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宗师

更新时间:2021-04-06 13:21:44

鬼宗师 已完结

鬼宗师

来源:落初 作者:七麒 分类:灵异 主角:老姨祖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七麒的原创小说《鬼宗师》,主角老姨祖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故事发生在元朝末年,那是一个天下大乱,英雄辈出,妖魔横行的年代,在每一个扯起反旗的枭雄身后,都有一些身怀异术之人的辅佐,他们精通五行八卦,知晓驱鬼画符,身怀奇门遁甲。  那更是一个各种邪术,异术,妖术……层出不穷的时代,从石人一只眼开始,天下不仅是王朝的更替,更是,道教,佛教,明教,景教……的逐鹿。  乡村少年林麒,遇奇人,得奇书,学得祭鬼、骂鬼、驱鬼、打鬼、斗鬼、斩鬼、降鬼、扮鬼、用鬼之术,被卷入滔滔历史洪流,辅佐朱元璋大战陈友谅,与蒙古国师斗法,辨阴阳,识妖魔,驱鬼神,成为一代鬼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夜,林老实和李氏想尽了办法,可娃还是一口水,一口Nai也不吃不进去,叫声尖尖细细的,像是哭声又像是痛苦呻吟,全身都被黑毛覆盖住,偶尔睁开眼,露出一道缝隙,流露出来的又都是满满的无助,李氏抱着孩子哭个不停,林老实喘着粗气,眼睛也红了,转身跑出屋子,站在院子里攥拳大喊:“入娘的,有什么本事冲着我来,欺负个娃娃算什么本事……”

山村寂静,林老实发疯般大喊,顿时就惹得几户人家亮起了灯,狗也叫个不停,林老实愣了一下,生怕别人知道自家娃是个怪物,又觉得满心委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正哭得伤心,耳听得屋内传来李氏喊声:“他爹,他爹,你快看,咱娃娃这是咋了?”

林老实一惊,急忙回转屋里,就见娃娃在他娘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喘气,发出“呼噜……呼噜……”犹似风箱般的响声,眼睛也全睁开了,却是双目无神,一张小脸憋的青紫,在黑毛的覆盖下,已没有个人模样了。

“他爹,这时候了,别在顾虑那么多了,就照李郎中说的请去吧。再不去这娃就保不住了……”李氏紧紧抱着怀里的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

林老实嗯了一声,从炕洞里掏出个小布包,里面有二两散碎银子,还是那黑狐当初留下的,除了花掉的,也就剩下这么多,本想靠着这二两银子能给自家婆娘补补身子,现在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出了家门,揣上短斧,林老实还是不放心,叫醒邻居张家父子,让帮忙照看着点,这才提溜个破灯笼连夜奔拐子河村。

一路上无星无月,天阴沉沉的,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林老实觉得自从娃出生,这天就没晴过,像是谁家受气的小娘们,憋着不哭,却总阴沉个脸。槐树村到拐子河村也就十里的路程,虽说山路难行,但以林老实的脚力,半个时辰咋也到了,可今天林老实就感觉自己脚步沉的不行,走了快一个时辰才到村里。

拐子河村林老实也来过几回,都是帮闲来的,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也不用寻人带路,直接朝着村尾那座荒废的城隍庙急行,山村里人家本来就稀落,那座小庙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孤零零的矗立在离村子一里多地的地方。

林老实虽然知道小庙所在之地,却是第一次来,月光透过云层,就见昏暗下,半山腰平坦的地方上有那么一座残破的没了样子的小庙,四周尽是枯树荒草,草丛间坟丘起伏,石碑嶙峋,无数的坟茔绵延展开,竟是一眼望不到头。

坟地里鬼火闪动,偶尔有瑟瑟声响在草丛中晃动,不知是什么野东西出来找食,偶尔有风吹过,顿时就有呜呜……如同鬼哭一般的怪异响动,幽绿的鬼火时常突然冒出,飘荡着消失,又飘荡着出现。

此地依山傍河,是块风水宝地,当然也就村里的百姓当做是块风水宝地,大户人家是看不上的,而且此地无主,所以靠的近的几个村子死了都往这埋,一代代埋下来,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圈子,坟圈子中间就是那城隍庙,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留下来的,年久失修早就没了庙的样子,成了一个四处漏风的破屋子。

林老实一向胆小怕事,眼见破庙竟然在这么个地方,心中也是暗暗叫苦,但想起家里还在遭罪的娃,也豁了出去,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一边赶紧对四周的弯腰作揖:“各位乡亲父老,小人路过,不敢造次,惊扰勿怪,惊扰勿怪……”

念念叨叨的这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竟也平安无事到了小庙门前,林老实站定了,本想上前敲门,可这庙破的竟然连门都没有,他不敢贸然进去,站在门外小声问道:“有人吗?屋里有人吗?……”

