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从前有一把神剑

更新时间:2021-04-16 14:57:52

从前有一把神剑 连载中

从前有一把神剑

来源:落初 作者:张良大招无敌 分类:玄幻 主角:李李寻 人气:

《从前有一把神剑》作者:张良大招无敌,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李李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从前有一把神剑,剑锋所指,天下无敌,无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砰砰砰!

拳头似铁,砸在朱诚的脸上便是一声脆响。很显然颚骨都被砸碎,这还是在朱诚已经进入开玄初期的前提下,否则一拳下去,估计脑瓜仁也给砸了出来。

朱诚呜嗷的惨叫着,仗着开玄境已经催动玄气的好处,终于是挣脱了李寻连控制,跳到一旁惊恐的看着李寻连。

这煞星,出手时明明感受不到玄气存在,为何自己施展玄气却无法抵挡他!

正惊异中,李寻连的铁拳已然再度轰来。朱诚哪敢硬接,只能一边哀嚎一边四处乱串,但偏偏还窜不出坤山布下的防御光幕,端的是可怜之极。

这情形就好像瓮中捉鳖,当然了,用另一个词语形容更加贴切——

关门打狗!

而这李寻连看似柔弱书生那般,但手下力气绝大,且打人专打脸,下手是相当的黑!那朱诚此刻满脸是血,原本整齐的牙齿被打飞了一半,呼喊叫骂时都有漏风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朱诚是脑袋一根筋还是心系王府威名,都被打成这般模样,竟然嘴里竟又在恶毒的骂着,反倒没了求饶的念头。

许是他认为成王还没出现,李寻连还得蹦跶一阵吧。

正在这时,一道宛如雷霆般的厉吼蓦然响起,而随着这吼声传来,屋瓦簌簌、湖水泛波、一股极重的杀伐威压便铺散开来。

“好个狂种!”

私闯王府后竟还有闲心逗弄婢女,殴打王子,如此目中无人,真当本王的威名是吹出来的了?

轰!

一股庞大的威压暴散开来,所过之处如狂风卷地,莲花倒拔,水浪翻涌间,刚刚平静不久的湖心小亭,霎时风云变色!

“公子小心。”坤山低喝一声,周身气势爆发,如山似岳,将李寻连护在身后。而他自己,则是半步不退。势如——不动如山!

不过,那名婢女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她没有玄气在身,根本无法抵抗,只听惨叫声起,直接撞到岩角摔爆了脑袋,那条如花似玉的性命瞬间失去生机。

成王一怒,命如蝼蚁!

须臾,风息浪止。但紧接着又是一道喝声如雷霆震响:“于本王府邸放肆,你好大的胆子!”

此人约莫四十左右,面色阴沉,身形不高不矮,但偏偏极具上位者那种让人仰视的气场。若是常人见了,绝对会不由自主想要跪拜。

能散发如此威势之人,不消说,自然便是名动天下权重如山的成王朱铎了!

不过,面对成王的无上威压,李寻连却面不改色,只见他脖颈微扬,问道:“你,便是成王?”

然而,还未待成王搭话,李寻连便又说出一句惊呆众人的话语来:“成王朱铎,你可知罪!”

你可知罪?

莫说这是青霄第一候成王府邸,就算芝麻小官的衙堂,恐怕也轮不到你一个毛头小子大放厥词吧?

可是,李寻连偏偏说的义正言辞,那种感觉,就好像无论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都得在他的秩序中运转一般!

“呵,哈哈!”成王怒极反笑,道:“你在向本王问罪?”

李寻连闻言也是冷笑一声,回道:“不单要问你的罪,还要治你的罪。”

啪啪。

成王点头拍手,笑道:“本王的确有罪,朝堂之上刺杀重臣清除异党,朝堂之下践踏众生乱杀无辜,没错,本王就是有罪,不用你问,本王承认。但,本王想反问你一句,你凭什么来治本王的罪!”

供认不讳?不,这是毫无顾忌!即便我犯下滔天恶行,但你能奈我何?在这方圆十里的王府之中,我成王,就是天!

“凭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胆气!还是凭这几个天河境的玄修!”成王语调徒然拔高,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背后阁楼之上现出了一条黑影。

“啊!”宋定云忍不住惊呼一声,那黑影他没见过,但猜也猜的出身份来。

名动京畿,小儿闻之夜不敢啼、号称刺杀之王的暗枭铁卫首领——萧南天。

嗖嗖嗖!

随后,越来越多的黑影从各个方位闪出,如同暗夜浪潮,纷纷涌现。

共计,三十六道!暗枭铁卫齐聚之!

