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绝恋之冷血老公也宠妻

更新时间:2021-04-07 13:40:23

豪门绝恋之冷血老公也宠妻 连载中

豪门绝恋之冷血老公也宠妻

来源:落初 作者:杨怀树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安静 人气:

杨怀树新书《豪门绝恋之冷血老公也宠妻》由杨怀树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安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摆脱追债,时雨毅然地上了墨剑英的车。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虽然他不一定会帮她摆脱那些人,但至少也要跟他周旋一下,时雨心里想。“墨剑英,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她看到车子开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显然是要去他住的住处,时雨有些惶惶地问他。“做我女人!”他说。“我要是说不呢!”“不愿意,就下车。”时雨,“……”,这不是等于把自己送到虎口吗?既然已经无路可选,也就只能豁出去了。“好,我答应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人静默了一会儿,气氛有些尴尬,时雨就先开口说:“有消息,电话联系我,我先走啦!”

杨素抬眼看她,也没有挽留。

时雨刚走几步,杨素看着时雨的背影,忽然想起什么,就对着时雨说道:“对了时雨,你难道没有打算过去看她一下吗?”

时雨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她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就继续走。

几分钟后,她来到一间病房前,停下,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母女对话的声音。

“妈,你不用买那么多的东西给我,我的伤现在也差不多好了,您不用那么担心。”女孩子声音稚嫩动听,只是发出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听起来似乎说话有些不方便的样子。

随之就听到一个中年妇女叹了一声,就有些心疼地说:

“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怎么能不担心?”

她把手中的东西放好,就把做好的饭饭和烫放到女孩子面前,有些怜爱地说道:“月月,这时我亲手给你做的饭,你平时最喜欢吃的。”

说着,她把保温盒摆出来,放到萧新月床头的桌子上。

萧新月两只漆黑的眼睛,对着保温盒看,心里一阵高兴,粗黑的睫毛动了动,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上坐起来。

这段时间在医院里,虽然都是医院私厨统一烹制的营养餐,她都不是很喜欢吃,她还是喜欢吃家里做的饭菜,所以一闻到香味,她就开始欢欣雀跃起来。

中年妇女对时雨本来没有什么看法的,看见自己好好的一个女儿这样,她心里就开始怨恨起时雨来。

“月月,还有你以后不要再跟时雨在一起了,她心术不正,到处在外面惹是生非,你要是天天这样跟她混在一起,早晚会被她害惨的。”

就像是在说什么晦气的东西一样,萧母一脸晦气的样子,带着有些嫌弃的口吻。

上次刚进医院的时候,她就就跟时雨说过,要她和自己的女儿断绝关系,省得祸害自己的女儿,好不容易才劝说了时雨,她不想让萧新月再往火坑里跳。

“妈,这次发生意外,不关时雨的事,这次完全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时雨的,我不希望你这样说时雨。”萧新月极力地解释。

“月月,你年纪还小,你不知道时雨这种女人的心思。”

萧新月沉默,她知道她母亲也是好意,担心她的名声。

在上层社会,但凡是出生在豪门的,都要讲究名声,萧新月没有把这些放在心里。她不想因为这些,而放弃她和时雨深厚的友情。

“总之,时雨是被有心之人利用的,她不过就是个受害者,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她,我不想放弃陪伴了我十几年的朋友。”女孩她声音很坚定地说。

中年妇女看见萧新月越是帮时雨说话,心里越是愤懑,她心里憋着气,脸色露出一丝怒气,许久,她才忍不住地说道:

“月月,她要是真想把你当朋友,为什么你住院了,她不来照顾你!”

“她家出了事情,是我不让她留在这里照顾我的!”萧新月知道时雨最近遇到了很多麻烦事,就临时编了给借口。

时雨站在门口,听到这里,她抬起眼眉,离开。

一个小时后,时雨来巴山夜雨高级私人会所,放下包包,开始出去给客户送酒。

她把客户定制的红酒拿到包厢,附和客户喝一点酒。

酒吧里,都是一些各界名流消费的地方,他们对她还是很阔气,没有肉体要求,可能是和她的名声有关吧,她想。

刚应和着客户喝了一杯,她就听到门口传来传来一阵轻叫声,是叫时雨名字的声音,时雨回过头去,就看见半掩半开的门,站着一位女侍者,她就回头跟客户说了句话,转身就走出来。

“宝筝,什么事?”

她就伸手递过时雨的手机,小声地说道:“你的电话响了。”

“嗯,谢谢!”她说,就伸手接过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视线刚落到手机屏幕上,就看见一串熟悉的数字映入她眼睛,她淡眉蹙了蹙,明显,她很不高兴。

她低下眼眉,从包厢里走出来,没过两分钟,就来到一个密室里。

这是一间钻石级别的会员密室,是巴山夜雨专定的私人密室,趁着他们现在没有在,时雨就先进去接个电话。

密室布置豪华高级,而且隔音很好,在里面说话,外面几乎都听不到。

时雨走进去,把门给关上,她纤细白皙的手滑动手机,接听了起来,静默了几秒,才抿着淡唇说道:“说吧,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

这时电话两端都很安静,几秒钟后,电话的那端就传来一声矫揉造作的声音:

“姐,在家里背了那么多的债,没有把你给累垮吧!”

时云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时雨觉得很倒胃口,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她不想在时云面前露出任何情绪。

许久,时雨才口气淡淡地说:“你打电话给我,就是在炫耀你们母女的丰功伟绩吗?”

