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浴血重生之以庶为贵

更新时间:2020-05-14 22:02:43

浴血重生之以庶为贵 连载中

浴血重生之以庶为贵

来源:落初 作者:二度不三度 分类:言情 主角:白沫子余光 人气:

《浴血重生之以庶为贵》由网络作家二度不三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沫子余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莺时三月桃花雪,豆蔻九秋胭脂啼。  太历32年春,长安城林府那威严端庄的红漆兽头大门下,跪了个一身缟素的女孩子;她面前三尺白绫,一杯清水。可却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  女孩子名叫苏合,祖籍在江南扶风。但她瘦弱的躯体下,却藏着一个祖籍就是长安的女孩子。  天方初亮,一抹绯色在峥嵘轩峻的厅殿阁楼间舒展开来。  命运,也便再次重合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佳芷轻呼了一声,似是被吼住了。她微微的咬着嘴唇,脸色有些惊慌。

“老奴的错。”

惊觉说错话的何嬷嬷立即跪了下来,咚咚就磕了几个头:“夫人,夫人她并非妾室,老爷曾,曾经…”

啪!

林老夫人一拍桌子,怒道:“停妻再娶?是谁给他的胆子!”

“老夫人息怒。”

一溜串的下人们便跪倒在地,央求一片。

何嬷嬷涩然,突觉嘴里泛着苦意。她并非这个意思,只是说先国公爷…

“芷丫头说道这府里最近传的事有鼻有眼,我起初还是笑,林府行得端正,嚼舌头也就嚼舌头罢,没想你这妪竟是当真记的?”

林老妇人的责骂先压了下来。

“奶奶,爹爹他,不是这样。”林佳芷立即便拉住老夫人的衣摆,柔声劝道:“这是谣言,谣言就是假话,何妈妈是一时心迷了,您还保重身体的好。”

“老奴并未心迷!”何嬷嬷跪着,直直的看着老夫人:“虽不知府上的什么谣言…我家夫人虽为小小秀才之女,但也是行得端站的正的。富贵荣华于我谢家,并没有什么大不了,若非有先国公爷所托在前,侯爷话又在后…老奴实在不敢造次,老夫人若信不过…”

“妈妈!”

忽然,西厢的门被打开了,一脸苍白的苏合走了出来。

何嬷嬷猛地神色发慌,她知道苏合已经听了大半。

“姑娘,你别要伤心,妈妈已经对老夫人说清了,断不会再让你委屈,夫人也不会是什么妾室,你更不会是庶…”

“您怎么这样说姐姐!”苏合尖叫一声,打断了何嬷嬷的话。又从怀里掏出帕子,踉跄着迈步,晃到林佳芷身边,轻轻的按着她眼角的泪痕。

“姐姐才不会骗人。”

她心痛的看着林佳芷发红的眼睑,喃喃自语道。

“妹妹。”林佳芷楞楞地望着她,任凭苏合的泪水滴落在脸颊上。

林佳芷也小声啜泣,“我不会说错的,母亲,母亲才是林府正室。”

“是,姐姐说的对。只有娘,才是正室。”苏合定定的点头,斩钉截铁。

林佳芷轻轻耸着肩膀哽咽。

……

酉时,林老夫人刚素手上了香。有个丫鬟便上前说道:“安妈妈来了。”

她頜首,安嬷嬷踏进了耳房。

“回老夫人话,两个教养妈子已经送去了。”

林老夫人听着,没有什么多余反应。

安嬷嬷又说:“大夫人随后便派了两个院内的丫鬟过去伺候…”她顿了顿,又小声道:“后加的二等。”

原两个丫鬟是温氏院内洒扫的小丫鬟,却被临时提上了二等,送往莞丝园。

丫鬟等级提携不光是伺候的主子爱了便能提的,还需经过管事。只不过林府内院现是温氏掌着权,她提携也就随即便提了。

但是,这个当头,又是送往莞丝园的。却不得不让人多想了。

主母送的丫鬟,一般而言,身为子女的便不能拿她做一般洒扫小丫鬟看待,通常是提了自己身边。若主母送的丫鬟,等级还高,便就做身旁的大丫鬟了。

温氏这一举动,分明是变相逼挾着苏合,将她身边的丫鬟挤掉换成自己的人。

“那日,也不见六姑娘是个拎得清的…”安嬷嬷想起苏合闹的事,皱着眉说道:“万一夫人送的那两个丫鬟,她脑子又发了热,只怕会惹人笑…”

“那她真是蠢的。”林老夫人眼睑不抬,打断了安嬷嬷的顾虑。

“那,六姑娘的身份……”安嬷嬷想起什么,又问道。

林老夫人斜眼看她,“怎么?你也好了奇?”

安嬷嬷心思活络,便明白了。

早在苏合来府的前一个月,有人便一个劲儿传她才是府里的嫡小姐,而温氏…

她又想起先国公爷曾在江南哪里遭遇暴雨天气发了高烧,一户人家背他几十里路求医,路上还遇见了山崩大水…先国公爷重恩,便当众承诺了什么…

大夫人祖籍在江南…偏偏六姑娘也从江南来!

不能想了!

谣言不谣言的,还不是这位说了算的。

安嬷嬷浑身一激灵,看向微颌着下巴的林老夫人。国公爷去了,谢氏也去了。温氏又是正经大房,苏合身边只跟着个执拗的婆子,人微势弱的…

她幽幽叹了口气。

这厢,苏合刚喝了药,被两个丫鬟服侍着躺下休息。

这两个丫鬟正是温氏才送来的,十五六左右的年纪,看着稳重的,唤做画扇,看着跳脱的,则是落梨。

“姑娘,妈妈来了。”

画扇唤了一声心不在焉的苏合。

苏合凝神,便见何嬷嬷臂上搭着小衣。

她一瞬间,有些不敢看这妇人。

她怕妇人无意间流露出的,浑浊眼球之下的那些情绪:迷茫,悔恨,以及痛心。即使,她并没有在自己跟前问过一句话。

苏合想,倘若何嬷嬷问自己一声,质疑自己一声,她便会觉得好受些。最是不言不语,无动于衷的沉默,让人觉得心下不安。

她其实并非觉得自己有错,自己的心,也确实是偏向姐姐,娘亲的。即使,她现在处境,是与何嬷嬷更加亲密。

但她却又万万不能心安理得,何嬷嬷对她的确好,是掏了心的给自己。她不能,不能装作熟视无睹。她理亏,将女孩子身子占了,却又病怏怏的残喘着。她夺了属于女孩子的爱,却又这般寒人心。

于是抬起头,细细的唤了一声“妈妈。”

何嬷嬷应了一声,垂头道:“姑娘有何事?”

毕恭毕敬是有的,却没了以往的热枕。

苏合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还是伤了她的心。

“姑娘要没事的话,老奴要去忙了。”半饷,何嬷嬷开口,行了一礼后便退去了。

“何妈妈好不守规矩。”

落梨嘟着嘴巴,好不满意的说道。

“慎言!”画扇吓了一跳,接着急急向苏合行了一礼:“姑娘开恩,落梨并没恶意。”

她摇摇头,道:“是我错在先。”

“姑娘心太好了,这要搁在府里其他姑娘那里,何妈妈要是这规矩,早被发了家去。”

落梨咧嘴笑笑,挤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苏合合上眼睛,瞧着像是瞌睡了。画扇“嘘”了一声,拉过薄被,轻轻盖在她身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