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齐心案

更新时间:2021-02-19 17:11:36

齐心案 已完结

齐心案

来源:落初 作者:梁大大 分类:灵异 主角:赵秦卢云飞 人气:

《齐心案》由网络作家梁大大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赵秦卢云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人本无罪,其心自缢。本文主要围绕着案情展开,男主因为追查案件,所以和女主调到同一个刑侦大队。然后发生了系列的故事。罗思思“若我面前躺着的人换成是你,你说我该从哪里下刀呢?”某男“若你现在面前躺着的人是我,我想我一定会让你感到很愉悦”冰冷的尸体,变态的凶手,杀人到底是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愤怒,还是为了掩饰变态的本性,以至于将每一具尸体都打造成一个个“精美的艺术品”。层层迷雾拨开之后,却原来是一场有组织的阴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确实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粗鲁的,’女人’”傅瑾修轻起薄唇看着罗思思说道

罗思思怔愣的看着面前的人半天没反应过来,“像我,这样,粗鲁”罗思思细细回想着她的,粗鲁,吃鸭肠算粗鲁,还是喝水算粗鲁,他哪只眼睛看到她粗鲁了?

另一边。卢云飞跟在丁局的身后,不时的往丁局跟前蹭

“丁局,你确定,傅医生是真的在那家鸭肠店么?”那可是罗思思经常去的那家店啊,如果真的两个人遇到…

“怎么,你小子是想怀疑我的能力吗?”丁局拿眼神瞪着卢云飞,仿佛只要卢云飞敢再多说半个自。就让卢云飞好看的架势。

“不是,不是,我怎么会怀疑丁局的能力呢。只是,局里不是说傅医生要下午两点才过来么?”

似是不确定,卢云飞想要更进一步的探探口风。

也不怪卢云飞不确定,因为傅瑾修的行踪,向来是除了上班时间,其余时间都是保密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行踪。

搞得他都快怀疑傅瑾修到底是什么人了,一个犯罪心理学的医生,整天神叨叨的,真是,说好听了是神秘,背景强大,说不好听了就是让人慎的慌。

丁局笑道“嘿嘿,你小子想要从我口里探出口风,还要再修炼几年啊。”

这话说的卢云飞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由的自己叹息起来,其他的小警官都只知道丁局是一个正直且说一不二的人。谁会知道这老头私下里就跟个老顽童似得。果真啊,人前一定得装啊!

卢云飞跟在丁局的身后。很快就到了鸭肠店。丁局很眼尖的,一眼就看到和罗思思坐在一起的傅瑾修。并直接走了过去。

因为罗思思的位置正好背对着丁局等人,所以一时就没反应过来。反倒是对坐着的傅瑾修。

看到远处的来人,很绅士的站起了身,朝着来人伸手问好“丁局长”

“傅医生”丁局伸出手礼貌的和傅瑾修的手握了一下。三人便都入座了,

短暂的问好声打断了正在和粗鲁做着斗争的罗思思。罗思思回过神来,赶紧朝着丁局和卢云飞打招呼

“丁局今天也是来这边吃鸭肠的?”罗思思问道

“对啊,刚巧看到你们也在,就直接过来了”丁局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说谎的样子,弄的卢云飞差点就相信了。哎呀,丁局这心思动的多啊!不过此刻的罗思思是片刻也不想多待。所以也不打算继续跟丁局玩笑。

扛着傅瑾修的冷高压,实在是让罗思思感到很烦躁。向来都是以和气示人,微笑待人的罗思思现在是真担心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等下会不会一个不小心控制不住自己,当场失控。

“那可真巧啊,可惜我已经吃过了,倒是傅医生到现在一口没动,餐也没点,你们刚好可以一起。”罗思思瞥了一眼傅瑾修,笑着看向丁局。

笑的眉眼弯弯的。前一刻,所有人都以为罗思思会坐着陪他们再吃会儿饭。

但下一刻,罗思思就直接拿起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

对着三个人说:“丁局,卢队长,我科室那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今儿就不陪你们多坐了,作为弥补,今天这顿算我的。千万别跟我客气。”

