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非典型性修仙

更新时间:2021-04-06 13:21:39

非典型性修仙 已完结

非典型性修仙

来源:落初 作者:郭夕绫 分类:仙侠 主角:孟婆阴德 人气:

主角叫孟婆阴德的小说是《非典型性修仙》,它的作者是郭夕绫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修仙改命斗宿敌,几世情缠偿孽缘。】  煞星、掌门、仙裔、要犯、鬼差……主角身份很复杂。  宿敌、报应、前债、阴谋、利用……主角敌人很棘手。  冰山、兽耳、洁癖、正太、脑残……主角跟班多样化。  天玉、仙剑、福地、神兽、丹炉……主角万事不求人。  身为有史以来最称职的天煞孤星,她上克天,下克地,中间克死十三亿!  为了宇宙的和平,为了全人类的幸福,修仙改命,迫在眉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家院里,今天来了个道士。

那道士是江洲中部一修仙门派天阙门的招徒师父,他在青城县闲晃的时候看上了外出偷玩的周家二小姐的好灵脉,便登门来求徒。

其实,周家老爷对修仙一心向往,家中人也曾有个修成了仙的,怎奈身为家中长子,不能抛了继承家业的责任,最终只得选择了经商。但他却依然宁愿自家产业后继无人也要将自己的一子一女送去修仙,在他看来,在这乱世之中拥有再多的财产都不保险,若是子女能够成仙得道,那要比富甲一方幸福得多。

周老爷长子倒是成功的拜入了青城山上青城派门下,他之所以会在这青城山下青城县中建了座宅子,就是担心自己的儿子,而这青城县内大部分的住民,也都是因为这种原因留在这里。

况且,青城县受青城派法阵庇护,什么妖魔鬼怪都休想靠近,加上此地隐居的高手多如牛毛,贼匪也不敢进犯,算得上是人间一乐土了。

青城派算不上是什么大门派,但却是成仙率最高的门派,派中每三个弟子中就有两个能升仙,但他们挑选弟子的要求也是远远高于其他门派的,所以虽然周老爷想让自己的二女儿也入青城派,但奈何二女儿的资质远不如其兄长,屡屡被拒于门外。

此次有天阙门的道士亲自登门造访,诚心求徒,周老爷自然是乐不得。

周老爷与那天阙门的道士在厅中相谈甚欢,周家二小姐周天然则拉着丫鬟白夜在门口偷看。

周天然长得很可爱机灵,个Xing也很活泼,很讨大人喜欢。不过她阶级观念很强,对比自己有权有势有地位需要她去尊敬的人她从来都不敢怠慢一分,而若是比她地位低的,那她可就是毫不客气的当狗使唤。

整个周家地位比周天然低的就只有白夜和她养的一条小黑狗了,她自然对白夜很是刻薄。

疑惑地盯着厅中的道士看了一会儿,周天然白了白夜一眼,阴阳怪气儿的问她:“哎!白夜你说,那道士靠谱么?”

白夜面无表情的打量了那模样很邋遢的道士一圈,而后冷声道:“看上起才四十出头,却满脸胡茬子、一口黄牙、蓬头垢面、衣衫不整……你看他绑腿上的带子颜色都不同,这大叔绝对是个不会打理自己的懒人,而且多年来一直单身。”

周天然鄙夷地翻了个白眼:“我是问你他的道行如何!谁问你生活癖好了!”

白夜面无表情的看了周二小姐一眼:“fu*k!我只是个丫鬟,哪儿知道那么多呢。”

她与二小姐说话时语气一直很恭顺,加上她把所有这个世界还没被发明的脏话都解释成了她“家乡话”的敬语,“fu*k”这个词白夜一直告诉她是“主子”的意思,而“sh*t”则是“饭”的意思,“b*tch”嘛,她解释为“美女”。

所以即便白夜再怎么骂二小姐她也傻呵呵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白夜平时并不在乎二小姐和二小姐他们一家子的阶级思想,反倒把这种腹黑当成了一种无聊生活的调剂。反正她前世的记忆也没别的用途,能用来过过嘴瘾也不错。

有好一阵子,白夜去叫二小姐吃饭的时候都是笑容满面地开口就是:“fu*k~b*tch二小姐~快来吃sh*t!”

看到周天然傻乎乎还开心的模样,白夜就觉得自己灰暗的人生顿时充满了阳光。

不过现在的白夜早就玩腻了。

看着那不靠谱的道士,周天然有些担心,还想再问白夜商量几句什么,却只见厅内那叫墨楚云的道士微微一笑,拈起桌上的一枚白夜亲手做的梅花饼,看似轻松的向门口的白夜他们那方向一丢,那梅花饼却是一种几乎肉眼都见不清楚的速度直奔白夜面门而去。

白夜不理解对方为何会突然袭击自己,但她还是本能的一侧头,而后抬臂,用自己的阔袖拦住了那梅花饼。

梅花饼撞在略显粗糙但又很结实的细麻布衣上后,速度顿时降为了零,看来对方其实也并非是要下杀手。白夜松了口气,抓好时机一扬袖,抖袖,将那梅花饼甩到了空中。

梅花饼降落下来,白夜仰头,张口,梅花饼稳稳落入了她的口中。

在座的人都被白夜这利落的身手吓的一怔,而周天然更是惊的嘴巴能塞进去一个拳头。

白夜则是不慌不忙两三口将那梅花饼吃完,而后毕恭毕敬但却依然是面无表情地对那道士墨楚云谢道:“多谢大师赐饼。”

墨楚云眯着眼睛,满意的一拍桌子,哈哈大笑:“果然有两下子,贫道并未看错!”

