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负人

更新时间:2021-04-07 13:38:38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负人 连载中

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负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叶冬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子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宠妃有道:战神王爷欺负人》的小说,是作者叶冬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从今天开始,你,李琉璃,就是本王的女人,至于婚礼什么的,不是不重要吗?某王霸道抢亲时的台词。 既然你咬了本王,那本王不回礼岂不是我不对!某王厚颜调戏自家侧妃。 你当本王是什么人了?很抱歉,告诉你,你对本王,丝毫没有吸引力。某王欲擒故纵如是说。 穿越来的侧妃也不是吃素的,如果我说喜欢你呢?先是柔情攻略。 答应我,以后不要离开我,好吗?再是小鸟依人。 某王一腔铁血也化绕指柔:琉璃,过来我这。 终是对这替身侧妃动了真情:琉璃,若不是你这张脸,我恐怕也不会爱上你吧? 可心一旦选择,就再难逃开:离儿,别怕! 对不起,琉璃…… 他的王手持利剑穿过她身子,帝王将相本就无情,她终于明白了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子,大夫在门外等候”。

不急不缓的敲门声响起,琉璃反应过来,连忙收回目光,宇文烈不着痕迹的轻咳一声。

“进来吧”!

幻影推开门进来刚好看见宇文烈正弯着身子在琉璃前面,立刻低头说了一声,抱歉,打扰了,便打算关门离开。

“不用了,进来吧”!宇文烈站起来。

幻影这才有些尴尬的推门进来,随后,一个大夫也跟着走进来。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大夫走到琉璃前面,查看了一下琉璃的伤势,站起来对宇文烈说道,“公子,幸好这位姑娘筋骨没有伤到,修养几日便好了,不过要注意少些走动”。

“嗯,我知道了”,宇文烈微笑着点点头,大夫笑了笑,转过身给琉璃上药。

幻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神里充满了不敢置信。

大夫上完药便和幻影离开了,宇文烈俨然一副东道主的姿势坐在那问琉璃,“饿了么?饿了我给你准备点吃的”。

“好,我要吃怪味腰果、核桃、粘苹果软糖、蜜饯、银杏、瓜条、金枣、翠玉豆糕、栗子糕、双色豆糕、豆沙卷、甜酱、萝葡、五香熟芥、甜酸乳瓜、甜合锦、喜鹊登梅、蝴蝶暇卷、姜汁鱼片、五香仔鸽、糖醋荷藕、泡绿菜花、辣白菜卷”,琉璃一口气说了密密麻麻的一整串菜名,这些菜名她在美食评鉴上可没少见,所以也是记得牢牢实实的,不过她能一口气说出来,琉璃倒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宇文烈皱着眉,迟疑了会才不敢置信的问,“你是猪吗?”

“这不是饿了么?”琉璃委屈的趴在桌子上。

宇文烈无奈的摇摇头,起身出门,轻轻的关上门对一直等在房门口的幻影道,“听见了?”

幻影低着头,毕恭毕敬“属下知错”。

“沈祤那个老狐狸真的派人跟来了?”宇文烈叹了口气,负手抬头看着漆黑夜空,没有一丝光亮,竟然有这么一丝诡异。

“这次主子来灵城,沈祤必有行动,只不过属下暂时未发现异常,不过,主子,我们还是要小心,毕竟,沈祤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嗯,最近小心点吧,沈祤不知道又在谋划什么诡计,沈月最近,可是蠢蠢欲动了”。

“属下明白,只是,主子,你明明知道琉璃小姐只不过是因为跟柳……”

幻影才提到柳一字,宇文烈的态度骤然降温,浑身笼罩在低气压中。

“幻影,你跟在我身边十来年了吧,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不知道?还是我对你太宽纵了,不知尊卑了?”

“是属下多嘴,待回去王府,属下会自动领罚”。

“罢了,下次不要多言便是,你退下吧”!

“是,属下明白”,幻影刚欲退下,宇文烈却叫住了他。

“对了,她刚才说的你一样不落的吩咐厨房吧”!宇文烈没有回头,背对着幻影,幻影身子一颤,他仿佛看见,有一道阳光暖暖的洒在他那个向来高傲冰冷的主子身上。

一个小时后,琉璃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面前摆了满满一桌的美食,其实她真的是随口一说的。

“吃啊,你不是说想吃这些吗?”宇文烈喝了一口美酒,夹了一块鱼肉送进嘴里,满意的点点头,“味道还不错,灵城果然是人才辈出”。

“原来你就是来看灵城有多人杰地灵的?”琉璃咬了一口栗子糕,觉得太甜了,皱了皱眉,又放下了。

宇文烈将这一幕纳入眼底,微不可察的将桌子上的甜品推开,缓缓开口道,“这灵城虽然一直保持中立,不过要是偏向三国其中的任何一国,对我们南国也是一个忧患,因此这云修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琉璃点点头,这所谓的灵城城主云修她倒是很好奇,是怎么一个人只身建了一座城的?

“又在想什么?”琉璃又在发呆,宇文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没什么”。

琉璃随便附和几声,等琉璃心不在焉的吃得差不多,宇文烈吩咐人撤了酒菜。

“你早点休息,后天便是盛典,休养好,知道吗?”

