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邂逅旧情人

更新时间:2021-04-11 13:59:47

邂逅旧情人 已完结

邂逅旧情人

来源:落初 作者:血粟 分类:言情 主角:樱凌哲东 人气:

主角是樱凌哲东的小说《邂逅旧情人》此文是血粟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有个忘不去,舍不掉的前男友,因为家族关系分手后却又扯上了邂逅,是是非非的爱情已经不是她能触碰的了。但为什么一直说爱她的人,现在却又说:“我们分手吧。”而最奇怪的是为什么连旧爱也插上一脚?搞得她分不清状况的失忆成杀手……这回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而现在又有人对她说:“你要生,还是死?”可怕的死亡漫延在四周。“死。”血腥的世界再次悄然来临。扯上不可思议的命运时就必定会有这么一天,拥有宇宙力量的它,足以结束生命带来的死亡,世代守护的他们最终还是保不住的失去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叩叩——”

我头也没抬的继续在黑板上给他们抄重点,“请进。”

班上的同学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顿时尖叫连天的,“看快,是交换生!”

“wow……好帅好帅。”

“好像漫画里出来的王子,太帅了!”班上的同学被这给扰乱了心思。

手中的粉笔被我折断,明显的反映着不悦。下一秒,我将手中的黑板擦扔出门外。

灵敏的躲开额,不着痕迹的拍拍校服。

“我滴妈妈咪,她好大胆。”学生A不免替她揪出一把汗。

“我的王子也好厉害喔!从来没有人能躲过她的‘暗箭’,他们躲过了耶!真不愧是我偶像呢!”

“……”

面对我的胆大行为,他们既是生气又是佩服的,纠结啊!

“静。”冷冷的话语,将他们那颗火热的心浇冷了一大半,没了兴致。

转过身,看了眼门外,又无动于衷的抄重点。

“呃……小可爱好像生气了耶!”花泽宇之后终于后知后觉的听懂那日凌哲东与律筵枫之间的对话。照片中的小女孩,他们都知道,除了律筵枫之外,就数他最热衷于这张相片了。在知道照片中的小女孩有可能是眼前的女生,他更加开心了。

“只要他们安静点,她就没事了。”

花泽宇听到这话,立马叫他们安静,“大家安静点,别说话,不然小可爱会生气的,嘘……”可爱的他,伸出食指,“嘘。”

“嘘。”大家学着他的样子,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一点声音。

我回过头,纳闷地看着讲台下的同学,各个捂着嘴巴摇头,示意他们并未发出声音的样子,几乎惹笑了我。“白。”便没有理他们了。

凌哲东等人,各自拿了凳子坐在后面,难免惹得有些女生心花怒放。即使想尖叫,也都被花泽宇的,“嘘,嘘,嘘!”给闭上了嘴。

可花泽宇哪是个耐得住安静的人呢?轻手轻脚地站在旁边,“小可爱,宇帮你抄好不好?”就连说话也小小声的。

撇了他一眼,“滚。”

“可是宇不想滚耶。”花泽宇委屈的扯扯我的衣角。

我忍下怒火,扯回衣角,“走开。”

花泽宇像打不死的小强,又缠上了我,“小可爱,宇请你吃冰冰好不好?”

停下手头的工作,面向他,一个一个的掰开他的手指。“不好,还有,我不叫小可爱,我叫蓝颖寒,没事你可以走了。”话罢,继续抄笔记。

“可是……”话未说完,便被吼了。

“花萝卜,现在是上课,你给我闭嘴!别唧唧歪歪的可是这,可是那。”冷吼道。

花泽宇委屈地低下头,回到座位上。

“哈哈,活该。”樱晨进很不给面子的嘲笑他,自知理亏的他,只能愤愤地瞪着他。如果不是小可爱需要安静,他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某人见他只敢瞪大眼看他,却不动手,笑得更嚣张了,前俯后仰的抱着肚子大笑。

我再次不爽被人打断,冷眯着眼看着某人,嘴角扬起一抹妖艳美丽的笑靥。

霎那间,周围的空气像零下几度,她的笑靥,就像冰天雪地里盛开的玫瑰,使人迷了神。

捏捏手中的粉笔,快、准、狠的扔了出去,就像一颗子弹般速度滑过耳鬓的发。“锵——”一声,穿过樱晨进的耳边,印在了后面的黑板上。当粉笔落下,明显的能看见多了个坑。

樱晨进咽了咽口水,再也不敢吵她了。

妈啊!她也太厉害了吧?樱晨进摸摸身后黑板上被粉笔钉上的坑,畏惧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乖乖的再也不敢乱动了。

我若无其事的抄着手中的重点,也不管他们眼中的惊吓亦或是好奇,唯独凌哲东注意到了女生的微小动作,原来……

“砰——砰——砰——”轻敲着爵士鼓,凌哲东扬着诡异的笑,很明显他绝对是故意的。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碰乐器,自然是知道蓝家人不在家,而且是全部人,当然是除了她咯!

