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时过镜莫迁

更新时间:2021-05-04 17:27:19

时过镜莫迁 连载中

时过镜莫迁

来源:落初 作者:钟意酒和茶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娘林莫迁 人气:

主角是小姑娘林莫迁的小说《时过镜莫迁》此文是钟意酒和茶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男主视角:林莫迁:“我要带她走!”经纪人疯了:“你看上她了?”林莫迁:“她一个人住在这里,没别的家人,我不放心。”经纪人更气了:“这还不是看上她?”林莫迁:“她救了我,救命的那种救!”女主视角:经纪人:“小古,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时古低下了头,羞涩的红了小脸:“可以的。”林莫迁:“......”她对他是这样的“林莫迁你是不是没什么文化?”“林爸爸,你要是担心我的话...就给我打钱吧!”“看你身体怎么了,医者父母心,不好意思你就把我当爸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家中有病人,时古一天都不敢走远,只在家仔细侍弄院子里的花果蔬菜,养的鸡鸭动物。弄好了,就抱着那只倒霉的白兔子,坐在屋檐下的躺椅慢慢摇着,时不时进去看一眼。谁知一天下来,男人都没有醒。

到了晚上,时古已经很着急了。不时听听男人呼吸声心跳声,又捡起自己熬药的药渣仔细查看。心里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配错了药,满心烦躁。直到...

她听到了微微的鼾声?

时古坐在床前,眼也不眨使劲盯着他,半饷终于确定了。

这死男人就是睡着了!

虽说不礼貌,时古还是忍不住暗暗冲他翻个白眼。心却渐渐放下来,这一天,可吓死她了......

又是一日,时古刚醒的第一件事,依旧是去看看那个人醒了没有。

依旧没有!

姿势都不曾变。时古怀疑他这样真的不会憋死吗?反正她睡觉是要翻来覆去的。摸摸对方额头,烧已经全退了,便放下心来不再管他,出去自顾自干自己的事。

早上依旧喝粥,南瓜小米,再往里加几颗红枣枸杞......

时古这边忙着,林莫迁悠悠转醒。

他躺在床上,瞪着一双眼迷迷糊糊看着格外陌生的房梁,一瞬间竟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荒唐感。外面传来蝉鸣鸟叫声,阳光透着大开的窗户洒进来,随之进来的还有微风...

他想起来了,自己像是被人救了,一个小姑娘,这里应该是她家。林莫迁慢慢坐起来,头疼欲裂。他看着自己一身格外宽松和...奇怪的衣服,揉揉疼痛不止的脑袋,穿鞋走出去。

门口各种声音听的更清楚,一股香甜的小米粥味道传来。他站在房门前,伸个懒腰,只觉身体格外的轻松,依稀想起来这两天被灌的各种各种苦涩的药,倒是有效。

时古并没有注意到他,她正费力的揉面剁馅儿。

林莫迁仔细端详着面前还挺大的院子,院子并不规则,周围筑起了高高的围墙。他正站在屋檐下。沿大门进来,绕院子一整圈,都仔细的修了长廊,院子里有曲行环绕的小路,用石子铺的真正齐齐,小路旁边用瓦片竖起矮矮的小围栏,里边细细密密种着各式各样蔬菜瓜果。能看到结果的就有各种品种的小番茄,大番茄,西瓜,南瓜,黄瓜,小柠檬,豇豆,茄子,辣椒等等,没结果的又有生菜,葱,蒜,油麦菜之类他认识的,还有一堆没见过的。

边沿处见缝插针的种了好几颗果树,上面还结着果的有桃子、李子,没结果的就认不出来。最粗壮的那颗好像是桂花树?上面还吊着一个秋千。院子中央有个很高的葡萄架,说是葡萄架其实被修整成了一个小亭子,亭子下面放置石桌石凳,上面还摆着一壶茶......

正屋屋檐下有一整片水泥空地,也并未光秃秃,摆了好几个架子,架子三层,分别用簸箕盛着各式各样的...东西。能认出来的有茶叶,红豆绿豆类的谷物,剩下一堆不知名植物林莫迁就不认识了。

整个院子,生机勃勃!

