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追夫36计

更新时间:2021-04-12 13:22:15

追夫36计 连载中

追夫36计

来源:微小宝 作者:Gaffey 分类:玄幻 主角:慕枝小姐 人气:

《追夫36计》作者:Gaffey,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慕枝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由仙草幻化,在不断重逢中寻找,她甚至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性命,可是他怎么只爱他那个病怏怏的表妹!自己终于在打击中醒悟,他却又开始纠缠,可是,你不知道,错过了的爱情就没有必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里寒有些无奈的的看着抱住自己的慕枝,手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放,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什么,却是不排斥。

百里寒一边任由慕枝死死的抱住自己,一边软言安慰:“你放心,我无碍的。”

慕枝慢慢的在百里寒的安抚中变得冷静下来,慕枝定定的看着百里寒的伤口,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通红,又觉得口干舌燥的,忍不住吞咽了好几口唾沫,指稍有些颤巍巍的抚上百里寒濒临伤口的一处。

慕枝已经在自动开启脑补形式了,心里更是一片旋旎,百里哥哥伤在腰际,那可是腰际啊!如果要处理伤口的话,就必须要脱衣服了,如果是脱百里哥哥的衣服,自己是先从腰带解起,还是衣领哪里扯开呢?

慕枝越是这样想象着,脸色就愈加发烫,不自觉的就举起自己的小手,以手为扇的扇着风,还一边怯怯的偷瞄百里寒。

作为慕枝脑补对象的百里寒先是奇怪的看着慕枝,看到她发烫的脸色,还以为她是生病了,忍不住将自己微凉的大掌贴在上边,感觉到灼热的时候,百里寒马上有些担忧了,诧异的看着别扭的慕枝:“奴奴,可是哪儿不舒服?”

慕枝摇摇头,然后才扭扭捏捏的开口:“我没事,百里哥哥。”停顿半晌:“我还是先帮你处理伤口吧?”

百里寒听到慕枝说没事了,才是放心下来,听到慕枝说要给自己处理伤口,也就点了点头:“嗯,麻烦奴奴了。”

慕枝此刻却是一改刚才的心疼和害怕,整张小脸满满是期待和向往,然后她嗫嚅的捏捏自己的指头,口气也是充满期待:“那,那百里哥哥,奴奴就先帮你脱衣服了!”

百里寒听到慕枝的话心里才有些怪异的猜想,又联想到慕枝扭扭捏捏的做派,顿时有些头疼起来,他掐着眉头,有些无奈的开口,“奴奴,我伤的是腰,不是手,我自己动手就行了。”

说是容易,做却很难。

本来说完那番话,百里寒就要自己亲自脱衣服的,只是看到慕枝越来越明目张胆的目光,和越来越痴迷的眼神,百里寒原本坦荡荡的动作也就僵滞在哪里,维持着一个尴尬无奈的动作。

慕枝见百里寒听了,心里的兴奋是加重了几分,脸上的神色更加跃跃欲试,口吻也是跳跃性的:“哎呀!百里哥哥是不是伤口疼了?奴奴就说帮你脱啊,看现在扯了伤口怎么办!”

慕枝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就慢慢摸到百里寒的身上:“那百里哥哥别动了,奴奴来帮你脱啊!”

说到这里,连慕枝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迫不及待的急切。

百里寒当然能感到那只手的主人心里所想,他只能咬咬牙,眼睛一闭心一横,就干净利落的将自己的上半身剥个干净。

结实的胸膛也终于随百里寒的动作面世,也许是百里寒的动作太过迅速,慕枝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两人的体温就在这一刻交融了。

好像有电流经过两人,通过连接点碰触,最后交换。

百里寒忍不住瑟缩一下,他的肌理也随着暴露空气中的冷分子一颗颗跳跃起来。百里寒的耳根也经不住的红透了,幸好借着夜色掩盖,慕枝没有发现。

不过即使现在是大白天慕枝恐怕也难发现了,毕竟现在她自己都羞赧难当。

当慕枝终于如愿所偿,看见百里寒干净的躯体时,慕枝先是偷偷瞧了一眼,发现和自己想想中的躯体几乎吻合时,慕枝的脸就刷的变得更红了。

慕枝咬紧牙关,拼命在心里吸气吐气,才能忍住那一声差不多要脱口而出的赞叹。

慕枝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跟平时一般,说出来的颤音却还是出卖了她:“额,百里哥哥,那,那我替你疗伤了。”

慕枝说着,就将手轻轻放在百里寒伤口的旁边,忍住指尖的颤栗,然后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

百里寒难忍的瑟缩一下,肌理表面快速的竖起小小的颗粒物。然后,百里寒连脖颈都红了,一直到脖颈消失的地方。

慕枝快速的确认了一下百里寒的伤口,便站起来,然后就走了出去。

慕枝走到院前,看见水缸里还有些水,便将自己的手帕打湿,帮百里寒擦拭腰间的血迹,这样来回几次,慕枝的手碰到百里寒腰际的时候,两个人都不免敏感的一震。

百里寒不自在的别过脸,只觉得整个身子都燥热难忍,耳朵上的红色更是深了一个度。

慕枝本来还有些旋旎的心思在碰到伤口时候悄然消失,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合格的医者,正在一丝不苟的处理百里寒的伤口,也是这一份认真,让她错过了百里寒的小情绪,百里寒看着慕枝一改刚才扭捏地样子,变得冷静。

