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狂武仙途

更新时间:2020-07-13 12:05:13

狂武仙途 连载中

狂武仙途

来源:落初 作者:冷静的火鸟 分类:玄幻 主角:罗凌老祖 人气:

主角是罗凌老祖的小说《狂武仙途》此文是冷静的火鸟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免费重磅爽文,不一样的耍酷,不一般的逼格】一代药神、元皇境强者罗凌为伸张正义,不惜跟最强大的伪善势力为敌,含恨陨落,意外重生为小部族首领之子,一路逆袭,强势崛起!踏尸山,趟血海,下黄泉幽冥,上青天碧落,无人可阻!脚踏诸天神骨,横推万界,一统八荒六合,成就永恒大帝,唯我独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求收藏,求推荐,火鸟先行拱手谢过!

“喂,你真的会解毒?连荒原上最优秀的炼药师都解不了,就凭你?”

路上,刘婉儿犹自不信地问道,看向罗凌的眼神充满质疑。

作为武飞雪的闺蜜,她自然关心闺蜜的病情,高度怀疑罗凌是个卖江湖膏药的,不但治不了闺蜜的病,说不定还会加重症状。

罗凌懒得搭理她,眼观鼻,鼻观心,运转狂武帝经修炼。

赶到阿泰部族至少需要半天时间,若不去修炼,那才叫浪费生命。

“哼,你若解不了飞雪姐的毒,我一准叫你好看!”

被罗凌无视,刘婉儿气鼓鼓地威胁道。

“那我要是解了她的毒呢?你会以身相许么?”罗凌白了她一眼,俊容透出戏谑。

别人解不了,并不代表他解不了,萨氓荒原上的炼药师顶多黄级上品,能跟他比么?不要差的太远!

“臭流氓!大骗子!再胡说八道,小心本小姐把你丢下车,让凶兽吃了你!”

刘婉儿娇脸一红,进而脸罩寒霜,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罗凌笑了笑,“这么凶的妮子,我才不要哩,顶多收做暖床丫鬟。”

“你……哼!”

且让你得意,回头叫你好看!

刘婉儿气得差点暴走,满脸羞愤,摩拳擦掌。

若不是老爹在车上,她至少会暴揍罗凌一顿。

刘长河双目微阖,对两人的斗嘴浑然不觉,随着车厢的晃动而摇动,似乎睡着了。

其实他压根没睡,暗自苦笑,女儿的嘴炮一向厉害,在他面前就没输过,却这么快败给了罗凌,输的一塌糊涂,难道这就是一物降一物么?

安静了一会儿,刘婉儿又向罗凌问道:“喂,你到底能不能解飞雪姐体内的毒?你若真的解了,本小姐今后就罩着你,说不定一高兴还能给你几颗炼体丹。”

凡事关心则乱,她一方面期望罗凌解了闺蜜体内的毒,一方面又对罗凌抱着极大的怀疑,很纠结。

这次罗凌没理睬她,自顾修炼。

这种被宠坏的孩子,就是要晾晾她,好叫她知道,这世上并非人人都是她的父母。

炼体丹有什么稀奇的?

这种黄级下品丹药,只要药材备齐,他自己就能炼制!

角马兽载着罗凌四人一路翻山越岭,沿途散出三阶凶兽特有的强悍气息,吓得附近的凶兽闻风而逃。

成年后的角马兽一般都属于三阶凶兽,除非遇到比它还要强大的存在,才有可能途中遇险。

像这样的情形极少出现,桑勒部族也好,阿泰部族也罢,距离荒原深处都还远。

半天后,罗凌等人顺利来到了阿泰部族大门跟前。

阿泰部坐落在崇山峻岭之中,依山傍水,方圆数十里,比桑勒部族大了十多倍,四周用黑岩高墙隔开,时刻处在大型法阵保护之下,防御力比桑勒部族高了何止一个档次。

部族正门口,守门武士清一色炼体九重,铠甲铮亮,威风凛凛。

刘长河身居高位,本身就是通行牌,角马兽一路畅行无阻,片刻之后,来到了总首领府跟前。

总首领府是一座巍峨的三层建筑,古朴、雄伟,气势恢宏,正前方是一大片广场。

府邸入口有十多名部族武士蹲守。

他们是总首领府的专职护卫,清一色筑元境。

“见过刘大人!”

护卫对刘长河很恭敬,但对罗凌就没那么客气了,严格核查身份。

刘长河也不好说什么,护卫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罗凌坦然接受核查。

反正又不是过来刺杀总首领的,查就查呗。

在刘长河说明了罗凌来意后,护卫满脸不可思议,连那几个德高望重的炼药师都无能为力,眼前这个才炼体二重的少年能治好小姐的病?凭啥嘛!