林莫迁非常惊讶,他本以为就是普通乡下人家救了自己,但是这房子看起来,主人心思太巧,怎么看也不是普通人。

他沿着屋檐往右走,那边是灶台,开放式的,一个小姑娘正站那儿包包子。

“你好!”林莫迁温和出声。

“啊!”时古被吓一跳,抚着胸口回过头。见是林莫迁松一口气:“你终于醒啦!吓我一跳!”

林莫迁见吓着小姑娘,脚下情不自禁向前一步想去安抚,见人好像也不太需要,便罢。口中问道:“终于?我睡了很久?”

时古道:“当然了!睡了一天两夜呢!”

林莫迁有点惊讶,摸了摸头。又听时古道:“你往这边走,进去是厨房,吃饭的地方,你等我一下,我蒸个包子。”

林莫迁听话的走进去等。

厨房并不很大,摆了一张松木长方桌,桌子脚刻了或精致或粗糙的花纹,看样子不像是一个人做的。周边摆了放置碗筷的橱柜,有闭合的,有多宝阁式的。多宝格式的上面摆了各式各样的酒,以及不知道放了什么的瓶瓶罐罐。角落处还放了一台冰箱,除了冰箱较为现代外,其余物品,都格外返璞,让人情不自禁怀疑这是古时的哪个院子,被搬了进来。

林莫迁坐在餐桌前等了一会儿,时古便端着个小蒸笼跑进来。

“啊!烫烫烫!烫死我了!”她一边赶紧放下,一边把手指塞进耳朵。林莫迁见此吓一跳,赶紧拉着小姑娘手走出去,舀水帮她冲手指。

“疼不疼啊!”林莫迁边吹被烫红的手指边温柔问道。

时古有点楞,她就是习惯性这么说,实际并没有烫到这个地步,缓一阵就好了。心中有点不自在,面上却没心没肺道:“没事儿,小意思!”

林莫迁无奈道:“你一个小姑娘,不要毛毛躁躁,手留疤就不好了!”他大概不知道自己长相配上这幅温柔叮嘱的样子有多过分!

时古一个压根没开窍的小姑娘,被撩的耳朵都红了,心中只觉不对劲,赶紧岔开话题:“好了好了,吃早饭。还有粥,我来盛。”

“你进去坐着,我来。”林莫迁叮嘱道。自顾自拿出两个碗,盛了两碗软糯香甜的小米粥。见时古还站在一旁,催促道:“进去啊!”

“哦哦!”时古愣愣的,随他进去。

蒸笼掀开,雾气迎面散开,上面整整齐齐摆着六个拳头大小的包子,白白胖胖,热气腾腾!

“哥哥你尝尝,这里面三个酸菜肉馅儿的,三个香菇肉馅儿的。”时古夹了一个放到林莫迁碗里。

“好”林莫迁一口咬下去,皮薄馅多,汤汁浓郁。

“好吃!”林莫迁神色惊喜,显然没想到一个小姑娘,厨艺这么好。

时古眼里带点小骄傲,脸上却是崩着一本正经:“还行吧,今天没发挥好!”

林莫迁被她傲娇样子逗得差点笑出来,暗咳一声,强忍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里长辈呢?”

“时古,家中就我一个人。”时古边啃包子边道:“你呢?是谁?一个人晕倒在山里,很危险的。”

“你不认识我?”林莫迁有点诧异。

“你不认识我,就敢带我回来?”

时古不客气道:“我们又没有见过,我怎么会认识你。带你回来是因为从小长辈教导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方圆好多里,可就只有我这一户人家,不把你带回来让你死外边啊!”

......

“好吧!我叫林莫迁。”说完仔细观察小姑娘神色,发现对方毫无反应,看来是真的不认识他,放下心来。接着道:“你一个小姑娘住在山里,还方圆好多里只有你一个人。你不怕啊!家人呢?”

时古道:“你先回答我,为什么一个人晕在那里。”

林莫迁道:“这里是不是景梵山?我是听闻景梵山风景优美,游客较少,就来这儿转转,谁知出了点意外...”

