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商家贵女:重生步步娇

更新时间:2020-07-22 11:03:15

商家贵女:重生步步娇 连载中

商家贵女:重生步步娇

来源:落初 作者:阿荧爱马甲 分类:言情 主角:韩如海云剑 人气:

完结小说《商家贵女:重生步步娇》是阿荧爱马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如海云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原为千金掌上珠,不幸父母相继去世,外祖母接她进府里住,贪她遗产,巧施诡计,把她逼入绝境,呕血而亡。这一世,她要凭自己双手护住父母留下的家产,把凑上来的一波波奇葩亲戚全都拍飞!对!有一个踹一个,有一对揍一双!豪门算什么?照样叫他们公子出柜、丫头上位、老太太私奔未遂!鸡飞狗跳,大仇得报,喵哈哈叉腰狂笑~笑渐不闻声渐悄。蓦回首,才见到真正关心她的人,守在她身后,不离不弃、百步相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英姑在院角跟下人们随了一卷经,然后就出去了,据说是饮茶去,听说一出府,连孝衣都脱了。

毓笙也压根儿没叫她伺候在跟前。

某人的耳目打听到这里,就放了心,自有别的更重要事情去做。

亏得他伶俐!云剑入离城,他是第一个奔进去报信的下人,总算证明了自己无愧于主人赏的这碗饭。

那一行三骑奔进离城,人人侧目。

就算有一开始没注意的,忽然发现怎么身边人都张大了嘴往一个方向看,于是也跟着转头过去——

哎哟,这一看不要紧。一个不小心,下巴脱臼、眼睛脱眶。于是脱了臼的求人给托托下巴、脱了眶的就这么鼓着眼睛四处问:谁呀?这是谁家的公子?

那打头的一匹,是高高儿的枣骝俊马,马上的年轻男子,比马儿更俊,但见他墨黑头发抿在白玉冠里,乌鸦鸦双眉入鬓、清炯炯星目生威,素衣素袍、雪靴银镫,入了街市,守着官法,马速并不很快,然而那微微倾身、身与马合的娴熟骑姿,真个儿矫若游龙、翩若惊鸿。

通街儿的女Xing,下至八岁上至七十八,登时都觉一股气直冲脑门、一颗心提吊半空,上不是下不是,两只手不知该捂嘴还是捂心口的好。

这要是前朝,民风比较开放的年代,就简单多了:见着俏哥儿,就兜着果子、兜着花,只管掷过去,以表赞赏!不小心打歪了哥儿的冠、牵斜了哥儿的衣,哥儿倒显得更风流倜傥了!所谓“独孤侧冠”、“侍郎斜襟”,还引得肤浅少年们争相仿效哪!

可惜本朝规矩比较严谨。

女Xing们能走上街的就少,见到了这般潇洒公子,能表达出自己感情的就更少。那股气儿痒痒的想从喉咙口尖叫出来,硬忍着不敢叫;两只手抖抖索索想抓着什么,却只能攥住自己衣襟。攥着攥着,嘴还是张开了,自以为放肆的叫出了点什么,其实什么声音都没叫出来,人倒是晕倒了。

——旭北道谢云剑打马入离城,当街就看晕了栏后的妇人。这件事儿,简直成了传奇,百来年里,无人能超越。

云剑身后两匹马,上头骑士也都着素服。一个小个子、尖胡子、边幅不修、相貌清古;另一个须发如狮、深眉凹目、面上长长一道疤,望之俨然不是中原人士。

终于有见多识广的,从这一个异族随从的面相上,推断出了白衣少主的身份:

“哎哎!听说旭北道锦城谢府,谢二公子,云剑,少年仗剑,卫国戎边,打赢了一场大战!还亲手解救了一个北胡奴隶。那胡奴就跟着二公子了。二公子文才武略、才貌双全,如今咱们城韩如海韩老爷早年过世的夫人,就是谢府来的,论起来是二公子的姑妈。如今韩老爷也过身了,二公子莫非是来给姑父奔丧的?瞧这一身素,错不了啦!咱们城也没第二家这么体面的丧亲了!”

