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头号猎物:娇妻太迷人

更新时间:2020-05-27 12:48:55

头号猎物:娇妻太迷人 已完结

头号猎物:娇妻太迷人

来源:落初 作者:墨灵运 分类:言情 主角:莫景南沃立斯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墨灵运原创的言情小说《头号猎物:娇妻太迷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莫景南沃立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场意外,她睡在了陌生人的房间,此后,未婚夫借机上位,狠狠地甩了她。她受尽千夫所指。而那个毁她清白的男人,却不断地与她纠缠不休,步步紧逼。他怀着不好的目的,冲唐顿饭店而来。他是神秘的饭店收购人,潜在的婚姻障碍者。她被他聘为心理医生,还不小心成为了他婚礼的策划者。“房子你定,家具你买,婚纱你试。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201314,你看着办。”面对他的无理取闹,她理由气壮地问:“顾总,你未婚妻呢?”男人双手叉胸:“就在眼前。”(男主:顾之念,女主:宁如初,身心俱干净,结局he)新文需要多浇灌,收藏,5分好评,推荐投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部门例会结束后,营销部的莫总再一次成为各部门赞赏不绝的对象,短短半月,他就将唐顿饭店的营销额翻了五倍。

在财务部总监许方欣和餐饮部经理任彬彬两位美女的注目礼下,莫景南一如继往地走到宁如初跟前:“一会到我办公室来。”

他此刻的言语听起来没有任何的反常,许方欣困惑地打量着莫景南,越来越不懂他了。

宁如初没有过去,她请假回去休息了。

路过药店时,她脚步微顿,犹豫片刻,红着脸走进药房不顾护士的眼色,买了盒避孕药,心虚地放进包里,逃出了大药房。

她刚回到家没来得及换鞋时,就听见背后汽车的鸣笛声。

转身吃惊地发现莫景南的宝马已经缓缓地驶进打开的院门。

宝马停在车库,莫景南熄火下车,表情轻松平常地朝她走来。

宁如初垂着眼帘,默默地换好鞋,径直走进客厅。

客厅里没有人,倒是餐厅里传来淡淡的饭菜的香味。

宁采臣和方绮梦正在用餐,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方绮梦正要起身去看看,宁采臣凭着熟悉的脚步声已经知道是女儿宁如初回来了。

莫景南跟着走进洋房。

看到感情深厚的未婚夫妇,宁采臣严肃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你们吃过午饭了?”

“伯父伯母,我和初初刚吃过饭,关于婚礼有些重要的事情商议,就一起调休了。”莫景南一改上午阴鸷的态度,好像早上的事没有发生过,尊敬地二老轻声说话。

他突然大手揽起旁边的人,宁如初没有反应过来,垂手看见他的大掌搭在自己的腰间,她很不自然地想避开他的手,男人的手收紧,冲着她淡笑:“初初,我们先上楼去谈。”

如初的脸色变得极不自然。

看着两个人不自然地转身上楼的背影,在商场打拼了半辈子的宁采臣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两个人是不是吵架了?”

方绮梦擦了擦嘴角,起身拉着丈夫的胳膊往椅子上一坐:“别担心了。现在的年轻人小吵小闹的是增进感情,我倒是觉得他们恩爱得很呢。昨晚你闺女是不是没回来?”

宁采臣顿了一下。

昨晚过了门禁,大女儿迟迟未归,后来他打电话给女儿,接电话的却是莫景南,那时,他特意地看了下时间,晚上十点,不用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订婚了,但是没领证前就同居,宁采臣心里有点不满。

事已至此,再过两个月的七夕就是领证的日子,量莫景南这个小子也不敢始乱终弃,不对女儿负责。

宁采臣微叹口气,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慨。

……

楼上的气氛很低迷。

刚关上卧室的门,莫景南就伸手夺过她的手提包,扔在灰色的床上,抓住她的皓腕,将她狠狠地拉回来。

如初一个趔趄,踉踉跄跄地撞在了莫景南的怀里。

男人抓她时毫不怜香惜玉,她的手腕被勒出了一道红痕,钻心的痛袭上心头。

“你回来做什么?是想和你爸爸说甩掉我吗?”莫景南阴沉着脸,压抑着怒火冷冷地问。

宁如初意外地僵硬了下。

从前没有发现莫景南翻脸比翻书还快。

他在楼下与楼上判若两人。

难道因为自己无意间被人欺凌,在他这里就十恶不赦吗?

她看着沉不住气的莫景南带着点顾虑松开她的手,太阳穴的青筋仍然在跳着,明明就想撕碎她,却因为种种顾忌而变得压抑。

她紧抿的唇勉强地微启:“是个男人都想报复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吧?现在不是我想说分手,而是你不再想娶,却又不得不顾忌我爸爸,不敢开口,与其等到结婚那天闹得更难看,让我自取其辱,还不如我现在就开口挑明,向爸妈把事情说清楚。你放心,我爸爸是个明理的人,不是你的错,他不会找你麻烦。”

一直卑微地爱着他,受他的洗脑,这次她却用比陌生人还不如的口吻对他说话。

有洁癖的她,当这件意外的事情发生后,即便他想将就着娶她,她都不愿意再答应这场婚礼了。

她还记得当初在确定恋情时,突然得知他还有个在大学谈过三年的女友,两个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据说因为异地恋而分手。

宁如初心存疑虑,问他的过去时,他百般情话哄着:“笨笨宝贝,我们别再为以前的事情再计较了,接到电话后我的心情很不好,本来就不能为立刻娶你而郁闷,现在又要为无谓的过往而烦恼,你就是你,是我的笨笨宝贝,之前我从未爱过谁,一心想着工作学习,更没有考虑过婚姻,和你在一起我才觉得自己想定下来了,心灵有了一个归宿,想为你撑起一片天空,为你做一个有担当的丈夫,我觉得之前的自己都不够成熟,这时的我是值得你依靠的,我现在着急了,是因为求而不得太痛苦,快点定下婚期我们在一起吧。”

笨笨是莫景南给她起的呢称。

莫景南说过不止一次:“最喜欢你傻乎乎的样子。”

所以她有了个呢称:笨笨。

那次争执后,他们就在昨日订了婚约。

此刻,莫景南的凤眸藏着她不知道的情愫。

她现在已经不想再读懂他的心思,她累了,感觉浑身窒息的难受。

不想再说什么,她后退至阳台边,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竭力地表现得镇定自若:“景南,是我对不起你,我已经不配做你的妻子了,只能主动放手,让你继续寻找满意的妻子。”

背后没有回应,宁如初咽了口唾液,镇定地转回身,就看见莫景南站在床的对面,手里拿着刺目的白色盒子。

莫景南看了眼盒子上的说明,像炸了眉毛一般,眉心紧皱,举着避孕药,呵呵冷笑:“你的确对不起我。还未出嫁就怀上野男人的孩子。”他用力把盒子重重地丢在地上,冰冷的面上压抑着的怒气带着阴森的感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