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最强搞事打脸系统

更新时间:2021-05-04 17:23:37

最强搞事打脸系统 已完结

最强搞事打脸系统

来源:落初 作者:ZWW纯羽毛 分类:仙侠 主角:张烨神仙姐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最强搞事打脸系统》的小说,是作者ZWW纯羽毛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清风拂杨柳,滴~滴滴】“对我不尊重?老子反手一个MMP”打架打下三路,捅黑刀,耍心机,随便逛逛捡仙器,没事就去造谣言,他是整个修仙界的败类,也是当之无愧搅屎棍。张烨笑道:“年轻人,上帝给你一把枪,你却把它当成搅屎棍,就问你气不气,你越气我越高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酒,咳咳!”

看着张烨被呛的直咳嗽,张翔哈哈大笑,问道:“张兄你可知这女儿红的来历?”

“当然知晓”

张烨沉吟片刻,道:“这女儿红是未出阁的处子,然后是她们酿的,这就是女儿红!”

“胡说!”

张翔噗嗤一笑,不明白张烨是从哪里得知的,于是便解释道:“这女儿红啊,并非如此,说道女儿红,它还有一段故事!”

张烨面色一红,道:“什么故事?!”

“女儿酒为旧时富家生女、嫁女必备物,说起这个名字,还有一个故事呢!从前,绍兴有个裁缝师傅,娶了妻子就想要孩子。一天,发现他的妻子怀孕了。他高兴极了,兴冲冲地赶回家去,酿了几坛酒,准备得子时款待亲朋好友。

不料,裁缝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而老婆又生了一个女儿,原此,女儿满月时并未拿出来,一直埋于桂花树下。

光阴似箭,女儿长大成人,生得聪明伶俐,且继承了裁缝的手艺,并和裁缝的徒弟成了亲事,他高高兴兴地给女儿办婚事。

成亲之日摆酒请客,裁缝师傅喝酒喝得很高兴,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埋在桂花树底下的几坛酒,便挖出来请客,结果,一打开酒坛,香气扑鼻,色浓味醇,极为好喝。于是,大家就把这种酒叫为“女儿红”酒,又称“女儿酒”。

此后,隔壁邻居,远远近近的人家生了女儿时,就酿酒埋藏,嫁女时就掘酒请客,形成了风俗。”

张烨听得目瞪口呆,原来此酒还有这番来历,该死的地摊书盗版书害人不浅!

张翔有意无意看了一眼张烨,泯下一口女儿红,轻声道:“女儿红酒是一种具甜、酸、苦、辛、鲜、涩6味于一体的丰满酒体,加上有高出其他酒的营养价值,因而形成了澄、香、醇、柔、绵、爽兼备的综合风格。”

张翔所说,张烨并未细听,他心中所思有事,只是举杯一饮。

“女儿红其一色:女儿红酒主要呈琥珀色,即橙色,透明澄澈,纯净可爱,使人赏心悦目。”

张烨闻言低头一看,果真如此,这酒水如同果汁一般,赏心悦目。

“其二香:女儿红酒有诱人的馥郁芳香;而且往往随着时间的久远而更为浓烈。

其三味:女儿红酒的味给人印象最深,主要是醇厚甘鲜,回味无穷。”

张翔举杯一饮而尽,温酒入喉,哇呀呀叫道:“张兄就是在惦记别家姑娘”

张烨看了一眼张翔,见他将酒满上,张烨面露悲伤。

“思念家乡一位……一位曾经相处过的人罢了!”

“那她现在身处何方?”

“死了!”

场面安静了一下,入耳只有风吹声,张烨有些发晕,心中那股悲伤按耐不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双脸通红,眼神迷离,一把抽出腰间的长剑,嗯,断剑,舞起系统抽奖中的独孤九剑。

剑魔独孤求败的绝学,风清扬传令狐冲。独孤求败创立的无敌剑法。分为九个部分,即:总诀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修习此剑,要旨在“悟”,虽一剑一式亦可变幻无穷,临敌之际将招数忘得越干净越好。

所以张烨只是在一味的瞎舞,可正是这种随意,让这个剑法看起来,有一种飘忽不定的美。

忽然……张烨继续舞剑,同时声音带着沙哑,极为思念的语调,在这个院子中响起。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张烨,认了。”

柳依言坐在房间中,再次听得痴了。

悲伤!

后悔!

孤独!

思念!

等等情绪传入众人耳朵中,令众人嘴角不觉得挂上打的伤感。

好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好一句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好一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好诗好诗!”

张翔站起身拍手,张烨发泄完,便也觉得舒服多了。

柳依言深深看着张烨,忽然眼神一凝,远处有一人正缓缓走来。

脚步轻盈,头戴斗笠,身后一个麻纱披风,腰间挎着一柄大刀。

“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二人在此饮酒作乐,恩?这酒可是女儿红?”

来者声音粗犷,人高马大,这一看就不像是正常人。

“翔兄,我怎么感觉此人来者不善?”

张翔喝着酒,不给予理会,只是轻声说道:“管他是谁,胆敢闹事,杀了便是!”

张烨眼神一凝,杀人吗?他第一次从张翔口中听到杀人二字,随后想想也是,张翔也是江湖中人,手中也沾上不少鲜血。

这是强者的世界,杀人……太正常不过了!

“喂,我问你们话呢,这酒是不是女儿红?”

那人边走边问,语气毫不客气,这让张翔不悦的皱起眉头,张烨赶紧拍了拍张翔,同时回答道:“没错,正是!”

那人听后不屑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一拍身上积累的雪,道:“你们这里的人,也就只有这种低级的酒!”

“你丫大老粗吧!”

张烨轻蔑的看了一眼此人,同样回以不屑一哼!

“恩?怎?”

那人眼睛一瞪,手握腰间大刀,大有一言不合,便要拔刀相向!

“你说我四元国酒不好喝,那你可曾喝过?”

张烨冷眼问道。

“怎么会没喝过,一点劲都没有,不过瘾。也难怪四元国人如此弱小,女人一般,你们这瘦小的身体,也就只能喝喝这种酒了!”

张烨不怒反笑,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等着”!

不一会儿,张烨扛着足足有有一米之高的酒缸过来,酒缸落地声惊扰了屋中两人。

“依言啊,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柳依言摇摇头,为奶奶盖上被和后,来到门口奇怪的看着那人。

“奶奶,来了一位客人,是他们在喝酒呢,没什么事情!”

【章节修改,错字已更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