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明海图志

更新时间:2020-02-22 19:43:18

大明海图志 连载中

大明海图志

来源:落初 作者:仙和风 分类:历史 主角:郑冲张素灵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仙和风原创的历史小说《大明海图志》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郑冲张素灵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安平四海,光明如故。日月所照,皆为汉土。在残酷的明末,穿越者郑冲偶然机会下,取代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纨绔子弟,成为明末大海寇郑芝龙的私生子,国姓爷的兄长。他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能否改变郑氏最后归降满清的悲惨命运,能否重振大明声威呢?身有惊人业艺,心有后世乾坤,背靠郑氏海军,执掌天下牛耳。看大明《坤舆万国全图》,以海图为志,郑冲誓要扭转乾坤,平定内乱,辟波万里,海图所指,无不可去,海图所有,皆为明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意气风发的郑芝龙站在将台之上,眼看着荷兰与刘香佬的联合舰队在血与火的地狱中挣扎着,心头忍不住豪情万丈,口中低声咒骂着刘香,他这个从前的兄弟,现在的仇人!

大明天启、崇祯年间,闽海上枭雄并起,小股武装不算,能称为剧寇的,就有郑芝龙、杨禄、杨策、周三、李魁奇、钟斌、刘香等等。自从朝廷招安郑芝龙之后,郑顶着个游击将军的官衔,却也出力,帮着官家剿灭旧日海上兄弟。到了现在,就最后剩下刘香在海上逍遥,而郑芝龙也用兄弟们的血,把自己的官帽换成了总兵头衔。

刘香,也叫刘香佬,福建海澄人氏,他的属下称其香老,唾弃他的称他为刘香佬。此人五短身材,性极骁勇。勾引无赖,驾小船出金门,劫掠商舡。突起猖獗,聚众数千,有船大小百余号,杀伤官军,横行粤东、碣石、南澳一带地方。

早年郑芝龙还是海盗的时候,郑芝龙和刘香,本来是海上过命的兄弟。但随着郑芝龙受了明朝招安,摇身一变成了官军后,刘香便发布告示,口口声声说不会让郑芝龙这个背弃兄弟的人好过。

自崇祯元年,郑芝龙归降明廷后,郑芝龙便打着官方的旗号清剿旧日的兄弟,实则是为了郑氏一统东亚海域的霸业而为。郑芝龙先后杀了当年一起为海盗的陈衷纪,再杀李魁奇,又灭了褚彩老、杨禄、杨策等各股海上势力。

但就是奈何不了刘香,而刘香也不给郑芝龙面子,屡屡兴兵侵犯沿海,两广、闽浙沿海数年间,都遭刘香洗劫和杀戮,害得郑芝龙屡屡被朝廷斥责,说他剿灭海寇不利。

郑芝龙于是深恨刘香,后来刘香更是联合了荷兰人来与郑氏为难,得知刘香联合了荷兰人后,郑芝龙更是大怒,命人“发其父冢,刃挫而粪潴之”。就是将刘香的祖坟刨开,再刀砍尸骨,随后抛入粪池之中。在谁这都是奇耻大辱,于是刘香和郑芝龙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

看着荷兰人和刘香的战船一艘艘被烧毁、夺下,水手、水兵们一个个在水中挣扎,郑芝龙心头感到一阵快意,暗暗骂道:“该死的刘香佬,让你和我作对!”

“中军擂鼓,包抄断敌后路!”郑芝龙见敌人已经败局已定,有些战船正想开溜,便果断下令,让中军船队迅速包抄敌人退路。

这里将令才下,只听得明军海面上一阵阵嗬嗬的欢呼声由远及近传来,一艘哨船飞快举着报捷红旗驶向旗舰而来,刚到船舷左侧,哨船上的明军士兵便大声欢呼道:“夺下了红毛鬼船队贼酋坐船!生擒敌军红毛贼酋!”

左右急忙报来,郑芝龙吃了一惊,他也知道红毛鬼的大战船是极难夺取的,因为红毛鬼船大,其上载员极多,而且红毛鬼火枪犀利,士兵精锐,特别是舰队长官的坐船,要夺取更是千难万难的。是以这趟郑芝龙定下的策略便是放火烧,根本不打算和荷兰战舰硬碰硬,但现在没想到前方捷报,居然夺下了红毛鬼长官坐船,还活捉了荷兰贼酋。

这个荷兰贼酋郑芝龙很是熟悉,普特曼斯是郑芝龙的老朋友了,在台湾的时候,荷兰人和郑芝龙的势力并存,双方没少打交道。这次为了迷惑普特曼斯,郑芝龙还专门给他下了战书,声称两军战舰堂堂正正的来一场决战,以掩盖他火船袭击的战术。

但没想到现在普特曼斯居然真的被生擒了,当下郑芝龙哈哈大笑道:“快些让报捷将士上船来,我要细细询问!”

少时,报捷的几名明军将士来到了将台之上,但几人一开口,便让郑芝龙大吃一惊!

“大公子与二爷引鹰船一艘,将士六十二人,先夺沙船一条,再扑敌人贼酋坐船,杀船上红毛兵数十人,最后大公子勇武,生擒贼酋,现下正与二爷继续冲杀在前!”

郑芝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周遭一众明军将领也都是大吃一惊,郑芝龙这个长子谁都知道他的德行,他会有这么悍勇么?

