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岁有喜:宦妃不二嫁

更新时间:2021-04-11 14:10:34

千岁有喜:宦妃不二嫁 已完结

千岁有喜:宦妃不二嫁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荔枝小师妹 分类:言情 主角:白露小姐 人气:

《千岁有喜:宦妃不二嫁》为荔枝小师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是身负死罪的王府郡主,以丫头身份再进入高门深宫里,为替整个王府复仇,她不惜吃蛊毒,拜当朝权势滔天的宦官当“义父”。 一对伪父女,一个把持朝政,一个把持后宫,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奸佞,是朝廷最大的祸患。 私下她问:为什么选择我当你的贴心小棉袄? 他答:若是本座倒台了,穿着贴心小棉袄在黄泉路上不冷。 她笑:那我就努力跟你撇清关系吧! 他道:捂热了本座,就是本座的人,死也是本座的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毒药

季初凝看着她平静的脸,随后才点了点头:“你觉得夏至,我该如何处置?”其实就算她不问,杜染音也知道结果了。

“二小姐当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果然还是杜染音最适合当贴身的丫头,她不爱说多余的话,更不会有很强的嫉妒心,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实力能让自己将她留在身边。偏偏这种人,却让季初凝最不放心。

回到四季阁,季初凝已经去处理夏至的事情了。既然季尚贤不会真的去查,那么夏至已经没用了。这边的杜染音在房里犹豫了一会儿,才打开门,去找季初铭。

一路上思绪不断,她亦是感叹万分。其实在这太师府里,也就季初铭是真心待她的。季初铭为人冷漠,可偏偏对她却有着不一样的执着与温柔。杜染音心中唯一一块柔软的地方,就是因为他的温柔与执着。

正是因为这份悸动,让她曾经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了乌有,从而让她学会了更加的冷血,而且,她与他,也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杜染音还是去他们从前经常见面的地方找他,而远远的,她就看到季初铭身边有两个人,一个男子,一个女子,看那男子装扮,杜染音知道对方是护卫身份,而女子,是丫头。

因为担心被误会,所以他才这般行径吧。

季初铭等她很久了,看到她渐渐近了的身影,他脸上的激动之情再也无法掩饰,但出于礼节,他还是站在原地,局促着,看她慢慢靠近。

护卫与那丫头避开了一些,但却又像是去把风。杜染音来到季初铭的跟前,微微欠身,语气恭敬的道:“大少爷。”

季初铭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平日冷漠的眸子,此刻波涛汹涌。但是杜染音始终冷冷清清,甚至表情还带着些许卑微,让他真的很不习惯。

“大少爷想知道些什么?”杜染音见他也不说话,便率先开口道。

“今天事情的全部经过,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即使只是谈别的事情,可是……能多看杜染音一会儿,季初铭也心满意足。

杜染音点了点头,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说完了之后,季初铭吸了一口气,便看向了前方的房子。

“这次谢谢你那么照应她,本该……”欲言又止,他忽然轻声笑了一下,是啊,本该她对二妹妹怀恨在心的,可是她却不计前嫌的帮了她一次又一次。“为什么,那么帮助她呢?”

扭头看向杜染音,他问道。杜染音看着他的眼睛,语气恭敬的道:“回大少爷,因为自己。”

季初铭没想到她会这般回答自己,略微错愕之后,他启唇道:“从杂役房回来后,你变了。”杜染音没有反驳,在杂役房这一年里,的确改变了她很多,日后,他会知道自己变了不止一点点。

“大少爷,如果没什么事情要吩咐奴婢告诉二小姐的,奴婢就先行退下了。”微微退了一步,杜染音语气依旧恭敬。季初铭听闻她要回去,有些克制不住了起来。

上前一步,正要抓住她的手腕,但是杜染音却立即闪躲了。脸上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她转身就走。季初铭再次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染音……”在她身后低声唤着,他语气里带着思念之情。杜染音转身,看向了他,挣脱着他的钳制,她语气带着几分不悦:“大少爷若是有话要吩咐,便直接说是了,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实在有违礼节。”

“只要你一句话,我跟爹爹说,让你服侍我,等你及笄,我便娶你。”季初铭用力的拉着她的手腕,他不知道今日一面之后,往后他们还要多久才能相见。

即使都在太师府,可是阻隔太多。他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那样只会害了杜染音。可是,如果染音愿意跟他一起,那么他一定会去求爹爹的。

