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此生一世安好

更新时间:2021-03-03 19:37:38

此生一世安好 连载中

此生一世安好

来源:落初 作者:彼交匪敖 分类:言情 主角:雯妙哉 人气:

主角是雯妙哉的小说《此生一世安好》此文是彼交匪敖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他是少年将军,意气风发,是她的青梅竹马,却只能被藏在心底。他是一代帝王,睿智深沉,虽非她的意中之人,却和她纠缠了一生。乱世之下,她虽为天家贵女,终是身不由己。又或许,他和她,本就是冥冥之中的早有注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云音脱下披风,帮着觅波收拾起来。

“哎哟,姑奶奶,你这不是折腾自己吗?”觅波清理着床上的破旧被子,一回头,苏云音已经脱了披风,赶紧丢了手上的活,过去拿起披风,睨了苏云音一眼,给她穿上,“王叔才说窗户漏风,你就脱了披风,一会你就知道厉害了。还好半夏不在,她要知道了,又该念叨你啦。”

觅波正系着披风呢,半夏推开门,端了药进来,觅波忍俊不禁,“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在门口就听见你们说我了。”半夏含笑看着觅波,如果有人说她,那就非觅波莫属。

“我们夸你呢,说你医术精湛。”觅波系好了披风,接着收拾去了。

“这倒是实话。”半夏毫不客气地揽下觅波的恭维,倒是逗笑了觅波和苏云音。

半夏把药碗递给苏云音,也没见王叔,随口问了一句,“王叔呢?”

“找纸糊窗户去了。”苏云音接过药碗也不喝,放在一边的桌上干晾着。

这药,黑乎乎的一碗,不仅苦的厉害,味道还尤其难闻。苏云音打小时候起,便讨厌喝此药,云华真人总骗她,说放一放,药味能小些。慢慢的,也就养成了习惯。

苏云音这多年的习惯,觅波和半夏都是知道的。连云华真人也心疼她被病魔所困,一直纵容着她的小习惯,从不多劝。

今天有些不大一样,药都搁凉了,也不见苏云音喝下去,端坐着发呆。

半夏手里边帮着觅波收拾着屋子,眼睛却留在苏云音身上,她拿手肘撞撞觅波,小声示意觅波,苏云音状况不太乐观。“我怎么觉得下山一趟,人憔悴许多不说,也不似往日活泼了。要说是心疾引起的,可这么些年,也从未如此过。不会……有什么心事吧,要不……师姐去劝劝?”

觅波和苏云音朝夕相处,最是了解她的,又怎会没发现苏云音的变化。

虽然不知道,这趟下山,到底在苏云音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件事情,觅波是可以肯定的,她当初不该把穆少婉的信交给苏云音。

觅波就不明白了,若大的一个南安,还找不出了一个智勇双全的人?远的不说,就说穆家兄妹,那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啊!

穆家世代镇守南安,立下赫赫战功,就没听说吃过败仗。穆家兄妹文武双全,自小便跟着穆老将军,不知上过了多少战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区区大理?居然还写信找苏云音求退敌之策,说出去,谁信啊。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当属苏云音,对此,她居然深信不疑。觅波劝她,身体不好,让黑鹰带封信即可。苏云音这个时候突然信不过黑鹰,担心消息落入有心人之手,一定要冒着寒冷,拖着病体,亲自走一趟雯州。

苏云音的情况,觅波又不是不知道,她如何放心苏云音独自下山。

最后,觅波还不是一边抱怨苏云音,一边还得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触犯了门规,伪造了下山令牌,央着半夏跟王叔两个人,偷偷溜出来。

现在好了,走这一趟,得不偿失。不仅私自下山,还把人给照顾出了毛病,这下回去,少不了被师父责罚一通。

觅波犹豫片刻,走过去,在苏云音旁边坐下,半开玩笑地问道:“可是太苦,不想喝?要不,让王叔去街上买点蜜饯,给你压一压味儿?”

苏云音从回忆中,抽回思绪,“赶了一天的路,有些累而已。”说罢端起药碗,“药,我马上就喝。”眼睛也不见眨一下,一口喝个干净。

因为喝的太急,刚放下碗,苏云音就是一阵咳嗽,咳到干呕起来。

觅波立马拍着苏云音的背,想要责备又不忍责备,“实在累了,一会就去躺着,何必喝的这般急。”

苏云音咳了好一会儿,才算停住,面有愧色,“让师姐操心了。”

“你我是师姐妹,我不称呼你公主,你倒客气起来了。”觅波拍着苏云音的背,“再说了,还是我带你下山的。你要总是如此不知爱惜自己,你让我如何跟师父,跟你父皇交代?”

