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牧野见闻录

更新时间:2021-04-11 13:12:36

牧野见闻录 连载中

牧野见闻录

来源:落初 作者:断翎 分类:玄幻 主角:秦长老祝你好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牧野见闻录》是断翎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长老祝你好运,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初出茅庐的忐忑期待,到功成名就的看遍繁花,一路旅程一路风雨,走马江湖到最后,倚着火炉,煮酒醅茶,且将往事慢慢品尝。少年林尘的家乡毁于一次意外爆发的灾难,孤身一人存活的他被附近镇子所救,随后便在小镇上平安生活了两年。然而世间事总是别离多,世间人总是难分舍。一次救人行动,林尘加入镇狩猎队,竟是发现要救的人是两年前失踪的同村村民,最重要的是他的家人也在其中。是顾全大局跟着队伍行动,还是独自一人入山寻找?当年的那场灾难有什么内幕?人类的过去在哪?未来又将如何自处?且跟着林尘一起走马观风雨,煮酒醅茶,将故事细细品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伙伴们在路口分别后,林尘沿着小街返回了住处。

先前说过,林尘不是镇上土生土长的人,他来自镇子西面的一个村落。两年前因为不知明原因导致兽潮提前爆发,林尘所在的村子没抗过兽潮冲击,损失惨重,林尘与家人在冲击中失散,后来被赶去救援的镇护卫队给发现并救了回来。

那起兽潮事件给周边很多村落都造成了损失,产生了很多像林尘一样遭遇的孩子。镇护卫队把这些救回来的孩子统一带回了镇子,由政府牵头,镇上居民以结对子的形式将这些孩子安置了下来。

与林尘结对的镇子人家姓冯,是个猎户,有着一手好技艺,年轻时是镇护卫队里数一数二的侦察手,在退役后转成了专职猎户,凭着积累起来的经验和艺高胆大,迅速赚出了一副家业。如今虽然不愁吃用,也不愿闲着,时不时的就出镇入山狩猎,攒的一批山货后就去附近的大城销货。

当时在安排林尘结对人家的时候,镇子上是安排了两户人家,一户是冯猎户,另一户是张医师。这是因为林尘当时十岁,在自己村子里已完成基础知识教育,给他多选了一户张医师是希望他可以跟着张医师学习医术或者跟着冯猎户学习狩猎,一个能做后勤,一个能做前线。

林尘在考虑了一番最终还是选择了冯猎户,不过也请求张医师可以让他有空的时候去医所帮忙。当时冯猎户和张医师看着眼前这个脸带乞求的十岁孩子,沉吟一会儿后对视了一眼,似乎都看到了什么,便双双点头答应了孩子。

两年的时间里,林尘用心跟着冯猎户学习了不少户外生存之术,也跟着去山里狩猎了几次。他头脑灵活,又肯用心钻研,冯猎户大为满意,一直拿他儿子冯小马和林尘比,说恨不得林尘是他儿子,老子一身本事不会断了传承。冯小马每次听到这话都不以为意,说人各有所长,你儿子我的优势不在身体在脑子上,还经常劝林尘跟着他多读书,不当所谓的莽夫。林尘的中级知识便是在冯小马的劝导下提前自习掌握了。

去年12岁的冯小马通过了帝国的修士测定,去了附近大城定远城的修士学院学习,冯猎户老婆也跟着照顾孩子去了。老冯一来本镇地理环境优越,入山打猎方便,不舍得丢下这门营生,二来也是不放心林尘这孩子一个人居住,便留了下来,每个月趁着去城里销货时住上七八天,与老婆孩子团聚,倒也乐得自在。

今天老冯不在家,他前几天就去定远城了。

林尘回到家,把背包放回自己屋里后,就静坐在书桌前,仔细回忆起今天老师教的知识和自己已经掌握的知识进行一个对比,查漏补缺,在确认知识点没有错漏后,满意的点点头,给自己一个肯定,就去厨房简单弄了点吃食,吃完后就再次出门。

今天下午要去张医师的医所帮忙。昨天镇上的狩猎队回来,今天医所应该会比较忙。毕竟狩猎是项危险活,谁也不能保证每次出来都能不伤寸缕的安全回来。

所以医所最忙的时候,一个是狩猎队出发前给他们准备药物,一个就是狩猎队归来医治受伤队员。而在平时,医所在服务居民外,还有一个额外任务是培养见习医师,以保证每只出行的狩猎队都有一名会急救的队员。

