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惹火萌医:傲娇将军不好追

更新时间:2021-04-04 17:22:51

惹火萌医:傲娇将军不好追 连载中

惹火萌医:傲娇将军不好追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凝霜 分类:穿越 主角:许慕兰叶潭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凝霜的原创小说《惹火萌医:傲娇将军不好追》,主角许慕兰叶潭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上辈子活二十几年,静好一朵桃花也没有遇到,一朝穿越古代,难得遇见一个帅的惨绝人寰的大将军,静好发誓不把他追到手就做一辈子的单身狗! 美人计,苦肉计、反间计、连环计,计计战败,静好甚为苦恼 “我肤白貌美大长腿,有胸有脑还能赚钱养家,叶哥哥,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某男脸红心跳,心里大吼,不知羞,嘴硬着开口,“老子瞎!” 静好一拍大腿,“好说,我是大夫,专治你这种睁眼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轻咳了一下,叶潭墨知道自己不能再被静好这么带着走下去,便说:“姑娘,你是哪里人啊?”

  以为叶潭墨是对自己感兴趣了,静好耐不住帅哥磁性声音的诱惑力,说:“我告诉你啊,我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我家不在大运。”

  原来真和自己预想的一个坏结果是一样的,叶潭墨眼中多了些防备。

  不过静好全然没发觉叶潭墨的变化,继续说:“不过我在这里也不错,慕兰给了我个铜牌,在这里我也有身份证明。”

  这个许慕兰做事也太鲁莽了,叶潭墨不知道她为什么给旁人做身份牌,但这绝对是不应该的,叶潭墨说:“姑娘是哪国人?”

  “中国。”静好完全没有想叶潭墨为什么这么问,直接回答。

  “什么?”叶潭墨不知道。

  静好补充说:“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一世纪的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

  还是不知道,叶潭墨沉思了一下,说:“姑娘,你还是回家比较好。”

  叹了口气,静好说:“我也想回去,可我没有回去的车票,恐怕这一辈子都等撞这大运了。”

  没听懂静好的意思,叶潭墨想,自己好像没有打过一个叫什么“中国”的国家吧,而且也不知道在大运边境还有这么一个国家。叶潭墨说:“姑娘,若将来叶潭墨真的发兵中国,定保姑娘父女平安。”

  “啊?”静好愣了,叶潭墨什么意思,他拿自己当美人计的美女特工了吗?

  至于其他,叶潭墨真没有办法保证,两人各为其主,战场之上,非生即死。

  静好有一些茫然,如果叶潭墨真拿自己当特工,自己还怎么泡他啊?静好突然笑了起来。

  不明白静好这有是什么意思,叶潭墨只是看着她。

  心中对许慕兰说了三个“对不起”之后,静好说:“叶将军,真信我的话啊?”

  “姑娘何意?”虽然不想说话,但叶潭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趴在叶潭墨桌案上,静好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刚才的话,真真假假混合在一起,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然后呢?”叶潭墨问。

  想了一下,静好说:“我肯定能保证,我们不会短兵相接。”

  “为什么?”叶潭墨说。

  打破砂锅问到底啊,静好说:“因为,时间。”

  “什么意思?”叶潭墨被这个姑娘给绕晕了。

  没有再解释,静好能怎么给他解释下去,古人也不知道“穿越”啊。静好说:“将军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死死缠着将军吗?”

  这确实让叶潭墨好奇,如果是因为战争,她没必要在挑破之后再说不会有战争。叶潭墨转念一想,不会是仅仅因为她想要一个盖世英雄的男人吧,那自己是不是还要说一句“荣幸”啊。

  再一次对许慕兰道歉,静好说:“因为许慕兰说,她兄弟叶潭墨是一个‘禁欲男神’,我就跟她打赌,说可以追到你。”

  虽然不是特别明白静好的意思,但叶潭墨也能听出来她是因为与许慕兰的约定才会来“勾引”自己,叶潭墨心中突然有一丝失落,原来这姑娘不是心甘情愿,就是不服输啊。

  静好此刻心中已不知对许慕兰说了多少“对不起”。

  可叶潭墨转念一想,自己什么时候和许慕兰关系这么好了。不过想到静好第一次来有许慕兰陪伴,叶潭墨也没有太怀疑静好的话。

  看着叶潭墨,静好表面上可爱,心中却在抱怨自己的自私,刚才害了温峥,现在又把许慕兰拉下水。

  仔细看着静好,叶潭墨有些不相信她的话,可她的行径也挺对应她的解释。

  对于对别人的无意伤害,静好只能在心中表示,等自己追到叶潭墨之后,让叶潭墨陪他们喝酒请罪,谁让叶潭墨那么难追。

  对于追叶潭墨这件事,静好之所以说是赌约,是因为她想,无论如何,先让叶潭墨对自己放下戒心才行,不然每一次约会总被当成间谍就麻烦了。

  叶潭墨一言不发,他倒要看看静好准备怎么做。

  再一次走到叶潭墨面前,静好坐到桌案上,说:“叶大将军,你就让我赢呗。”

  虽然坐着,但叶潭墨仍旧是轻轻后退一点。

  没关系,静好想,你能后退,我就能前进。

  被静好逼近,叶潭墨说:“姑娘,恕在下直言,这个赌约,你怕是赢不了了。”

