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乱世修真

更新时间:2021-04-16 14:47:21

乱世修真 连载中

乱世修真

来源:微小宝 作者:烟锁池塘柳 分类:玄幻 主角:王苍王如龙 人气:

新书《乱世修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烟锁池塘柳,主角王苍王如龙,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他,命格为九,至阳至阴。灵脉绝佳却备受羞辱,只因寿元不足十年。然而天降长生秘法,看他从此逆天破命,踏破修魔九重境界!炼丹画符,顺昌逆亡!一段撼天动地的热血修魔传奇,成就一代傲世魔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衣少女见二人默默不语,神情尴尬,开口娇笑道:“好了,不作弄你们俩了。你们有什么话就说吧,只不过我要在一旁听听。” 那青衣少女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对王风道:“我姐妹俩向来如此胡闹,倒让王兄见笑了!” 王风躬身道:“不敢!还请青霞仙子一解在下心中疑惑,在下定当感激不尽。” 那青霞仙子正欲答话,只听红衣少女在一旁插口笑道:“你也不必如此多礼。我姐姐名叫‘青霞’,‘仙子’二字虽是修真界中人的赞称,却也名副其实。我叫红云,最爱作弄人,你可要小心了!” 王风笑道:“这个在下早已领教了。你们姐俩儿是来自修真界?不知修真界与我们人界有何不同?” 青霞道:“王兄不必自称‘在下’,你年龄稍长,而且我姐妹二人还有事相求,如不介意,请直呼‘青霞、红云’即可。” 红云也在一旁道:“你叫王风,字卷云,和我一样,也带一个‘云’字。我们干脆叫你云哥哥好了。” 说到这里,突觉话意大带语病,不妥之极,但话已出口,一时红霞上脸,怔在当场。 青霞笑道:“这真是六月债,还得快。看你以后还敢再胡言乱语不?” 王风也是大笑了起来。那红云看着俩人,狡黠地眨了眨眼,也笑出声来。一时之间,木屋中笑意洋溢开来,三人心中已觉彼此间距离拉近了不少,颇有一见如故之感。 眼见火堆将已燃尽,王风又加了几块柴,三人这才围着火堆而坐,开口长谈。 青霞对王风道:“适才如妹妹所言,我姐妹二人在修真界冷月宫门下为徒,师从妙月真人。承蒙众人谬赞,称我姐妹二人为‘冷月双玉’。门中弟子数百人多是女子,只有十余名男弟子担任苦差杂役、巡夜守门。”王风插口道:“你们师尊妙月真人也是女子?”青霞红云点点头。 青霞又道:“师傅她老人家一向不喜欢男弟子,却对门下女弟子疼爱有加。” 看了身旁红云一眼,道:“我与红云原是亲姐妹。听师傅言道,一日在冷月宫后山,见到俩名弃婴,哭啼不止,遂上前细看。 只见包裹婴儿的被子上写有几行字迹。师傅一读之下,方才明白原来是一对夫妇俩因触犯门规,又遭遇仇家追杀,不得已将二女婴弃之冷月宫后山。” 王风问道:“那俩名女婴便是你们姐妹?”青霞红云缓缓点了点头,黯然神伤。 青霞定了定神,道:“我们幸得师傅收留,教传艺学。师傅于三年前,苦苦寻觅求得数枚‘通灵丹’,给我们几位弟子服用,从而进入先天之境。 师傅大恩,我们姐妹没齿难忘。所以这次人界之行,虽事关重大、吉凶难测,然为报厚恩,我们姐妹义无反顾,上前接下此项任务。至于得已巧遇云兄,也是始料未及啊。” 王风道:“修真界是何情景?通灵丹为何难求?你们又肩负何等重任?”红云笑道:“云哥哥稍安勿躁。且听姐姐慢慢道来。” 这一句‘云哥哥’叫得极是自然,王风心头一热,心道:“自小到大,虽说自己武功高强,且少年老成,除了所收徒儿项坤外,所识之人皆视我为子弟侄孙。 哪知今日也有人叫我哥哥。充她这一句‘哥哥’,从今往后,无论如何,也要护得她们周全。” 