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金主秘密独宠:霸道总裁金屋囚爱

更新时间:2020-09-05 09:49:08

金主秘密独宠:霸道总裁金屋囚爱 已完结

金主秘密独宠:霸道总裁金屋囚爱

来源:落初 作者:流风逝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白花花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流风逝原创的言情小说《金主秘密独宠:霸道总裁金屋囚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姐白花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五年前,顾小九对陆谦一见倾心,却无从表白。五年后,顾小九想方设法爬陆谦的床,结果……。当陆谦扯掉领带、解着皮带一步步逼近,顾小九跳着脚嗷嗷叫,“你干什么?畜生,我是你妹!”他邪魅一笑,“……干你!”陆谦遭白莲花和绿茶婊骚扰,顾小九被当成炮灰横扫群芳艳;陆谦长夜漫漫寂寞难耐,顾小九被掳去暖床陪修欢喜禅;陆谦以帝王之姿独占商界鳌头,顾小九被捧成皇后醉卧君王怀;陆谦雷霆当道纵横商界,顾小九被金屋藏娇无从人肉。一句话简介:他爱她入骨,宠她无度,却不愿娶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小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入眼的首先是头顶奢华的吊灯,然后是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床,再然后是房间里富丽堂皇的装饰,再然后是一片依稀有些熟悉的陌生感。

这是哪儿?她不是在追小偷吗,怎么追到这里了?

刚想下床,脚底板传来的剧痛让她瞬间清醒。

想起来了,她追回钱包准备回家的时候晕倒了,一定是好心人救了她,还把她送到了酒店。房间里有君临酒店的标志,这个标志她不陌生,晋阳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男女老少都知道。

脚上的伤处理过了,连身上的衣服都换了,顾小九冷不丁有些发毛。然而,她看到床头一大堆名贵的补品和药品时,一股森冷的凉意直接从脚底板升到了喉咙口。

这……不会是好心的陌生人让医生给她开的吧?这得花多少钱?还有医药费,还有住宿酒店的房钱,噢老天,她现在立刻马上跑去卖肾也还不起啊!

还不起,逃的起啊!话不多说,顾小九此刻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立刻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她连衣服也没换,抓起床头的钱包,直接从卫生间的窗口爬到了楼下的窗口,又像猫一样的顺着窗口旁边的水管一路爬了下去。她练过好几年的跆拳道,加上她身轻体软的优势,爬个水管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晋阳市的高温甚至达到了四十度,外面的行人稀少,路上的车辆也寥寥无几,顾小九在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下,顺利逃离君离酒店。

楼下,一辆改装过的劳斯莱斯停在那里半天了,坐在驾驶室里的黑衣男子圆瞪着两眼看着顾小九从水管上爬了下来,贼眉鼠眼的环顾一下四周,然后拍着手扬长而去,瞬间碉堡了。

“六爷,顾小姐她、她那是……走了吗?”那个“逃”字他实在不敢说出口。

“上去看看!”陆谦淡漠的开口,抬起修长有力的腿下了车。

房间里的药品和补品一样不少,她只带走了自己的钱包。

门外传来敲门声,接着,穿白大褂的医生端着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陆谦,他愣了一下,“六爷,您来啦!”

“我要是不来,你要上哪儿去给我大变个活人出来?”陆谦的语气不善,面色更是沉冷如冰。

医生下意识望向旁边的大床,面色倏的一白,手里的托盘差点扔了。

“这……我刚才出去吃饭的时候顾小姐还在床上睡觉,这才半个小时……。”

“所以,你以后可以不用再吃饭了!”陆谦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余威同情的拍拍医生的脸,诚恳的说道:“徐医生,你去改行吧,我建议你先从门岗做起!”

徐医生凌乱了,然后飞快的跑去看监控录象,再然后……再然后他去写调岗申请了,申请做君临酒店的门岗。

从酒店出来,顾小九先回家换了套衣服,然后坐公交去了晋阳市第三军属神经疗养院。

一进病房,唐蜜就扑了过来,掐着顾小九的脖子嗷嗷叫,“死丫头,整整一天你死到哪儿去了?不是说去找朋友借钱吗,怎么现在才回来?你说,你昨晚是不是去坐-台了?是不是为了钱把自己给卖了?你说话呀说话呀说话呀!”

唐蜜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都是学过跆拳道的,唐蜜的体型俗称彪悍,顾小九只能算袖珍。

“咳、咳咳,你这么用力掐着我,我怎么说话?咳咳……!”

下一秒,唐蜜松了手,把顾小九拎到顾玉清的床边,掐着腰像女王一般训斥道:“当着你***面,你给我说清楚,从昨天到现在,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顾小九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把两只包裹成粽子的脚抬起给晃了晃,没了下文。

“你受伤了?”唐蜜黑瞳一缩,紧张的在旁边坐了下来,要检查顾小九的伤口。

“没事儿!昨天被小偷顺了钱包,追了一个小时才把钱包追回来,后来有点中暑,就回家睡了一觉,睡到今天中午才醒呢!我那破手机又罢工了,你打的电话我一个没接到!”顾小九言简意赅把所有的事用几句话带过,不想再让唐蜜替她担心。

唐蜜明显舒了一口气,可随即又像发威的母老虎,拎着顾小九的耳朵大吼大叫,“这么大热的天,你追小偷能追一个小时,你脑子没坏吧?他偷了你多少钱,值得你拿命去拼?”

顾小九歪着头任由她揪自己的耳朵发泄,表情颇为无奈,“蜜儿,我所有的当家就剩这五百块钱了,还不够给我妈交伙食费,你说我要不要拿命去拼?”

唐蜜手一抖,揪耳朵改成了摸耳朵。默了默,她低声问:“阿姨的医药费不是个小数目,她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了起色,不能半途而废呀!这样吧,我晚上回去找我哥,看能不能再找他借点钱!”

“不,不用了,蜜儿!”顾小九头摇得像拨浪鼓,“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要不是你,我根本没办法坚持到现在。你哥才刚结婚,又贷款买了房子,现在也是负债累累,你千万不要再去麻烦他!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到办法筹钱了!”

“你能有什么办法?”不是唐蜜不相信顾小九,而是顾小九现在的情况的确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她才因为上班时间回家看望跟人打架受伤的顾玉清而被开除,丢了工作,帝豪那份兼职的工作前几天也被她搞砸了,上个月的工资都还被人扣着呢!

“我要回帝豪上班!陪客人喝一杯酒两百块呢,按照一个月一百杯,我***医药费很快就能凑齐了!”顾小九冷不防丁丢出了一句堪称Zha弹的豪言壮语。

唐蜜腾的站起身,脸都白了,手指直接戳到了顾小九的脑门上,“你才出虎口,又想进狼窝?你要是敢回去,你们那个经理分分钟就能让你身败名裂!你这张脸蛋在后台做服务生都能被骚扰,还想去前厅陪酒?不行,你不能去,我不会让你回那种地方被人欺负!”

顾小九抬头望着唐蜜,神色如常的说了一句话,“这五年来,我被欺负的还少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