其实是他偏往深处走,结果后来下了雨,一脚踩滑从山上摔下去,手机钱包都丢了,人又不知滚到了哪里,才自己随意乱走。谁知一走就是一天一夜,都没碰到一个人,自己却因为淋雨发了高烧。实在支撑不住,就在那晕过去了。这会儿想想,也实在有点后怕......

时古道:“哦...这里不是景梵山,景梵山离这里好几十里呢!这里是莫说谷,我们一家占山为王,名字我爷爷取的,好听吧!”

林莫迁只顾着惊讶,自己竟稀里糊涂走这么远。回过神来忙正经道:“原来我竟然走了这么远,辛亏碰到你,不然就麻烦了。非常谢谢你,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愿望想实现,我能满足的,一定满足你!”

时古小姑娘这会满心被自己侠义行为感动,大侠嘛!那都是施恩不图报的。一挥手爽快道:“不用!举手之劳!”一副看不上他这点承诺的样子。

林莫迁啼笑皆非,也不在意,总归以后会找到机会的,便重新问道:“我说完了,该你了。”

时古道:“我真是自己一个人住这儿,原来是跟爷爷奶奶一起住,一年前他们去世了。我就一个人住了!”

林莫迁不太相信的样子:“家中没有别的长辈?你这院子虽然好,毕竟偏僻了些,一个人住很危险的。”

时古一脸无所谓:“我从小都住惯了,哪有什么危险!”况且她总会出去的。

林莫迁无奈,毕竟是刚认识,不好对人家生活方式置喙太多。只暗暗下定心思,走之前一定妥善安排好,毕竟救了自己。

林莫迁道:“你家有电话吗?我手机不见了,怕家人担心。”

时古道:“没有,我不用电话的。不过你别急,再等两天会有人过来,到时候让他带你出去!”

林莫迁道:“谁会过来?”

时古道:“我外面的家人啊,他们每周会来一次,给我送东西,顺便看看我。”

林莫迁本以为时古一个人生活在这里是因为没有别的亲人,或是别的亲人对她不好,不想出去后寄人篱下,自己这才不好多问。可听她这么说,她亲人分明非常担心她,处处照顾。实在令人想不通。

想不通的又何止这一点,小姑娘整个人都是秘密。比如这里这么偏僻,只有这一户人家,房子看起来就是费极大人力物力建造好的。再比如时古这个姑娘,年纪不大,行事稳妥,待人接物一举一行都大气从容。实在不像是一个普通乡下家庭能养出来的孩子。不过林莫迁也没有探根究底的爱好,人家不说,也不会强求。

“好,还好我假期还有好几天。在你这住一段时间,不知时古小姐同不同意?”林莫迁含笑问,还加一句:“我给钱!”

时古被他这幅做作样子逗笑,也强行做作回道:“给钱,本小姐自然同意的!”

......林莫迁嘴角抽了抽,端起碗里的粥慢慢喝,一边随意问道:“我衣服谁的?”

时古道:“我爷爷的。”

林莫迁道:“那我也还好嘛!没晕到那种地步。还能自己换衣服。”

时古莫名其妙看他:“你的衣服,当然是我给你换的!”

“噗!”林莫迁一口粥吐得满桌。“你说什么?你换的?”林莫迁低头看看自己下半身,分明记得内裤都换了一条。

时古嫌弃的擦被他吐到桌子上的粥,一边回道:“当然是我啦!你晕的跟个猪一样,怎么可能自己动手!”

林莫迁整个人都蒙了,在看起来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一个姑娘面前,脸险险憋红。半饷才道:“你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不知羞!”

时古没好气道:“你这幅肉体我在书上看过很多!况且我那时是救你,医者父母心,你要不好意思就把我当爸爸!你那么脏,弄脏了我的被子怎么办!看你年纪也挺大了,怎么还羞的跟个黄花闺女一样!”语气赤裸裸嫌弃!

林莫迁吐血,一根手指颤巍巍指着时古。想着自己刚刚是觉得她——行事稳妥守礼?守个鬼的礼!

时古看他也不吃了,便一把推开他指过来的手,收拾起碗拿出去洗。毫不犹豫的背影和面不改色的脸庞,活像个睡完不给钱的渣男!

林莫迁站在原地缓了许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