青霞见王风无语,还道他在凝神静听,当下道:“修真界与人界一般无二。听师傅言之,修真界原是人界之地,远在洪荒之时,天地初定。 那时人、兽、妖、魔、神、仙、鬼、怪杂居一地,齐聚一堂,纷争不断,混乱不堪。而以人最为弱小。人界中人不是丧命妖魔鬼怪之手,便是葬身兽吻之下。待至数位上古大神平定纷争,力压群魔,人界中人已所剩无几。 鉴于此状,大神们便划分九界,并制定规则。为了保护人界,于是从人界分出一地,布下结禁,作为异界涂毒人界时的一处缓冲之地。这便是我们修真界了。与人界不同的是,修真界中的天地灵气比之人界甚为充足,以至寿命比人界中人长了二倍不止。 而且……而且身形心智也远比人界中人早……早熟许多,以至像我们这般年龄,已有嫁娶之事……”说到这里,声音已是低不可闻。三人各自脸上红了一下。 王风又问道:“进入修真界不是已经有先天之境了吗?还要通灵丹何用?适才听你言道,早在数年前,你们也是在服用通灵丹后进入先天,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青霞一怔,随即笑了起来。红云娇笑道:“谁说修真界人人是先天之境呀?我的傻哥哥!” 王风挠了挠头,疑惑不解。 青霞笑道:“修真界并非人人是先天之境者,也有土生土长的原居民。与人界中人相比,虽然寿命较长,近两百岁,加上身智早开之外,其它如风俗言语与人界一般无二。 一般修真界人入道修行,除了散修,大多择一宗门。而宗门也对其资质心术,加以选拔后,才得以录用。 然后再视其修为,服用通灵丹,助其达至先天之境。一般人本不需服用通灵丹,百余年后,只要勤奋努力,稍有悟性者自然而然地进入先天。若非其它原因,谁也不会劳神费力地寻得那通灵丹以求速达。 我们姐妹俩也是因师父错爱,而一步登天。要知修真界中人,一旦早达先天之境,寿元已有五百余岁。 以后结丹成婴,渡劫飞升仙界,实也不难。再不济,无把握渡那四九天劫,修成散仙后,除了千年一次的递增天劫外,在修真界已是顶峰,实无敌矣。”说完,目光中露出期许之色。 王风心中只是关心通灵丹一事,问道:“那通灵丹为何如此难求?” 二女有些惊奇地看了看王风。红云道:“云哥哥已然达到先天之境,为何还对那甚为难得的通灵丹感兴趣?” 王风笑道:“正因为难得,才感兴趣。”红云撅起小嘴,扭头不答。 青霞道:“通灵丹药方在修真界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丹药却极为难求,云哥哥可知为何?” 王风答道:“不知。请青霞妹妹明示。” 青霞道:“只因药方易得,药材难寻。有些药材需展转九界采摘齐备,然后还要花上重金聘请高人炼制成丹。云哥哥对这通灵丹当真要势在必得吗?” 王风缓缓地点点头,道:“我有一至亲姐姐,自小待我爱护有加。今年只有十五岁,武功修为已达后天中阶之境。然若想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却是难上加难。我……我与姐姐情深义重,若是我破空越界,心中……心中实不忍撇下她而不顾。 如今人界大乱在及,她一个女孩子家,的确叫我放心不下……”说到这里,慢慢地低下了头,心道:“不知姐姐在白云观中见我许久未归,是否担心?唉,我这姐姐,从小便对我这般好。” 青霞红云见王风低头不语,当下二人相视一眼。只见青霞从腰间锦囊中拿出一块美玉来,通体雪白无瑕,火光照映下,流光溢彩,灿然夺目。 王风见青霞此举,大是不解。青、红二女对王风嫣然一笑,火光照映之下,俩人美艳不可方物,令青霞手中那块白玉,此时也黯然失色。王风见了眼前情景,不禁呆了一呆。 红云娇笑道:“云哥哥,你发什么呆呀?你就呆在这儿,我跟姐姐去去就来。不可偷看哟!”说完,拉着青霞的手,俩人笑嘻嘻地跑了出去。 王风童心大起,未免二女发觉,不敢用灵识扫掠,只得默运“极渊重瞳”,注视二女离去。 