啪啪。

这回轮到李寻连鼓掌了,他的脸上依旧风淡云轻,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转身背朝成王等人,对四名护卫道:“他们不服,想和咱们玩玩。”

面对以刺杀为主旨的暗枭铁卫,面对号称天下刺杀之术第一人的萧南天,李寻连竟把背后空门留给他们,这……到底是狂妄还是自信?

没人说得上来,也许,只有李寻连自己心里明白。

一阵极轻的气流将飘在空中的树叶割成两半,透出一柄泛起青光的匕首来。

有人动了,三十六暗枭铁卫之一。

匕首悄无声息的划破虚空,如同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阴冷而致命。

安静、迅疾、锐利,的确是刺杀之道的精髓。

四面黄金面具中,有一人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肃却,这次交给你吧。”李寻连对那人点头致意,然后闭目仰首,竟好像享受起湖心小亭那清新的空气来。

“是。”被称作肃却那面带黄金面具的护卫拱了拱手,慢条斯理的应道。

其实说是慢条斯理,但他的动作并不慢,只不过给人的感觉是那般而已。循序渐进,有条不紊。

铮~

长剑缓缓拔出剑鞘,拉出一道铮铮轻音。

不过,肃却缓,那边却急。三十六铁卫中率先出手的那人已经跃至通连湖心小亭的水上栈道之上,足尖点过尘不见痕,一跃数丈,带着安静中的杀意,疾刺而来。

“以静止动。”肃却又是慢条斯理的道了一句,然后脚踏星位,手捏剑诀,缓行了几步。

“故弄玄虚!”铁卫忍不住冷哼一声,这次下落更加用力,一踏,十丈之距便急掠而过。

一丈、半丈、一尺、半尺……

匕首距离李寻连后心空门越来越近,可与之同时,随着肃却一声“起”字道出,在李寻连背后,一面玄气之墙也是缓缓筑了起来。

一寸、半寸……

叮!

终于,匕首全力刺出,但同一时刻,玄气之墙也刚好筑到后心空门那般高矮。两相碰撞,发出金铁交击之声,毫无疑问,匕首再也无法寸进。

就是这样,让你觉得大有可趁之机,但事实却是,一切尽在肃却掌控之中。

“哼!”楼阁之上,萧南天冷哼一声,显然对属下的失利极为不满。

然而,他以为是那名属下判断有误未能及时使出全力,但实际上,就算前者再快十倍,肃却也有能力让玄气之墙“刚好”筑到那个高度。

这便是,舒缓行进,其行列齐肃则如林木之森然有序。

作为暗杀高手,铁卫自然听到了那远在数十丈之外的冷哼声,这是他的必备技能。

而作为铁卫,这声冷哼可就有些刺痛了。被首领不屑,很可能意味着他仕途将尽、性命不保……

鼻翼抖了一下,铁卫猛然旋身向上。既然直刺不行,那就来个星坠式,由上向下将匕首掼入李寻连的脑袋。

说时迟那时快,铁卫这一系列的动作直如行云流水,当肃却抬眼看时,匕首已然向下刺来。

又是半寸!

不过,肃却并无丝毫惊慌,反而摇头叹道:“前力刚竭,后力未继,偏偏又身在空中,唉,你该怎么躲呢。”

铁卫闻言大骇,心头升起一股不祥预感的同时,眼角猛然瞥见,四面八方竟是皆有无形剑气缓缓刺来。但,速度虽缓,却再一次“刚好”比他的匕首快了一步!

嗤嗤嗤!

数声轻响,似有锐物洞穿身体。随后只听铁卫痛哼一声,数道血箭便从身体各处同时溅射出来。

竟连剑气入体的时间都完全一致!

噗通,铁卫死不瞑目的跌落在地,至始至终没能碰到李寻连一根汗毛。

待得现场再度归于平静,李寻连睁开了眼睛,仿佛局外人一般,看也不看周围的尸首,问也不问刚才的过程,径直向成王走去。

这一刻,成王眼眸中的神色终于复杂起来。四名护卫已有两名出手,其风格分别为,其徐如林、不动如山……

还剩下那一男一女,当然,不用出手也知道他们的路数是什么了——

侵略如火!其疾如风!

这四人,很有可能就是沉寂天下已久的四大剑奴——风林火山!

那么,站在他们身前,这个能够指使他们的少年的身份和来历,也就很明了了。那个神秘的势力,的确有资格于成王府闯上一遭。

“嚇啊!”

成王虽然有了些底细,但萧南天却并不知情,他见的手下溃败被斩,只觉脸面折的太过。毕竟,暗枭铁卫出手,还从来没有过失手的时候!

