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萌徒嫁到,师父不要跑

更新时间:2021-02-23 17:24:59

萌徒嫁到,师父不要跑 已完结

萌徒嫁到,师父不要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舞慕执樱 分类:言情 主角:泽陆笙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萌徒嫁到,师父不要跑》的小说,是作者舞慕执樱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某日,史官采访女神探阮筠琦:“请问阮姑娘,不,是阮神探,你是如何从一个父母双亡,惨遭灭门的孤女走到如今圣上钦赐千古第一女神探的高度的呢?”阮神探沉思三秒,指了指身后的君齐书生府:“首先你得有一个强大的师门。”再指了指身旁的男人:“接着你得有一个吊炸天的师父。”最后伸手牵住早已等的不耐烦男人,展颜一笑:“最后你只要把这个师父变成夫君就成啦。就是这么方便快捷哟!”总之,这是一个表面聪慧的孤女立志破案成神再攻略师父成夫君,实则是师父步步为营,圈套呆萌小徒弟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不其然,胡承紧张了。

“不不不,不是……”胡承连番摆手,“小的不是那个意思。

小的……小的是说,毕竟是多年的习惯,对自己的家里环境应该是相当了解才对。

除非酒坛子本来就不该摆在那里,否则江婶怎么会径直踢翻,又不慎将蜡烛掉下去?”

就是这番话,令灏泽觉得十分异样。

顺理成章的很,意外的独特。

“师兄,我能进去么?”阮筠琦挣脱不开,便乞求道。

灏泽不解,自己心里又有一些矛盾之处,故而一松手就放开了她。

阮筠琦探头看了看,好像是获准了一般,撒欢跑了进去。

只见胡承的手微微抬起,瞬时又被放下,而后尴尬的抬了抬左脚,掩饰了将才的动作。

灏泽回头看向筠琦,一时间百感交集,心中是久久不能平静。

自己曾经也有这样年少无知的时候,只可惜一去不复返了。

灏泽并不想着急认输,“胡承,据你所知,这江氏和她唯一的儿子的关系,如何?”

胡承明显一愣,他似乎对这个问题,从来没有考虑过。

所以对于灏泽的言语,胡承并不能理解。

“大人,难道你怀疑的,是江氏的儿子?

江氏和她儿子的关系明明是人尽皆知的呀。”

胡承的辩驳,令灏泽心里又一阵不对劲。

也许,如同胡承所言,这一切的确是个意外,那么为何自己要觉得奇怪?

也许师傅说的对,自己的第一感觉的确重要,但观察和调查都很重要。

也许,真的是江氏一时疏忽,或者是她的儿子迷糊了,又或者,就是儿子记错了。

不小心搬错了,不小心忘记了。不小心的情况究竟会出现多少次?

会不会这么凑巧,这么多的不小心凑在一起?

答案显然很不对。

“师兄……”很快,筠琦蹦哒回来了,看看旁边的胡承,看了看师兄灏泽。

灏泽长叹一口,仿佛有些后悔带她来这样的地方。

一个女孩子,虽然已经扮作男孩,然来到命案现场,实属不该。影响之远,一时不可见罢了。

如今若不是因为事情隔了一二日,尸体已经转移,她一个孩子看见那个,还不得吓成什么样。

越想,灏泽越觉得自己甚是不该。

又一把拉住了她:“师弟,你待会就不要乱跑了,太影响我了。”

稍稍重了的语气,倒没有令筠琦难过,她只是低下头,拨弄自己的手指来了。

过了一小阵子才抬起头:“师兄,他们家真干净,可那些坛子摆的真不齐整。”

随着筠琦的发话,灏泽略了一眼看去。江氏尸体的一旁,就是一个酒坛子的碎片。

再过去一些地方,才是酒坛子本来摆放的地方。

三五成群似得,参差不齐,可也不算是什么不齐整吧。

刚才张礼家那里,和这个情况差不多。

话说回来,听闻官府认为,前几日下了大雨,地面湿滑。故而酒坛滑倒,离开原来的地方,导致江氏不慎碰撞。

酒水洒了,跌倒时蜡烛也跟着坠落。

引燃的片刻,衣衫上皆是酒水,难以避免的被火殃及。

这样想想,果然也是合情合理。

可,酒坛子是如何会被年过半旬的江氏一脚踢成如今的模样呢?

“张礼!”灏泽忽而想到了什么很是要紧的事情,大声唤道。

张礼其实就待在江氏家门口,探头往里瞧着,不想突然间被灏泽这么一喊,下了一跳。

连忙小跑过去,道:“不知大人还有何事?”

灏泽回头正色问道:“你且说说,那日你除了看见的,还听见了什么?”

“听、听见?”张礼迟疑了一会,仔细想了想,“小的我听见了酒坛翻滚和被踢破时的‘哐当’声。

对,声音还不小,所以听见了。”

张礼的回忆中,仿佛是有什么突破口的。

“那是什么声音在前,什么声音在后?还有,的的确确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了么?之前也没有?”

张礼是江氏对门的邻居,肯定是会有所发现,即便是真的意外,他也必须先说服自己。

张礼被这么一问,问的有些哑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