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嗜血恶魔的宠物:囚欢

更新时间:2021-03-03 19:43:33

嗜血恶魔的宠物:囚欢 已完结

嗜血恶魔的宠物:囚欢

来源:落初 作者:醉舞狂歌 分类:都市 主角:韩宵夏静初 人气:

《嗜血恶魔的宠物:囚欢》作者:醉舞狂歌,都市类型小说,主角:韩宵夏静初,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交出身体,他获得征服的快感,这本是一场无关情爱的冰冷交易,却偏偏让她得见嗜血撒旦舔舐伤口时的孤寂,他的痛灼伤了她的心,冰封的心有了裂痕,冷感木讷的身体有了反应,爱的萌芽悄然滋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浴室里响起哗啦哗啦的水流声,暖暖的水从头到脚冲刷着夏静初不再纯洁的身体,双眼紧闭,她的脑子里不自觉想起昨晚以及刚刚发生的一切,脸上闪出一抹自我讽刺的笑,昨晚,她还宁死不从地想要守住清白;今晚,她却把自己卖了……

因为没有衣服可换,沐浴结束后,夏静初只能用浴巾裹着身体回到他面前,静静等待他发号施令。

“严格来说,我们的契约关系已经正式生效,但你还是需要签了这份合约。”不得不承认,北堂烈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他居然能拟出如此详细的‘卖身契约’。

合约书的旁边放着一张八位数的支票,但夏静初的视线只是随便扫了一眼,此刻,她的专注力都在那二页A4纸上:做我的女人两年,一千万归你,我会替你摆平所有麻烦,前提是……你必须乖乖听话;如果我玩腻了,或许会提前还你自由,我的决定取决于你的表现;契约期间,不能和其他男人有任何身体接触,否则,契约将无限时延期;好好看着自己的身体,如果发生意外怀孕的情况,由你自行处理……

好长,好详细,夏静初几乎快要没耐心看下去,所以,她的视线直接跳到了合约的最后一条,让她意外的是最后一条居然没有内容,“为什么附加条款是空着的?”

这个男人肚子里到底藏着多少邪恶的坏心思?

北堂烈拢了拢浴袍的领子,摆出一副虚伪的笑脸,“这一条是给你准备的。”

夏静初一脸错愕地微张着嘴,不敢妄自猜测他这番话的意思。

“你有什么要求,写下来。”北堂烈好心地递上一支笔,“只有一条,我也不会给你更改的机会,你可要考虑清楚。”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继续读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夏静初便给出了回答。

“确定?”夏静初的干脆果断让北堂烈始料未及,这个看似单纯的女人远比他想象中更难揣测。

“确定。”简单的两个字说出,夏静初已经在契约书上添加了她的要求,顺带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即将笔和契约书放在支票旁边。

北堂烈挑高剑眉,潇洒地在契约书上签下‘北堂烈’三个大字,“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只有两年。”夏静初冷静地提醒道。

“如果你足够乖,或许更短。”北堂烈随手拿起桌上的支票,塞进夏静初剧烈起伏的胸口。

“如果这样的羞辱能够弥补你对我的不满,我接受。”夏静初淡然一笑,将那张带着褶皱的支票从胸口取出,看着那一串枯燥的数字,她的心突然平静了许多,现在的她,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

“你是我花重金买下的玩物,你存在的价值就是让我高兴,你所谓的羞辱只是我们之间相处的方式。”北堂烈邪肆的唇角隐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沸腾的血液在体内疯狂地奔涌着,久违的兴奋让他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你的玩物……应该不止我一个吧?”因为关系到自己未来的生活,夏静初必须对他的生活方式有一定是了解,如果她只是他众多玩物中的一个,她的压力或许没那么大。

“是人都有喜新厌旧的毛病,在我还没有找到新欢之前,你……是唯一的。”唯一这个词从北堂烈口中说出来多少有些讽刺,谁不知道他北堂少爷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密。

“明白了。”夏静初漠然点头,无力地跌坐在松软的大床上,随手抓过抱枕抱在怀里,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地,像两只可爱的翅膀,少顷过后,长睫毛被泪水浸湿,一缕缕黏在一起,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不能在他面前流泪。可惜,她坚强的意志只支撑了不到一分钟,泪便决堤而出……

“女人的眼泪是最致命的武器,可惜……对我不管用!”北堂烈嫌恶地看了一眼那张挂着泪痕的脸,拿起手机拨通莫彦的电话,当着夏静初的对莫彦下达指示,“这个女人欠调教,带她去十六楼接受训练,如果她明晚还是没有任何进步,为你是问!”

北堂烈的声音清晰洪亮,显然,这番话不仅仅是说给莫彦听的,夏静初很清楚,北堂烈口中的这个女人就是她自己。

“接受什么样的训练,可以告诉我吗?”夏静初顾不上抹干眼泪,起身追问道。

“明天你自然会知道。”北堂烈脸上清楚地写着‘不耐烦’三个字,随口答完之后,便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北堂烈……”夏静初大声唤他,快步追了上去。

北堂烈的心猛地怔了一下,如果他没有记错,好像还没有哪个女人用这种语气连名带姓地叫过自己,因为这个第一次,他决定停下脚步,听听她的说法,“怎么,脑子开窍了,想陪我一起沐浴?”

“一定要明天吗?明天……我要亲自去确认一件事,所以……”夏静初的语气难掩急切,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楚然安然无恙的离开警局,如果不亲自确认这一点,她没法安心。

北堂烈当然知道夏静初想要确认的事情是什么,“你放心,以莫彦的本事,就算是被判了死刑的人,他也有办法把他救出来。”

“我可不可以和莫先生一起去?”顿了片刻,夏静初还是勇敢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