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

更新时间:2020-12-23 22:39:59

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 已完结

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碗千岁 分类:言情 主角:陆鲁 人气:

主角是陆鲁的小说《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此文是碗千岁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场宫宴,一道圣旨,害她命丧黄泉。一朝重生,却是北辽康王宠妃,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血流成河,无尽屠杀。不为复仇,不为恨,却被逼步步为营。新仇旧恨点点累积,她以倾城之容卷入那个是非纷乱之地,夺回属于她的,以狠辣闻名,练就一代妖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不信吗?”一心抬着水气盈盈的眸子看着他反问道,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有些事,说的太肯定,便是太虚伪。

真或假,全都由他自己的心来决定。

杨宇峰叹了一声,扶着她站了起来,解下了自己肩上的披风替她系上了,这个满手鲜血的男人略显生涩的道:“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只是被你一再的冷漠拒绝冲昏了理智。我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我一定会护你周全,到了南月,我也一定会尽我所能的给你一切。只是。你要相信我。”

一心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能给的一切,一定不会是她想要的。

可她却要他这一句话,护她周全到南月。

一心回去了营帐,红梅翻了身,纵然只是借着外面火把的光亮,一心也感觉到她投向自己的冰冷的目光。

也许刚刚发生的一切,惊动了这里的很多人。

只是她们全都选择了沉默,因为现在的她们无力防抗任何,更没有资格去为自己的将来筹划任何。

她回到自己睡的地方坐了下来,将杨宇峰的披风裹了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闭上了眼。

天微微亮的时候,一心便醒了,其实从杨宇峰将她带出去再回来她本就没睡的安稳,身边的莺儿和竹柳都还未醒,她解下了披风替她们盖上了,低头看着自己被杨宇峰撕扯过的衣衫有些头疼的皱了一下眉,如今她连一件可以换的衣衫都是没有的。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时候愣了一下,像是不确定似得,慢慢的抬起手在自己的。不是唐婉的胸前摸了一下。

她不记得昨晚杨宇峰有伤害到她,而且胸前的淤青颜色很淡,也不像是新伤。

尊贵如唐婉,千万宠爱集一身的唐婉,身上怎会有这样的淤青,且还不是一丁点。

她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似得,又挽起了宽袖,却也看到了一样的淤痕,有的颜色深一些,有的颜色浅一些,这是新伤加旧伤,一心皱着眉,一时也想不明白。

她本还想再检查身上的其他地方,却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朝这边走过来,忙的掩住了衣衫,进来的士兵径直的朝她走了过来,一言不发的放下了一身衣服又转身走了出去。

一心心道这杨宇峰还是个信心的人,外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动静,应该是拔营要回去了,她动作利落的换好了衣服之后,才将莺儿和竹柳叫醒了。

她穿着粗布的农妇衣裳,昨天穿的换下了就放在了脚边,可是莺儿和竹柳看见她这副样子竟然半个字都没有问,其他的人陆续醒来,也都好像什么都没发现一般,一心更加确定,昨晚她被带出去的事,其实她们都是知道的。

两个士兵送来了两桶稀饭,说是稀饭,放眼看过去也只是水而已,昨天之前,这里还全都在康王府里养尊处优的夫人们,即便是下人,也不会有吃这样食物的一天,所以,除了一心,其他的人脸上都有厌恶和嫌弃之色。

一心上前,捡起了地上的一个破碗,舀了一勺子递给莺儿。

莺儿忙的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勺子学着她的样子给自己也舀了一碗,竹柳也这么做了,一心笑了笑,端着碗走到了一边。

塞默突然道:“你们两个倒是会有样学样,还真以为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吗?”

她的话不用多解释,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莺儿Xing子急一些,听她这么一说就要和她辩解似得,竹柳暗暗的拉着她冲她摇摇头,又示意了一眼像是什么都没听见的一心,莺儿这才忿忿不平的瞪了她一眼,和竹柳一起坐在一心身边。

不管大家有多不甘愿,可是也知道,如果嫌弃这些,便再没有吃的,即便是这样的粥,最后还是被大家给分干净了。

没过一会儿,已经有士兵进来,不客气的道:“都出去,准备上路了。”

离开营帐,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嘤嘤低泣了起来,连莺儿和竹柳都一直的在抹着眼泪。

一心知道自己和她们是不一样的。

她是陆一心,只是侵占了唐婉的身体,她一心要做的就是回去南月。

而对她们而言,这一离开,就是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故土。

塞默突然跪了下来,朝着西边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白皙的额头瞬间变得淤紫,磕完了头,她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又站了起来,再无留恋般的转身向前走去。

而红梅看着她的眼神也似是带着几分嫉妒。

“塞默是西秦人?”一心轻声问莺儿。

昨天她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莺儿只当她忘记了太多事,便点头道:“三夫人是西秦的郡主,虽然她如今和咱们一样,可是到了南月,她的身份怕是会让她比咱们好过很多。小姐你看二夫人的脸色就知道了。在王府,三夫人因为身份比她低,又因为同样的不受王爷宠爱,所以总是连成一气,连昨天都还一起挤兑小姐您。可今天就变了个人似得,连奴婢都看得出来她有多嫉妒三夫人。”

三年前,西秦确实是嫁了一个郡主到北辽,不过一心听父亲说过,名义上是郡主,其实只是从朝臣的女儿中挑选的一个,封了郡主嫁到了北辽。

而南月和西秦两个大国之间一直是表面友好的,西秦通过联姻想要拉拢北辽,却也不能做的那么明显,何况,若然是正牌的郡主,怕是耶律绮也不敢娶,更别说,他只专宠唐婉一个,其他的夫人不过是形同虚设。

莺儿也没有说错,南月和西秦尽管只是表面上一直很平静,可是塞默去了南月却也一定不会和其他人一样,成为真的奴隶,也不怪红梅一直和她交好,可真的要启程去南月了,又会对塞默有那样的目光出现。

“王妃。”

“以后别这样叫我了,大家如今的身份都是一样的,没有王妃,也没有小姐。莺儿,你和竹柳一样,以后都叫我。唐婉。”竹柳唤一心的时候,一心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