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道古神尊

更新时间:2021-05-04 17:26:25

道古神尊 已完结

道古神尊

来源:落初 作者:迷你海贼 分类:玄幻 主角:王灵马夫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道古神尊》的小说,是作者迷你海贼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万年前,天地间最为强大古神一族,被外界域外天魔所奴役。万年后,古神一族唯一幸存者——涂祀被其父打入下界一颗修仙星。古神一族修炼以练体为主,拥有天地最为强大的古神之体,可主要修仙!化为一介凡人的涂祀,开启了一场与无数天才相争锋的逆天之旅,从此整个世界都留下了他暴走的足迹。PS:这是无敌碾压流,凡惹到主角的,不管什么来历,一概轰杀……非常血腥,不虐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涂祀步履蹒跚的走在回到破碎小屋的小道上。不知何时,天空中开始飘落起纯白的冰晶,在黄昏微亮的空中,它飘舞,转动……。

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撩动着涂祀的心绪……心中空洞洞……孤独,寂寞,失落,无助……

涂祀回到这破碎的小屋,望着这残恒断壁的房屋,屋檐上早已破裂的空洞,透过空洞发现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涂祀穿过杂乱的乱石走到了物资的一个角落坐下……

这些日子他已经在这碎叶城之中受够了,寒冷、饥饿、无助,孤独,这些痛苦时时刻刻环绕着自己。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涂祀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振作,一定要离开这个寒冷的城市。”

“老头,来陪我吃肉。今天我心情不好!”

涂祀把回来路上买的一包酱牛肉放在地上,朝着屋子的另外一角大声喊道。

“嗯?”只见房屋的另一侧一个糟糠的老头,似乎闻到了酱牛肉的香味,呼的一下起身。两下三下竟然就飞驰了到涂祀身边蹲坐了下来,身体的敏捷程度竟然比那年轻的壮汉也差不了多少。

老头半蹲着,盯着地上这一用油纸包裹的酱牛肉,有些垂涎欲滴了起来。

“涂祀小子,不错啊,发财了?居然买得起酱牛肉,你这是怎么来的这么多钱啊?”说着老头就拨开了这酱牛肉外包裹的油纸,拿起一大块牛肉就直接往嘴里塞,顿时吃的满嘴都是油脂。

涂祀看着他那粗俗的样子,瞥了撇嘴,却是不在意。而是也拿起了一块牛肉直接忘嘴中也塞了进去。啃食的模样竟然比这糟糠老头还要粗俗。

“有吃的还塞不住你的嘴?你好好吃你的,我今天可烦了呢。”涂祀满嘴都是油渍,撇嘴道。

糟糠老头抬眼向涂祀看去,发现此时他脸上浮现着阴霾之色,于是疑惑的忘四周围瞧了瞧。

“咦?王灵小姑娘呢?”当下心中旋转,糟糠老头立即跳了起来,吹胡子瞪眼指着涂祀骂道。“该死,臭小子你不会把你小姑娘给卖了,才换了这些牛肉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老头却是又咬了一口牛肉,有滋有味咀嚼着。

“唉!”见老头发火,涂祀却是叹了一口气,心情有些烦闷,随意的交代道:“不是的,王灵她被一个贵族给收养走了。”

“嗯?哪的贵族?”糟糠老头眼中还是有着怀疑,怒瞪着涂祀道:“如果真给你这个小子给卖了,我定饶不了你。”

涂祀见拗不过糟糠老头,没办法,只能把事情从头至尾给老头叙述了一遍……

糟糠老头是涂祀和王灵一个月前颠沛流离来到这个碎叶城之后,在这里早已被人遗弃的破败小屋才认识的。这老头异常懒惰,平日里整日的睡大觉。不过奇怪的却是,这老头身上的衣物比涂祀还要单薄许多,甚至有很多部位裸露在外面,也不见其冻死。

见惯了,涂祀心中也是有了一丝不忍,毕竟这是一个比自己年长的老人。所以便开始每日依靠在市集中做的零活赚取的一些钱财买的食物,都会分给老头一点。糟糠老头却是好似本应该接受涂祀的孝敬一般,对他竟然丝毫的不客气。

