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超凡进化

更新时间:2021-05-04 17:25:23

超凡进化 已完结

超凡进化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门前老树 分类:言情 主角:许东明白 人气:

主角叫许东明白的小说是《超凡进化》,它的作者是门前老树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异界重生,任务系统即时启动。许东眼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任务失败而死;要么任务完成而获得财富、美女、神器、神兽……以及生命的进化! 然而,许东更想知道的是,任务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进化的尽头又代表着什么终极意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 请你去死

此时的情景,却是多少有些胶着的诡异。

灰河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然而他能够饲养出数十上百的强悍守山犬,甚至连黄纹剑齿虎这种山中的霸主都不得不避其锋芒,可见他表面老实木讷,实际性情坚毅强硬,自身也有一种令野兽都为之一滞的威慑。事实上,能够躲避黄纹剑齿虎雷霆一击的埋伏,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此时,他正双膝微屈,右手拿捏着一口黄纹剑齿虎犬牙制作成的短匕首,恐怖的是,本应牙黄色的骨头匕首表面居然泛出幽幽的蓝色光芒来,甫一拔出来,空气里顿时弥散开一股香甜却腐朽的刺鼻味道。

无论是二人一兽中最强大的黄纹剑齿虎,抑或是相对灰河而言更技高一筹的许东,闻到这股剧烈的味道,都有种要呼吸为之一窒的感觉,心头更是泛出强烈的心惊胆战,头皮都不由自主发麻。

这分明就是一种见血封喉的剧毒!而这种剧毒,显然连黄纹剑齿虎这等猛兽闻到后都十分忌惮,可以想象这是何等的恐怖!

黄纹剑齿虎知道要杀死灰河,势必会遭到反噬一击,可谓风险极大。那双黄色的眼眸轻轻一眯,突然凶悍残忍又冷漠地扫向了许东,落在他的身上。

霎那间,许东就有股如坠冰窟的感觉,遍体生寒之余,尾龙骨有一阵寒意直冲而上。不过实话实说的是,在经历种种激斗,尤其适才又活生生屠了一头与黄纹剑齿虎不相上下的怪犬,此时此刻,许东浑身上下也是霸气外露,面对黄纹剑齿虎看似扫视,实质打量的目光,他嘴唇一抿,同样反瞪回去。

在黄纹剑齿虎眼中,面前的两位人类单对单的情况下未必就不能杀死,而一旦对方二人练手,很可能纵然胜利也是一场惨胜。虽然它只是一只灵智未开的野兽,却隐隐觉得这两个人类同样是貌合神离。

一时间,三者就这样在越发剑拔弩张的凝重气氛中诡异的对视着。似乎无论人兽都知道,在气机牵引下,当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出手绝对是一石激起三重浪的下场。

就在二人一兽对峙的时候,远处神力果树所在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叫人意想不到的人。

这是一个全身包裹在一套褪色的旧皮甲中的人。他看起来身材削瘦,却并不娇小。行走时健步如飞,有种猎豹奔行的迅速和优雅。皮甲外宽大的斗篷连头部都遮挡住,这身斗篷的用处可谓用途多广,可以遮阳、可以保暖、可以裹住大部分的身体使人难以识别,这种斗篷,一般是冒险者的必备。

如无意外,这个人竟是一位冒险者。

这位冒险者掀下帽子,露出一张大汗淋漓的十分俊俏的脸庞,若是她的头发没有剪短,稍作装扮,必然就是一位令人过目不忘的绝色。如今一头短发的她,给人一种介乎男女之间的中性,虽然缺少女性的柔弱之气,倒也反而衬出一股勃然的英气出来。

一眼看到了那棵枯萎了的神力果树,这位冒险者眉头也不由得一皱,心里暗暗盘算道:“虽然这棵神力果树只是区区的一阶果树,但如果料理得当,活树出售的价格起码价值两万金币。真是可惜呀……”

她仅仅感慨一阵,神情又重新恢复到冷静之中,“如果依照提示的话,这里想必应该接近了。这附近的村庄叫什么名字呢?对了,北角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但他的话,总是错不了的!”

三方之间的沉默和对峙使空气仿佛都粘稠起来,随着时间推移,那头黄纹剑齿虎终究还是越来越不耐烦起来。它的喉咙里开始滚动出低沉有力的短促咆哮,一双铜铃大眼一开始也在两人身上不断游弋取舍,到了后来,似乎那口虎牙匕首上的毒药味道所带来的威胁太过严重,它的视线最终还是落在了许东身上。

察觉到这一点,灰河反而更加淡定了,忍不住冷笑道:“现在的情况不用我说你也应该分辨出来,在这里耗下去,最终吃亏的一定是你。如果我是你,立刻就跑,神力果实什么的,权当一场美梦吧。不过,若是你不够幸运,最后的下场也只能是变成这头黄毛畜生的粪便。”