琉璃坐在床边点点头,宇文烈说完以后关门走出。

空荡荡的房间有些闷,琉璃干脆一瘸一拐的走到窗口,漆黑的夜空静谧安详,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安静的不像话。

琉璃刚想吹灯休息,耳畔却突然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琴音,琉璃走近窗口,夜色如墨,模糊中只见一袭白衣胜雪。

那琴音极其好听,却极其悲凉,如秋风落叶又似萧瑟剑影,一点又一点直直的绕入琉璃的心。

有点疼,像被刀割一般。

“琉璃,我来寻你了”

一声跟琴音一般好听的声音响起,琉璃抬头看向窗口,那木制的窗口上一人慵懒的倚着,那人一袭白衣,只手抱着一把桐木琴,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正含着浅浅的笑意。

“黎劰?”琉璃疑惑的看着那人,那人那俊美如妖的面容赫然就是黎劰。

黎劰笑意浓浓,抱了琴跳下窗口,“怎么?见到我很惊讶?”

琉璃愕然的点点头,“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是说我弹琴的时候还是来找你的时候?”黎劰放下琴。

“你的意思是你早就来了?”琉璃目瞪口呆。

黎劰笑了笑,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酒窝,“真聪明,只不过那个讨厌鬼一直呆着,他走了我才来找你的,不然啊,被他看到,他又烦死了”。黎劰叹了口气,“琉璃,你说你,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烦人又自以为是的男人,更何况……”

黎劰突然说到一半就不说了,纯属吊琉璃胃口。

“更何况什么?”琉璃问。

黎劰摇摇头“没什么”

黎劰坐下来抬头对琉璃笑着说,“我弹琴给你听,好吗?”

“好”琉璃开心的点头。

黎劰低垂眼眸,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琴弦,烛光下,他的手指泛着亮光。

琴音缓缓响起,此时此刻没了方才的悲凉,却是深幽入髓的寂廖,如烛光一般,摇摇欲坠,完全没了生命,渐渐地,窒息在风中。

琉璃一怔,竟然忍不住随着这琴音轻唱起来:

“一曲灭,风中摇曳,

时光渐渐搁浅,

一切太美,似乎忘记了虐恋,

曲终人散,太过悲凉。

二曲解,歌末听完,

红尘苒苒陌柳,

空巷谁闻,青楼之姬在啼泣。

三曲折,再见陌路,

融化的雪凝结,

宿命难违,缘锁打不开的痛

最后遗忘,一梦归乡。”

琉璃唱完觉得脸上冰冰凉凉的,伸手一抹,全是眼泪,“我这是怎么了?”

“情到深处,自然会真情流露”,黎劰放下琴,从怀中拿了一方干净的手帕递给琉璃。

琉璃推开手帕,自己伸手抹了眼泪,“哪有,别胡说八道了,我只不过眼里进沙了”。

琉璃想要掩饰着什么。

这自然瞒不过黎劰。

黎劰挑眉,“是吗?我帮你看看”。

说着,他就向琉璃靠近,琉璃连忙往后退几步清清喉咙“没……没事了”。

黎劰笑着,嘴角绽放成一朵花,“哦,那就好”。

“黎劰,你弹琴,真的很好听”。琉璃笑靥如花,那个笑容丝毫没有杂质,就这样干干净净的。

琉璃想,这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琴曲了,在很久以后,琉璃曾经到世界各地去听琴曲,可是始终听不到跟今日一般如此难以忘怀的琴曲。

所幸到大典那日琉璃的脚已经好了很多,虽然不如往日一般可以蹦蹦跳跳,但至少走路不会一瘸一拐,活像个铁拐李一样。

这所谓的大典实在是无聊透顶,以至于琉璃在大典宴会上更是打起了瞌睡。

正当琉璃昏昏欲睡之际,琉璃的额头突然被一根手指头戳了戳,琉璃打算发飙,瞪大了眼睛看着俯在她面前的宇文烈。

宇文烈弯着身子,嘴角是很浅很浅的笑容,黝黑的瞳孔里映着琉璃些许懵懂的样子。

“你干嘛?”琉璃摸着额头不满的道。

宇文烈笑了笑,“还真是猪,这样都能睡着?”

宇文烈真是服了琉璃,无论什么场合什么时间她总是能轻易的睡着。

“哈?我?猪?宇文烈,你这是什么意思?”琉璃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这人,竟然骂她是猪?

她不就是爱睡了一点?以及爱吃了一点?

“很显然,都说你是猪咯,所以这么简单也听不出来”,宇文烈咧嘴笑了笑,看起来,很像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

琉璃无语,超级汗,微微一笑,“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宇文烈挑眉一笑,“怎么跟你夫君说话呢”?

琉璃刚想破口大骂他无耻下流,两人身后却传来笑呵呵的男性嗓音。

“云某倒是第一次看见三王爷这副模样,真是甜蜜啊”!

琉璃回过头,只见一蓝衣潇洒公子款款而来,他一袭水蓝色华衣,滚着白边的袖子如同海水的浪花,纤尘不染,飘然若仙,那般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灵城主,近来可好?”宇文烈站起来,微笑着走向那公子。

云修淡淡一笑,“还不是老样子,倒是三王爷,你呢?那位姑娘的事云某倒是略有耳闻,可是,却没有想到,三王爷如此快就放下了”

宇文烈身子微不可察的轻轻一颤,“城主,过去的事情何必再提?”

“呵呵,也是”云修摆了摆手“好了,王爷,大典要开始了,王爷和夫人还是尽快入席吧”!

宇文烈微笑着点头。

琉璃无聊的坐在两人身后不远处,倒是听不到他们在唧唧歪歪的说些什么,不过她觉得这个灵城城主云修一定不简单,笑里藏刀?估摸是这样,看他笑容未曾褪下,却给琉璃渗人骨髓的冷意。

直到那水蓝的背影渐行渐远,琉璃还呆呆的看着,突然一只大手不轻不重的拍在她后脑勺上,她愣了愣,抬头看向宇文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