日子久了,两人却也慢慢的熟悉了起来。

不过,这糟糠老头似乎很神秘……而且懂得许多……

涂祀从糟糠老头那得知。他所处的这一片天地名为天元大陆,天元大陆拥有诸多的王国及三大帝国。分别是西北方的古夏帝国,南方的金周帝国,北方的洪商帝国。而碎叶城则在古夏帝国附属国之一的西楚王国境内。

西楚王国是一个诸侯国,因为当今所处的社会是封建社会,封建社会就是‘封邦建国’,即是帝王把自已直接管辖的土地,分封给诸王室成员,并授予他们王位,王候再分封贵族,贵族的爵位分为,男、子、伯、侯、公。王候和贵族在自己的领地上有相当的自主权。目的在于让他们封国和组建军队,保卫中央帝国,起到收买人心作用。

天元大陆崇尚实力,大陆上拥有着诸多的修仙门派及修仙学院。有着大量的修仙者,修仙者占整个大陆人数的百分之二十以上。听闻修仙者可以飞天遁地,能轻易的获得到国家的爵位。

“这样也好,这样对她也算不错了,而且也再会牵连你了。”

听闻了涂祀叙述了今天他们在外面的经历,老头沉吟顷刻,反而有些开心的道。

老头知道那王灵体弱多病,这些日不仅仅没有帮上涂祀任何忙,反而牵制的涂祀成了这幅消瘦饥黄模样。因为涂祀每日买的食物,大部分都分给了他们,而他自己却是吃的很少,很少。而此时王灵被人收养了,却是为涂祀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两人坐在一起吃了一会,半刻钟后……

“如何才能修仙?”

涂祀似乎感觉糟糠老头来历不一般,试探Xing的问道。

“你想修仙?”糟糠老头眼神一亮,盯着涂祀有些玩味的笑道。

“修仙能改变自己的一生,能不再受人欺凌,能褪下这凡间的束缚,能决定自己的命运,遨游于九天之上,谁不想修仙?”涂祀站起身,表情坚毅,对糟糠老头铿锵有力的道。

“你想我教你修仙?”糟糠老头看到涂祀志气凛然的样子,嘴里的玩味笑意更浓了。

“嗯!老头我早知道你不一般了……”涂祀紧紧的盯着糟糠老头,眼中满是期待。

“臭小子,别这么盯着我,老实告诉你吧,我不会修仙,所以你别指望我了。”糟糠老头又拿起一块牛肉狠狠咬了一口,嘴中咀嚼了起来,含糊不清的笑道。

“喷!”

涂祀被糟糠老头一句话呛得一下没有站稳,被脚下的碎石一绊,摔倒在地。

“疼!”

来不及顾及身上疼痛,涂祀立刻爬了起来站起身,拍也不拍身上开始沾满的灰尘,指着糟糠老头骂道。

“你……你不会修仙,你搞那么神秘干嘛,你……你不会修仙,你怎么知道外面世界那么多事情。”

糟糠老头见状也笑骂道:“臭小子,仙不是那么好修的,超脱这天地规则,破开这天道法则,谈何容易……”说着眼神竟然露出了一丝迷茫。

涂祀不再听高深莫测的胡言乱语,重新坐了下来,不再说话,拿起一块新的牛肉奋力啃食着,似乎要把所有的郁闷都发泄在这块牛肉之上。

糟糠老头看到涂祀低着头愤愤啃着肉,用油乎乎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你还有剩余的银币么?”

“银币?”

连忙警觉的往后迅速挪了挪,涂祀紧张问道:“你想干嘛,你可别打我银币的主意……我可没有多的银币给你。”

糟糠老头被涂祀这般警惕的动作给逗笑了,笑骂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我又不抢你的钱,不过,我们做笔买卖如何?”