“是了,我现在生活确实有些落魄,不过实在让你失望,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时云也不是傻,从时雨说话的口吻里,她听出了几丝轻慢和讽刺,不过时雨这时,也已经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她现在是自己打掉牙齿往里吞,她就是有几十万张嘴巴,也抵不过网上那些漫天铺地而来的黑料。

现在所有的矛头几乎都指向时雨,只要她在背后轻轻一推,也许时雨这辈子,也是难以翻身。

想了几秒,她还是觉得,一切事情的动向,还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她继续和风细雨地说道:“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只有你自己知道。”

“不过也是,即使撞死了人,都能平安无事地自由来去,这倒是让我感到很意外呢!”

“时云!”时雨终于有些不耐烦起来,她厌恶地说,“还没有到最后那一步,你就确定,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时雨尽管心里也有些不确定,但是她不想给时云示弱。

知道时雨开始有些动怒,时云心里简直就是乐开了花,她就是想看见时雨一副狗急跳墙的样子,不,应该是兔子咬人。

“还行吧,”她一副散漫的样子,像是在和朋友聊天一样,只是她一副腔调,听起来确实让人不怎么舒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债给还完,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时雨冷笑,“那我告诉你,最好你们母女都把你爸给看好了,省得那天躺在他身边的,又是另一个女人!”

“你……”时云这时候气呼呼地说不出话,没过几秒,她就恢复了脸色,她嘴唇一勾,继续柔声说,“我好好地跟你说话,没想到你却这样跟我不客气。”

“嫌难听,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是你姐,所以请你不要乱叫。”

说完,时雨拿掉手机,正要挂掉。

“等一下,”时云声音突然抬高,开始变得有些尖利刺耳,“我还有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说完你就可以挂断电话。”

“你有什么话,就一次性说完吧!”她说。

知道时雨还在听她讲话,她说,“姐,你知道叶砚山现在跟谁在一起吗?”

她还是一样的冷淡,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搭腔。

“我现在跟叶砚山在一起,所以以后别有事没事就找砚山,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最好你连电话都别给他……”

话还没有说完,时雨拿电话挂掉,拉黑。

时雨对着窗外看,她这时心里觉得很抑制,甚至有那么几秒,她都感觉到自己开药窒息掉。

难怪在她这么落魄无助的时候,他居然没有给她打一个电话,而且这几天电话几乎都是出于关机的状态。

难道之前他之前对她的关心,都是假的吗?

他说,只要她答应,他就会和自己结婚,他说只要时雨需要,他就会第一时间站在时雨的旁边,借肩膀给时雨靠。

是她太过幼稚,还是过于单纯,她怎么就想不到,时氏集团,几乎都控制在许春寒和时云母女俩的手里。

她现在一无所有,他怎么可能会死心塌地地爱她,一如既往地继续宠她,恐怕这时他和时云在国外,早就已经不知道时雨整个人的存在了吧!

和时明元一样,他们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就连说的话,都不能当真。

想着,脸上浮起一抹冷笑,整个人,身体一下子就僵硬起来。

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时雨很快就调整好心情,她担心一下子会员室需要密室用。

她刚转身,就听到门口被推开的声音,时雨转头过去,看见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走进来,他手上夹着一支烟。

他就是巴山夜雨高级私人会所里钻石会员室的成员墨剑英!

钻石会员室的人,几乎都是岩城商界顶尖人物,个个都是时雨得罪不起的人,会所里每年一半的收入,几乎都是来自他们的消费。

时雨以为他们就来有事情,所以时雨若无其事地想走出去。

“时小姐,我既然来了,不打算留下来陪我一下!”男人吐出一口烟,嗓音带有磁性沙哑的声音地说道。

“我现在这样的身份,靠近墨总裁,只会玷污了你的男神名声,墨总裁难道不介意吗?”她脸上没有任何畏惧地说。

“我叫你留下来陪我,还没说要你陪我睡,难道在时小姐的眼里,陪说话就是等于陪睡?”

他从桌旁捞过一把座椅,坐下,双腿交叠着,靠着椅子上动作散漫地拿着烟支抽。

房间里没有开灯,光线有些暗淡,透过一层薄薄的轻烟,还是能看清他一张被勾勒得完美的轮廓,这样看过去,不免多出了一些神秘感。

墨剑英在鱼龙混淆的商界里博得一席美誉,所以在上层社会,得到很高的评价和认可。

现在他这副样子,时雨心里掠过一抹凉意,以为他自重,没想到他和和这里的人没有什么两样,沆瀣一气。

沉默了几秒,她抿着淡水色的嘴唇,“这些在墨总裁的眼里,我实在猜不出还有第二层意思!”

“嗯,既然这样说,那你走吧!不过我提前跟你说一句,我们迟早还会再见面的。”

时雨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她觉得墨剑英说话很奇怪,他说迟早要去找他,是什么意思?她眨了眨眉眼,也没有多想,就朝着门口走出去。

她拉开门,刚好看见在外面等着几个人,看见她走出去,他们才慢悠地走进来。

第一个走进来的是徐关城,他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看见时雨从房间走出来,她深有意味地朝她看了一样,就按了墙上的开关,密室里一下子灯光璀璨起来。

“你对时雨这个女人,也感兴趣,我倒是看不出来!”

他把手伸过去拍了拍墨剑英的肩膀,冷叹了一声:“红颜祸水,我劝你,还是提防这女人好一点。”

“追了几个女人,倒是开导起我来啦?”墨剑英口气阴冷,有些诙谐地说道。

徐关城叹了一声,“感情这种东西很复杂,到底还是旁观者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