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半生茶记

更新时间:2020-05-22 05:44:10

半生茶记 已完结

半生茶记

来源:落初 作者:雪露香茗 分类:言情 主角:周庄子 人气:

主角是周庄子的小说《半生茶记》此文是雪露香茗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罗肃羽理科高材生,却不顾家人反对,选择弃职从商,做个茶叶店的小老板,在路过一个庭院的时候,接收到男主妈妈遗留的磁场,频频做噩梦。在不断的梦境中探明事情始末,并最终发现自己的真命天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饭后,黎经理带领着我们去有机茶叶基地采茶,按照老师傅教授的方法采摘一芽鲜叶,我第一次采茶,总觉得费劲,会断掉,几次之后,可以采摘完整的芽叶了,只是速度像蜗牛一般。和毛峰、甘露、铁观音完全不同,毛峰是采摘老叶,一芽一叶或者一芽二叶;甘露是一芽一叶;而铁观音采摘的是开面叶。雀舌采摘的嫩芽6斤才可制作1斤干茶叶,冲泡时亦觉无比珍贵,干茶叶在玻璃杯中用开水冲泡,需颗颗直立漂浮在水面,稍后部分缓缓下沉。外形扁平光滑,形似麻雀之舌,香气馥郁,滋味醇厚,回味甘甜,汤色黄绿明亮,叶底嫩绿匀整。可想而知,雀舌的价格绝对昂贵。我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也许只能采摘1斤鲜叶,但又不可心急,怕采坏芽叶,反而暴殄天物,所以采摘格外小心谨慎。至下午三点左右,一斤鲜叶的目标多数都已经完成。

带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我们来到2号厂房内,看到几口老式的大锅,陈厂长正在等着我们,离近了看,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样子。优优提醒我,我才恍然大悟,竟然是一号厂房的里视察的穿白色工作服的师傅。难怪眉宇间很熟悉。还是带着口罩,看不到面容,只是他忧郁的眼神总是牵引着我的视线,想透过那深不见底的潭水探查到更多的信息。陈厂长把我们采摘来的鲜叶全部放在一个大簸箕里面,摊平。然后开启风机,对着茶叶吹。东门代理商黄老板就问:“这待遇够好的,还要给它吹风。要吹多久?”

陈厂长正欲解释,我开口道:“这是在萎凋,茶叶制作第一步,本应该放在室内自然萎凋,但是我们时间有限,所以采用风机,可以加快速度。”

我看到陈厂长投来赞许的眼神,甚至连微微的点头也被我捕捉到了。他进一步解释萎凋的目的,萎凋是在一定的温度、湿度条件下均匀摊放,适度促进鲜叶酶的活性,内含物质发生适度物理、化学变化,散发部分水分,使茎、叶萎蔫,色泽暗绿,青草气散失。第二个目的是降低茶叶细胞的张力,使叶梗变软,增加芽叶的韧性,便于后期的揉捻、做形。

半个小时过后,已经蔫头耷脑的芽叶被陈厂长抓在手里闻了下,然后他关掉风机,招呼几个帅哥合力把萎凋好的茶叶搬到一口大铁锅的旁边,陈厂长将茶叶全部放进已经加热好的锅内,双手开始在锅中翻炒茶叶。我心说,几百度的高温,手不烫吗?这不是铁砂掌嘛,还挺牛。他一边解说,手一边在锅里翻来翻去,锅中热气蒸腾,我都莫名觉得烫,然而陈厂长却面不改色,继续他的翻炒。他一边手法娴熟的翻炒,一边给我们讲解手上力道、频率、火候的配合等等,语速柔和,吐词清晰,像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引人入胜。脑中能想到的对于他的评价: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意识到自己关注对象偏离,快速收回思绪,继续观看锅内茶叶的变化。芽叶的颜色开始变暗,渐渐我们可以闻到茶叶飘来的悠远高香。经过高温杀青之后的茶叶再进行理条、做形,然后就可以在烘干机里干燥了,当含水量低于7%左右时,我们的手工雀舌就大功告成了。虽不是自己亲手炒制,却有丝丝成就感。

炒制结束了,陈厂长吩咐他的助手将炒好的茶叶装袋。然后摘下了自己的口罩,看到他的一瞬间,我的心脏咚咚打鼓般急速跳动了几下,只见他挺鼻如峰,齿白唇红,富有棱角的脸部轮廓,再加上明目朗星,不觉眼前一亮。这分明是一枚品质优良的帅哥啊。我的目光随着他的动作而游历,可是就在他看向我的一瞬间,慌了神,我下意识的移开视线躲避他的眼神。但总是忍不住偷偷瞄上几眼。

陈厂长给我们每人都装了一小袋茶叶,轮到我去拿时,陈厂长忽然问:“小罗是吗?”