暴喝一声,萧南天竟是亲自出手,只见他身影如扑天夜隼,掠动间鼓动浩荡劲风,席卷而来。

能让他萧南天如此者,十几年来这还是头一份!

“给我退下!”然而,萧南天刚刚扑到半途,成王却是厉吼了一声。退下?难道成王要亲自出手不成?不过很显然事情并不是这样,身在成王府从事三十余年的萧南天一眼便能瞧出,尽管成王暴怒,但这一次他却想要……息事宁人!

“吩咐铁卫撤走吧,今天的事需从长计议。”成王似忘却了自己儿子被打一般,淡淡开口。

萧南天也不反驳,成王心机如海,脑子里想些什么不是他一介武夫能够猜透。

且暗枭铁卫纪律严明是众所周知的,身为暗枭之首,萧南天对于这一点更是恪尽职守,既然成王说退,不管理由是什么,那便只能退下。

呼!

劲风猛然回流,萧南天的身影在急冲的形势下竟是瞬间停滞,而后唰的一声退回到原地。

凭空改变去势,而且是截然相反的方向,不得不说,这萧南天实力果然不斐。

“好俊的身法。”李寻连点了点头,由衷夸赞一句。

直面事实,对值得尊重的敌人从不吝啬赞扬,这是李寻连的性格之一。

“哼!”萧南天却是冷哼一声,显然,他可没有这样的肚量。

“你哼个什么?肠胃不通,鼻气不顺?”李寻连揉了揉眉心,似乎很为难的样子,“病症虽小,但这病引发的症状却很是恼人。”

何等症状?臭屁难闻。当然,萧南天压根就没放屁,李寻连这是变着法骂他刚才的哼哼呢。

说着,李寻连在鼻前扇了扇,“臭而不响,嗬,离得这么远都能闻到。”

给你面子不不接着,那就别怪我损白你了。李寻连可不是自认清高的文人,你不好生说话,我有的是闲心拿你逗乐。

“哈哈哈。”身后四剑奴放生大笑,也不知是真觉得好笑还是故意嘲讽,反正笑的肆意之极。对于萧南天,也许还稍带着成王,他们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成王脸色大寒,一双铁拳捏的磕磕作响,但碍于情势所迫,却也无法暴怒。

“退下,都给我退下!”

又是暴喝了一声,霎时间暗枭铁卫退的个干干净净。

战斗歇止,李寻连哈哈一笑。眼下成王归来,他也闹的过瘾了,该谈谈正经事儿了。

“成王在上,在下李寻连,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海涵。”李寻连瞬间收起暴打朱诚时的面孔,彬彬有礼的拱了拱手。

成王眸底闪过一抹寒色,但也快便隐去。强笑道:“风火林山四大剑奴,这等沉寂江湖数十年的老派强手都出山了,李公子不简单呐。”

“父王,父王,让萧伯伯杀了这狗杂种,杀了他全家!”朱诚之前被打的眼冒金星,这时清醒过来,见得父亲和萧南天在场,顿时喜出望外,又开始大放厥词。

“住……”成王刚想呵斥,可一个“口”字还没说出,李寻连那边就已经代劳。

“还要聒噪!”反手一巴掌甩在脸上,李寻连又补充一句:“你什么时候才能长点记性呢。”

咔咔……

位于成王身边的萧南天清晰的听见了成王因用力握拳而发出的骨节声响,但他看向成王时,成王的脸上却带着风轻云淡的笑容。

被如此挑衅,竟能做到面色不改,好深沉的心机!

萧南天暗暗皱眉,微有感叹。

至于李寻连,他可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刚才动手的想法就一个——

当你面打你儿子又怎样,谁让他聒噪来着。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他们竟胆敢欺上李家威胁其姐,这是李寻连的底线之一,绝对不容触碰。

否则,必以十倍百倍偿还!

“哈哈,打得好,我这劣子平日里依仗身份目中无人,今日李公子替我教训,本王反倒要谢你一句。”成王朗声大笑,直接把朱诚笑蒙了。

“父王……”

“混账东西,还不快给李公子道歉!”成王神色一转,厉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觊觎李月小筑的名器谱,那宋定云为了奉承于你,便擅自行动。驭下不严,该罚!”

“父王,那明明是你……”

“混账,难道你想学宋定云么!”成王遥遥一指,众人随着看去,只见宋定云不知何时已然七窍流血,一命呼呜。

李寻连微微皱眉,暗道成王果然老狐狸,下手够隐蔽的,而且宋定云一死,他就缺少了一枚简单有力的筹码来坑成王了。

虽然谅成王也不敢过分抵赖,但终究还是被人家先抄了一手底牌。李寻连心说有点意思,更决定以后要多和成王切磋切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