不信归不信,却也没有为难罗凌,核查完毕,直接挥手放行。

陨星刀属于危险武器,自然被暂时扣下,只有在离开总首领府时才能取回。

罗凌跟随刘长河进入府内,直接上了二楼,走进一间奢华大厅,里面坐着几个老者,正商量着什么,一个个眉头紧皱、苦大仇深的模样,身上都散出一股浓郁的药味。

大厅里的这几个老者,都是荒原上最有名的炼药师。

炼药师常年炼药,身上难免沾染了药味。

“罗公子稍候,我这就去禀告总首领大人。”

刘长河冲几个老者一一颔首,然后跟罗凌打了声招呼,向靠里边的一间屋子匆匆走去。

罗凌有条件要跟总首领大人当面商谈,他自然是去撮合两人见面。

而这个时候,厅内的老者们都好奇地打量罗凌。

“我等正在商讨解毒之法,你来这里作甚?出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其中一个精瘦老者脸色微沉,直接下了逐客令。

罗凌也不动气,自个儿找了把椅子坐下,老神在在,然后看向精瘦老者,微微一笑道:“你们商讨出来没有?”

这几个老者都是黄级上品炼药师,远远入不了他的法眼。

“小孩子家家的,不该问的别问,赶紧出去,别找不自在。”

一个矮小老者顿时对罗凌的态度大为不满。

他们正为武飞雪体内的毒素伤透脑筋,一连商讨几天也没识别出来,更不要说祛除,正烦着呢,罗凌顿时成了出气筒。

罗凌端坐着不动,伸出小手指掏了掏耳朵,慢条斯理地说道:“看来你们拿不出切实可行的祛毒方案,不然我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嗯?难不成你也是来为武大小姐祛毒的?”

几个老者全都惊讶起来,审视着罗凌,不约而同地露出轻蔑。

矮小老者眯眼看着罗凌,“小娃儿师承何人?”

罗凌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哪有这么小的炼药师,老头们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了药徒。

罗凌淡淡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尊老的前提是爱幼,你们都以貌取人,老眼看人低,一个个把谱摆的那么高,难道还要我毕恭毕敬地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开玩笑,身为堂堂药神,何须跟几个低阶炼药师套近乎。

我去,还拽上了!

小屁孩,你才多大?哪怕从娘胎里就开始学炼药,又怎能跟我们这些浸淫了几十年的老前辈相提并论!

连我们都解不了的毒,你能有啥办法?

年少无知,幼稚!

不懂尊老,轻狂!

老者们纷纷摇头,脸上贴出各种标签,压根儿瞧不上罗凌。

精瘦老者捻须说道:“小娃儿,快些离去吧,莫要枉送了小命。”

估计总首领也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不然岂会容忍一个小屁孩在此胡闹?

不像他们,丢的是面子,而罗凌将会是小命。

否则传出去,总首领大人颜面何存?

除非他能成功祛除大小姐体内的毒素,但这可能吗?

这个时候,刘长河回来了,神情郁郁,透出些许尴尬,走到罗凌跟前,拱手道:“罗公子,真是抱歉,总首领大人正在处理族务,暂时走不开,让我转告公子,先去看小姐的病,等他抽出身来再跟公子见面。”

他此刻很忐忑,担心罗凌不满,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如果真的这样,他在总首领大人面前丢面子是小,武飞雪可就真的没救了。

武飞雪是他看着长大的,跟自个儿的闺女没啥区别。

罗凌点头道:“哦,好吧,看病要紧。”

他心知肚明,总首领明显在托辞,并不看好他,让他姑且一试罢了。

但眼下不是计较的时候,父亲在阴风谷吉凶未卜,多耽搁一分钟便多一分钟危险,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公子请跟我来。”

见罗凌一反常态,低调的不行,刘长河一边领路一边诧异。

几次相处,还从未见他放低身段过。

公子孝心天见犹怜,希望令尊早日平安归来。

他很快就释然了,暗暗对罗凌竖起大拇指,心想我要是有这么个儿子,那该多好啊!

唉,愿望固然美好,可现实总是很残酷,我哪有当他父亲的资格!

公子太优秀了,罗山真是好福气!

两人很快来到武飞雪的闺房,刘长河站在门口禀报:“小姐,罗公子来了。”

“请他进来吧。”

里面传来一道女声,听着悦耳,让人心生亲近之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