喊了几声无人应他,林老实着急,探头探脑朝小庙里看,就见这小庙残破的就剩下一间屋子,里面供着一个相貌威严的神像,供桌上面摆着三盘贡品,亮着一盏长明灯,灯火昏昏暗暗,摇摇晃晃,仿佛放个屁都能崩灭了,这屋子四处漏风,偶尔有风倒灌进来,那长明灯却是倔强着就是不灭。

供桌下面摆着四张黑色的棺材,都不是什么好木料,是那种最便宜的薄皮棺材,每具棺材后面都站着一对童男童女的纸人,扎得栩栩如生,身上穿着敛衣,比他的手艺好上许多,见到纸人,林老实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等看清楚顿时吓得尖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这些个纸人竟然跟他昨天夜里看到的那两个纸人一模一样,林老实又是恐惧又是疑惑,而且这庙里也没看见老王,哆嗦着站起来就想转身离开,那想到他刚转过身去,就听身后棺材发出嘎吱,嘎吱……类似磨牙样的声音。

林老实双腿发软,竟然就迈不开了脚,这时身后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你是谁?干什么来了?”这声音刚响起,就听咔一声脆响,林老实又惊又怕,忍不住回过头来,就见中间一个棺材板子被推到了一边,从那黑漆漆的棺材里面直愣愣坐起一个人来。

这人也穿了身黑色的敛衣,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一双眼睛漆黑,阴沉沉的没有半点生机,头发,胡须都是半白,苍老的脸上尽是沟壑,看上去有个六七十岁的样子。

林老实惊得那里还说的出话,上下一口牙捉了对厮杀,那人见他不说话,眉头皱起,阴森森问:“问你话,怎么不答。”语气冰冷,却像是没什么恶意。

林老实想起家中的婆娘和娃,壮了胆子,开口道:“俺……俺是来找会走阴差的王十八的。”

“你找我什么事?”那人的声音依旧冰冷难听,林老实却是吓了一跳,借着长明灯昏暗的灯光一看,那眉毛那眼睛不是老王还能是那个?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活死人一样的人就是老王,他前几年见过老王,那时老王虽然也是阴沉沉的,但还有些活气,苍老是苍老,也就四十多岁的模样,那想到这才几年不见,竟然就能老成这个样子?

老王从棺材坐起,见林老实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不说话,冷哼一声又问:“你找我什么事?”

林老实一惊,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噗通一声跪下,朝着老王磕头:“老王大哥,我是槐树村的林老实,昨天家里婆娘给俺生了个娃,可娃全身长满了黑毛,一口水都喝不下去,你是个有本事的,求你救救俺的娃啊,俺这辈子给你当牛做马报答你……”

林老实平常三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这些话倒是说的顺溜,也都是心中所想,肺腑之言,一边说,一边将带来的二两散碎银子捧出来放到地上,那老王看了看地上的银子,嘴角咧了一下,脸上满是嘲讽之色,只是这昏黄灯光之下,他那张苍白的脸上突然有了表情,更是显得阴森。

林老实磕头如捣蒜,老王却还是没有半点反应,整个小庙里只有林老实砰砰……不断磕头的声音,过了许久老王阴冷的双眼中才算是有了点感情,阴声道:“你起来吧,我听听是怎么回事。”

林老实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还以为他要问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想将前因后果都告诉老王,却见老王突然开口,念叨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听上去像是和尚念经,却又不像,叽里咕噜的速度十分快,随着老王的念叨,屋外突然就刮起了一阵阴风,然后一小团幽绿的鬼火飘忽着飞到了老王的耳边。

老王念叨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眼翻白,一动不动,整个人像是死了过去一样,这场面无比诡异,吓得林老实连咳嗽一声也不感,就那么瞪着眼看着。

过了有那么半柱香的时间,老王身子突然一抖,呕!的一声倒抽口冷气,就如同死人还阳一样,双眼突然就有了神采,那团鬼火也消失不见,林老实不知该如何是好,愣愣的看着老王。

老王双眼缓缓转动,盯着跪在地上的林老实,依旧是那副阴冷的语气道:“那黑狐是个有道行的,你的事我管不了,你走吧。”说完缓缓躺进棺材里,那棺材板子发出嘎吱……的声响,就要将棺材合拢。

林老实还在纳闷自己还没说,这老王怎么就知道了黑狐的事?可随即就听到了他后面的话,顿时慌得没了主意,又开始磕头,语无伦次道:“你救救俺家娃吧,俺这辈子,下辈子都给你当牛做马……只要你救了俺家娃,你要俺的命也行啊……求求你了,可怜可怜俺吧……”

不管林老实如何哀求,老王都不为所动,眼见那棺材板子在嘎吱声中就要盖上,林老实被逼的实在是没法了,猛然想起这老王是个孤寡,也没个一儿半女的,突然大喊:“只要你救了俺家娃,让他认你当爹!”

林老实这句话喊的凄楚无比,嘎吱声突然停止,棺材里传来老王阴冷的声音:“当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