昨晚和皮鲁他们在镇口看见狩猎队归来的时候,林尘便注意到队里有好几个队员是被担架抬着进来的。

一路小跑着来到位于镇子中心的医所,平日里较为安静的救治大厅已经挤满了患者和家属。林尘赶忙跑去更衣室换好工作服,佩戴好医用工具,来到大厅加入了救治护理队中。

“林尘,你带小卢去清理室清理腿上的伤口,再重新敷药包扎,材料和药品已经开好了,你直接去配药房领取。”正在给一名伤员检查情况的张医师看到了林尘,直接吩咐道。

“好的。”林尘推着一辆轮椅跑到一个腿部有伤的年轻人小卢边上,搀扶着他坐上轮椅后,便推着轮椅赶往清理室,途中经过配药房领取了物料。到了清理室,林尘扶着小卢坐在了清洗台上。

“我现在给你拆开腿上的包扎,可能会有点疼,你做个准备。”林尘拿起手术剪,走到小卢面前蹲下,动手前先给小卢提个醒,见小卢点头后,便动手剪开了原先包扎好的伤处。

由于受伤当时处理的比较仓促,伤口处还有些许异物没有清理干净,在血液干泽后,与包扎伤口的绷带一起粘结在皮肤上,已经较难取下了。林尘打开一瓶生理盐水,看着小卢,其实应该叫他卢哥的,“接下来我会用生理盐水冲洗你的伤口,这个会比较疼,你要是忍不住的话,”林尘顿了一顿,“就叫出来吧,反正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呦,小林子也会开玩笑了,”小卢满不在乎的调侃道,“要不要哥哥我教教你这句话怎么对女孩子用啊。我会叫?你是没看到当时我受伤的时候,那是一声不吭,队长都夸我沉得住···啊!!!”正得意炫耀着自己,一声惨叫突然就蹦出了小卢的嘴。原来林尘已经开始清洗伤口了。

“你动手,你倒是说一声啊!”小卢嗞着嘴抱怨。

“你不是说你不怕疼,队长都夸你吗?”林尘面无表情的又倒了一瓶生理盐水。

“嘶···轻点轻点···队长现在又不在这里···疼疼疼,我说你轻点啊!”小卢咬牙切齿的嘀咕道。

这时林尘已经把粘结的绷带和异物都清理干净了,小卢腿上的伤口露出了原样,是大面积的挫伤,脚踝到膝盖间的皮肤大面积裂开破损,而且估计当时处理伤口的时候用了极效喷雾剂,伤处已经结疤了,但内里却开始了化脓,脓液排不出去,导致小腿浮肿。

林尘量了下小卢的体温,有轻微发烧。前面在清洗伤处的时候,林尘把这些结痂的伤处重新挑破,排掉了脓水,现在小卢的小腿上都是流出的新鲜血液。

坐在清洗台上的小卢双目发呆,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小腿,有些发愣。

“好了,先给你止血,再敷药包扎,然后在打一针消炎药,再配些药,差不多2个礼拜就没事了。”林尘手脚麻利的给小卢重新包扎起了伤处,闲聊道,“你们这次巡猎不太顺利吗?我看好些人都有伤。”

“啊?啊,是啊,”小卢从发愣中回过神来,有些心不在焉,“这次运气不太好,几个巡猎点都遇到了凶兽。”

“都有凶兽?!”林尘一惊,不由停下了手中的活,看向小卢,“不会是兽潮要来了吧?”

小卢见林尘紧张的看着自己,徒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这次回程的路上队长一再叮嘱过先不要把这次巡猎的真相说出去,对外只说下山时车翻了,伤了几个人,回来时特意挑了较晚的时间,几个受伤严重的伤员还用担架抬着,用毯子遮好了伤口才进的镇子。

“没有没有,就是多碰见了几只幼兽,已经被我们连窝端了···”说话间小卢连忙向四周打量了一圈,发现没有其他人后轻嘘了口气,向林尘解释道,“这种情况以前也遇到过,现在正是凶兽冬眠醒来的时候,偶尔会有几只别地的凶兽跨境过来觅食,都被我们发现解决了。本地的凶兽都有修士监控着,如果有问题会提前示警的,不用担心,不用担心!”