苏云音缓过气后,转过身来,握住觅波的双手,老老实实的,举起左手保证着,“这一路上,我保证都听师姐的。”

觅波笑着反握住苏云音的双手,“好,那我可给你记下了。”

王叔糊完了窗户,将马车上的金丝软被和软枕,都抱了进来,想着晚上苏云音能用的上。

这些还都是穆少霖准备的。苏云音身体一向不好,穆少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备了一些日常用品给她带上,虽说起不了什么大作用,至少能保暖,让苏云音一路上舒坦些。亏得他一个久经沙场的大将军,还能考虑的这般周到。

觅波铺好床铺,扶着苏云音躺下,想着苏云音刚才实在咳得厉害,不大放心,又让半夏瞧一遍。

“两位师姐,我哪就那么娇气了?”苏云音才说完话,就掩唇咳了两声,当下也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躲进了被子里。

“也不怕憋得慌。”觅波拍拍拱起一团的被子,哄着苏云音出来,给半夏把把脉。

苏云音躲在被子里,也不说话,只露出半个头来摇了摇。

觅波无法,只能求助半夏。半夏会意,也跟着劝着:“刚才都咳得喘不过气来,还要跟师姐犟?”

苏云音嘴里答应着,却并不配合,还是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半夏是个急性子的,上前掀起被子一角,直接执了苏云音的右手,便把了脉,好在一切正常,两人才宽些心。

觅波还要守着苏云音,苏云音劝着,“半夏师姐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她都说无碍了,自然是没什么大问题的。本来一路奔波就很辛苦,时候也不早了,歇着吧,不必守着我。”

觅波为苏云音掖了掖被子,“这次真该把孟姑带上。”说完又像是恍然大悟一般,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苏云音,接着道:“对了,我可以给孟姑写封信,然后在这里等她来接我们。”

“师姐,孟姑年纪大了,受不了长途跋涉。”说起孟姑,苏云音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老老实实地躺好,闭着眼睛睡觉,不敢多话。

觅波一阵大笑,“要一开始你便如此老实,我也不至于搬出孟姑来。”

等到苏云音睡熟后,觅波才悄悄离开,和半夏王叔几人,就着干粮垫垫饥,也各自去歇下了。

说起孟姑,还真是一段传奇故事。

自打莫家长女莫初柔,嫁于南安皇帝被封为皇后起,南安皇宫皆知孟姑,她不仅是皇后的得力臂膀,也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据说在此之前,孟姑因是女孩,被家中长辈嫌弃,卖入某个官宦大家族为侍妾。

年轻时的孟姑柳眉杏眼,秀雅风趣,很得丈夫喜爱。当时,孟姑性格飞扬,宁折不弯,不为婆婆所容,不为其他妻妾所喜,明里暗里,给她使了不少绊子。孟姑终是受够了后宅的勾心斗角,大起胆子,逃了出去。

辛苦躲过最初的抓捕,孟姑下定决心,从此不再依附男人而活,遂拜入万灵山,开始行走江湖。也是一次偶然,孟姑下山办事,正好救了遭劫匪拦截的莫初柔。

后来更是奇了,一个自由自在的江湖客,也不知为了什么,居然就此甘愿随侍莫初柔左右。莫初柔嫁入皇宫,孟姑作为陪嫁,也跟着进了宫。才一月,孟姑就用铁腕手段,帮莫初柔把南安的后宫,收拾的服服帖帖。

几年后,皇上封孟姑为郡主,下嫁御前带刀侍卫。只两年,孟姑的幼子和丈夫因病去世,孟姑心念成灰。虽然皇上多次保媒,孟姑皆有心无力,只回到宫中伺候皇后,不愿再嫁。

再后来,皇后诞下龙凤双生子,正是举国欢庆之时,却发现公主天生患有心疾。要说医术,普天之下,还有谁比得过万灵山的云华真人。

孟姑实在舍不得苏云音,所以苏云音上万灵山治病,她也跟着上山来照顾,这一住,就是十来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