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这就是我李白

更新时间:2021-02-19 16:38:40

这就是我李白 连载中

这就是我李白

来源:落初 作者:梦中渡劫 分类:历史 主角:李白陆 人气:

《这就是我李白》为梦中渡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穿越到唐朝,发现自己成了李白,却发现这个李白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白一生坎坷,踽踽独行,且看我李白如何从懵懂无知少年成为千古留名的诗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母亲,您是怎么了?”李白小心翼翼地问。

月娃头一次在儿子面前这么失态,“你先把它弄出去。”

“青莲,把杂毛弄出去。”李白吩咐道。青莲看了一眼主母,赶紧把杂毛熊猫弄了出去。

月娃这才安下心来,深呼了一口气坐下,又恢复了那个温柔的母亲模样,“白,你过来。”李白走了过去。

“这猫熊你从哪弄得?”月娃问李白。

李白如实地将碰上两位樵夫,与其一起捉猫熊,后来猫熊主动跟着李白的事说了出来。

“你是说这猫熊自己愿意跟着你?”月娃惊讶地问。

“没错,”一想李白就有点得意,“我想走这猫熊就咬着我不让走。”

月娃笑着说:“这么说来你和这貔貅还挺有缘。”

李白深以为然。

从此李白身边多了一个小跟班,而且是可爱萌到爆的那种。

过了几日张先生回到私塾,李白等人重新上课。

“白,这是个什么东西,也太好玩了!”李贾看见杂毛憨态可掬的样子兴奋不已,就要上前去摸。

“哎哎哎,别乱摸,小心杂毛咬你。”李白急忙拦住,这可不是闹着玩,杂毛的牙齿能啃得动铁,真一咬到就坏了。

“这么小气,”李贾不满地说。

李白哼哼一声,“我什么时候小气过?我是真担心你被咬到,这是食铁兽,啃的动铁的,你那小手有铁硬?”

李贾讪讪一笑,收回了手。

“对了白,你听说没,张先生又没得到乡贡。”李贾说。

李白一副很正常的样子,没说话,向学堂走着。

李贾自说自话,“你说这张先生不会没考上乡举,朝我们撒闷气吧?”

李白听了无奈地说:“张先生虽然迂腐了些,但不至于这样。”

李白和李贾进了学堂,见到李乐面红耳赤得正和一个生面孔理论什么。

“堂兄,怎么了?”李贾是个好事的人,见到自己兄弟似乎有些难堪就着急地向前问。

“此人不知从哪里来,一上来就说什么“商人子弟读什么经史子集,不如回家跟着父母做做生意,学学市井之徒的市侩之术”,我气不过,就和他理论。

李白正眼打量着那人,那人拿头带束着长发,年纪轻轻,不过比李乐还要大上几岁,李乐不过十一岁,此人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

那人冷笑着说:“市井奴就是不知礼数,我来向张先生求学,却没想到张先生竟然教了李家子弟,我来此正要请张先生离开此地,去我家教书。”

李白上前问:“李家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这么瞧不上李家你又是什么东西?”

“李家不过是市井之徒,顶多也就是比较有钱的商家。你问我家,我家便是士族章家。我是章家的十一子,章超。”那年轻人傲然道。

李白瞅着他,一副没听说过的样子,他问李贾:“章家章超,你听过吗?”

李贾和李乐脸色变得很难看,李贾对李白小声说:“章家算是本地的望族了,你也知道咱们家族是迁来的,章家则是本地原始大族,我们家族一直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咱们是商人之家,比不上他们士族门第。”

士农工商,是唐朝的等级制度,商人地位很低,甚至商人子弟不得参加科举。

“哦这样啊,那你来我们李家的私塾干什么?”李白问。

“自然是请张先生。”章超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眼睛的孩子。

“张先生是我们家的老师吧?”

“张先生在你们家就是明珠暗投,宝物蒙尘。”

“你是士族子弟?”

“不错。”

“听说士族子弟门风甚佳,知书达礼。”

“那是自然。”章超不耐烦地说,语气极其不屑。

李白失望地摇头说,“那就要不是我以前把士族子弟看的过高,要么就是你把士族子弟拉的太低。我不知道你知不知书,倒是你不知礼数大家都能看得出来。”

章超气急:“我如何不知礼数?”

“你跑到人家家的私塾,一不拜见此地主人,二不拜见至圣之像,三又像是市井中来回砍价的妇人一般吵闹,我家本是市井人家不知礼数也就罢了,你怎么也如此不知礼?最重要的你把张先生当做商品一般来回争抢,可曾有半分尊重张先生的意思?你动一张嘴就像把张先生请到你家?我家市井人家,好歹也知道送拜帖送礼金请张先生,遵从张先生的意愿。你呢?你可曾询问张先生的意见?张先生自己愿意去你家吗?”李白言若悬河,竟然将章超说的面红耳赤。

章超没想到这小小儿童如此能言善辩,一时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缓了许久才脸红脖子粗地憋出一句话来:“我家乃是大家望族,许多士子恨不能挤破头来我家,张先生必定愿意来我家,”他越说越激动,似乎是找到了骄傲的资本,像是抢到骨头得意的狗,越发自傲,“我家族中长辈在朝廷为官,许多士子巴不得来我家,何须问他们的意见?”

李白啧啧地摇头,“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世家。士族家风,不过如此。对吧,张先生?”

章超大惊,回过身看脸色铁青地张先生,“张先生,我……”

“不必说了,”张先生一挥袖,“你转告你家大人,在下才疏学浅,高攀不起章家士族,再说在下已经收了李家聘金,自然要将人家子弟授完。恕我不能前去拜访了。”

章超死心不改,“先生可要记得,明年正月的常举,我家的大人对你很重要。”

张华说:“十年寒窗,竟然比不上你家大人的一句话吗?”张华转过身去,“倘若如此,这常举不考,这官不做也罢!”说出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后,张华走出去,甩了几个字,“今日停课。”

李白看着不知道因为是生气还是羞愧而颤抖的章超:“先生不愿去,你还不走?”李贾又扇了一把火,“再不离开我李家的学堂,我叫昆仑奴①来赶你走。”

章超看看李白他们,“好一个李家,走着瞧!”说完急匆匆地走出了学堂。

李白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对李贾李乐说:“告诉咱们家大人今日发生的事,恐怕章家不会善罢甘休。”李贾李乐点点头。

李白想了想,对李乐说:“堂兄,不如你去看看张先生。”张先生在这些学生中应该最是喜欢勤奋好学的李乐了。李乐称是,去了张先生住所。

李白和李贾也回家去向自己的父亲告知这件事。路上李白说:“张先生应该得了乡贡,恐怕教咱们的日子不长了。”

李贾苦着脸:“张先生挺不错的。”两人一阵唏嘘,去寻各自父亲。

巧的是李客和李天南两兄弟正在一起讨论事情。

“你真的决定了?”李天南面色凝重。

“嗯,我决定了,我们李家不能就此沉沦,就算拿不到我们应有的东西,也要摆脱当今的尴尬地位。”李客说。

李白和李贾两兄弟回了家,向管家李老问了父亲在哪后前往厅房。李白和李贾进了厅房上前行礼,并说了章超的事情。

“虽然白把章超怼了回去,但章家一定会再来找茬。”李贾忧心忡忡,他是真的担心张先生被抢走了。而李白虽然巴不得以后不上课,但是张先生如果走也是自己想走才走,如果是被人逼迫的离开,他也是不同意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