“哦,那就放心了。”林尘继续给小卢包扎伤口。见林尘不在询问,小卢暗自松了口气,心里暗骂自己没记性,怪不得队长从不单独派任务给自己,我这警惕心太差了,一定要改改。

不提小卢在那里自我嘀咕,林尘给小卢处理好了伤口,又推着他去配了药,再推着他住进了病房,他现在有低烧,需要住院观察几天,等确认无事后就可以回家休养去了。

处理好了小卢的事情,林尘继续前往救治大厅,加入医护的队伍,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

在将最后一个病人送进病房后,饶是林尘经常锻炼的身体也感到吃力了。回到更衣室,他就往椅子上一摊,先缓缓再说。闭上眼睛,长吸一口气,憋住一段时间,再长长吐气,如此深呼吸几次,感觉精神多了,林尘起来换了衣服。

“今天吃什么呢?家里还有半只雀尾鸡,嗯···算了,炒菜太麻烦了,还是和中午一样烧面吃好了。”这般想着,林尘向医务办公室走去,得跟张医师道个别。刚从更衣室出来走了没几步,就看见护工李大壮拎着两个食盒从外面走进来。

“李叔,我回去了。”林尘向李大壮打了个招呼就要走过去,李大壮却喊住了他。“阿尘,不要回去了,你看我带了什么好菜来,”说话间,李大壮打开了一个食盒,把里面的饭菜端出摆到桌子上,“都是你婶子做的,快来吃!都这么迟了,你回去还要自己弄,多烦。”

摆在桌上的总共四菜一汤,两大碗米饭。菜看上去并不算精致,却散发着勾人食欲的美味,最是诱人。“好嘞,谢谢婶子!”林尘端起一碗米饭就狼吞虎咽起来。李大壮看了一笑,拿起另一个食盒,“你先吃着,我给医师送饭去,今天这忙的,医师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等李大壮送完饭过来,林尘放慢了吃饭的速度,陪着李大壮边吃边聊,吃完饭后又收拾了碗筷放回食盒。在和李大壮道了别后他向办公室走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林尘看见门开着,张医师正坐在办公桌前专心看着什么,旁边摆的饭菜一动未动。

“哆哆”林尘小声敲了敲门,张医师被惊动,抬头看向门口,林尘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张叔!”,张医师看到是林尘,也笑着回应了一句,“是阿尘啊,过来坐。”

林尘走到办公桌旁,拉了张凳子坐下。

“今天累着了吧?也多亏有你帮忙,不然今天还没这么早就结束。”看到林尘脸上难掩的些许倦色,张医师感叹道。

“嗯,是有点累,不过还能坚持。而且今天还见到了不少新的病症,又学到了好几种处理伤口的手法,收获很大。”林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啊,既然对这些这么有兴趣,当初怎么不到我家呢?是不是嫌我家没有野味吃啊?”张医师看着林尘挠头的样子,乐着打趣道。

林尘更不好意思了,脸皮翻红,干脆也打趣道:“那不是您打不过冯叔吗?冯叔家还有各种野兽标本,您家可只有一堆骨头架子了。”

“你这混东西!”张医师哈哈大笑,抬手在林尘脑门前虚敲了两下。

林尘低头看见办公桌上摊着一堆病例卡,而旁边的饭菜都快凉了,不由愁了起来,“张叔,听李叔说你也忙了一天没吃饭了。现在都空下来了,你先吃饭起吧,不然接下来哪有精力继续做事啊!”

张医师看向桌上的饭菜,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前天下午自己无意间说起很久没吃鱼了,挺想念这滋味的,估计李大壮听到了,特意叫他婆娘烧了条鲜鱼给带来,前面送饭过来的时候还说要趁热吃,结果自己前头刚答应,后头就忘了。要不是林尘过来,估计最后自己又不会吃了,这么辜负别人的一片好意,实在太不应该了。

“好好,我先吃饭。”张医师将摊开的病历卡收起来放进档案盒里,洗了手后回到桌前开始吃饭。

林尘便借此机会向医师告辞回家。

今晚的月色不错,林尘陪着影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从医所出来后,林尘的脸色便不太好,他的眉头一直皱着。前面张医师桌上摊着的病历卡好像都是这次狩猎队受伤队员的,虽然没看清具体内容,但还是可以看到在病情描述处有大片的地方被红笔标了出来。张医师这么迟了还在研究这些已经被治好的病例,难道这些伤势有什么特别的吗?

联想起下午处理的第一个伤者小卢的只言片语,林尘莫名的感觉到有什么不太好的事要发生了。但是镇子里一点风声都没有,如果真有什么大事,镇子里难道不会通知大家做好预防的吗?林尘有些没头绪了,只能安慰自己万事有护卫队,还有修士会在。可这样又实在骗不了自己,还是放心不下,因为这种好像有大事要发生的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心头了。

两年前,两年前···呵,林尘无奈的苦笑一声,发现自己原来对那件事已经有了阴影,它时不时的就会跳出来影响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