说完,也不等丁局接话,罗思思就揣着手机大步的离开了。只是在过柜台的时候对着老板说了几句。

卢云飞看着头也不回的罗思思,心里直道有意思,向来以笑脸示人,雁过留毛,鼠过拔牙的抠神界鼻祖也有这么大方的时候?。

想着自己跟罗思思从小一起长到大,还同一所学校毕的业。每次跟罗思思吃饭的时候都是自己出的钱。

现在竟然罗思思主动说要请客。

嘿嘿

想到这些,卢云飞不觉又深深看了对面的傅瑾修一眼,笑意深深。

卢云飞赤果果的打量,傅瑾修自然是注意到了。只不过向来对不在乎的人,傅瑾修的观念里,从来都无关紧要,直接没理会。只是和丁局有一答没一答得聊着。

简单的一顿饭,丁局其实是想要从傅瑾修的口里知道,上级对这次的案件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是不是找到了一些新的线索。

可是一顿饭吃完,也没从傅瑾修口里套出半个字。虽然这让丁局本人很懊恼,不过从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这件案子的严重性。

对于傅瑾修的到来,局里简单的开了一个欢迎仪式。不过罗思思却没有参加,而是待在她自己的地盘——解剖室,玩起了自己的标本,同时还不忘记,把最近的少女被害案子的照片贴在解剖室的白板上。

将所有疑点标记出来。死者均为女性,而且死后身上所穿的衣服都是时下最流行的长裙。而且还都是长发。脸部或多或少都有整过。蛇精脸啊。

是什么呢?

对了,

网红。

她们都有的一些共同的特征,这些人或许都是一些现在的网红或许应该查查最近的那些网红公司。

“卢队,按照你的要求,我们到物检局去调了资料,调查发现这个月临江附近有一家火锅店,甲醛的购买量比之前多了一倍。”小刘认真的汇报着调查的结果。毕竟甲醛的购买量本身就是有限制的,而现在,这家火锅店的购买量,明显的与他们生产经营所需求的量不相符。

“无缘无故的一个火锅店,竟然一个月的甲醛需求量比之前面还要多出一倍。你们有没有询问过这家火锅店?”卢云飞头也不抬的看着手中的资料,问向小刘。资料中显示,该火锅店申请甲醛的时候,写的原因是营业需要。

虽然这是在冬天,火锅店的生意会好一点。可,这家火锅店的生意未免也太好了点。这很不符合常理。

“还没有,我们在物检局那边查到资料,整理好之后就直接回警局给您汇报了。”小刘回答道。

“哪几名死者的身份都核查了吗?”卢云飞看向小刘,等待这小刘的答复

“已经让资料科的小罗去查了,已经查询完了本地户口,但是没有发现合适的,相信这次,也是和之前的一样,应该都是外地户口。目前小罗那边正在进一步确认。”

“嗯,好,等小罗确定完了,第一时间给我回复,我们现在马上出发去你调查到的那家火锅店,对了,顺便去叫上罗科长一起。”

罗思思是解剖类的专家,对于医学药品等的认识,是非常专业的,而且还能从中分辨出哪种类型的东西需要多少的药品量。

有她在,相信对于调查这家火锅店,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帮助。越想卢云飞越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比较对的决定。

卢云飞说完也不等小刘回话就直接准备穿衣服外出。

直到看到呆愣的小刘之后。才面露不解“小刘,你怎么了?你小子走什么神呢。还不快点去。我先去开车,你们动作快点。咱们得抓紧时间。”

接到命令的小刘,瞬间露出了苦逼脸,前一瞬间还在安慰自己刚刚应该是听错了,不着急,再听听,后面卢队长再次补出来的话就让小刘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想到那把泛光的解剖刀,冰冷的割在死人身上,而拿刀的人还面带笑容,放着一曲曲的悬疑音乐,怎么想怎么觉得可怕。

直到看到卢云飞出了办公室,小刘才开始行动。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迈着沉重的步伐,小刘来到了罗思思的解剖室外面,不过却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口敲了下门。

一边敲着门一边喊道“罗科长你在吗”

