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锦衣夜行:千面公主谍恋痞子特种兵

更新时间:2021-04-11 13:09:36

锦衣夜行:千面公主谍恋痞子特种兵 已完结

锦衣夜行:千面公主谍恋痞子特种兵

来源:掌中云 作者:安未识 分类:玄幻 主角:嘉宁展英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衣夜行:千面公主谍恋痞子特种兵》是安未识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嘉宁展英,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国相争,谍影重重,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高手过招,虚情假意,殿下,承让承让!她是南珂王朝最强最霸气的昭明公主,风华绝代,精于计谋,手握重权;他是特战部队特种兵,最痞最无赖的神枪狙击手。她潜伏敌国青楼争花魁,隐于江湖女扮男装作杀手,多重身份随意切换,撩妹撩汉两不误,奈何倾慕八年的初恋竟是敌国太子,潜伏在她身边骗她芳心,盗走军机,夺她国土,她率罗云门三刹千里追杀。他为国家争夺国宝神玉却突然穿越,刚好搅了她的追杀计划,误打误撞救了自己的未来情敌,还和情敌互换了灵魂和外貌,被迫代为登基做傀儡皇帝!他侥幸逃脱,与她在青楼再遇,一夜迷情,从此生死爱恨纠葛不断。两国相争,朝庭后宫权谋算计,两大古代间谍机构上演古装“谁是卧底”。看他如何与她强强联手,步步为营,招招致命,穿越古代照样玩转远程狙击敌后渗透。查奸佞,夺嫡位,上战场,权力角逐,美人如利剑,相爱相杀一世久,谍战虐恋共天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剑拔弩张地,荀韶陵及时喝止,问季长安:“你的问题我们都告诉你了,现在你是否能解答一下我们的疑惑?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举止和装扮都如此奇怪?为何会从天而降?还有最重要的,为何你我会互换了外表?” 可能是被荀韶陵如此冷静有条理的情绪感染了,季长安虽然还在惊颤,也强制自己坐到他对面,双手划拉着:“你听我说,不过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叫季长安……” “长安?你是南珂人?”展英问。 他斜了展英一眼:“别打岔,什么南珂人?我是北京人好吧!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特种部队服役,我是一名狙击手,嘭,打枪啊,不懂啊?特种兵,真不知道?解放军战士?你们还是不懂啊?”他手舞足蹈地说着,做着各种手势努力想让他们明白,也一边观察着他们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让他失望地是他们是真不懂,两人都非常迷茫,荀韶陵思索了下,从他犹如天书的话语里提炼信息:“也就是说,你是一位士兵,而且不是南珂人对吧?你是北梁人?” “什么北梁人啊?我是中国人!中国军人!”他说道。 荀麒心想,他定然不是南珂罗云门的人,若是别国细作也不可能救自己,姑且不多细究,说:“那为何会从天而降?” 季长安开始相信自己是真的穿越了,他起身来回跺脚,其实姿势更像是在踏正步,踱了一会,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坐到荀韶陵面前:“我这么跟你说吧,我是未来的人,二十一世纪的人,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出生的人,我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朝代,反正我不是你们这个朝代的人,明白吗?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你的样子,我猜,应该就像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穿越时空了,我们撞到了一起就互换了灵魂,这话说得我自己都觉得扯淡……” 耿直的展英又插了一句:“扯……淡……扯什么淡……鸡蛋还是鸭蛋?” 季长安郁闷地一头磕在桌子上,一抬头看到顶着自己脸的荀韶陵还是惊了一下:“见鬼了?还是我在做梦呢?”他烦躁地双手揉着脑袋。 荀韶陵见他这咋咋呼呼地样子,根本就是在旁观自己做这些举动,看着都别扭,荀韶陵一向注意仪态,见他坐没个坐相,还把本属于自己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忍不住伸手制止他:“行了,说话好好说。” 他倒了一杯水,推到季长安面前,季长安很不客气地一饮而尽。 季长安苦着张脸,对荀韶陵软塌塌地作揖:“太子大人!哦,不,太子殿下!看起来你是挺厉害的人,你说话肯定很管用的,你就帮帮我吧,帮我回去吧,看在我在你被前女友追杀时救了你的份上你就放我走吧!” 这个屋子里,只有他没有意识到,此时此刻他才是太子殿下,因为他在别人眼里就是荀韶陵的样子。荀韶陵心里早已明了,这个变成自己样子的人甚至能取自己而代之,所以他不能声张,只能让自己最心腹的展英知道,好让他和自己一起稳住这个‘危险’的人。听季长安说这话,荀韶陵想他的确是还没起歹心的,这样也好控制。 荀韶陵和展英目光相对,一起在南珂潜藏多年的默契让展英确信了眼前的这个变成别人样子的人的确就是他的太子殿下荀韶陵,一如既往地,他一个眼神,展英便懂了他所想,退到门边守住门。 荀韶陵看着季长安,说:“不,我还不能放你走。” “为什么?”季长安问。 