,拉泡屎拉出新衣服来了,标签都还没撕呢,带我去拉拉啊。” 鬼步说:“天气太热了,拉了一身的臭汗,就扔了。” 短命死说:“是吗,是一身臭汗还是一身臭屎啊。” 鬼步说:“赶紧吃得去,你们吃不下可别怪我啊,这可不是我挑出来的话题啊。” 短命死笑着说:“我们早吃完了呢。” 鬼步赶紧转移话题,说:“照这样的情形看来,下午的比赛王强就不能参加了,剩下的都是强队,我们胜算不大。而李荣的那瓶饮料原本是给我喝的,你们说李荣有何居心呢?” 陈默说:“李荣从来都只是狗腿子,估计也没什么居心。而下的药是泻药,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下午不能参加比赛,这么说来就有两种人,第一是你得罪过的人,第二就是最受益的人。 鬼步想了想,便说:“得罪的人目前来说只有刀疤虎,要说受益的话,无非就是另外两只球队,胜鼠队和飞龙队。” 李强说:“懒得猜,抓那小子过来一问便知。” 鬼步说:“那小子现在胆肥了,还真饶他不得。” 鬼步起身要走,陈默拉住说:“怎么,你要去揍那小子吗,现在可别乱来,他可是你们班主任身边的红人,到时候日子可不好过啊。” 鬼步说:“这你放心,我自有办法,等王强出来就带他去医院吧,看看医院有什么方法会好受点。”说完结了账就出去了。 李荣是住校生,但是每天中午都会在教室里午休,而不在宿舍,可能和女孩子说说话,可能装模作样写点作业。鬼步在教室外面捡了两块砖藏在身后,然后在教室里找到了李荣,便说:“李荣,你跟我出来一下。”然后又随手带了一本厚厚的书出去。 李荣走得有点慢,可能心里也猜到几分。刚进去,鬼步那本厚厚的书就垫在李荣的头上,然后一砖头砸下去,砖头直接两半了,那可是水泥砖。李荣双手抓着头,整个人就蹲在了地上,感觉头疼得要命,而且还一阵一阵的闷疼,像有人拿砖头一遍一遍的砸着,头部的某个地方又像有人拿针一针一针的扎着,反正又晕又疼又想吐。这种方式不留伤口,却疼得厉害。 鬼步把他拎起来靠墙:“说。”
最后的探丸郎

最后的探丸郎

作者:無牙蚊子 类型:军事 状态:完结

《最后的探丸郎》写的是真的好,作者文笔犀利,情节引人入胜,代入感跟强,非常棒的一本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