咚咚咚

三声过后,小刘见没有人回应,就又准备再继续敲,手还没放下,门卡兹一声就开了,只见罗思思穿着一身白大褂,头发披散在双肩。

而罗思思身后的白板上,还贴着最近几起案子的受害者照片。不是正常的照片,全都是被害人最狰狞的照片。整个屋子,只有白板的地方,一只白炽灯亮着。

被吓坏了的小刘,狂吞了一口口水,强压下自己内心紧张。

“罗科长,我们查到最近有一家火锅店的甲醛购买量严重超标,比之前多了一倍,卢队长的意思是,让你和我们一道过去看看。”小刘一口气说完,等着罗思思的反应。

“什么时候?”罗思思瞅了小刘一眼,嘴角含笑,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杀伤力无敌的微笑,看向小刘。

“现在”小刘看着罗思思,本能的答道。不得不说,罗科长笑着的时候还是挺好看的,只是再看看罗思思背后的解剖室,小刘本能的后背发冷。

等小刘说完话后,罗思思转身就进了解剖室,换好衣服后,看到小刘还在对着自己身后发呆,罗思思不禁调侃到“原来我们的小刘同志,喜欢这些啊!”

说完也不等小刘反应过来,罗思思便转身走了。惊醒的小刘,赶忙给罗思思关好了解剖室的门,紧跟罗思思的步子,一起去找卢云飞去了。

不久,罗思思一行人就到了所调查的那家火锅店。并找到了该火锅店的负责人。“你好,我们是警察,想要找你咨询一些事情。”卢云飞开门见山的就对着火锅店的负责人说道。“你好,我是店内的负责人,我叫赵峰,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

负责人赵峰看着卢云飞等人,一副知无不言的样子。

当然身为一名公职人员卢云飞没有转弯抹角,而是直奔主题“这个月你们店里面的,甲醛进购量,明显的多出了之前的一倍。你能解释一下原因么?”

赵峰看着卢云飞没有紧张与局促,而是温和有礼的回答卢云飞的问题“这个月,因为我店的肉及肉类食品增加了,额,也就是鸭肠一类的食材增加了,所以才会有多的进购量。”

“据我所知,普通食物的甲醛含量只是需要百分之零点五,也就是说1毫升的甲醛应该是对应的500克的产品。”

“而你们平时的甲醛购买量只是250毫升,相当于你们店肉及柔类产品应该是125000克,换算成斤的话就是250斤。”

“而现在,这一个月之内你们的甲醛购进了500毫升。你们的食材的话就应该是500斤了?这么多食材,以你们店的需求量应该是2个月了吧。这些及肉类产品,应该放不了那么久吧,对此,你能解释下么”

罗思思看着赵峰,等待着他的答案,因为这明显的不合常理。

“是的,正如警官所说,照理说我们店,确实没有那么大的食材需求量。但是甲醛却超出了,原因是这样的。”

“之前有几名客户在我们店用过餐后,出现了身体不舒服的症状。后面,虽然没有去举报我们,但我们店还是赔付了相应的金额。”

“我们查的时候发现是因为主厨在弄食材的时候,把新进购的甲醛,全打翻在了鸭肠里,所以那些吃了鸭肠的客人才都会身体出现问题。”

“当即,我们便就把那主厨辞退了。那部分鸭肠肯定是不能再吃了。所以我们又从新订购了食材。并再次的购进了甲醛。”赵峰对着所有人解释着。

“那是你们亲眼看到他把甲醛全都打翻了,还是在把鸭肠送去检验的时候,检验结果告诉你们,那里面的甲醛刚好和你们购买甲醛量是差不多的?”罗思思看着赵峰

“这个我们到没怎么关注,因为当时有一名店员说是亲眼看到那主厨把所有的甲醛打翻了。而且我们把鸭肠的标本送去检查的时候,物检局的检查报告确实显示的是鸭肠里面的甲醛超标”赵峰诚恳的说着。

“物检局当时检查的单子,你们还留着吗?”卢云飞朝着赵峰询问。毕竟看到单子,可以核查出来很多东西。卢云飞不想放弃任何的线索。

“因为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当时我们看了之后,只是看了一下结果,单子也就没在意。现在也不知道这单子还在不在。”听了赵峰的说辞,卢云飞感觉找到单子的希望及小,应该只有去物检局看看还有没有记录,所以卢云飞倒也没有继续追问。

“那你能带我们参观一下你们的后厨吗?”罗思思问向赵峰,她现在想去后厨看看,或许应该能找到一丝线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