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夫君有言:宠你无限

更新时间:2020-07-12 12:14:54

夫君有言:宠你无限 已完结

夫君有言:宠你无限

来源:落初 作者:苏七公子 分类:都市 主角:苏清苏承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苏七公子的原创小说《夫君有言:宠你无限》,主角苏清苏承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天生紫眸,被家族之主视为不祥之女。虽天资聪颖,却深掩光芒数十年。他清冷孤绝,仿若九天之巅最纯净无暇的白莲,风华绝代,优雅万千。黑暗而危险的荆炎之地,她一脸轻松,到处溜达。他一路尾随,似笑非笑。几番相逢,原来只为往后携手比肩。要道只道姻缘天注定,佳人才子琴瑟终相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没有人落下,白芨便抬手吹了声口哨。那哨声宛转悠扬,吹得很有规律,仿佛是某种特定的口令。凤凰听到后,缓缓的展开翅膀,微微扇动了几下便翩翩而起,挥动着翅膀朝着天空飞去。

天上的景色完全和地上所见的不同,众子弟完全乐开了,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面前的美景:初升的骄阳红艳似火,给周围的云彩披上了一层金光。云彩下的秀丽山河看起来颇小,那清澈的水、高伟的山,都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确定不会再有颠簸,苏暮夭毫不犹豫的甩开了凤君歌的手,笑眯眯的福身道谢,“谢谢师傅。”

凤君歌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没由来得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

不咸不淡的恩了一声,凤君歌负手而立站在她身旁,陪她“阅览”这人界难得看见的风景。

凤凰飞行了约莫半个时辰,众人才看见云彩之上辉煌宏伟的宫殿,一座座宫殿错落有致的矗立着,随即凤凰一声长鸣,它奋力扇动着翅膀,眨眼之间就稳当的停在了宫殿门前云朵铺成的路上。

大家和来时一样,有顺序的下了凤凰,不容苏暮夭反应,凤君歌再次霸道的牵住她的手腕,自己先下了凤凰身之后,才小心的将她引了下来。

白芨又抬手吹起一声哨,金凤凰振翅飞起,朝着宫殿相反方向去了。

白芨按照既定的规矩,将子弟分配去各个仙人处,苏暮夭刚想抬脚往白芨的方向走去,冷不防又被凤君歌的手拉回,被他带往另外的方向。

苏暮夭调整步伐,稳稳跟在他身后,低声询问。“我们去哪?”

凤君歌对她的那一声“我们”很是满意,他唇角轻勾,看起来甚是愉悦,“去为师的住处,给你安排地方休息。”

那个什么劳什子承欢殿?

这个有着奇怪名字的宫殿,估计整个仙界也只有凤君歌这个仙尊敢住了。

“仙尊,我能不能……”苏暮夭继续走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凤君歌已经停下了脚步。话还没说完,鼻尖便猛地撞上凤君歌宽广的后背。

“疼疼疼。”苏暮夭皱着眉,还没来得急抬起手,便有一双温暖的大手替她覆上鼻子,轻轻地揉捏。

“没事吧?”凤君歌那一向淡然的磁性声音,此时竟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急切。

苏暮夭摇了摇头,微微侧开身子,离他的手远了一些。

这人怎么老是动手动脚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都哪去了?先是手,现在又是鼻子,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左看右瞅了好一会,凤君歌才放下心来,像是想到什么,他表情严肃,突然道。“以后喊师傅。”

仙尊是外人喊得称呼,如今他们已是师徒关系,自然要与外人隔离开来。

苏暮夭不知他心中的想法,翻了翻白眼,好笑的喊道。“师傅。”

凤君歌满意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发,扬眉轻笑。“乖。”

拉着她的手转身跨进承欢殿大门,因此错过了苏暮夭脸上难得的一团红晕。

苏暮夭刚一踏进殿门,面前就忽然掠过一阵香风,香风的主人肩膀直直撞向她,将没有防备的她撞了一个踉跄,她退后了好几步,直到撞上一堵温软的法力墙,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背后的法力护罩何处而来,她心中知晓。幸好有凤君歌,若是没有,恐怕此时她已经跌倒在地了。

苏暮夭心下不悦,她倔强的挺直背脊,冷冷站在原地不动。

凤君歌在香风扑上来的一瞬间微微侧身,拉开了自己与那人的距离。手腕依旧没有松开,甚至施放出法力,护住苏暮夭的身子。

不着痕迹的离开扑来的温香软玉,好险,差一点就被抱住了。凤君歌暗暗道。

偷袭怀抱未果,娇俏的女子委屈的抱紧凤君歌的手臂,可怜兮兮的开口,“君歌,你去哪里了,曦月找你找的好辛苦。”

叶曦月,仙界玉帝膝下最为受宠的小公主,与凤君歌年幼时一起玩耍过。

凤君歌邪魅的桃花眼此时微眯起,直看的叶曦月心儿乱跳。他腾出被抱住的手,抚摸着叶曦月的头发,“去接了新徒弟,月儿,等久了么?”