这消息如撒入溪流中的碎叶,哗啦啦传播开。而谢云剑也领着两个随从,驰至韩如海府前。

那时候,午憩的陆续醒来。对毓笙的新一轮轰炸,又要开始。毓笙抿着嘴,指尖藏在丧袖里、严严的抵在地上。

她知道,那个人要来了。

邱慧天打着呵欠出门,正见那个人扬鞭而来。

阳光从他身后照来,他眉目沉在影里,青峻如天边的山岳。他气势如剑锷口吹过去烈烈的风。

马蹄一闪,过去了。连后头的两个随从都过去了。

邱慧天嘴张着,就没合上。

“哇哇!这是谁?这等气派!哪来的?”小子咋咋呼呼。

邱慧天举手托上下巴,回身给小子一个爆栗:“你管呢?做事去!”

那个最灵通的一个耳目,抢先进府报信。这重大消息,他只报给他的主子。

他主子一惊,根本不会好心叫上别人,自个儿抢先迎出去了。

云剑跃身下马、把马缰绳交给从人,便见个大脑袋、狮子鼻、红口白牙的男人迎上来,对他殷勤致礼:“这位可是谢府贤弟么?”

耳目对云剑的身份作了推测,果然不错。

云剑点头认了,向他回礼:“伯父是——”

“不敢不敢。灵堂里如海公,是我四堂兄。”男人与他通名姓,“在下字存诲,排行第八。”

云剑便口呼“八叔”见礼。

这韩存诲辈份位次虽不甚高,能耐却不小,说心狠手辣可能太过了些,反正连飞老爷子都有三分忌他。这次夺家产,他推举他的儿子,跟毓菅斗得最起劲。

他们一直觉得,毓笙孤立无援,已是他们口里的肉,所以只管内斗,没理会别的,不料云剑来得这般快!势头可不善。

韩存诲抢先迎出来,就要探探云剑口风。

云剑一边同他互让着、往里头走,一边就告诉他:“小弟正巧在附近游历,闻知此信,如闻霹雳,快马赶来,路上还盼是传误了,近城才知是确信。姑父正在年富力强时,怎的说去就去了!”蹙眉长叹不已。

这话原也是悼词常文,韩存诲作惯了贼,听见毕剥声就怕是鬼敲门,暗忖:“难道这小子当我们贪财谋命不成?我们无非不捞白不捞,却也不至于做到那般丧心病狂地步!你猜疑?我乐得引你猜疑。”主意打定,便也随着嗟叹道:“可不是么?四叔叔正在为乡梓造福的时候,平白无故去得好不令人惊诧,连本地父母官都来为他上了香。”这一句,是点明丧事已经官府,官府没有动疑立案,可见本族清白,然后又补一句:“不过,父母官来时,都是飞老爷子接洽为主,连族长都不过作陪,里头详情,连愚兄都不太清楚。”

这一句才叫杀人不见血!洗清白之余,留个尾巴,存心要引云剑去怀疑飞老爷子,好给那一房添堵的。

韩存诲还不知自己说得够不够明白、要不要再添点醋?他瞄云剑,云剑也正转目看他。

那双剑眉下,黑凌凌的目光,把他一望,韩存诲竟觉好似神兵利刃穿心而过,刺了个通透,将他什么想告诉人的、不想告诉人的,都丈量得清清楚楚。

韩存诲遍体生寒,舌根就此锈住。

云剑收回目光,道:“可怜笙妹妹孤苦无依。”

韩存诲缓过口气:“正是!可惜四堂兄膝下无子,只留此女,连个捧灵牌的都没有……”顺势把话题牵到立嗣上,夸奖他儿子是如何合适。

云剑不予置评,步子已跨进停灵的院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