“什么买卖!”涂祀觉得自己有些警惕过度了,又往前挪了挪,不好意思的问道。

“给老夫我买一壶黄酒来,我就教你一套功法如何?”糟糠老头笑着道。

“什么功法,可以让我修仙吗?”涂祀眼珠子一转,心中有些怀疑。

“不能!”糟糠老头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笑骂道。“臭小子,你怎么就想着修仙啊!我真的不会修仙呢。”

“靠,老头你又忽悠我。”涂祀跳了起来指着糟糠老头骂道。

“别急,别急,你先坐下,听我慢慢道来。”说着指了指涂祀脚下,示意他坐下,然后慢慢的收敛起了笑容。

涂祀见糟糠老头变得庄重了起来,然后讪讪的坐下,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仿佛原本有些烦闷的的心情,此时竟然也安静了下来。

“下界的世界千千万万,太古时期,我们那里称之为‘修仙者’为炼气者。但是,除了炼气者还有一种修士,称之为‘练体者’……”

通过糟糠老头神神叨叨的叙述,涂祀得知。

太古时期由于灵气充足,大部分人都可以练以灵气于己身,所以也称修士。修士分为炼气士和练体士。练体与炼气不同,练体以**力量为主,而练气却以真元为主。练体士认为人体的潜力是无穷的,不断的挖掘肉身的潜力。此类的修士拥有强大的近身战斗能力和破坏力。

不管是炼气士,还是练体士,二者都是希望不断突破自我,提升修为,以达到天人合一,最终破开这天地之间的约束,逆天而行。

“你想教我的功法,难道就是这练体之术。”涂祀眼神慢慢的亮了起来,有些兴奋的问道。

“嗯,是的!”糟糠老头点了点头,“你想学吗?”

“嗯,想学,当然想学!只要能让我变得强大起来,我都学!”

管他练体还是练气,只要能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从而改变现在的这种穷困潦倒的处境,学什么涂祀都愿意。

“似乎买卖还没做完呢,你还不快给我去买黄酒。”糟糠老头催促道。

“哦……我给忘了,那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买黄酒。”涂祀爽快的起身,就朝着屋外走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门外街道的尽头。

糟糠老头看着涂祀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却是叹了一口气,喃喃着,“吾只剩一缕残魂,不知何时就会消散了,若将吾族亿万年来最为强大的神通“混沌香天决”传于你,你若能炼成,那成就必定将超越本皇,那吾族也许还能有所希望……”

“此神通源自‘道古始祖’。传说当年始祖自碎元神,分裂成神,魔,妖的秘密就与此术有关。具体如何,我等不得知。此神通在吾王族古神中首领一代代传承无数岁月,从未有人炼至大成。若你能练成此神通,或许将来便可解开此谜底。”

“那天外**弑父之仇,灭族之恨怎能不报?那些被奴役的族人怎么办?”

“如今这片天地吾族只剩下你一人,也是吾族唯一的希望。你乃吾长孙,吾只能把一切希望所寄托于你。世界万物无论强弱,冥冥之中总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约束,有人谓之为天道,有人谓之为规则,如你有一天能超脱天地规则,破开一切法则。掌握天道。吾族将可重振于这天地之间。”

此时的糟糠老头思绪万千……

半刻钟之后……

“老头,想什么呢?搞得气氛这么压抑?”涂祀买酒回来,刚踏进门,就感觉这片空间无形之中有了那沉重的压抑之感,而这一切的压抑之感都来自坐在那角落的老头。

涂祀的声音打断了糟糠老头的思绪,糟糠老头抬眼看着涂祀那风尘仆仆归来的样子,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温暖之意,眼前这人就是他守护百年之久的长孙。不过他却是不敢让涂祀知道太多,甚至不敢表明自己的身份。因为这是保存自己这古神一族唯一血脉的一种方式。

“嗯!哈哈,没事,涂祀快拿酒来。”糟糠老头指了指他手中的一壶黄酒,哈哈大笑道。

涂祀见糟糠老头催促,撇了撇嘴,连忙走上前去。

还没靠近……就被那糟糠老头一挥手,涂祀手中的黄酒就不由自主的直接飞入了那糟糠老头手中。

“这……”涂祀原本带着一丝怀疑的眼神,此刻变得无比兴奋了起来,这老头竟然果真是一个高手呢,“你……你竟然真的会修仙。”

涂祀此刻呆若木鸡。

糟糠老头接过空中飞来的黄酒,狠狠往独自里灌了一口,却是又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道:“涂祀小子,我确实真的不会修仙。恐怕真的要让你失望了。”