只见二女转过一山坳,站在一面巨石后,低声交谈。随后俩人盘膝坐在地上,青霞将手中白玉放下,双手不时地结着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过了片刻,只见地上白玉大放毫光,青霞对那白玉不停地说着什么,红云在旁也不时地插上几句,仿佛是在与某人交谈一般。王风大是奇怪,却又百思不得其解。 只见二女与那白玉说了不久,便躬身行了一礼。白玉毫光已然消失不见,二女也已站起身来,面露喜色,双双携手而回。王风连忙收功,心中惴惴不安。 俩人回到木屋中,一齐看着王风,微笑不语。 王风奇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长出花来了吗?”俩人脸上一红,红云轻啐了一声,“哧哧”地笑了起来。 青霞道:“我们刚刚玉符传音,问师尊可存有通灵丹?同时将云哥哥的情况禀报了一番。还请哥哥不要见怪。”王风这才恍然大悟,心中已是暗暗感激。 青霞道:“听师尊言道,通灵丹实为难求,本宫也只存有一枚,准备让绿香师妹服用。只要云哥哥帮本宫完成此行重任,这枚通灵丹即归哥哥所有。待事成后还另有他物相赠。” 王风闻言大喜,忙问是何事要他相助。青 霞笑道:“到时便知。眼下时候不早,赶路要紧。”当下王风“呼”的一掌遥击火堆,熊熊篝火骤然熄灭,若有若无地冒出几缕青烟。见二女美目中满是佩服之色,王风淡淡一笑道:“走吧。” 三人再次凌空而行,向西飞去,一路无语。行了不久,掠过数座大雪山,已然到了昆仑腹地。低头下望,尽是一片白皑皑的雪景。 这时朝阳初升,日光照在白雪之上,入眼倍感刺目。待至从两座大山峡谷飞过后,转而向北行去时,三人不禁眼前一亮,心下惊喜之极。 只见绿草如茵,繁花似锦。不时地看到野牛羚羊、麋鹿狐兔在草地上悠游。三人哪里想到这极西苦寒之地,也有四季如春、草木丰茂的人间仙境。 只听红云笑道:“这只怕便是师傅口中所说的‘万春坳’了,不知昆仑金顶在哪儿?”王风举目向前望去,只见前面一座大山,郁郁葱葱,其间百鸟飞翔,鹤鸣声声。 再向山顶瞧去,隐见白墙玄瓦,圆门飞檐。王风伸手一指道:“也许那里便是昆仑金顶了。” 三人见飞行多时,已到目的地,都稍松了口气。不到片刻,飞至顶上,慢慢停落在山门前。 只见山门前一大块平地上三个一群、五个一堆地站立了许多人,正在静听大门处一群道士前头的一名老道在说话。 那老道发须俱白,满面皱纹,年纪与白云观中的清风道长不相上下。身后数十名道士一色道衣道冠,显是与那说话老道同门。王风三人寻了一地,默然旁观静听。 只听那老道道:“我昆仑派早在二百余年前已被他界中人尽毁,门中弟子百多人死于非命,而掌门灵隐道长也下落不明,想来亦遭毒手。 其后歹毒之徒已然伏法,以至灰飞烟灭,可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参看本卷第三章)后由我东海昆仑分支近二百年的修复整造,苦心经营,才渐渐恢复昆仑派的旧貌。今日各位异界中人大驾光临敝派,不知所为何来?” 王风早见众人服色各不相同,相貌清奇,周身灵气流动,显是修为高深,听那昆仑老道之询问,心道果是异界之人。 只听老道对面人群中有人高声叫道:“我们只是在此门外静候,并不敢进屋打扰昆仑列位道长,更不敢妄杀人界中人,以免重蹈昔年邪金门中人的复辙,这点,请道长放心!道长这就回屋吧,不必顾虑我等。”话刚落音,便有几人随声附合。 王风身旁青霞低声道:“这些都是我们修真界中人,看来都是为了那物而来。卷云哥哥你可要多加小心,我看其中几人已是元婴后期修为的高人。” 一旁红云冷笑道:“只差一步便可飞升成仙,如此修为,也来趟这浑水,可笑!可耻!” 只听那老道又高声道:“如此,贫道便不打扰诸位了。”说着,带着本门弟子,鱼贯进入道观之中,随后关上大门。 王风皱眉问二女道:“不是听说异界中人不得私入人界吗?为何这么多人趋之若骛、大摇大摆地来此?” 