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第一废后:凤啼天下

更新时间:2020-12-29 23:06:10

第一废后:凤啼天下 已完结

第一废后:凤啼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拖延患者花狸 分类:言情 主角:玄小虎子 人气:

主角是玄小虎子的小说《第一废后:凤啼天下》此文是拖延患者花狸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她由杀手变废后,后宫生活她步步为营,费尽心思只为逃出后宫,却又因此将自己搅入感情泥潭。背叛、利用、欺瞒,她得到的失去的都让她从中醒悟,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七年以后她再次站在他的面前却是另一个身份,只为自己的野心。“我不要做命运的屈服者,我要做的是掌控命运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虎子提着药回到静心宫,正打算让禾穗到拿着药材到膳房去熬。哪知他才刚到静心宫门口,便听到禾穗大哭的声音。他心里一沉,也不知道他离开的期间发生了什么事?这丫头竟哭得如此大声?难不成是主子出了什么问题?

“禾穗,怎么了?”小虎子有些慌张的冲到屋里,便见着禾穗抱着白如画嚎啕大哭,原本悬着的心松了下来,原来是主子醒了。

白如画由于穿越前职业的原因,又因为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她对突然闯进来的人是十分的警惕。她仔细打量着来人,凭着一些脑海中涌现的记忆才勉强认出面前的这个人是小虎子。不得不说,这个孩子变化有些大,在记忆中的他要比现在更青涩一些。

小虎子很自然的与白如画的眼神撞在了一起,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这个人的眼神凌厉,如同刀子一般锋利,可不像是白如画会有的眼神!

他迅速的上前将禾穗和白如画分开,将禾穗拉过一边:“你是谁?”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和主子长得一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主子去哪了?小虎子的心中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问眼前的这个人!

“小虎子,你是不是淋雨淋傻了?怎么和主子说话的!”禾穗对小虎子这个突然的举动和态度感到疑惑,甚至有些气愤!他这是在质疑主子吗?难道主子病好了就不是主子了吗?

“你不是我主子!你是谁?”小虎子不理会禾穗的话,依旧是死死盯着床上的人。他跟白如画的时间比禾穗要长一些,也比禾穗更会察言观色。他能感觉得出来,这个人不是真正的白如画!

白如画对于小虎子的反应略微感到吃惊,他们还没有交谈过,但小虎子却已经确认她不是白如画了。的确,她不是白如画,但至少这个身体是白如画的,模样上是不会有变化的,那么他是怎么发觉的呢?可以说这个小太监还是挺让她感到惊喜的!

“白如画。”她的表情很淡然。她是白如画这件事情,虽说算不上真,但也不能说是假的。

小虎子自然不会相信,这个人虽然长得和自己的主子一样。但从刚刚开始,她给人的感觉以及眼神都和真正的白如画有所不同!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皇后娘娘到!”

禾穗的神情都变得有些紧张。今儿是立后大典,立诗贵妃为后。这皇后娘娘自然是指的诗贵妃。

但是这两人清楚,诗贵妃虽然是主子的胞妹,但是做的那些事,却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白如画扫了一眼他们二人的神情,看起来这个皇后娘娘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也好,就让她会一会这个皇后娘娘!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女进来,她的半边脸用镀金的面具挡着。但从另半边脸还是可以看得出是一个清秀的女子。若是要推算她的年龄,估算着是十六七的孩子,但是从她的身上,却无法感觉到十六七岁孩子的气息,而是一个沉稳的女人。

“是她!”白如画的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似有若无。也不知怎么的,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被褥。

“皇后娘娘万福。”虽说来者不善,但对方毕竟是皇后,小虎子和禾穗还是按照礼节请安。

白如诗点点头,示意他们起身,随后又说道:“本宫想和姐姐叙叙旧,你们先出去吧。”

小虎子听到这话倒是没有像先前那般担心,毕竟现在这个人他能确定不是白如画了,可以说生死与他无关。倒是禾穗,紧张得不行,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且小虎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点也不在乎似的。

“娘娘小心凤体可别被伤着了!”说话的是新安排在白如诗身边的公公。他可是听说了这个宫里的厉害,若是伤着皇后娘娘,他们这些个下人可要落下个照看不周的罪名。

“姐姐与本宫姊妹情深,又怎么会伤害本宫?你们先下去吧。”听起来白如诗像是信任白如画一般,但只有她自己清楚,这个懦弱无能的白如画是伤不了她的。

慈容皇后原名白如诗,白如画胞妹,西塞国出了名的才女,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又能歌善舞。可惜的是,白如诗的半边脸有一条丑陋的疤痕,常年以面具遮盖。

白府有白如画、白如诗这两位小姐,自然会被拿来做比较,虽说白如画的才能不及白如诗的一半,但也算是饱读诗书。更重要的是,她的容貌远远胜于白如诗,或是说凌驾于白如诗之上,更有“西塞国第一美人”的称号。

只是这先帝和太后偏偏更喜爱白如诗,平常若是无事都会宣她入宫常住。这样的喜爱让很多人都认为她会被册封为太子妃。但有的时候帝王的决定都是出人意料,先帝册封白如画为太子妃,白如诗则是在新皇登基后被封为贵妃。

但世事难料,白如画后被废掉凤位。而废后两年后,皇帝立白如诗为后。最终,白如诗还是坐上了皇后的位置。

屋里的人都退下后,白如诗笑吟吟的朝白如画走去,道:“有一段时间没来看你了,看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白如画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白如诗,她的内心中情感掺杂,但其中更多的是愤愤和不解。这个情绪并非是她的情绪,而是这个身体另一个灵魂的,也就是身体的原主人所有的情绪。

白如诗自然能感觉到白如画那快溢出来的愤怒,但她假装不知情,依旧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和她扯些有的没得。

“看姐姐这般模样,我可真是伤心呢~”白如诗走到白如画的面前,捏住她的下颚,眯起狭长的凤眼,打量着这张“西塞国第一美人”的脸。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讨厌这张脸。如果不是那场意外,那么她也不会划出那么大的口子!也不会成为众人们提起她名字时的那个叹息!也不会,她所喜欢的那个人倾心于她!

除了样貌,到底,到底她哪里比不上这个花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