“那这是什么法术……”涂祀脸上有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呵呵!”糟糠老头笑了笑,眼神之中变得有些期待了起来。“等你将来的**,有了另这片世界的空间都战栗起来的力量,那时候你便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你传授给我的功法,将来能让我达到这一步吗?”涂祀的心却是没有那么大,只是用手空中比划了一下,“例如,这隔空取物的能力。”

“哈哈!”糟糠老头看着涂祀那比划的有些滑稽的动作,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打着包票道:“涂祀,你就放心吧。这功法如果你将来真的可以练成,不仅仅会有这‘隔空取物’的本领。而且这无尽的下界、上界,乃至于有着那域外天魔的‘外界’。都会为你的出现,为之颤抖起来呢。因为这套功法,可是让你成为天下无敌的根本所在呢。”

听着这糟糠老头有些开玩笑的话,涂祀却是撇了撇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道,也开玩笑道:“如果真的能让我变得强大起来,老头,将来你就跟着我混吧。我定让你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定会你活上那神仙般的日子呢。”

涂祀可是听不懂糟糠老头说的那些‘下界’‘上界’‘域外天魔的外界’那些话语,在他想来,只要自己能吃饱肚子,能有暖和的衣服穿,能有温暖的房子住,那已经就是很好了。

听着涂祀这般回答,糟糠老头却是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眼前这个自己唯一的亲人,虽然已经在这个星球孕育了上百年,可毕竟这些年才刚刚觉醒过来,而更还只是一个少年。

“其实我也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陪你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可是我却是不久之后,就要离开了。”糟糠老头眼中露出一丝不舍。

“你要走了吗?”涂祀顿时心中紧张了起来,王灵刚刚离开自己,而现在眼前这唯一陪伴自己的老头也要离开了吗?

不过,想到对方那拥有的那法术,涂祀顿时心中也有了一丝无奈,对方可是一位前辈高人呢,怎么又可能和自己一直呆在一起。心中却不知怎么……对这老头有了也有了一丝不舍,仿佛对方就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嗯,我要回家了。”看着眼前的涂祀,糟糠老头眼中的不舍之意更浓了,不过语言变得有些郑重了起来,“涂祀,有些事情,你一定要学会独立面对,一定要坚强起来。记住,一切只能靠自己。因为你肩负着无比艰巨的使命,在这天地,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你。”

“嗯,我一定会坚强起来的。”涂祀知道他是在鼓励自己,坚毅的点了点头。涂祀在这碎叶城看透了这人世间的人情冷暖,而自己也正在经历着这痛苦挣扎着的生活,所以他自然也是有着一颗坚韧的心。

“你的家,在何方?”涂祀抬头看向糟糠老头。

“家?”

“我的家?”糟糠老头被涂祀这句话给问的一愣,那混浊的眼睛慢慢的有些热泪盈眶了,“我的家……我还有家吗?如今我的家在何方?我的家园已经被毁去,而我的族人却也一个个被那些域外天魔所奴役。没有了族人的家,难道还算是家么?”

看着此时神情激动热泪盈眶的糟糠老头,涂祀心中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阵心疼……定了定神,涂祀不好意思的道:“老头……我好像说道你的伤心事了。对不起。”

涂祀的话语再一次打断了糟糠老头的思绪。

“‘家’在何处,你却是应该要知道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渍,糟糠老头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抬头对着那屋檐空洞之外的星空看去,眼神之中露向往,“我们的家,并没有在这片星空之下。而是在那上界,是一片被九颗‘太乌’笼罩之下的无尽大地,在那里只有白昼,没有黑夜,曾经我和我的族人们在那一片大地生活着……那是我族生活了亿万年的家。”

“我们的家?”涂祀疑惑的问道,眼中也有了向往。

“有些事情,你现在无需知道太多。时候到了你自然便会知晓。”

糟糠老头慢慢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次向我提出要求。你说你想修仙?虽然我族不曾有人修仙,但是你要,我便让你修仙,又有何妨……”说着,糟糠老头慢慢的站起了身子。

