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燃情老公,求轻宠

更新时间:2020-04-14 13:43:02

燃情老公,求轻宠 连载中

燃情老公,求轻宠

来源:落初 作者:银妆素裹 分类:言情 主角:慕陆锦初 人气:

完结小说《燃情老公,求轻宠》是银妆素裹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陆锦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结婚半年,形同陌路,慕浅浅忍住心酸,甩出一纸离婚协议书。  谁知,他像变了个人,揪着她,夜夜销魂,缠绵不休。  她被折腾得腰酸腿软,忍无可忍:“你再碰我试试?”  男人邪魅勾唇,宽衣解扣:“试试就试试。”……一扑二压三推倒。  慕浅浅不禁泪目:“为何对我如此纠缠?”  男人轻缓一笑:“因为没睡够。”  慕浅浅怒:“离婚,我要离婚!”  男人欺身而上:“乖,做完早操,咱就离。”……然而,陆大少爷的早操,不止今早,还有无数个明早,永无尽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够了吧?别太过分。”

只听见一道略带警告的声音,在许薇薇耳边响起。

慕浅浅和许薇薇几乎同时扭过头看去。

来人是个身穿白色西装礼服的男子,长相如玉,五官精致,俊美如斯,一双眸子看起来透明干净,身上散发着一股儒雅高贵的气息。

然而,此时,他看着许薇薇的眼神,却带着一丝冷意。

“苏……苏少爷?”

打慕浅浅的巴掌中途被截断,许薇薇本来还有些恼怒,可当她看到此人是谁时,表情立马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又惊又喜,却又有些诚惶诚恐。

许薇薇之所以会这样,纯粹是因为来人身份非常不简单。

苏慕白——北城四大家族中的苏家大少。不同于陆锦初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相反,他待人温柔和善,也是上流社会许多名媛千金青睐的对象。

而许薇薇便是其中之一!

“在别人宴会上撒野,是极不尊重的行为,适可而止吧。”

将许薇薇的手拨到一边,苏慕白的口气很是冷淡。

“苏少应该是误会了什么,我跟慕小姐是高中同学,她这人从以前开始,就属于爱慕虚荣的女孩。我只是劝说她一下,免得她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许薇薇急忙媚笑的收回手,尽可能的摆出一副自以为迷人的姿态。

慕浅浅闻言,不禁有些无语。

她爱慕虚荣?

这女人为了贬低她,竟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

“你离开吧,别在这里找麻烦。”

苏慕白更是皱起了眉头,显然不想再跟她交谈。

许薇薇自讨了个没趣,只好携同其她几个名媛,灰溜溜的走了。

目送着许薇薇等人走远,慕浅浅这才抬眸注视着苏慕白,感激道:“苏少爷,刚刚谢谢你帮了我。”

“只是有些看不下去而已。你没事吧?”

此时的苏慕白,早已没了刚刚的冷漠,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干净柔和的浅笑。

慕浅浅急忙摇了摇头:“没事,刚才要不是你,估计我还真会被打呢。”

苏慕白不在意的笑笑:“我也是碰巧在附近。而且,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要是打花了,多可惜。”

“你过奖了。”

慕浅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这是实话,我以前见过你,印象还算深刻。”

苏慕白依旧在笑,他的笑容非常具有感染力,就好像初升的太阳一样,让人觉得非常温暖。

“是吗?”慕浅浅有些意外。

她一向极少跟陆锦初出席这种宴会,就算有的话,也就那么一两次,她不认为自己能给别人留下多大的印象。

想必,这个苏慕白只是客套而已吧?

和苏慕白简单聊了几句,很快,他便因为看到熟人,所以跟慕浅浅道了别。

苏慕白刚走,慕浅浅转了个身,也去了洗手间。

宴会大厅太闷,她不太喜欢那种场合,而且,陆锦初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想,也许今晚直到宴会散场,他都不会再来找她吧?

从洗手间出来后,慕浅浅并没有马上回宴会厅,她原本是打算到陆家主宅后院的花园静一静的。

可没想到,还没抵达目的地,就在走廊那里碰见了陆锦初。

只见他背靠着墙壁,身上的礼服已被脱去,剩下一件衬衫,领结和外套随意抓在手中,扣子被解了几颗。

听到脚步声时,陆锦初微微侧过脸看她,表情被灯光筛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慕浅浅愣了一下,有些惊讶:“锦初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他直起身,迈着沉稳的步伐朝她走来,眉宇间似乎隐含着一股怒气。

慕浅浅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开口问,男人已然抵达跟前。

啪——

他丢去手中的外套,一手撑墙,与墙壁形成禁锢,将慕浅浅围困在中间。

熟悉的味道笼罩下来,温热的呼吸轻轻喷洒在她脸上,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好重的酒味!

慕浅浅皱了皱鼻子,抬眼看他,满是关心:“锦初哥哥,你喝醉了?”

陆锦初没吭声,却缓缓抬起手,捏起她的下巴,用力的吻了上来。

“唔……”

慕浅浅惊讶的瞪大眼睛。

浓烈的酒香在她嘴里弥散开来,他吻着她,仿佛席卷而来的狂风暴雨,充满急促与掠夺。

慕浅浅感觉自己肺里的空气迅速被抽干,几乎快要不能呼吸。

他似乎无所觉,不断辗转,缠绵,如同责罚那般,力道逐渐加深。

慕浅浅疼得直皱眉,想推开他,可身子被他紧紧搂着,连动都动不了。

陆锦初在酒精的促使下,有些失去理智,他双眼浮现出细细的血丝,眼神微醺,带着几分醉意,不停在她唇上肆虐。

就这样,吻了许久,直到两人快要喘不过气时,他才放开她。

他盯着她,眼里带着怒意,声音低沉沙哑:“慕浅浅,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吗?一离开我,就迫不及待投入别的男人怀抱里?”

慕浅浅还在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忽然听到这话,有些愕然的抬头。

“我没有。”

“还敢狡辩?”

他怒不可遏的看着她,仿佛要将她撕碎:“方才在大厅的时候,不是还聊得很开心?”

慕浅浅仔细一想:“你是说苏慕白吗?”

“都认识了,还说没有?”

他冷笑,眼神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

“你真的误会了,苏慕白刚才只是帮我解围而已……”

慕浅浅急忙解释,可话说一半,她忽而抬头,眼神似乎染上了一丝亮光:“锦初哥哥是因为我跟别的男人说话,所以生气了吗?”

这是否说明,其实他多少也有点在意她呢?

男人似乎愣了两秒,面对她眼含期待的眼神,忽然直起身,用极其冷漠的口吻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最起码,在法律上,你还是个有夫之妇。就算再如何饥渴,也别给我戴绿帽子,更别给陆家抹黑。”

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从慕浅浅的脑顶兜头淋下。

刺骨的寒,让她四肢冰凉,连吸进肺里的空气都如同冰刀,穿肠过肚,撕心裂肺。

“我……以后会注意的。”

她满脸苦笑,转过身的瞬间,眼泪决堤,身影尽是落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