他说:“你得先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荀韶陵道:“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我需要你在这两个时辰里学会宫里的礼仪,还要认熟所有我北梁的皇亲国戚及二品以上的朝官,更要学会像我一样走路,说话,待人。因为你,必须得代替我出现在明日的登基大典上,穿上龙袍,坐上龙椅。” “什么!”季长安都还没有完全接受穿越的事实,就听他给自己下达这样的任务,脑子懵了半刻,“凭什么呀?莫名其妙!我不是你们这个朝代的人,我才不想管你们的破事儿,莫名其妙地换了副样子我已经够憋屈了,还给我下这命令,你以为你是我首长啊!” 他说话声音一提高,门边的展英便有节奏地吹了下口哨,门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季长安敏锐的听力捕捉到来的人不少于五十个,他们已经将这间寝宫团团包围,甚至房顶上都有人,也就是说这里瞬间成了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的密室。 荀韶陵直视着他的眼睛:“跟你说白了,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愿不愿意,既然在你我身上发生了这么奇异的事,你变成了我的样子,你就得代替我做完我必须要做的事。登基大典是明日整个北梁甚至全天下最重大的事,你已经没得选了。外面是我万朝宗的精锐,你若是想逃,一出去便会被乱剑砍死。” 季长安实在不能服气:“可是我现在是你的样子,要是我冒充你,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没用的,我万朝宗的人可不像御林军一样只是酒囊饭袋,方才展英已经给外面的人下了暗令,而你听不懂,就对不上,万朝宗可是只听暗令不认人的。而且,刚才给你喝的水里下了剧毒,要是在十二个时辰内不服丹心丸便会七窍流血而死。”荀韶陵耐心详说。 季长安看着荀韶陵,虽然他的脸是自己的脸,可是在这一刻看来却无比得陌生,那双本属于自己的眼睛更加陌生,若能真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清一个人的心,那此刻季长安就读出了许多信息,心有城府用来形容他都远远不够,他的心里应是万丈深渊,深渊里沟壑纵横,深不可测,复杂阴暗,他从不会放下高傲和尊贵,他无时无刻不在制高点上。不论这些臆测,光听他这一番周密的安排,在发生了这么诡异的事之后,他一个心理素质极好的特种兵都完全失了理智的时候,他竟然可以这么冷静地谋划算计,就可以知道这是个多么可怕的人。 季长安彻底地信了,彻底地明了了,这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真的穿越了! 他冷静下来,沉默着。 荀韶陵浅笑:“有这么为难吗?能够在天下人膜拜下加冕为皇,坐上龙椅,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我的好几个亲兄弟还为此付出了性命,你有幸能体验一回,又有何不乐意的?” 季长安也笑了:“是啊,我有什么不乐意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体验啊,比电影里演得还好玩,别人付出性命都想做的事,我干嘛要因为不想做而付出性命呢?好,我答应。” 荀麒满意地点点头:“这就对了,你放心,你也算是我荀韶陵的救命恩人,只要你帮我办好事,我不会亏待你。” 季长安苦笑:“几个小时前我才救了你,你现在就能给我喝毒药,我这个救命恩人真是太有福气了。” “江山为重,皇权至尊,我也是无可奈何,唯有如此,才能安心。”荀韶陵说。 季长安想了一下,说:“好,尊敬的太子殿下,我服从命令,但你能不能行行好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荀韶陵答应了,让展英去把那些东西拿过来。 季长安想更清楚这个时代,就向荀韶陵打探:“尊敬尊贵的太子殿下,您让我代替您出席登基大典,可是我对这里的事一无所知,连现在的年份时局都不知道,你就给我讲讲呗。” 荀韶陵说:“等下会有人来教你的。” 他翻了白眼,低声嘀咕:“多说两句话会死啊?” 他想起树林里的事:“那能不能跟我讲讲你为什么会被追杀啊?你堂堂太子殿下还有人敢追杀你?” 荀韶陵回道:“就是有人敢啊,而且有很多人,他们都想取我的性命。” 季长安吐槽:“你活得还真悲催。诶,那追杀你的人是谁啊?那个一身白色的,戴着那什么斗笠的,你前女友吧?虽然没看清她的脸,但一看就是个大美女啊,是吧?” 荀韶陵笑:“是啊,大美人,绝世佳人啊,而且是天下最高贵最厉害的大美人。” “那你怎么伤害人家了?让人家恨你恨成那样?非杀了你不可?”他忍不住八卦。 荀韶陵皱了下眉,轻叹了口气:“她对我真情实意,我却只惦记着她的国土,全天下她恐怕只信我一人,我却欺骗了她多年,不过最让她恨我的应该是我赢了她,我对她的伤害实在太大了。” “国土?她是女王啊?” “不是,她是公主,南珂皇朝唯一的正统的昭明公主。” “哇哦,哥们你真厉害,竟然泡到公主了,哦对,你是太子,太子配公主,还相爱相杀,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哈哈……” 荀韶陵瞅瞅他,他现在仪态还不算放浪形骸,坐已经有坐样了,可是说的话却让荀韶陵听得很不舒服:“看着一个长着自己样子的人这样说话,真怪……” “怎么的?你还觉得我配不上你尊贵太子的身体啊,我还嫌你身体太弱了呢,你不好好打量打量你现在的样子,一米八的个,胸肌,肱二头肌,八块腹肌,我练了多久才练出来的呀?全便宜你了。” “你的确比我健壮,可是你也太黑了吧?” “黑怎么了?这才爷们儿!哪像你小白脸似的。” “你还嫌弃我的脸啊?给个镜子给你照照,这张脸哪差了?” “我看看,还没看清过呢,诶,你的确挺帅得奥,怪不得能泡得了公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