“是的”,我点头,按下心中的悸动。这时仔细观察陈厂长,大概30岁左右,牙齿很白,想来是生活习惯很好,估计不抽烟吧。人很精神,魅力十足,动作不紧不慢,举止投足之间显现出茶人的优雅。“你全名叫什么?”陈厂长又问,问完,若有似无的看着我,好像并不急于我的回答。

我愣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罗肃羽,严肃的肃,羽毛的羽。”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拿茶叶的手停了一下,之后继续他的动作,然后微微一笑,说:“名字很好听,这是你的茶叶,回去细品一下。”感觉到他诧异的眼神,我有疑惑但还是没有多问,毕竟是陌生人,我以前从未见过,不敢贸然多说,即使我对他有好感。这是我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小时候,妈妈总是教育我,不要跟陌生人多说话,不要与人搭讪,特别是男人,我都牢牢记在心里,兴许在生活中已经形成惯性。就像小时候,大人们总是说,不要去后山,后山有狼,会吃人。对于调皮的好奇心重的小孩,可能会自己去看看,到底有没有狼。然而我就是被大人吓大的乖乖女,绝对不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接过他手中的茶叶,道谢,陈厂长继续为其他客户拿茶叶。我走到优优身边,一颗提着的心放下,长出一口气。看出我的异常,优优说:“你在紧张,哈哈,你也有紧张的时候。挺帅的哈,我的一片面膜输给你了。”我笑笑,示意她噤声。

细细掂量了一下,我和优优的茶足足有二两。我心中惊呼,因为,在茶叶店里二两蒲江雀舌可以卖到120~150元之间。况且这是手工制茶呢。我们两个像小孩子得到礼物一样开心雀跃。下午七点左右,一行人陆续出发,打道回府。我也开启我的QQ载着优优往成都赶去,20分钟后,路过那个古老的院子,我还是放慢了速度,紧闭的大门和鲜艳的红纸写的对联还是吸引着我,我总想进去看看。右手边的河流缓缓流淌,我也禁不住多看了几眼。我对优优说:“要不我们再去看看?”

优优忙摇头阻止我:“别别,天都黑了,就算你有再大的疑问,也先憋着。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们下次把表哥带着一起,不然就我们两个女孩子,怪恐怖的。”

我说:“我觉得这坟就是这家人的,不然谁会把亲人的坟放在别人家的院子旁边。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葬习。”

优优:“估计是家人舍不得,埋在院子后面,方便祭祀。好啦,别说了,到晚上了,阴森森的,这段路,开快点。”

我笑她:“天不怕地不怕的优优,也有怕的时候。”

优优:“我们半斤八两,不然你上午拉着我跑什么?”

呵呵一笑,好吧,下次再来一探究竟。

1.0排量的QQ,在高速上可以跑130,一路疾驰,还算顺利,回到家之后,我把今天得到的二两手工茶,放进茶叶罐,准备明天拿到店里冲泡。临睡前,我又想起那副对联:品茶品韵品人生,茶香茶美茶增寿。我写下来,决定明天让广告部制作出来,装在我的店铺大门两侧。

醉翁茶厂内,忙碌了一天的工作人员,也各自下班回家了,在这里工作的几乎都是周围的村民,他们有自己的汽车或者电瓶车,上下班也方便。陈厂长去食堂吃饭,一同与他吃饭的还有一位老翁,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看上去超过60岁的年纪,1.75米上下。他打了饭菜,坐在陈厂长旁边,把一个蓝色的饭盒推到陈厂长旁边,试探性的说:“这个是泡椒风爪,尝尝看。”

陈厂长看也不看,责了一生,左手轻轻一推就又回到老汉的面前。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菜。

老汉盯着他看了两秒,怒火中烧,突然间举手用自己的筷子重重敲在陈厂长的头上,怒道:“再怎么样,也是别人的一点心意,又没有毒药,你吃一口会死啊。”

陈厂长委屈的摸着自己的头,反驳道:“你能不能不要随便乱收别人的东西,自己收的,自己解决,给我做什么?”

老汉:“还不是因为人家给你,你不要,才另辟蹊径要我转送。我看这姑娘不错,心灵手巧,人也长的可爱。你差不多得啦,眼睛不要长在头顶上,什么人都看不上,你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肯给我找个儿媳妇。”

陈厂长自顾自的吃饭,任由老汉数落:“瓜娃子,都30了,还不找个女朋友,家里就我们两爷子,连个煮饭的婆娘都没的,天天老子给你煮。”

陈厂长不耐烦:”哎呀,老爸,我们在食堂吃,有啥子不好的?你就是食堂的厨师,煮个饭还那么多怨言。”

老头接着说:“不是我不想煮,我是想有个家的样子,你看邻居家小胖,在成都瞎混日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小混混一样的,过年时回家居然抱回一大胖小子。你还不知道着急。要是你妈…”

声音嘎然而止,老头没有继续说下去,陈厂长心中一痛,放下碗筷。拿起手里的大衣起身离座说:“走吧,爸,回家。”

老汉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看到陈厂长已经离开,便放下手里的碗筷,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拿走那个蓝色的饭盒。

陈厂长开启自己的现代越野,老爸坐在副驾驶,20分钟后到家了。没错,就是这个古老院落,制茶世家。陈厂长拿出钥匙,打开老式弹簧锁,进入院子,走向客厅,客厅正厅摆放着张黑白照片,一个女人的,照片中头发盘起,面目清秀,微微笑着,慈祥而又温暖,是陈厂长妈妈。陈厂长点起三柱香来到妈妈灵牌前,说:“妈,今天过得不错,遇到一个女孩子,名字是肃羽,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她,我不太确定,我只知道她那时叫小羽,姓罗,20年了,过得好快。别的我也不太清楚。有时间我会去趟成都,核实一下。”说完,插上香。陈厂长就回卧室休息了。

照片中的人始终微微笑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