叶曦月侧首打量着凤君歌身后的苏暮夭,轻哼道,“君歌,你怎么选了这么个晦气的女徒弟,你看她那眼睛上的那块东西。”

凤君歌回头瞧见紧抿着唇、笔直站立的苏暮夭,那个姿势让他一瞬间有些心疼。

“暮夭,过来见过公主。”凤君歌轻声唤着。

苏暮夭心内冷冷一笑,面上不动声色,向前走了几步便低身施礼,“仙尊之徒苏暮夭,见过曦月公主。”

叶曦月看着苏暮夭在自己面前行礼,心里因为凤君歌收女徒弟而生的怒气也消了一些,她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也不急着让她起身。

叶曦月换上笑意盈盈的脸,娇声道,“君歌,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莲叶八宝粥,我们去喝吧。”边说着边拉着凤君歌往殿内走去。

苏暮夭一言不发的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凤君歌自然知道叶曦月在生自己收女徒弟的气,现在是在给苏暮夭一个下马威。

“咱们去正殿。”叶曦月娇笑着拉过凤君歌往里走,刚绕过屏风,凤君歌便淡笑着抽回手,“我现在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你先回去,等我空闲下来,再去看你。”

叶曦月身边的侍女见状,小心从食盒中拿出镇的冰凉的莲叶八宝粥,机灵的递入叶曦月手中。

叶曦月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掀开碗盖,她那白皙的纤指拿过瓷勺,轻轻舀了一勺,温柔的递到凤君歌的唇边。“君歌,你尝尝,这是曦月自己熬的,这种热天气喝这个用来消暑最好了。”

凤君歌侧过身,将她手中那勺粥挡了回去。“你先回去。”

“君歌!”叶曦月仍旧不依不饶的撒着娇。

殿外,苏暮夭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而出来的筱梓,看见她后,对着苏暮夭冷哼一声,嚣张的伸手推开苏暮夭,将她推出好几步后,她公然堂之的站在了苏暮夭刚才所站的位置上去。

苏暮夭因为看不见,又是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这侍女真是和她的主人一样没有礼貌!

心下冷哼,教训不了公主,难道她仙尊徒弟的身份,还教训不了一个侍婢吗!

苏暮夭挺直背脊站起身子,负手而立,紧绷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冷厉呵斥道,“你是哪家的婢女,怎的如此没有规矩!承欢殿里住的是仙尊,现在坐着的可是尊贵的公主殿下!你一介小小的侍婢如此冒冒失失的从承欢殿跑出来,你幸亏撞倒的是我,若是撞到了公主、撞到了仙尊,这不敬的罪名确定了,我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再说你鬼祟的从承欢殿出来,里面除了公主与仙尊没有旁人,你如此行为可是心怀不轨意欲行刺!你是要谋害公主吗!”

对仙尊公主不敬、意欲谋害公主这两顶高帽往头上一戴,立刻把筱梓的脸都吓苍白了,她哆哆嗦嗦伸手的指着苏暮夭,“你……你血口喷人!”

苏暮夭刚才的声音可是故意提高了音调,故而正殿内的凤君歌与叶曦月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听见这时隔三年的怒斥,凤君歌忍不住,顿时轻笑出声。

这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颠倒是非黑白的本领一点也没有倒退。

叶曦月的脸本就因为苏暮夭的话变得黑了几分,此时又听见凤君歌也在笑,她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叶曦月顾不得与凤君歌喝粥,猛地放下瓷碗,气冲冲走出殿门,纤手直指苏暮夭,咬牙道。“筱梓是本公主的侍女!”

苏暮夭“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您的侍女,请公主殿下饶恕暮夭患有眼疾,看不见您是带了侍女才进入师傅宫殿的。”

苏暮夭这通话好生无辜,虽然她知道叶曦月身边有侍女跟随,但她偏偏装作不知道。

这一番话,把刚才叶曦月施给她的下马威原原本本的还给了叶曦月。

为了维持在凤君歌面前的形象,她即使吃瘪,也定不会与自己一个废人过不去。苏暮夭正是看清了这点,才对筱梓说了那样的话,给她戴了那样的一顶高帽。

果不其然,叶曦月恨恨一挥衣袖,“罢了!本公主不与一个废人计较!”回头看向身边瑟缩着的筱梓,“贱婢!还不给本公主滚回去!”

筱梓哽咽着看向叶曦月,当发现公主正满脸阴沉的盯着自己时,她吓得几乎就要哭出来了。“是……奴婢这就滚。”

苏暮夭悄悄勾起唇角,一派“天真善良为公主仙尊奋力护驾”的模样。

筱梓哭丧着脸急匆匆跑了出去。

想给自己难堪,小公主还是嫩了一些。她毕竟是在仙界养尊处优的公主,论心机,她哪里比得过从小生活在勾心斗角中、受尽嘲笑的苏家妖女。

苏暮夭无声一叹,是羡慕她无忧无虑的身世,亦是为自己的眼睛而悲哀。

叶曦月鼓着腮帮,气哼哼的朝着凤君歌娇嗔道,“君歌!你看你收的好徒弟!”

凤君歌安抚般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哄道,“乖,你先回去,我现下还得安排很多事情,过些时日再去看你。”

语气虽轻,态度却不容反驳。

叶曦月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凤君歌坚决的眼眸,她咬了咬唇,终是妥协。“那,曦月先回去了。”

凤君歌点头,“去吧。”

叶曦月把碗具收拾了一番后,提着食盒向着殿门走去,在经过苏暮夭身边时,重重哼了一声。

苏暮夭淡然而立,无视之。

偌大的正殿,此刻只剩下苏暮夭与凤君歌两个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