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逍遥天子逍遥客

更新时间:2021-04-06 13:28:07

逍遥天子逍遥客 连载中

逍遥天子逍遥客

来源:落初 作者:逍遥云中子 分类:历史 主角:云飞太公 人气:

《逍遥天子逍遥客》是逍遥云中子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逍遥天子逍遥客》精彩章节节选:风花雪月,是我与天下谈得恋爱;风花雪月,是我想与你谈个恋爱!我本逍遥,何受天命!天诏轮回,逍遥客,改天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刚落,她猛然扬起手掌,云飞忙不迟疑立即运气丹田,屏住一口气,戒备她的袭击,甄梦瑶见他如孩子似的,心里虽觉得可笑,娇容依旧冷若冰霜,用鄙夷的口吻说道:“你确定,准备好了?”

云飞眼睛微张,也不答话,只是点了点头,根本不像理她。甄梦瑶更是恼怒,一脚踏上前来,欺身一掌拍了下来,掌未到时,云飞便觉得一阵凌冽的掌风直奔自己而来,大吃一惊,他何曾见到如此阵势,闻到掌封便知道憋气也是徒劳,再想要躲闪,已然来不及,他发现自己深陷掌风之中,一时间竟怔怔的难以移动。

此时的云飞已心如死灰,没有想到一位如此年轻的少女,竟然有如此功力。颓然之间,更为之前的豪言壮语难堪异常。

心已至此,云飞便放弃挣扎,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任凭甄梦瑶挥掌过来,甄梦瑶纤掌已经迫近云飞面门,见他如此情形,忽然心头一软,陡然停下掌势,竟温言笑道:“真是没出息,一个男子汉,知道无法躲避,便如此任人宰割!”说道此时,轻叹一声,好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宽慰云飞,说道:“别说是你,如今这天下能抵挡我这掌法的,恐怕也没有几人。”

话刚说完,纤手猛地一顿,“啪”地一声响起,云飞又被她打了一个耳光。

云飞只觉得脸上被打之处,一阵阵热辣的感觉,竟比上次重了很多,谁人晓得脸上的疼痛,岂能赶得上心中的死寂,云飞顺势坐下,颓然道:“姑娘武功高明,在下认输,但凭你处置!”

甄梦瑶娇然一笑,道:“你自然比不过我,但陶谦乃一方诸侯,门客谋士高手如云,不曾想你竟然如此败类,看来真是被色欲迷糊了心智。”

云飞赶忙摇头,道:“姑娘休要逼人太甚,我义父他……”

“义父”两字刚一出口,云飞更觉茫然,停了一下,接着说道:“陶太守手下固然高手如云,即使他本人也是武功卓绝,只是我在陶府十二载,却未曾给我传授过一丝半点,甚至书本也未曾有人教授,全赖我一人偷偷自学才是。”

甄梦瑶不禁皱眉,道:“既然如此,你在陶谦那里可是受了不少委屈,我本以为你是汉室功勋之后,陶谦收养你本为义薄云天之举,对你定会视如己出,即使心中不愿,也要让天下人无语,不曾想是这般情形。”

接着喃喃自语道:“可怜的家伙,看来这次你也是被冤枉的了。”说话间,满是同情的看着云飞,这让他极为不舒服。

“好吧,我告诉你怎么做,我马车就在院后马厩外,你且躲到车厢里!”自语后,甄梦瑶下定决心似得说道。

云飞有点不相信她说的话,指着自己说道:“你是说我?”

甄梦瑶娇嗔道:“难道这屋内还有其他人吗?呆瓜!”说完见云飞还在疑惑,立即娇容一冷,严厉的说道:“还不快些,楞着做什么!难道真要我把你交给陶谦!”

云飞真是难以接受她的忽冷忽热,想到如今也是无路可走,只好依言随着甄梦瑶,在夜色的掩映下,登上马车。

他刚钻进马车,院门外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起,甄太公领着一队家丁走了进来,道:“瑶儿,有没有发现什么痕迹吗?”

甄梦瑶毅然道:“父亲,女儿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踪迹,这里正要出去一趟,至清岷山拜会师父!你老放心,不遇到我算他走运,遇到我可不是更加倒霉!”

甄太公颔首,道:“也是,府内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你要去清岷山,路上要注意一点,明早早点回来,可别误了时辰!”

甄梦瑶答应下来,转身钻入车内,点起灯笼,车厢内顿时大亮,云飞担心被大决,一时心慌,赶忙贴在车厢边,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甄太公打开车厢,自己岂不是立即被抓个现行。

紧张之余,云飞鼻端隐隐闻到一丝丝胴体的温香,撇眼过去,心不由得急速跳动,原来甄梦瑶此时正在脱衣,现在竟已露出大半娇躯,更因是侧身,眼见着惹眼的身材曲线,让云飞顿时觉得血脉喷张,一团火瞬间从丹田缓缓升起,直让他快失去了听觉。

甄梦瑶回头瞧见云飞模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口中却娇声说道:“父亲,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甄太公知其每次至清岷山拜见师傅,都要穿上特制的衣服才行,所以听到车内换衣之声并不见怪,只是应声说道:“没有别的事了,代为父向琼瑶仙子问好!对了,路上如果遇到那云飞,千万……”

话未说完,甄梦瑶已赶紧回答道:“父亲,女儿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的!”

甄太公被她抢白,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满意的轻叹一声,放心的带着家丁们出了院落。

甄梦瑶迅速换好衣服,却见是一件玄色紧身衣,更时将她的全身曲线显露出来,呈现出一种别样的诱人风景。

甄梦瑶起身将裘衣披在外面,却见云飞仍旧是面红耳赤,便打趣道:“看不出来,你义父的家眷都看过了,难道在这里还不好意思起来,装正人君子装的如此难受?”

云飞不禁愕然,道:“甄姑娘,如果我说是陶太守错怪与我,而我并没有那些龌蹉之事,你信吗?”

说完,无比真诚的看着她,甄梦瑶同样认真的看着云飞,半晌之后,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信。陶谦何苦单单为难你呢。”

云飞也不着恼,几日的追杀,让他自己都快相信自己是陶谦所说之人,但不知怎么,他想和甄梦瑶辩解,或者是急于说明白此事,刚想要说时,只感到耳朵一疼,原来是被她一把揪住,随之娇嗔道:“你个呆瓜,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我可不想听你在徐州的风流艳事,赶快下去套马,难道还要本小姐侍候你不成!”

云飞的耳朵被她越扯越紧,只感到一阵炽热,无奈的顺着她揪住耳朵的方向跳下马车,赶去马厩牵马,脑海中不断闪现她那娇美的身躯,直到他将马牵到马车前,几次套马失败,甄梦瑶气嘟嘟的从马车上下来,才如梦初醒一般。

甄梦瑶来到云飞身边,一把将他拉开,熟练地将马套进马车,冷冷道:“呆瓜!上车!”

马车很快出城,行驶在茫茫的雪地上,半晌之后,马车突然晃动起来,想来已是离开平坦大道。

突然骏马一声鸣叫,马车陡然停住,却见雪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四个黑衣人,寂声站在马车前挡住了去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