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的长安探花郎

更新时间:2020-03-10 15:32:55

我的长安探花郎 连载中

我的长安探花郎

来源:落初 作者:琅琊梅郎 分类:言情 主角:董阿爹 人气:

经典小说《我的长安探花郎》由琅琊梅郎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董阿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犹记得放榜那天,探花郎在酒楼与人把酒言欢回首往事,不无遗憾地说道:“我年少时爱慕过的邻家公子,后来中了状元,做了驸马,春风得意风光无限,怕是早已不记得我这个昔日里就无关紧要的小青梅了。”那天大雪纷飞,雪花铺满了整个长安街,段相爷一身白衣极尽风雅地替她煨着桌上的小酒,听此,附在她耳边不无委屈道:“本相这一生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唯独你那邻家公子,每每想起便嫉妒的挠心挠肺。但是李姑娘,你又何必难过,我记得你,从始至终一直都记得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董公子生气了。

我透过还没完全闭合的眼缝儿有些悻悻地想,董公子这么生气莫非是在怪我惊吓到了他的小金鱼?

但是,苍天可鉴,这并非是我李四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故意把董公子想的这么小肚鸡肠。实在是我想起前了几天不小心踩坏了董公子的盆栽,董公子气的好几天没有搭理我甚至连这次出远门都不告诉我。就算去除这桩恩怨再往前追溯也是每每我不小心弄坏了董公子的东西,董公子定是要同我生好几天闷气的。

是以此时尽管我在水里站着很冷很冷,但随着董公子的眉毛越皱越厉害,杀气越来越重,我还是没出息地装不下去了重新睁开了眼睛,腆着老脸问董公子,“董公子,你怎么……怎么今日就回来了?”

问完之后我又恨不得掘地三尺钻进去或者干脆咬舌自尽,这该死的小筑,说什么董公子没有半个月不回来,又诓我。

“李四喜,你上来。”

果不其然,董公子生气了。董公子一生气就爱连名带姓的唤我。

冬至刚过,这时节便冷的要命,水塘里的水虽浅,但到底抵不住这刺骨的寒意。我早已在水塘里冻得瑟瑟发抖了,听此忙不迭地搓着胳膊朝岸边走去。

只是走着走着,眼前忽然多出了一只雪白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来。我识得这是董公子大发善心伸出来的手,心下欢喜正要一把攥住,耳边董大娘威震四海的狮吼就传了过来,“李四喜,你给我住手。”

我哆嗦了一下,将将伸出去的手就这样又快速的缩了回去。

董公子素有寒疾,不比我这壮实的身子骨抗冻,万一他染上风寒就麻烦了。不说董大娘紧张的很,我自然也不愿董公子因我而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

董公子随后也收回了他那只金贵的手,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转身朝董大娘安慰道:“娘,不碍事。”

“什么不碍事,这丫头在水里扑腾了半天,身上冷冰冰的,万一传染给你患了风寒怎么办?”说罢,董大娘又连忙替他紧了紧身上的大氅。

末了,董大娘似乎是又想到董公子还是我阿爹的学生,这样对我可能有点不太友好,于是转身招呼了小筑,将我拉了上来。

我哆嗦着上了岸,嘴唇一直在打颤,冷得不行。原本还想和董公子说会话,现在只想跑回被窝里钻着了。

“董公子,我……我回家换衣服了,下次再找你。”说完也不等董公子搭理我便撒起脚丫子往家里跑。

阿爹还未从学堂回来,我跑回家不管三七二一径直钻进了被窝里,蜷在一起哆哆嗦嗦暖了好久身上才有点热乎。但是没想到身上热乎之后鼻子就开始不停地打喷嚏,到最后我一边打喷嚏一边晕晕乎乎地想还好董公子没有拉我,不然也像我这般就不好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阿爹终于回来,见我这副模样,摇摇头知道定是我又闯祸了。他已懒得再骂我,转身煮了姜茶让我喝。谁知半夜又发起烧来,阿爹不得不去医馆请了郎中过来。等我退了烧状况稍微好转些,鸡已经开始打鸣了。阿爹被我折腾的大半宿未能合眼,我有些心虚。

等天亮醒来,见阿爹正在收拾东西。我不知道他是否还在恼我,于是一脸讨好地问他是不是要去静会方丈那,谁知他忽然停下来,道,“四喜,我们一起去静会方丈那小住一段时间。”

董公子刚回来,我并不想去,翻了个身道,“中元节不是刚去过吗?”

阿爹瞥了我一眼,“你昨天也吃饭了,今天是不是就不吃了?”

我“……”

这两者能同日而语吗?

想不到我阿爹贵为欢喜镇的夫子,居然是这样喜欢讲歪理的人。

但是君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我躺在床上立即捶胸顿足咳得越发厉害起来,“阿爹,我现在……现在好难受啊,能不能过……过一段时间再去陪阿娘。”

说什么去静会方丈那小住一段时间,阿爹定是又思念阿娘了,只是不好意思直说而已。

我这厢咳的辛苦,阿爹却站在那一脸残忍道,“你都病成这样了,的确应该去白云寺拜一拜佛祖了。阿爹行李都收拾好了,听话,起来吧。”

我阿爹这人虽然平日里对人笑意盈盈的,很好说话的样子,对我也纵容的很,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一旦我阿爹决定的事情,便是天皇老子也不能使他改变想法。

我一直管他这叫迂腐。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阿爹为什么非要今天带着我去静会方丈那。即便是思念阿娘,事情也得有个轻重缓急吧,况且阿娘都去世那么多年了,怎么就不能等一天再去呢?

董公子昨日回来我还没有同他好好说说话呢,不知道他是否还在恼我踩坏了他的万年青,昨日我又惊吓了他的小金鱼也不知道他又生气没有。还有昨日他身边站着的那位美丽的姑娘也让我有点不安。

见我在床上磨磨蹭蹭的始终不肯起,阿爹终于失去耐心使出了杀手锏,“李四喜,你阿娘当初是为谁而过世的?过世前又是怎么叮嘱你的?你现在连为她上柱香都不愿了么?”

瞧瞧,瞧瞧,阿爹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

小时候每当我不肯听他话的时候,他不打我也不骂我,就只这样冷冷问我当年阿娘为谁而死阿娘临终前又说了些什么,我每次听了之后便乖乖听话。这些年阿爹屡试不爽。

当年阿娘为生我难产而死,临死前只来得及望了我一眼说了句愿吾儿一生都听她阿爹的话,便撒手人寰。

这是阿爹一生的痛,也是我最对他不起的地方。毕竟要不是为了生下我,阿娘说不定就不会死,阿爹也不会孤独一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