白夜模样恭顺:“这些都是平日里从粗活累活里锻炼出来的,都拜老爷、夫人、小姐所赐。”

一听她话里有话,墨楚云微微一笑,将脸扭向了周老爷的方向,劝道:“周老爷不是一直担心自家女儿上了山受欺负么?你这丫鬟也是个不错的苗子,不如一起送到山上,也好有个照应。”

周老爷皱眉,揉着自己唇上的一撇胡子,有些苦恼的思索起来。

半晌后,他叹了口气,唤白夜:“你过来。”

白夜老老实实的走到了周老爷面前。

周老爷冷着脸,对白夜伸出了手:“把你脖子上的玉佩交给我。等到你十八岁时十年卖身契满了,我就把玉佩还你,在此之前,你若是敢不好好伺候二小姐,这玉佩就是我的了。”

周老爷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方才看到白夜那灵巧的身手,也未曾见过白夜拜过什么师学过什么艺,周老爷很是担心将来她们主仆一同去了天阙门,却最终丫鬟混的比小姐好,反倒欺负小姐。

白夜对此也能理解,可这玉佩毕竟是她娘亲留下的,不管怎么说对她来说也是意义非常,因此她心中迟疑了片刻,但手中的动作还是没有片刻迟钝,乖乖摘下玉佩交给周老爷手上。

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表现的稍微不情愿一点,周老爷就可能更加以此作要挟提出什么附加要求来,毕竟对方可是个在这乱世之中混得风生水起的超级大Jian商,不但一点亏吃不得,更是一滴油水也不肯放过。

周老爷满意的将那玉佩揣进怀中,对白夜挥手不耐烦道:“行了,你快帮小姐收拾下去天阙门的行李,自己的也收拾一下,明日便随这位道长启程。”

周二小姐有些不情愿的撒起泼来:“爹!然儿不要去天阙门嘛!你也知道,这天下间的道术是分大道、支道、小道、外道的!天阙门是不入流的小道,然儿去了只是浪费了我的好灵脉……”

墨楚云看到她那不情愿的模样,只是摇头微笑,没表露出任何的态度。

见自己女儿那么没礼貌的当着人家道长的面子说人家的门派不入流,周老爷有些怒了:“你个孩子家家的又懂什么?不就知道个‘正、支、小、外’么!还真以为自己比爹明白了?!周家还是爹做主,老老实实给我去天阙门修炼去!”

周二小姐那脾气可臭的很,一倔起来又怎么是她爹几句话吓唬得住的?

周天然也横眉立目,大发脾气:“爹!你这样会误了我的!这个邋里邋遢的臭道士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万一他是贼匪将我拐了卖了怎么办?!你怎么当爹的,这么武断……”

见她一直在吵,白夜有点担心她再闹下去会坏了自己的好事。

二小姐不想去天阙门,可是她白夜却不想放过这么个大好机会!她非修仙不可,哪个门派无所谓,只要能拜入门派,总有出头之日。

白夜站到二小姐身旁,假意是去劝她,其实白夜手中藏了一把剪刀,在劝二小姐的同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周天然腰后剪了几刀。

她剪的很是巧妙,只要稍微用力一扯,或是二小姐不小心踩到裙角,她整个下半身的衣裤就会彻底滑落,那她白嫩的屁屁就必然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周老爷与周二小姐都没发现白夜动的小手脚,但墨楚云却全都看在了眼里。他坏坏一笑,悄悄在袖中捏起手诀,口中默念了一句咒文。

咒文念完后,一阵急风忽然刮起,那风很邪气,仅仅是刮了一下后便打了个旋儿消失了,那风也不是很强,仅仅是将周天然与白夜的衣衫吹动而已。

不同的是,白夜只是衣角随风摆动了一下,而周天然,则是下半身的衣裤都从腰部断裂来开,两条白嫩大腿全都暴露在了阳光下。

周老爷和周天然都顿时傻了,墨楚云则是装作惊讶的模样,眼中却满含笑意。

白夜连忙将自己身上的小衫解下,围在了周二小姐腰上给她遮羞,而后一路老气横秋的抱怨着将周二小姐拖走:

“现在的丝绸质量真是差,轻飘飘的那么容易飞走,又容易撕坏!而且现在的裁缝怎么都不好好缝衣服?!真是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院子中回荡着白夜的哀叹之声,周老爷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他就怀疑到了那一副掩饰之态拖走二小姐的白夜,愤怒地怕桌子骂道:

“这死丫鬟,听到自己可以去天阙门竟变得如此胆大!我看道长还是不要让她去令门派,免得败坏了天阙门的名声。”

墨楚云哈哈大笑,连忙将罪都揽到自己身上:“方才那风是贫道施的法,毕竟令爱即将就是我天阙门的弟子了,入门之前必须挫挫她的锐气,不然这个Xing到了门派中可是要吃亏的。那个丫鬟个Xing倒是不错,周老爷还是不要吝惜,就将那丫鬟也送给我天阙门吧!”

听到那道士替白夜揽罪了,周老爷无奈苦笑:

“……既然如此,那便都依道长的。还望道长,到时能多关照一下小女。”

说着,周老爷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笑容满面的递了过去。

墨楚云接过银票,拍着胸脯应道:

“放心!贫道定会好好关照令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