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葬孽缘

更新时间:2020-05-10 12:58:09

情葬孽缘 已完结

情葬孽缘

来源:落初 作者:木子清色 分类:都市 主角:小姐小丫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木子清色的原创小说《情葬孽缘》,主角小姐小丫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穿越,退婚,父母亦百般疼爱。阴谋,进宫,步步为营。叛变,夺位,新宠。我没有死,也没有走,日子也没有很难过。相反,我还是雨妃娘娘,只是皇帝换了而已。委身,受辱,失亲,痛彻心扉。失忆,怀孕,生子。欺骗,伤害,千回百转。我再也不敢相信,再也不敢接受。缘来缘去,终抵不过一个情字罢了。最终,将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萧煜轻轻叹口气,遥望着窗外远远的那一片春色,快要夏季了,正是荷花开放的好季节。

现在是栀子花开放的季节,栀子花不但为观赏花,而且花朵清香,可用来冲泡花茶,或提取香料用于食品或化妆品。现代研究发现,此花含挥发油,有清肺、凉血功效。栀子的提取液,有利胆、镇静、降压、抗菌、抑制平滑肌等作用。肺热咳嗽、流鼻血或面上出现黄褐斑者,用栀子花泡茶饮用有一定帮助。

我与青果在御花园采了许多,经过晒干,筛取,最后用青果那双巧手缝制的小荷包各自装了些,给没有怀孕的嫔妃送了去,我是吃一堑长一智。并让送去的人说了花茶的好处,喝不喝随她们,我只希望在她们谁又想下次害我的时候能够想想那花茶,手下留情。

皇后的大份是我请安时带去的,少不了客气了一番。余下的留着,我预备着等洛萧煜来时泡给他喝,浑然不觉自己的心思以开始用在他身上了。

转眼进宫已经半年,好在太后祈福回来后一直关在佛堂不问世事,也不许旁的人去打扰,倒是省了我不少心。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莫家二老,总觉得来到这个朝代亏欠了许多,先是欧阳宇鸿,再是莫家二老,我心里越发觉得不安。托了人为我带信给他们,只图他们能够安心罢了。

洛萧煜还是会每天都来,只是很晚来很早走,有时候想想他来了,或许只为了见我一面。我与他也是一直:“相敬如宾”,唯一不同的是现在每日的无聊时间全部打发在了命人为他煮了营养的汤食,用来隐隐的期待听到他的脚步声。

已入夏了,天气炎热起来,荷花也开的正旺。天气一热人也烦闷起来,但见洛萧煜每日来也是一脸忧色,我隐隐觉得不安,刘公公道是为了政事,向来后宫嫔妃不得参与政事,便觉得不好开口询问,只是尽量的迁就他,再不与他那般疏离。

洛萧煜像是有所察觉,只是绝美妖异的脸色舒缓,拉着我下蛊般道:“荷花开了,孤陪你去看荷花。”我听得他那略显情欲暗哑的嗓音猛然间双颊发热起来。

“禀皇上,幽南王的旧部现日竟明目张胆起来,公然集结兵部与五皇子,说要弑君夺位!臣请下旨立刻发兵!”洛萧煜皱皱眉头,绝美的笑起来:“哦?孤还说拖他几日,没想到他竟这般迫不及待起来。”

方才说话的大臣道:“皇上还在等什么?我们便是与他一决高下也未见得会被他讨了便宜!”顿时大殿上旁的几位大臣随声附和,呼声一片。洛萧煜习惯性的摸摸嘴唇,修长白皙的手指引人遐想。

洛萧煜无声地笑起来:“既如此,孤便陪七皇弟好好玩玩。”

“澈儿……”一绝美妇人没入军帐中,正在与其他将领议事的俊朗男子抬起头来,旁的几位见了忙道:“太妃娘娘。”随即便向那俊朗男子告了退。“母妃。”云贵妃抬手摸了摸男子与自己同样绝美略显刚毅的脸,柔声道:“澈儿准备攻打皇城?”

洛萧澈沉声道:“这是母妃哪里听来的。”云贵妃叹口气:“澈儿,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他毕竟是你皇兄,这皇位谁做都是一样的,只要他是一个贤明的君主便罢了。”洛萧澈背手而立,淡然道:“这不是母妃该来的地方。”

云贵妃见劝他不动,心下急起来,话也说得重些:“澈儿从来听母后的话,如今这般不听劝,难道翅膀硬了?不把母后这把老骨头放在眼里了?”洛萧澈转过身来,眼神复杂的看向云贵妃:“母后何必要如此逼迫儿臣?儿臣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母后不必太过忧虑。”

云贵妃狠了狠心道:“当初你皇兄便是太子,怎么能说是属于你的东西?”洛萧澈盯着她道:“到底是谁的,母后该比儿臣更清楚。”云贵妃自知当初先帝对自己的那番话,心里觉得愧疚起儿子来,叹气道:“母后只是不希望你们兄弟手足相残,若你父皇知道……”洛萧澈冷然道:“父皇不会知道了。”

是啊,守孝三年,这三年里,由洛萧煜有意削弱自己的兵权,有意疏离自己,甚至把自己遣到偏远的地界来,让母后跟了自己吃尽苦头,他都可以不去计较,只为了让父皇在天之灵能够安心。如今这一切,已是过去。

云贵妃默然的走出去,缓缓道:“若澈儿心意已决,母后便在不多言,只希望,不要伤了你皇室的血脉。”洛萧澈未语,既然走了这一步,便不会有全身而退的可能。“给五皇子请安。”洛萧澈转头便见自己的嫡亲哥哥洛梓琛走进来,相似的一张脸上多了股风流倜傥的韵味。

“你把母后惹生气了?”洛梓琛一走进来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忙兴师问罪。洛萧澈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快活够了?还知道有正经事?”洛梓琛摇开折扇,潇洒道:“皇弟一切部署得当,我只管借你兵马就是。”洛萧澈也坐下,吩咐人上了茶,悠然道:“那就多谢了。”

洛梓琛收起扇子,凑近他道:“亏了你皇兄我聪明,三年前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背着洛萧煜花重金养下几百名个个好手的暗卫,不然,就现在的洛萧煜,我可不看好你会胜。”洛萧澈端起茶杯,不冷不热的道:“那还要多谢皇兄了。”

洛梓琛讨了个没趣,问他道:“你有多大把握?”洛萧澈挑眉看他:“皇兄不了解我?”洛梓琛讪讪一笑:“你那么确定她会帮你?”洛萧澈放下茶杯,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半响道:“因为她足够蠢。”

“你们都是饭桶吗!”御书房上好的砚台被洛萧煜摔成了四瓣:“他竟然养了这些暗卫!孤为何不知?你们为何不知?”他负手站在窗前,欣长的身子着了大红的袍子,妖艳如他。刘公公见我进来,欲言又止,我使了眼色退了他们出去。

我静默着,看他如墨的长发随意揽着,衬着大红的袍子,雪白几近透明的肤色,惊心动魄的美。他听闻没了声息,回头来寻,见我站在那里,我着了雪白的纱衣,衣衫如雪,肤色胜雪,站在窗棂上透过的斑驳阳光里,像是要远离尘世去,叫人徒生一股抓不住的感觉,似是要随风而去,虚幻的不真实。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