“大少爷,奴婢不想嫁给你,奴婢也不想那么早就死了!请放奴婢回去,不然奴婢便喊人了。”杜染音的话让季初铭手上一僵,来不及悲伤,杜染音已经挣脱了他。

太师府长子怎么能娶一个丫头,这要传出去,得让多少人笑死?杜染音不知道季初铭是真的天真,还是假的天真。去求季尚贤?只会让她死得更快罢了。

立即决然的转身,杜染音不再逗留。无论从前他们多么的暧昧不明,但是从她去杂役房,他们之间的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回去的时候,霜降已经出现在季初凝身边了。杜染音依旧一副卑微的模样,只是她一进房,就能感受到霜降那仇视的眼神。

霜降恨的是二小姐居然亲口跟她说,杜染音在梅宴上的表现很出色,让她尤为的感动,甚至是感激。霜降觉得自己刚坐稳的位置,又要开始摇晃了。

“霜降,你今天被人打晕丢在雪地里那么久,身体估计也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吧,晚上再来服侍我吧。”

见杜染音来,斜靠在铺着绒毯上的季初凝,语气里带着几分疲倦的说道。霜降闻言,微微一愣,随后便点头道:“是。”

心中纵然有再多的怨气,可是她也不能表现出来,但是,她不服!杜染音微微垂首,没有看霜降,霜降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分明发出了一声冷哼。

杜染音丝毫没有在意,她又不是没有给过她表现的机会,只是她自己没有信自己而已。季初凝的眼神,随着霜降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便落在了垂眸,态度卑微的杜染音身上。

“大哥哥跟你怎么说?”声音没有了刚才的疲倦,却多了一些急切。杜染音抬头,看向季初凝,摇了摇头,道:“没说,但是二小姐,你应当知道,今天的事情,翻不出多大浪花。”

“难道就应该让那韩氏为所欲为么?!”季初凝闻言,顿时表情变得有些阴狠了起来。杜染音赶紧低头,不再做声。但是……经她这么一说,二小姐定是会想对策,去对付韩氏吧?

看见杜染音脸上的害怕,季初凝微微平静了一下自己满是愤恨的心。是了,这种事情不能急切,即使今天的事情翻不出浪花来,她也必须让这件事情,在季尚贤的心里留下一颗种子!

“染音,你很聪明,我很赏识你,但是……你该知道,太聪明的人,是很危险的。既然你在我面前表现出了你的聪明,那么我就会重用你,然而,重用你的条件就是,吃了这颗丸子。”

季初凝在杜染音去找季初铭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如何将杜染音留在身边,让她帮自己出主意,还不能将这些事情透露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毒药将她栓在身边。

将手中的白色小瓷瓶丢到杜染音的手上,她的表情居高临下。杜染音微微愣了一下,拿着手中的瓶子,她再没有迟疑,打开瓶盖,便倒出丸子,吞了下去。

“谢过二小姐的信任,奴婢亦是赴汤蹈火,再所不辞!”随即跪在地上,杜染音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更是没有任何的疑虑。

季初凝看着杜染音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杜染音的态度,让她心存一丝愧疚。仔细的想想,若不是杜染音,那么她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了。可是……想起这么多年被人欺辱的生活,季初凝还是丢弃掉了心中的慈悲与愧疚。

“每个月我会给你一颗药,是缓解毒药痛苦的,不过……这药没有解药,染音,你只能一辈子忠诚于我。”

坐在卧榻上,季初凝的眼神带着凛冽。杜染音点了点头,季初凝之所以跟自己说清楚,还是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偷偷给自己下药,反而起反作用。

“是!”杜染音跪在地上,再次磕了一个头。季初凝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她要的就是杜染音的这种回应,这种回应,才能让她感觉自己是一个小姐。

“你起来吧,韩氏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但是我需要你给我出主意,我要将韩氏彻底的扳倒,在我及笄之前。”摆摆手,季初凝重新靠在卧榻上,表情懒懒的。

杜染音从地上站起来,低着头道:“其实我们可以利用夏至,二小姐也不会放过她,何不在她死之前,做一回好人呢。”

季初凝闻言,看向了她,眸子里带着不解,杜染音抬眸看向她,然后才低声道:“夏至现在一定很担忧自己的性命,二小姐不妨先将她的命留下来,不过我要亲自见见她。韩氏现在肯定担心夏至会将那些事情说出来,她一定会找机会对夏至下手……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点点头,季初凝看向杜染音的眸子里,带着赞赏:“那么如何的将计就计?”杜染音闻言,笑了一下,随后便靠近季初凝,在她耳边耳语。季初凝点头,嘴角的笑意加深,眸子里有狠厉一闪而过。

晚上的时候,杜染音与霜降伺候了季初凝晚寝,便从房里退出来。霜降虽然还是住在季初凝身边,但是她知道二小姐不会再向从前那样重视她了。

霜降本该不用出来的,但是杜染音知道她跟着自己出来,无非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两人走了一段,她便停了下来:“有什么话霜降姐姐就请说吧。”说完,她便看向了霜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