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执事人

更新时间:2021-05-02 14:27:30

阴阳执事人 已完结

阴阳执事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凤桐梧 分类:灵异 主角:邹武珍姐 人气:

完结小说《阴阳执事人》是凤桐梧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邹武珍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别人勾妹子,我勾鬼魂。   别人见了鬼转身就跑,我见了鬼舍命就追。   别人在家里吃火锅,我在地府吃狗肉。   我是一位勾魂使者,与鬼断命,从无遗漏。   累万丈功德,立地成佛,而我在成佛的那一刻,却举起了屠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凭借这本《入地眼》,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我老爸和大伯已经是青城颇具名气的风水先生。 而我在大学毕业之后,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便跟着我爸学着做风水。我老爸说我是土命,又是四阳八字,还说我长相斯文,天生就是做风水先生的料。三十岁这年,我在青城不远的禹城自立门户有了自己的日课馆,日子过得马马虎虎,但起码比打工强一些。 “阿武,救命呀!” 和以往一样,我习惯性的起早床,打开风水日课馆的档口门,然后坐在茶几前泡上一壶功夫茶。 来禹城已经有三年了,我变得和很多本地人一样,喜欢一大早泡上一杯功夫茶,边喝茶边抽烟,然后才去吃早餐。慢悠悠的喝着茶水,打开手机。我有个习惯,晚上九点之后,手机就关机,天大的事情也要第二天等我醒来再说。 我打开手机,一杯茶水还没有喝完,就接到了珍姐的电话,声音嘶声裂肺! 这声音直接吓得我手中的茶杯哐铛掉在地面摔个稀巴烂,我连忙问道:“珍姐,出什么事了?你在哪里?” 珍姐的声音一下子又变得奄奄一息,沙哑的说道:“我在家,我看见鬼了,爸爸回来找我了……”说着电话沙沙声的被挂断了。 我一脸懵逼。 珍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风水先生,又不是道士,可不会抓鬼呀。 我来不及多想,立刻关门,背上罗盘包,打出租车去市区的空中花园。 珍姐是我的一个大客户。她老爸是青城最大的房地产商,前两年过世,还是我点的下葬地。 三年前,有一天珍姐带着一个男人开着玛莎拉蒂来我档口算命,一场算命下来,珍姐对我很服气。一来二往,珍姐给我介绍了不少生意,我便喊她姐。这个男人,就是珍姐现在的老公朱天硕,俩人结婚后日子过得很恩爱,周老先生也就走的比较安心。 来到珍姐家,出来接我的是朱天硕。 朱天硕是入赘到周家做了上门女婿,他人高马大,也很帅气。 但这才几个月不见,他看上去比以前消瘦了许多,留着满脸胡渣,快有点认不出来了。 “阿武,你快去看看阿珍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她总是大惊小怪的,总说房子闹鬼。现在谁也靠近不了她,整天抱着那只黑珍珠,神神叨叨的。”黑珍珠是珍姐的宠物猫,据说是纯血种的波斯猫稀有品种,有次珍姐私下告诉我,这猫花了三十多万,金贵的不得了。 我走进房间,看见病床上躺着一个蓬头散发的女人,脸色苍白衣衫不整的,哪里是平日内打扮的像个女明星一样的豪门女强人范儿。 “阿武,救救我,我爸爸回来找我索命了!”珍姐一看到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朝我大喊,情绪很激动。 我连忙走到床头安抚珍姐,说道:“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喵喵!!! 一道白光飞过,黑珍珠朝我撕咬过来,我连忙架起手臂格挡将它甩出去,但手臂上还是被凌厉的猫爪子抓伤了。 朱天硕连忙走过来,问道:“你没事吧?” 我打趣道:“没事,我这条小命还没黑珍珠值钱呢,猫没事就好。” 黑珍珠飞出去之后,落在房间里乱跑,最后跑到珍姐怀里,很亲昵很享受的蹭着,一双蓝幽幽的猫眼盯着我,让我有种发毛的感觉。珍姐双手死死的抱着黑珍珠,朝我倾诉道:“阿武,你看到没有,以前的黑珍珠多乖巧呀,这阵子也不知道它怎么回事,白天总是粘着我,晚上就不见人影,好端端的一只黑猫都变成了白猫……”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一身黑绒毛的黑珍珠,的确换了一身洁白的白毛绒绒。 猛地,我浑身一颤。 我听一些老一辈的人说,一家子要是中了邪气煞气之类的,不但人变得行为异常,就连家里的畜生也会变得很古怪。 这只黑珍珠可是珍姐花了高价钱买来的纯种贵族猫,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变异了呢? 难不成这豪宅真有煞气不成? 珍姐继续朝我哭诉道:“大约是半个月前,我跟天硕出去应酬,酒喝得有点多,回到家之后头疼的厉害,倒头就睡。在大半夜的时候,我梦见了我死去的爸爸回来找我,吓醒之后我就去上厕所,回房间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爸爸穿着一身白衣在我房间抚摸的我的相框!“ 我扭头问朱天硕说道:“你也看到了?” 朱天硕摇了摇头说道:“那一晚我也喝酒了,阿珍大叫把我吵醒了,但我在房间里什么也没有看到,连忙送她去医院折腾了一宿。” 珍姐很激动的吼道:“天硕,你说谎!” 我连忙安慰道:“珍姐,不要激动,慢慢说。” “之后每一晚我都会梦见爸爸回来找我,说他落东西在家里了回来取。对,对,就是这样的,我记得第一天晚上,爸爸说他走的太急,老花眼忘记带了,结果爸爸房间里的老花眼第二天真的不见了,这些日子,衣服呀,还有爸爸生前收藏的古玩,都被他带到阴曹地府去了!” 我看着口不择言的珍姐,忍不住喝了一句:“这也太胡扯了吧?” 珍姐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说道:“阿武,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呀。最要命的是,呜呜,这两天爸爸总是在梦里找我,说他一个人在下面太孤单了,让我下去陪他!” 如此荒诞的事儿,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扭头问朱天硕,“你没有带珍姐去医院检查?” 珍姐大喊道:“我没病!” 朱天硕连忙过去安抚珍姐,但却被珍姐一把退让,反而我这个外人能够安抚上一两句,珍姐甚至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不放,这让我尴尬。 好不容易将珍姐安抚好一些,我找个借口和朱天硕去客厅抽烟。 朱天硕看上去很疲倦,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很无奈的说道:“你现在看到了,我这个老公在阿珍眼里,还不如你呢。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阿珍的事吧。从阿珍出事那晚开始,我可是带着她整个禹城的大小医院都跑遍了,也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只要说注意休息。甚至前两天,我还去青城庙请了道士下来作法,道士说阿珍大限将至,神仙也救不了。阿珍这几天深深叨叨的,说只有你才能够救她。” “我知道你是风水先生,不会抓鬼,但拗不过阿珍苦苦哀求,所以只能请你过来抓鬼咯。” 我摇摇头道,喃喃说道:“世上哪里有鬼,分明是有人在搞鬼!” 朱天硕问道:“你说什么呢?”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他,这种事可不能乱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