红云笑道:“我们可不是私入人界呀。这是在执法使首肯之下,师傅帮我们打开通道,正大光明地来此。” 青霞点了点头道:“只要我们不干预人界之事,不妄杀人界中人就行。再者那物留在人界,对人界而言,是祸非福呀!” 王风大奇,问道:“究竟是何物?”青霞四下看了一眼,以手掩口,在王风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王风皱眉不语,大有不解之意。红云跟着踮起脚尖,在王风耳边细说了一番,王风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时近正午,已有多人御剑飞来,“咻咻”破风之声不绝于耳。眼见人数越来越多,其中更有多人纷纷交头接耳,或高声打着招呼。门前平地上渐渐喧闹起来。 王风寻到一块大石来,用掌风扫去灰土,一屁股坐下,向二女招了招手,二女遂在王风身旁一左一右地坐了下来。一面向前来打着招呼的熟人回应,一面向王风解答修真界的奇人异事,时不时地指向人群,告诉王风这是某人,是何门派,修为人品如何等等。 有人看到王风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俩名绝色少女,笑靥如花,大为羡慕,暗叹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艳福不浅。 而有认识二女者,深知二女为人,见她俩对王风举止亲昵,低笑连连,不禁大感奇怪,心中猜测王风究竟是何人,竟然令这俩位冷若冰霜、性如烈火的冷月双玉性情大变,转为柔情似水、媚眼如丝的佳丽。 王风三人哪里理会旁人所想,只是心中思索如何将那宝物在强者环伺下弄到手。青霞为防有人偷听,伸手布下一个结禁,当下三人低声密议良久。 待计议已定,王风肚子咕咕直叫,青霞红云姐妹二人见状掩口而笑。王风道:“眼下时候尚早,我先去弄点吃的。 你们谁还想品尝我的手艺?想的话就跟我来吧。”青霞微笑摇了摇头,红云一跃而起,拉着王风笑逐颜开地向山林中走去。 王风红云在林中寻觅良久,未获猎物,不免有些垂头丧气,正待二人回转时,只见有只野狗在林间游荡。 王风见了眉开眼笑,道:“好家为!当真口福不浅呢。”红云圆睁美目,惊问道:“云哥哥你不是想吃这只野狗吧?” 王风道:“当然吃它了。这可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味呢。”红云将信将疑,俏脸上微露不忍之色。 王风哈哈一笑,右手中指轻弹,惊神指力何等霸道,指风掠过,那野狗已身首两分,无头之狗还向前跑了数步,这才倒下,只见狗血洒了一地,醒目之极。 王风转头对红云笑道:“想吃美味吗?先寻些干柴来吧。我去将此物洗剥干净,顺便去道观找点盐巴来。” 说完,身形一晃,人已不见。红云跺了跺足,也在山中拾起干柴来。约莫找够了,便拢作一堆,却无火种。 正在发愁之际,王风已飘然而回。将洗剥好了的猎物在柴堆上架好,伸出左掌对着柴堆轻轻地扇了几下,只见干柴堆冒出了青烟,“砰”地一声,已经燃起。 红云问王风道:“你从猎获这只野狗,到此时生火烧烤,用的是何法门,这般运转如意、挥洒自如?” 王风笑道:“说来惭愧!这不是什么法门,而是武功。”“武功?”红云有些惊诧。 王风点了点头,又道:“斩落狗头是‘惊神指’,燃木生火乃‘烈炎掌’。”红云“哧哧”地笑道:“如此神功,竟然被你用来屠狗烤肉,真是暴殄天物。” 王风听言,心道:“不知武祖知我此举,会有何想法?” 待至二人吃完狗肉后,已是日影西斜。王风找到一汪清泉,痛饮一番,打了几个饱嗝,这才与红云一起,欲返回平地。 忽听山风中隐约传来谈话声,显是附近有人。王风放出灵识,覆盖整座山林,见有数名修真界人在后山腰一处背阳之地商谈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