许东抿着嘴唇,事实上,他也意识到此时的情况确实开始对自己不利了。可能一分钟,也许还要更短,黄纹剑齿虎就会耐不住寂寞,向明显威慑力最弱的自己扑过来。这个时候,灰河只需要拿起两枚果实,转身快速逃离到灰云河,一切就都按照他的剧本来进行。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我不需要跑得比熊快,我只要比你快就好了。

然而,许东沉凝的脸容在灰河眼中正在一点一点地舒缓下来,甚至乎他还露出了一丝智珠在握的自信笑容来。这一抹笑容,让灰河心里掠过一阵隐隐的恐慌。

就在这时,许东忽然压着嗓子说道:“虽然我并不知道,一枚神力果实的价值有几何,但我猜得出来,它能够带给你至少十年的安详生活。”

灰河冷着脸本不想理会,可是心里却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惊悚萦绕着,宛如有一口锋利的刀抵住喉咙一般难受。只见他故作冷笑,“死到临头,你还想说什么?”

许东微微一笑道:“知道吗,从一开始我心里就有三个问题,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谁,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我首先意识到,石头能够通过一种笛子指挥守山犬行动,于是第一个问题很容易迎刃而解。”

听到许东这句话,灰河浑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更是差点手一松,把匕首都掉在了地上。这个剧烈的反应致使他看许东的目光,仿佛见鬼一样,却是一副色厉内荏的嘴脸,狠狠说道:“这条黄纹剑齿虎已经快要耐不住性子了!你要离开的话,最好趁早。要不然,你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许东只是摇头一笑,“我还没说完呢,你害怕什么?”

接着他竖起两根手指,旁若无人地说道:“至于第二个问题,你是怎么做到的,里面有两个含义,首先是你是怎么指挥守山犬袭击村落,这个我已经得出答案;其次就是你如何瞒过你的母亲……”

说到这里,许东的眼神透出几分嘲弄:“灰河,你为了神力果树处心积虑,甚至不惜耗费两年时间,杀害数以百计的普通村民,为什么居然还沉不住气,要在地图上做手脚?要不然,我也未必能猜到这个隐藏在重重迷雾下的真相!”

灰河倒抽一口凉气,由于抽气的动作太过剧烈,喉咙都发出咯咯的声音,语无伦次地指向了许东,只是发出两个单调重复的音节,“你,你!”

黄纹剑齿虎正在蠢蠢欲动,望向许东的眼中,冷厉血腥越发浓重。

即便在这个时候,许东依然在侃侃而谈,“这条黄纹剑齿虎生活在这里怕不是这一两年的事情吧?作为山中霸主,即便面临大量守山犬这样的劲敌,也不可能随意割让自己的领地!事实上,地图上显示的黄纹剑齿虎的生活范围,缩小了四分之一。”

“你似乎觉得我具有太大的威慑力,于是很是希望我在上山的过程中遭到某种猛兽的袭击。于是偷偷下山修改了地图,又指示某人趁机把地图交给我。但你没有想到的是,我很幸运躲过了一劫,并且发现了地图的秘密。”许东又说道:“我一开始就想,一个母亲怎么可能认不出儿子的尸体?作为有名的孝子的你,又怎么可能置母亲的安危于不顾,除非……”

许东冷冷望了灰河一眼:“除非知心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灰河,仍然活着!除非你的母亲同样也懂得使用笛子的方法!”

许东徐徐挑起第三根手指,笑容灿烂得如盛放的万千樱花,“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所做的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你想通过神力果实的生命力治愈母亲的肺病,至于另一枚果实,你打算用来换取未来的安详生活!不知道我说得有没有错呢?”

说到这里,一切真相大白,即便还有其他旁枝末节未能解释通透,但总体而言,笼罩在北角村上面的危险源头,已经十分清晰明了。

灰河咬牙切齿地挤出话音,“你到底想怎样?”

许东没有回答,转而望向黄纹剑齿虎,“那只怪犬的实力,与这头黄纹剑齿虎的实力应该不相上下,难道你认为,能够杀死怪犬的我,就必然死于它的嘴下?有没有想过,万一我侥幸逃脱,又先于你赶回北角村。你觉得这两年你所付出的一切,还有价值吗?”

尽管灰河嘴上不说,但心里面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的小子说得很有道理。而对方最后一句话,恰恰就刺入到灰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几乎在下一秒就沙哑着声音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许东听到这一句话,终于真切地暗暗松一口气,虽然前后两句的内容一模一样,但个中的语气和所代表的意义却截然不同,可以说天差地别。他冷冷一抿嘴唇,接着说出一句冷漠到极点的话……

这句话只有区区几个字,沿着空气进入灰河的耳中后,所引申出来的含义却绝非区区几个字能够说明白清楚,简直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见灰河的脸色彻底灰白下来。

“请你去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