  摇了摇头,静好只是表示相信自己能赢。

  也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自信,叶潭墨只能站起来。

  没想到叶潭墨会突然离开椅子,静好差点从桌案上滑下来。静好说:“叶将军,我哪里不好啊。”

  “姑娘哪里都好,就是,叶潭墨不喜欢姑娘这种性格。”叶潭墨也算是直接。

  “没关系。”静好说:“叶将军不喜欢我这种性格的姑娘没关系,只要叶将军是喜欢姑娘就行。”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叶潭墨一脸错愕。

  看着叶潭墨的样子,静好说:“没关系,叶将军,我从小被我爹当男孩养,就算是叶将军有龙阳之好,我也可以。”

  “滚!”这一声斥责,是叶潭墨实在是没忍住。

  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是有点过了,静好看着叶潭墨吃瘪的样子还真有点心疼。

  “门外的都滚远点!”叶潭墨再一次发声。

  听到叶潭墨这话,静好好奇的走到门口,想着开一条门缝看看,没想到直接有几个人摔了进来。

  那些没摔倒的将领看着将军愠怒的样子,急忙施礼,准备开溜。

  而摔倒的人也快速爬起来,准备走人。

  看着那些人仓皇而逃的样子,静好还可爱的指着他们说了句“让你们偷听,该”。

  “你不滚?”叶潭墨对着静好说。

  平静的把门关上,静好走到叶潭墨旁边说:“我舍不得你。”

  真会说话,叶潭墨问静好和许慕兰赌的是什么,大不了自己付她赌输的物品的两倍,也省的她在自己府上胡闹。

  摆出一幅乖巧的样子,静好说:“我跟许慕兰约定,我如果能追上你,就和你在一起,她负责我的嫁妆。如果我输了,追不上你,就得接受许慕兰的聘礼。”

  “胡说八道,许将军是个女将。”叶潭墨说。

  可怜兮兮的看着叶潭墨,静好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龙阳之好’了吧?”静好已经能感觉到来自许慕兰的愤怒,但她只能在心里默默道歉。

  似乎今天知道的有点多啊,叶潭墨愣了一下,看着静好,彻底是无话可说了。

  看叶潭墨不再说话,静好这一次彻底豁出去了,顺便把朋友也拖下水了。静好看着叶潭墨,说:“叶将军,你怎么赔我啊,给我双倍的聘礼?”

  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叶潭墨发现打仗都没有这么累的。

  偷偷一笑,静好想,等许慕兰回来,一定得先说她几句好话,省得她知道自己干的事之后要把自己弄死。

  叶潭墨看了一眼静好,她还是在看自己的书房。

  走回叶潭墨的旁边,静好拿起自己带来的花朵,看到旁边有两个花瓶,选择一个看起来好看的的,把话插进去。

  是温峥选的花瓶,叶潭墨看着静好一连串的动作。

  插好之后,静好我叶潭墨有没有水。

  没有说话,叶潭墨只是有些无力无奈的指了一下茶壶。

  拿过那瓷器茶壶,静好说:“用茶水可不行。”静好打开盖子看并没有茶叶,倒了一杯尝一下,才把剩下的水倒进了花瓶中。

  看着静好,叶潭墨说:“你,要是没事,就出去吧。”

  “我有事。”静好说。

  她在这里除了烦自己还能有什么事,叶潭墨实在不解。

  靠近叶潭墨大帅哥,静好说:“我要陪你。”

  “不用。”叶潭墨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姑娘。

  感觉自己还算是有魅力的静好,想着每一个穿越小说女主角都能得到心爱的人的喜欢,自己肯定也不意外,只要不放弃就好。静好询问叶潭墨,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

  点点头,叶潭墨说:“在下不愿姑娘一腔真情,付诸东流。”

  “那如果我愿意呢?”静好问。

  这样的话可怎么接啊,叶潭墨狠狠心,说:“我怕姑娘选错了人。”

  “我已经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了,我既然敢选,就敢接受这件事带给我的结果,是悲是喜,我自己承担。”静好坚定的说。

  内心有些敬佩这姑娘的果敢,叶潭墨一时有些语塞,可她拿自己还是当成赌注,确实让自己心中有些不满。叶潭墨放低了语气,为静好考虑,解释自己怕她日后因为自己受伤流泪。

  静好满不在乎的说:“没事啊。受伤嘛,我是大夫,不怕的;至于流泪,也没什么,雨后天空可是有彩虹的。再说了,不用眼泪擦拭一下眼睛,也无法清清楚楚找到好的伴侣。”

  完全是软硬不吃啊,叶潭墨拿静好彻底没了办法。

  看叶潭墨无话可说,静好便说:“要不,你问我些问题,你想了解我什么都可以,说不定你了解我了,就会喜欢我了。”

  注视静好,叶潭墨想了许久才说,自己就想要一句实话,她来是干什么的。

  点点头,静好严肃而认真的说:“我来,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来追求你。而我喜欢你,是因为你长的好看,而且有一种,霸气测漏的感觉。”

  看着静好,叶潭墨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反应是对的。

  “打扰了。”静好深深的鞠了一躬,站直之后说:“放心,我还会来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