“你们再说一遍?真是大公子生擒了红毛贼酋?”郑芝龙好似身在梦中一般。

一名明军把总急忙道:“正是,小人的坐船当时正好在不远处,见得大公子与二爷一道,先与一条海贼沙船接舷,恶战后,大公子一人当先杀到沙船之上,斩将夺船。而后又与二爷一道,驾着夺来的沙船与鹰船,两艘船一同靠向贼酋坐船船尾,而后红毛兵在船尾以火枪攒射,阻拦我军登船,还是大公子一个人以双刀插在船身,攀登上了敌船,然后一个人便杀散船尾红毛兵,接应众军登船,最后便是大公子生擒了敌军贼酋,那贼酋见大势已去,便命余众投降了!”

明军诸将都听得痴了,郑芝龙先是愣了一会儿,跟着一拍座椅扶手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我郑家龙须儿!”郑冲在郑家的时候,经常不修边幅,常有几缕长发垂鬓,便好似龙须一般,看着倒是极为俊朗的人物,但就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因此后来很多人给郑冲取个龙须儿的名号,明面是赞扬,实则是暗讽郑冲不似乃父郑芝龙那般是条真龙,只是虚有其表的龙须儿。

后来这话也传到郑芝龙耳中,郑芝龙深以为耻,但此时他居然又将郑冲这个外号说来,也算是故意说出来,扬眉吐气一番,让从前嘲笑过自己儿子的人也好好打打脸!

几个凑趣的将士立刻振臂呐喊道:“郑氏龙须儿威武!郑氏龙须儿威武!”跟着整条坐船的将士们都呐喊了起来,这些海寇出身的将士们,大多都还是敬佩勇者的,更何况此人是郑芝龙的儿子?

一旁跟随郑芝龙一同出征的田川氏家臣田川忠直不禁眉头暗暗一皱,显然有些担忧,但随即展颜笑了起来,在郑芝龙耳边道:“难得太郎如此勇武,今趟他初阵便立下如此大功,直让人想到当年毛利氏元就公初阵之时,也是在初阵合战中便立下大功,太郎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田川忠直与郑芝龙说的乃是日语,是以称郑冲为太郎。

听得旁人夸奖自己儿子,郑芝龙也是哈哈大笑起来,田川忠直接着说道:“但此战首要乃是消灭刘香,大将此时还不是庆贺的时候啊。”

郑芝龙一听刘香的名字,便阴沉下脸来。这一战的关键不在荷兰人,荷兰人远道而来乃是为了商贸之利,只要郑氏败他几次,荷兰人知道厉害了就会乖乖就范,但刘香不同,他是明国人,在东亚海寇之中的威望不在郑芝龙之下,只有灭了刘香,郑氏才能一统东亚水域!

当下田川忠直又进言道:“眼下该当继续包抄敌军残部,可令太郎与二爷就前军内统领各战船,继续搜索刘香坐船,定要一举歼灭刘香佬!”

郑芝龙听了之后,拍案而起,厉喝道:“传令下去,教芝虎与郑冲统领前哨舰船,继续搜捕刘香,务必捕杀刘香,死活不论!中军各船,继续包抄敌军,务必全歼敌军!”

众将皆是一起大声领命,哨船将士也领了将令,便传令去了。

哨船走后不久,郑芝龙忽然惊醒过来,前哨船队接战良久,士卒皆是厮杀半天的疲惫之兵,此刻还要他们继续追杀刘香,刘香此人老奸巨猾,一定是躲在荷兰人后面养精蓄锐的,一旦碰上,就算是残敌,只怕前哨也不是敌手!

想到这里,郑芝龙不禁疑惑的看了田川忠直一眼,但随即转过头去,手中将令旗一挥道:“命令中军调转船头,直入阵中,应援前哨舰队!不必再行包抄之令!”

众将闻言都是一阵惊愕,怎么将令才发出,这会儿又改了?田川忠直眉头微微一皱,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一旁参将夏之本不解的问道:“主帅将令才下,为何又要更易?”

郑芝龙不动声色的道:“适才乍闻擒得贼酋,是以一时欣喜忘形,前哨攻掠敌阵多时,士卒冲杀疲惫,那刘香佬甚是狡猾,久不露面,定是躲在红毛鬼之后,伺机而动,若是让前哨继续追捕,只恐被贼所算,因此改命中军直入阵中应援。”

诸将闻言都知道郑芝龙是担心还在阵中搏杀的二弟与长子,当下也不再劝,现下大局已定,包抄的还有左翼舰队,中军不去也是无妨的。

当下中军舰队便转向直奔一片火海的阵中,左右护翼的小型沙船挑出长杆来,推开海上还在燃烧的木船余烬,替大战船清理一条海路出来。

郑芝龙的坐船行进阵中数里后,便闻得瞭望手呐喊道:“看到刘香佬旗号了,西南角上!”郑芝龙急忙起身,拉开单筒望远镜看去,果然只见刘香佬的坐船打狗号正往西南方向退去,打狗号看起来果然一炮未中,也没被烧过的痕迹,看来刘香果然是老奸巨猾的躲在荷兰人后面。

“快看!是二爷的旗号!”瞭望手又大喊起来,郑芝龙也见到了,只见一艘沙船快速飞出,郑芝虎直立船头,直扑刘香坐船而去,一船独进,船上将士只不过三十余人,而刘香船上可是精装满员,而且是刘香坐船,其上必然都是精悍的海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