百里寒也情不自禁的被慕枝认真的神色吸引,他的心跳更是情不自禁的慢慢加快。

慕枝就这么耐着性子,一丝不苟的擦着血迹,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将百里寒腰际的血迹尽数擦去。

然后慕枝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瓶子,动作轻柔的将药粉慢慢撒上去,涂完药粉后,慕枝不容拒绝的将白瓷瓶子强行塞到百里寒手里:“好啦,涂好了,然后这几天百里哥哥你的伤口不要碰到水,也不要吃鸡蛋,鱼肉或者各类海鲜,还有啊,不能吃辣哦!这个药一天换一次。”

慕枝一口气说完了,又继续补充:“好啦,暂时想到的就是这些了,百里哥哥要记住咯!”

慕枝说完,就低头抓住自己粉扑扑的纱裙,忽然就咬牙用力拉扯自己的裙子,只是任由慕枝使出吃奶的劲,纱裙依旧完好无损。

慕枝泄了气的坐在地上,又重新振作起来,还是不屈不挠不放弃的撕扯自己的裙子,直到指尖因为用力而充血最后泛白了,纱裙还是完好无损,甚至不为所动,像是挑衅般嘲笑慕枝它的质量好着呢。

“哎呀,真是的,话本里不是一扯就破的吗,而且还可以撕的很工整漂亮的,怎么到我手里就不行呢!哎呀,我不管,呀!”慕枝不知道自己内心吐槽的话已经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还不自知的继续自己的暴行:“我就不信自己撕不开你这破裙子!”

坐在一边的百里寒也由刚才的不解变成现在的无奈扶额,话本?

试了好几回,慕枝才气馁了,终于放弃了和纱裙的纠缠,然后她眼珠子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然后就转头充满希冀的看着百里寒。

慕枝有些委屈的举起拿在手里的纱裙,递给百里寒,砸吧砸吧小嘴,接着又无奈的撅起来,声音依旧是糯糯的,语气却明显带着撒娇:“百里哥哥,你帮奴奴撕开吧,奴奴要帮你包扎伤口!气死我了,话本里边明明说女主轻轻一撕,姿态优雅就可以了,我都面目狰狞了,这布还没撕开,讨厌!”

慕枝最后的两个字似嗔非嗔,说罢还有些风情万种的瞪了百里寒一眼,百里寒心里一震,像是被几双小手轻轻揉捏,有说不出的味道,他接下来的动作明显带着宠溺,连眼神也是,自己却没有察觉。

然后百里寒很自然的接过慕枝递给自己的部分纱裙,两手放在上面,各抓住一边,只是微微用力,纱裙便被干净利落的撕开,果然像话本里说的一样,工整漂亮。

也许是慕枝眼里的崇拜太过明显,百里寒的耳际又是一阵飘红,心里却感觉到一丝柔软,只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这一抹柔软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作,喜欢。

夜里,即使只是夏天,在夜里依旧有些微凉,慕枝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百里寒鲜有趣味的看着慕枝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慕枝像是做了一个什么美梦,即使在睡梦中也笑的甜甜的,然后轻轻呢喃:“百里哥哥,呵呵。”

百里寒听见慕枝喊自己的时候有一丝微怔,很快化作一抹笑意,他不由自主的将掌心贴在慕枝的脸颊,温热,柔软的不成样子,想到这里,百里寒迅速撤回自己的手,似乎在懊恼自己刚才于理不合的动作,也有些唾弃自己,对着这样的一个小丫头也能做出冒犯的动作,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而那边慕枝不知道又梦见了什么,开始很不安分的向两边翻滚,扑腾一下就撞进百里寒的怀里,百里寒身体一僵,便看见慕枝在自己怀里乖巧的蹭蹭,像只小猫咪似的,然后似乎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呼吸又慢慢轻柔下来。

百里寒像是想到了什么,将自己的外袍又重新脱了下来,轻柔的盖在慕枝的身上,然后又安抚的拍了拍。

睡梦中的慕枝好像感觉到一阵温暖,脸色的表情更加柔和了,蹭了蹭,又在百里寒的怀里换了一个姿势,不便的是,她依旧睡得那么熟。

看见这样的慕枝,百里寒心里没有不耐,只是有些哑口无言,他维持着原来僵硬的动作,顿了顿,忽然抬起自己的手,有些僵硬的轻轻拍打慕枝的背,慢慢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百里寒的呼吸也平稳下来。

百里寒无意识的将自己的背留在风口,挡住疾风,用胸膛为慕枝铸造一个港湾,这里温暖,带有香气,没有争斗,远离喧嚣。

而这个月明星稀的晚上,破旧的民房,也就成了慕枝和百里寒之间最后,也是最有暖色的一抹温情。

而也是这样的一幅画面,成了慕枝一生最向往的时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