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战神变

更新时间:2021-02-21 16:17:52

战神变 已完结

战神变

来源:落初 作者:小刀锋利 分类:玄幻 主角:滕家滕家镇 人气:

小刀锋利新书《战神变》由小刀锋利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滕家滕家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好强的少年滕飞,在河边捡到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像仙女一样的白衣女子,这个女子给他带来了强大的源泉,开启了强者之路的大门。  师父可以跟徒弟结婚吗?滕飞在努力,为了师父,为了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把这女人带回去?滕飞摇了摇头,先别说带着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重伤女子回家族合适不合适,就说他这废柴的身体,也根本带不走这女人!

白衣女子这时候秀眉紧蹙,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滕飞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一片滚烫!

坏了,在这种地方,她不知躺了多久,河沙看上去干热,但下面却蕴含着大量的潮气,在这上躺的时间太长,都能让一个正常人变得瘫痪!

更别说这女人还身受重伤,看起来,是被冲到这地方来的。想着,滕飞忍不住充满敬佩的看了这女人一眼,心中暗暗佩服:真是神奇啊,不知被水冲了多远,也不知在这河滩上躺了多久,只看那暗红色的河沙,就知道时间不会太短,至少也有大半天了,她居然还能活着,简直就是个奇迹!

心里想着,滕飞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着滕家上好的疗伤药,倒出一粒,想了一下,又倒出来两粒,黄豆大小的药丸,带着一股清香的味道,放到这女人的嘴边,把她的头轻轻扶起来,说道:“你有知觉吗?来,张嘴,把这药吃了。”

女人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即微微张开了嘴巴,干枯的嘴唇上布满了血丝和裂痕,滕飞把药丸喂进这女人口中。

滕家的丹药,品质优良,药丸入口即化,丝丝药力,开始在这女人的身体里起着作用。

滕飞觉得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这女人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一旦感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有很多人就因为耽误处理伤口,使原本不致命的伤,变成致命伤而送命。

可……这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绝色倾城的女人!

滕飞没见过比这女子更美的女人,滕飞看过的书很多,算得上是博览群书,可搜遍脑中所有看过的书籍里,形容女子美貌的词语,用在她的身上,似乎都不足以形容这女人的美丽,哪怕是现在这样重伤将死,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丽。

滕飞心想:怕是真武皇朝皇帝见了她,也会走不动道吧?

“没……关系,帮我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谢谢。”也许是那三粒疗伤药起了作用,这女子竟然能开口说话了,声音缓慢,微弱而又清冷,却十分动听。

“那……姐姐,滕飞得罪了!”滕飞虽然年少,却知书达理,懂得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道理,但他却绝非一个迂腐之人,得到白衣女子的授意,他当下毫不犹豫,解开这女子身上的衣衫,动作中,难免会多少触碰到这女子身上的肌肤,白皙细腻,肤如凝脂!

滕飞强忍着压下那股心头的旖念,嘴里轻声咕哝着:色即是空……

白衣女子受的伤的确很严重,其中一道最严重的伤口,从左肩,一直到右边的肋下,像是被锋利的爪子给扫过一般,伤口极深,原本细腻如凝脂的肌肤此刻看上去触目惊心。

滕飞心头震惊:我的天,这到底是怎么才能伤成这样?哪种魔兽,能拥有如此锋利的利爪?神目金雕吗?

神目金雕的爪子,可是五个啊!这只有一道……

一边想,滕飞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一袋外敷的**金疮药,这药,在滕家,这么一小袋,可以卖一百两黄金!

没错,是黄金,不是银子!

这种名为滕氏生肌散的药,是整个滕家,最为高级的几种药剂之一!

滕氏生肌散的秘方,是滕家祖上传下来的最为核心的一种药方,只有历代家主,才有资格掌管完整的药方。

制作滕氏生肌散的药剂师,全都是滕家的核心子弟,而且他们并不能掌握完整的药剂配方,只有家主,能够将配置好的药,制成完整的滕氏生肌散!

作为滕家的嫡出公子,滕飞原本也没资格拥有这种药的,还是因为家主爷爷的疼爱,才给了他一小袋,并允许他去药房偶尔支取,让他作为保命用的。

滕氏生肌散,对几乎所有的外伤,都有着绝佳的治疗效果,最重要的,使用这种药剂之后,皮肤上不会留有任何疤痕!

这,才是造就滕氏生肌散,一小袋,就能卖一百两金子,却还供不应求,经常有价无市的根本原因!

药粉倒在白衣女子的伤口上,白衣女子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

“别担心,这药很好的,不会在你身上留下伤疤。”滕飞随口说着,一边熟练而又迅速的处理着白衣女子身上的伤口。

白衣女子没有再说话,任由滕飞摆弄自己的身体,只是那张原本毫无血色的脸,却泛着丝丝潮红。不过如果她若是知道滕飞这熟练的手法,是在小猫小狗小兔子等小动物身上练出来的,估计就没这么淡定了。

处理完所有伤口之后,滕飞欲哭无泪的看着空空如也的药袋,心说:一百两金子啊,就这么风一样的没了……

这女人的直觉强大到可怕,这边滕飞刚想到这,那边她便艰难的开口,声音清冷中,略带着一丝羞涩:“帮我包扎下伤口,我……会报答你!”

“呃……”

滕飞回过神,多少有点尴尬,心说怎么自己想什么她都知道?

滕飞将白衣女子的内衣撕开,先覆盖在那些伤口上,然后又用她的外衣,将那些伤口彻底包扎起来。

滕氏生肌散的强大之处,在于外敷之后,只需要把伤口简单包扎下,用不了几天就会恢复如初。

直到做完这些,滕飞才有些尴尬的发现,自己把她的衣衫都给用了,伤口的确是包扎好了,可很多不该露出来的,现在全都露在外面。

处理伤口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已经十三岁,开始明了男女之事的滕飞忍不住一阵面红耳赤。

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白衣女子穿好,虽然刮破了一些,但终归是完整的衣服。

现在白衣女子还不宜被移动,滕飞又去找了大堆的干草,铺在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河沙上面,将这女子放在干草上,又跑去砍了一些树枝,搭出一个窝棚,这样阳光也照射不进来了。

做完这一切,滕飞已是满头大汗,只穿着的内衣,也早已经湿了干干了又湿的反复好几次,这时候,太阳已经悬在芒砀群山的上方,距离落下,也没多久了。

处理这女子伤口的时候,滕飞就已经感觉到,对方一定是个强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