涂祀只觉得一阵热浪直接席卷而来,连忙抬起头看去,只见这糟糠老头身体挺拔的站立在自己面前,这一刻,糟糠老头已经不再糟糠,头上的乱发舒展开来无风飞扬。深邃的眼神由如来之太古时期的远古猛兽一般,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那原本那层皱巴巴老皮覆盖的脸庞,此时也变得棱角分明坚毅了起来,结合此时那挺拔的身子,和飞扬的乱发,此时就犹如一座战神一般。

这一瞬间

涂祀看的都有些痴了,虽然此时老头还是那般破碎不堪的衣着,那样子也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却令人感觉眼前此人是一头太古洪荒时代的战神一般另人感到震撼和畏惧。

紧接着,一股令人战栗的洪荒之力从老头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在他的胸前聚融,洪荒之力形成的光团越发的明亮。

“祭”

只听老头仰天一声怒吼。

洪荒之力形成的光团以老头为胸前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爆散开去,涂祀只觉得眼睛一花身子一沉,便昏眩了过去。

暗红色波纹状所形成的洪荒之力幅散的速度非常快,一万里,十万里,百万里,千万里,万万里……

瞬间以碎叶城为中心,直接席卷了万万里范围,覆盖了正片天元大陆,延伸到了东北部的谜雾海,甚至连大半个三万大山也尽皆覆盖于其中。

一瞬间,不管是凡人,还是何等境界修仙者、修妖者,这一刻无一例外的全部昏眩了过去。以碎叶城为中心万万里范围之内,包括于整个天元大陆所有的生物,这一瞬间都进入了睡眠状态,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破败小屋内。

糟糠老头此时犹如一座战神,面目狰狞,露出痛苦之色,朝天大吼道:“吾,古神王族之皇,今愿祭献吾之生命本原,留下吾之传承,传于吾孙。得吾传承《混沌香天决》者为吾王族之皇。将吾的仇,吾族之恨,存于记忆结晶。待吾孙觉醒之日,必当感同身受。完我未完之愿。”

言毕,老头的身体内的所有生机仿佛被一股力量抽离而出,从其眉心显现出一团七彩能量光团。

糟糠老头轻轻的一点之下,那团七彩能量光团便慢慢的飘向涂祀。直接钻入了他的眉心之中。随着那团光团的进入,涂祀的身子慢慢悬空漂浮了起来,瞬间,整个身体都散发出了那七彩光芒,显得无比的神圣。

老头这时身体由如虚幻半透明,好似随时就可能消散。他慢慢的走到涂祀近前。看着涂祀那青涩的面庞,眼中露出了温暖之意:“吾能陪伴着你百年,吾甚为欣慰……”

老头的指间轻轻的划过涂祀的脸颊,紧紧的盯着他,目光中的不舍之意更浓了。“吾古神一族修炼以练体为主,凡吾古神一族都拥有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古神之体。这也是导致吾族被那天外魔奴役所根本。”

老头的目光中不舍之意慢慢的变的坚毅了起来,“吾孙既想练气,倒也是掩盖其古神体质的方法。吾今日便倾尽剩余所有生命本原,改其体质,使其拥有练气体质。而且但凡修为不如我者,均无法窥探其根本古神体质。”

原本老头已经很虚幻的身躯,此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身体之中的红色能量肉眼可见的迅速朝着老头手中岁汇聚着,瞬间就形成了一团耀眼红色的光团,随着能量汇聚的越来越多,老头此时的身躯颤颤巍巍越加虚幻透明了起来,就好像随时要消失一般。

“去!”

老头嘴中轻喝,那团由其生命本原所凝聚的红色光团慢慢的飘向了涂祀身体,随后化为无数条红芒的光线,瞬间就包裹住了涂祀的全身,在其身体之中飞快的穿梭了起来改造这他的身体……

过了许久,老头看着涂祀身上的红色光芒逐渐暗淡了下来,喃喃自语道:“吾这一缕仅存的自我意识就要消逝了,吾也彻底沉睡下去,愿你将来能寻到我之本体,也许我们爷孙两还能有相见之日。吾盼着于你的再次相见。”

“咔擦!~”

刚说完,老头的身体就由如破碎的镜子一般崩溃,碎裂……化做一片片零星,逐渐的消逝在空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