凌哲东自然不会那么温柔的扰人清梦了,对乐器无师自通的他,即使随便乱敲也是很好听的摇滚乐呢!

昨晚,蓝家人连夜赴往X市参加蓝家大姨婆的寿辰,唯独只有我没去。一是因为蓝家人丢不起这个脸,因为当年的‘恋爱’,已经成了蓝家被人取笑的笑点;二是因为我不想再去承受他人‘问候’的眼光看待,不愿再去掀起这个伤,便只剩下我一个人‘看家’。

因为一晚未睡,直到现在亦未有困意,便早早起床热了杯牛奶。当隔壁敲第一声鼓时,我便隐忍着某个欠扁的家伙了。可现在居然那么嚣张的清晨六点一刻就敲鼓,欠扁!

我将微波炉里热好的牛奶生气的放在桌上,牛奶飞溅在手上,雪白的柔荑被热牛奶烫红了一片。我甩甩手,低咒了句,顾不得手伤,便冲出家门。

打开自家大门就看到隔壁十分开敞的大门,鼓声由此传出,更令我明白他的用意了。

“凌哲东。”不温不火地叫他的名字。孰不知,心中的怒火已经渐渐被他点燃,烧起了熊熊焰火。

凌哲东看了眼我,嘴角扬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您老可以再敲大声点。”大清早扰人清梦。虽说这栋楼只剩下我和他,但隔壁邻居亦是会投诉我们的。等蓝家人回来,他们可又有话题骂我了。

就和那日一样,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我却不得不管。

“3……”冷冽的眼神对上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2……”没有倒数到‘1’的习惯的我,绝对不会放过在我倒数之前依旧不听警告的人。

银针抵住人的致命点,如我所想的,凌哲东停下了。“这是你第二次拿它抵着我了。”绝对没有人敢像她这样!

“是吗?那又如何?”我无所谓的冷笑。

凌哲东视线转移到粉嫩修长的柔荑,看到我被牛奶烫红了一大片的手背,皱起了他帅气的眉头。拉下我的手,夺走了手中的银针,“怎么弄的?”有种不言而怒的可怕。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举动。

举高我的手,又问,“怎么弄的?”

我看了看已经红肿的手,“关你P事?”莫名其妙。

我欲将手从他手中抽回,但他却紧紧拉住不放,眉头也因被烫红的手皱的更紧。不自觉中,我竟有种对他卸下心房的感觉,连我都被吓到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在我晃神之际,凌哲东拉着我来到沙发坐下,并威胁道,“坐好!不然要你好看!”说完,他就到另一边翻东西了。

对于他的威胁,我有些不爽,在心里念叨着:要我好看,我没要你好看都不错了!但结果我还是乖乖地坐着,在狮子身上拔毛是中非常不智的选择。

等了许久,见他回来了,手上还多了个医药箱。“手拿来。”语气中有些生气。

“啊?”再次呆了呆。

“还疼吗?”他没理我的发呆,径自拿过我的手擦药,还温柔的呼着气,生怕我会疼。

“喔!还好。”干笑地回答他。疼?再痛的苦都吃过了,何况这个?

他的一切举动都映入了眼帘,我可以感觉到他是真心的关心我,从而我的防备也一点一点的渐渐消失。

“怎么弄的?”我欲说话,他又接上了,“这是最后一次问你,再不说,自己掂量。”

我感觉到他在生气,可又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被牛奶烫的。”

凌哲东停了下来,抬头对我说,眼神中绽放温柔的神色。“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让自己受伤,知道吗?”

我僵硬着身体,空洞地看着他。

“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让自己受伤,知道吗?

答应我,无论……

答应我……”

脑海里不断的回旋着这句话,就连泪什么时候掉下来都不知道。

一滴一滴的泪珠出现在凌哲东眼前,吓坏了他。“寒,你怎么了?”伸手抹去落下的泪珠。

因他温柔的举动,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冲动倒在他怀里放声大哭。“呜呜……我讨厌你,我讨厌你,响越……”

一声声的讨厌刺痛了凌哲东的心,他早已听闻过她与响越的那一段情,只是没想到她到现在都没有忘。只是,莫名由生的怒火让他握着那娇小的肩膀大吼。“看清楚,我不是响越!”他不愿做那个人的替代品,他只是他,主宰一切的凌哲东!

被凌哲东这么一吼,我停下了哭泣,看清了依靠在怀中的人是谁,急忙推开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凌哲东看着哭着离开的背影,懊悔的一拳击在墙上。“啊——”

而逃回家的我,听见凌哲东怒吼的咆哮声,倚靠着墙慢慢的滑落。痛苦的抓着头发,痛苦的低声叹。“啊——”

什么时候,我才会彻底的选择遗忘了你?响越。

心揪痛的感觉,不停的告诉我,那个人一直都在心底存在着。就像挥之不去的迷雾,永远弥漫在我的心湖中央荡漾不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